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兰州大学》 2011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敦煌归义军社会教育研究

祁晓庆  
【摘要】:从时间上来看,按照中原王朝的分期,敦煌归义军政权的统治跨越了晚唐、五代、宋初三个历史阶段,从地域上来说,归义军的领地涉及整个河西地区。对于敦煌归义军政权相关历史的考察,也离不开这一时间和地域范围。敦煌文书的发现,为归义军相关问题的研究提供了史料基础,并提供了许多为传统史料所不及的材料。单就归义军时期的教育问题来看,除了历来为学者所关注并研究的官学、私学、寺学教育外,实际上敦煌文书还为我们提供了大量有关社会教育的资料,有待我们独具慧眼去进一步识别和研究。 社会教育的概念有广义和狭义之分,本文对敦煌归义军时期社会教育问题的研究主要是围绕中国古代“政教”、“教化”涵义而展开的,着眼于地方政府在推行社会教育方面所采取的一系列有效措施,并将这一时期敦煌一地的社会教育现象从六个方面分别加以考察,包括: 绪论部分,对“教育”、“社会教育”、“社会教化”概念进行辨析,社会教育的概念是近代以来受西方教育学影响才出现的,但是不能否认中国古代封建社会存在社会教育现象,只不过古代通常称之为“社会教化”,是儒家“化民成俗”理念的具体化和衍生,社会教化是一种自上而下的对民众进行意识形态领域的影响和内化,理清中国古代社会教育的实施途径和方式,尤其是承担主要社会教化职责的各级地方政府在社会教化方面的措施对于我们今天社会教育的实施具有可供借鉴的价值。敦煌丰富的文书资料为我们展示了归义军这一特殊历史时期和政治环境下,地方政府在推行社会教育方面的卓有成效的措施。 第一章,归义军地方政府是推行社会教育的主导力量。首先,归义军地方长官尤其是历任节度使都以自身为表率,对当地民众进行直接的社会教化,并在当地形成了州、县、乡、里坊四级地方政府协同管理的教化模式,在制度上为社会教育的推行提供保障;其次,整顿官学教育体系,以引导和推动地方社会教育事业的发展,在这一方面,归义军政权阶层通过设置检校国子祭酒及太学博士来加强和提高教育的地位,恢复州县官学教育体系,培养社会所需要的人才来引导地方教育的发展,同时还设有专科学校培养专业人才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建立庙学制,在意识形态领域加强儒学思想的引导作用;第三,广泛推行科举制,成为归义军地方政府推行社会教育的旨归。表现在任用乡贡明经等饱学之士任州县学教师,充实和提高教师队伍;积极沿袭科举制风俗;敦煌当地的学郎、学士郎们也无不以参加科举考试、立身成名作为学习的原动力;第四,归义军地方政府还积极利用社会各阶层参与到地方社会教育活动中来,包括允许和鼓励地方有识之士办学,允许和鼓励寺院办学,满足更多学子的求学愿望,也为更大范围普及教育提供了可能。 第二章,以日常读物和民间通俗文学作为载体,推行社会教化。童蒙日常读物和民间通俗文学均是比较通俗的、民众喜闻乐见的又具有娱乐性质的文化传播载体,它们的广泛传播与流行为最广大的下层百姓提供了了解知识、道德、伦理、规范、历史、习俗、文学的机会,也是民众接收文化熏陶、提高自身道德文化素养、完成社会化的过程。 第三章,归义军时期音乐教育及音乐人才的培养。这一时期,音乐教育还没有被纳入官学教育体系,音乐教育和音乐人才的培养主要是靠归义军地方政府的乐营机构来实现,同时寺院因为设乐的需要,也培养一些音乐从业人员。归义军时期的官府和寺院设乐为最广大的民众提供了享受乐舞娱乐、熏陶的机会,符合儒家“乐教”思想,客观上具有辅助教化的功能。 第四章,归义军时期敦煌农业、手工业技术的教育与传承。农业对于敦煌这样一个四周沙漠环绕的绿洲城镇、拥有较强政权独立性、以农业为主的地区显得尤为重要。归义军政权非常重视农业的发展,本文以农田水利灌溉为例,着重探讨归义军政权在农业教育与管理方面的特点。以绘画、雕塑等技能为代表的敦煌手工业技能的教育也还没有被纳入到学校教育体系当中来,其教育的传播与技能的传授主要是归义军时期的画行、画院、以及官府作坊,这些机构主要的功能是从事石窟、壁画等的创作与临摹工作,在教育方法上,则以师徒传授为主,但却在客观上具备了教育的性质。归义军时期大规模的图壁造寺塑像活动,虽然是以佛教供养、发愿功德为目的,但艺术对人的陶冶与熏陶是潜移默化的、润物细无声地进行着的,那些精美的壁画、雕塑在今天人们看来仍然震撼人心。 第五章,社会基层组织“社”的社会教化意蕴。这一部分着重对敦煌特殊的私人结社组织所具有的对广大下层民众的教育与教化功能作进一步的探讨,并对粟特等敦煌地区的少数民族在私人结社方面所表现出来的特点进行分析,认为这些少数民族居民汉化程度很高,在结社方面与汉族居民结社无异,充分说明民间结社这一民间组织形式已经完全被接受并作为他们生活的一种常态而存在。相应地,民间结社所具有的教育与教化的功能对于少数民族居民来说也一样适用。
【学位授予单位】:兰州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1
【分类号】:K870.6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彩红;;敦煌本《太上洞渊神咒经》卷一一字多形现象[J];现代交际;2011年08期
2 熊莺;;中国古代游牧民族文化与敦煌石窟壁画艺术[J];艺术·生活;2006年05期
