收藏本站
《陕西师范大学》 2018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史记》十二本纪文本生成研究

刘彦青  
【摘要】:经典文本生成研究是当前古代文学研究的一个热点问题。从文本生成角度研究《史记》,从而认识司马迁与《史记》文本之间的复杂关系以及《史记》成书过程中的细节性问题,对研究司马迁本人的思想、汉代时代特点、《史记》所传承的文化记忆以及发现《史记》的文学价值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文共包含六章内容。第一章探讨了《史记》十二本纪文本生成的政治文化背景。《史记》十二本纪文本是在汉代特殊的政治文化下的产物,它是司马氏父子在以《春秋》为政的经学背景下自觉的文化担当,是史记放绝背景下司马氏父子对祖业的赓续,同时也是司马氏父子整合诸子之学而形成的“一家之言”。第二章探讨了司马迁以什么样的标准选择历史材料。这包括了传主的选择和传记内材料的选择,这是十二本纪文本生成的基础。十二本纪中争议最大的《五帝本纪》《秦本纪》《项羽本纪》《吕太后本纪》集中代表了司马迁在选择传记人物过程中思想、情感与现实的三重考量因素。传记内容相关的材料选择也同样包含了这样的考量因素,但材料本身的多寡以及一些政治原因往往又会制约相关文本的选择。正是在主观与客观的交互作用下,司马迁完成了十二本纪相关材料的选择。第三章探讨了司马迁在选定材料的基础上如何编排材料。这是十二本纪文本的结构布局。材料编排的首要目的是追求叙事的清晰与完整,在此基础上还要展现对某些事件的侧重。从十二本纪文本来看,司马迁的材料编排思想既反映在不同传记之间,又表现在单篇传记之内。前者表现为不同传记之间的相互参照,后者表现为材料之间的缀合方式。材料的缺失、材料的重复、材料的冲突是司马迁在材料编排过程中所遇到的三种困境。司马迁对这三种困境的处理方式可以看出他处理材料的严谨态度与娴熟技巧。第四章细致分析司马迁生成十二本纪文本的过程中对前代材料的改易。司马迁的改易类型主要分为文辞改易、材料增补和材料删减三种。它们共同服务于传记整体叙事的需要。司马迁综合采用各种方式,最终使得《史记》行文清晰明快、流畅自然,既整合了不同来源、不同时代、不同语体风格的文本,从而避免了单纯材料拼接与缀合而导致的文本破碎现象,又使得新生成的传记成为一个全新的叙事文本。第五章探讨司马迁最直接的文本书写。自注与史论是《史记》十二本纪文本中司马迁的价值表达方式。司马迁的自注或在历史叙述中对正文意义进行解释、阐发与补充,或对某些段落内容进行提示,或在叙述之外表达一种是非评价与价值判断。自注在《史记》句子、段落、章节等不同层次的叙事结构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自注更是《史记》“互见法”得以实现的工具。可以说后代史书注解的类型与功能已经不出《史记》自注的范围。中国史书在发展的早期阶段,在自注上就已经达到很高的成就,为后世史书撰写提供了成熟的范本。《史记》中的史论分为寓论断于叙事和直接论断两种。前一种穿插在历史叙事之中,是叙事内容的一部分,后一种以“太史公曰”的形式集中出现。直到司马迁在文本编纂的基础上亲自参与文本书写,其身份才由“编者”转化为“作者”,《史记》才最终完成了“一家之言”的生成过程。第六章探讨了十二本纪文本生成过程中的特例。分析十二本纪中的一些零星的特例,有助于我们还原司马迁生成《史记》的历史步骤,也能够让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史记》文本生成的不易。十二本纪文本生成中或多或少存在的特例,不仅从侧面向我们揭示了司马迁从搜集、选择、编排、改易到撰写过程中的种种困境,而且深化了我们对文本生成过程中所寄托思想的认识。
【学位授予单位】:陕西师范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8
【分类号】:I207.5

手机知网App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