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融会与创新—敦煌隋代石窟壁画样式与题材研究

杨郁如  
【摘要】:隋代是統一與創新的時化隋代的統一使北周、北齊、南朝各具特色的文化、藝術、思想互相融會而產生出種種新的面貌;同時,對河西的經略促進西方文化藝術樣式的輸入,亦使隋代藝術出現新的風格、樣式。佛教思想方面,南北佛教的會通改變了早先北方重禪法、南方重義理的現象,各家各派紛紛提出定慧雙弘的說教;佛教藝術方面則是出現了許多新的題材與圖像。這些新的元素則使隋代的敦煌石窟藝術成為一個鮮明的轉捩點,極具過渡性。分析這些過渡性特徵,其中有三點特別值得注意。其一,由於中心柱窟解體、石窟型制改變,造成壁畫在石窟中的布局與繪製方式相應產生變化,表現出時人對石窟内部空間的認知,已經由“建築物的内部空間”轉為“十方世界的呈現”。最明確的例證即是窟頂的主題已經由木構建築中屋頂的樑、椽,轉變為天空的描繪;木構建築的藻井則轉變為懸浮於空中的、織物性質的天蓋。石窟空間認知的改變,又成為單鋪壁畫的構圖方式從”敘事性的畫卷”轉向”場景式的經變、大型說法圖”的内在原因。在隋代石窟當中,建築的解體、場景式構圖的發展,都在試圖讓進入石窟的觀者不僅只是進入莊嚴的殿堂,而是名副其實的佛國浮土,而這一意圖最終造就了唐代大型經變的出現與盛行.這是隋代石窟壁畫布局與繪製方式所體現出的,空間認知之過渡性,之所以重要並值得注意的原因。其二,隋代石窟中突然開始大量出現的一些莊嚴圖案,其造型樣式顯示出隋代石窟中的”中原因素”不再限於北魏、西魏、北周的傳統,反而在許多方面受到北齊的影響。以寶蓋圖案為例,隋代石窟新出現的某些形式在中原地區僅見於北齊響堂山石窟、小南海石窟,甚至北齊的幾座墓葬中,並未見於印度、西域、北魏至北周的造像中.而另一典型的例子是摩尼圖案其造型一方面近似北齊樣式另一方面卻顯示出這一圖案在莫高窟中自身的演化表現出隋代的莫高窟在吸收外來因素的同時,也具有相當的創新精神。透過比對這些構圖形式能夠一目了然的、樣式與北朝石窟相同題材大相逕庭的、數量陡增的圖案之樣式變化與樣式來源,可以更具體的說明隋代石窟對北朝石窟的繼承與變革,以及支撐這些變革的外來影響與内在因素。其三,眾所周知,莫高窟隋代石窟壁畫中出現了許多新的題材,其中一些題材的出現顯示出隋代前後敦煌地區流行的佛教思想發生轉變而這些題材的重要性在於它們與同時期中原造像的歧異所反映的敦煌佛教發展的獨特性。某些源自中原的佛教思想,在中原地區逐漸消亡,但在敦煌卻與敦煌當地的信仰結合而傳續、而產生新的思潮。以隋代第417、419、423等窟中的彌勒摩頂授記圖像為例,這是目前未見於中原地區造像中的題林但在敦煌卻顯示出授記思想開始在敦煌產生影響:雖然彌勒摩頂授記像未能在唐代繼續流行,但在這個圖像之後,唐、五代石窟乃至榆林窟西夏石窟中都可以發現其他授記題材圖像的描繪。從壁畫布局樣式來看敦煌莫高窟隋代石窟藝術的變革是根本上的時代審美的轉變。由於對石窟内部的空間認知由屋室轉向十方世界,加上隋代追求寫實的審美觀,促使整個隋代的石窟設計構想也随之一變;分析隋代三個時期的壁畫布局與單鋪壁畫的構圖方式可以看出終隋之世隋代的開窟者為了更好的將“佛國世界”帶入石窟而作出的各種努力與探索。也正是因為空間認知的轉變以及隋代的不斷摸索,才為唐代由大型浮土變構築而成的佛國淨土的出現提供了溫床。而從圖像樣式以及壁畫題材來看,敦煌莫高窟隋代石窟壁畫藝術的變革與創新,其中豐沛的創造力並非只是單純接收隋代經略河西而帶來的中、西因素,也因為新的圖式、題材、思想的傳入,刺激了莫高窟原有的樣式、題材等出現新的發展。在吸收融會外來因素的同時,莫高窟隋代石窟藝術展現出獨特的地方特性。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