3 杨铭;;敦煌、西域古藏文文献所见苏毗与吐蕃关系史事[J];西域研究;2011年03期
4 路廣;;“(侯欠)”“(侯皮)”之辨[J];汉语史学报;2009年00期
5 曹志国;;裴务齐正字本《刊谬补缺切韵》异构字声符的音韵类型及其成因[J];大庆师范学院学报;2011年04期
6 龚元华;;敦煌写卷S.543v《和菩萨戒文》释文匡补[J];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S1期
7 孟彤;;近现代日本对《文心雕龙》的研究概况[J];襄樊学院学报;2011年07期
8 ;[J];;年期
9 ;[J];;年期
10 ;[J];;年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郑炳林;;晚唐五代敦煌商业贸易市场研究[A];敦煌归义军史专题研究三编[C];2005年
2 郑炳林;;晚唐五代敦煌占卜中的行为决定论[A];敦煌归义军史专题研究三编[C];2005年
3 邰惠莉;;敦煌本《佛说玉耶女经》初探[A];炳灵寺石窟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3年
4 郑炳林;;晚唐五代敦煌归义军政权的婚姻关系研究[A];敦煌归义军史专题研究三编[C];2005年
5 刘永明;;论敦煌佛教信仰中的佛道融合[A];敦煌归义军史专题研究四编[C];2009年
6 窦怀永;;敦煌本《瑞应图》谶纬佚文辑校[A];常书鸿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文集[C];2004年
7 郑炳林;;晚唐五代敦煌归义军政权与佛教教团关系[A];敦煌归义军史专题研究三编[C];2005年
8 杨森;;民间所谓的和田“羊脂玉”和敦煌五代文献中的“燕脂表玉”[A];“丝绸之路与龟兹中外文化交流”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0年
9 王杏林;;试述《伤寒论》写本与传本《伤寒论》的关系及其文献价值[A];常书鸿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文集[C];2004年
10 郑炳林;;前言[A];敦煌归义军史专题研究三编[C];2005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维贤袁海平 赵金凤;敦煌农民备耕“新词”多[N];甘肃经济日报;2008年
2 范新 刘存林 谢文广;敦煌国税管理稽查联手评估挖出“油耗子”[N];甘肃经济日报;2007年
3 张维贤周解平 杨建军;敦煌大力开发特色商品[N];中国旅游报;2007年
4 刘跃进;敦煌的诗与诗的敦煌[N];中华读书报;2007年
5 冯其庸;博学宏通 显幽烛微[N];中国艺术报;2002年
6 孙波 张晓亮 曹妍艳;定西村巨变[N];酒泉日报;2006年
7 本报记者 侯军;榆林窟:壁画史上的精美“宝墙”[N];深圳特区报;2006年
8 冯其庸;博学宏通 显幽烛微[N];中国艺术报;2002年
9 冯其庸;《大秦景教宣元至本经》全经的现世及其他[N];中国文化报;2007年
10 刘伟忠姜舜源;一代通儒饶宗颐[N];光明日报;2007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祁晓庆;敦煌归义军社会教育研究[D];兰州大学;2011年
2 孔令梅;敦煌大族与佛教[D];兰州大学;2011年
3 贾娟;敦煌变文俗语词论著解题[D];南京师范大学;2011年
4 郝二旭;唐五代敦煌农业专题研究[D];兰州大学;2011年
5 袁婷;敦煌藏经洞山土绘画品研究史[D];兰州大学;2012年
6 沙梅真;敦煌本《类林》研究[D];兰州大学;2011年
7 侯莉;王仁昫《刊谬补缺切韵》研究[D];福建师范大学;2008年
8 朱大星;敦煌本《老子》研究[D];浙江大学;2005年
9 许建平;敦煌经籍叙录[D];兰州大学;2006年
10 韩锋;敦煌本儒家文献研究[D];兰州大学;2007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蔡渊迪;敦煌经典书法及相关习字研究[D];浙江大学;2010年
2 车雯婧;清代对敦煌的开发[D];兰州大学;2012年
3 胡翠霞;百年敦煌婚丧礼俗研究综论[D];西北师范大学;2011年
4 孙兆杰;敦煌汉文中医药文献俗字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2年
5 冉永忠;吐蕃占领敦煌时期的部落制度与封建关系研究[D];西藏民族学院;2010年
6 姬慧;敦煌碑铭赞词汇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10年
7 张倩茜;唐前后水系演变对敦煌发展的影响研究[D];兰州大学;2010年
8 郑弌;唐五代敦煌僧俗邈真图像考释[D];中央美术学院;2012年
9 刘吉宁;敦煌本《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文字研究[D];广西大学;2011年
10 任丽鑫;敦煌类书叙录[D];兰州大学;2008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