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兰州大学》 2018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金融资产发行结构与经济波动关系研究

黄华一  
【摘要】:经济波动是宏观经济学研究的重要内容,防止经济剧烈波动,实现经济平稳较快增长是经济管理的重要目标。但由于经济运行的复杂性、经济要素的多元化等特点,影响经济波动的因素较多,学术界对引起经济波动的因素进行了深入剖析,一系列影响因素,如产业结构变迁、投资变动、政府支出调整、预期调整、金融要素的变动等成为普遍被接受的引发经济波动的重要因素。其中,金融作为影响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对经济波动的产生形成重要影响,成为研究经济波动的重要抓手。从目前可以追溯到的文献来看,学术界对金融与经济波动关系的作用机理和实现路径的研究,更多地是从金融作为供给要素的角度,考察金融要素的变化对经济波动的影响。如通过信贷政策的变化、银行垄断等角度来研究金融与经济波动的关系。这种研究视角重点反映了金融对经济的作用力,但弱化了经济对金融的反作用力的考察。也有个别学者从金融结构乃至金融资产结构变动的视角来研究金融要素的变动与经济波动关系的作用机理,即金融结构的调整关系到经济变量的变动,进而表现为经济波动,不过这类文献较为鲜见。但从金融与经济的相互关系和衔接机制来看,金融资产结构是一个较好的研究金融与经济波动关系的指标。因为金融资产作为金融的基本构成要素,其结构的变化反映了市场中资金的偏好及流转方向的变化,引起经济要素量的变化,进而表现为经济波动,是观察和分析到经济波动的重要变量。但现有的从金融结构角度乃至金融资产结构入手研究金融对经济波动的影响,都是基于现有的对金融资产的划分视角展开的,这种划分的特点就是以金融资产的现有形态作为划分依据,也即从现有的金融资产所有人的角度计量金融资产,并将同类金融资产合并统计所形成的,所讨论的金融结构或者金融资产结构也是基于这种划分基础上的金融资产所形成的结构。但对于金融资产而言,既有所有者,也存在发行者。从金融资产的所有者角度来看,金融资产种类繁多,分析不同的金融资产之间的结构关系,是不是能够完整涵盖经济波动的全部特征,尚值得商榷。但从发行方而言,则相对简单得多。因为经济是由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组成的,无论是哪一种金融资产,按照其发行方来说,要么是来源于实体经济,要么来源于虚拟经济,所以,两种类型的金融资产的结构,就包含了所有原有的金融资产的量。同时,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也囊括了所有的经济要素,反映了经济主体的属性。而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发行的融资工具转化为金融资产的量,反映了两大经济体从社会中获取资金的多少,同时也预示着两种经济体的发展趋势。对于两大经济体而言,谁发行的融资工具转化为金融资产的量越多,谁将占有更多的市场资金,将拥有了优先发展的权利,进而吸引市场资金的更大关注。比如对于实体经济而言,获取更多的社会资金,有助于其占有更为优质的社会资源以满足其发展所需,以此来提高生产的效率和财富的创造能力,形成实体经济繁荣的景象。而对于虚拟经济,获取更多的社会资金,则将助推虚拟经济金融资产收益上升,引导更多逐利资金进入,形成虚拟经济繁荣的景象。两大经济体发行的融资工具转化为金融资产的量不仅影响经济体自身的发展,更重要的是影响到经济的稳定性,如果虚拟经济过度繁荣,从市场中吸纳过多的资金,势必会对实体经济投资产生“挤出效应”,当“挤出效应”大于“挤入效应”时,会影响到实体经济发展,造成经济波动,甚至导致金融危机。那么是否可以通过经济体发行的融资工具转化为金融资产的量以及二者之间的结构关系,来解释经济波动,并将二者所构成的金融资产结构作为观察经济波动的窗口呢?本文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展开的研究。本论文在吸收现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按照金融资产来源于实体经济和来源于虚拟经济的不同,将流入实体经济的资金置换的金融资产定义为实体经济金融资产,将流入虚拟经济的资金置换的金融资产定义为虚拟经济金融资产,将两种金融资产的结构关系定义为金融资产发行结构。这样就将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与现有的能够从统计中分离的金融资产相对应,从金融资产的角度反映了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协调程度,进而反映经济波动情况。从这个视角去分析经济波动,一方面充分展示了金融的要素职能和服务社会经济的职能;另一方面,通过金融资产这个纽带,将经济波动与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联系在一起,也即将金融与经济联系起来,实现了经济波动影响因素内生化;三是从金融资产发行结构的视角去研究分析经济波动,讨论金融资产结构与经济波动的关系,拓展了金融资产结构与经济波动研究的视角。本文首先对支撑论文观点的经典理论进行了综述研究。在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和财富论、马克思虚拟资本理论、金融结构理论以及结构功能统一律进行综述的基础上,进一步分析了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深入探讨现有研究中金融资产的划分依据、具体类别、以及对金融资产和金融资产结构的研究内容,提出将金融资产结构作为经济波动的影响因素,研究金融与经济的关系。在此基础上,以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划分标准为依据,定义了实体经济金融资产、虚拟经济金融资产、金融资产发行结构,理论上分析了实体经济金融资产与虚拟经济金融资产的内涵,提出,金融资产发行结构能够准确反映经济金融的契合度及经济波动情况,可以作为观察和研究经济波动的有效窗口。其次,在现有统计的框架下,离析出实体经济金融资产与虚拟经济金融资产。在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划分的理论基础上,按照资金流入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不同,从现有金融资产的统计数量中,离析出实体经济金融资产与虚拟经济金融资产。将贷款、一级市场股票筹资额、一级市场债券筹资额划归为实体经济金融资产范畴,将二级市场股票、债券,以及股票型基金、金融衍生品、以套利为目的的房地产交易划归为虚拟经济金融资产范畴。以我国1993-2016年统计数据为基础,获取其间我国各年度实体经济金融资产和虚拟经济金融资产的量,同时计量了我国的金融资产发行结构,统计分析了实体经济金融资产、虚拟经济金融资产、金融资产发行结构的特点。第三,理论分析了两类金融资产以及金融资产发行结构与经济波动的相互关系。一是分析了实体经济金融资产与虚拟经济金融资产各自的价值增殖过程,阐明了实体经济金融资产与虚拟经济金融资产之间的关系,以及实体经济金融资产、虚拟经济金融资产、金融资产发行结构与经济波动的关系。提出了实体经济金融资产与经济波动呈负相关、虚拟经济金融资产与经济波动呈正相关、金融资产发行结构与经济波动呈负相关的观点。二是理论推演了实体经济金融资产与虚拟经济金融资产以及经济增长之间的稳态关系,提出了当实体经济金融资产的增长率、虚拟经济金融资产的增长率以及经济增长率相等时,经济金融进入稳态的观点。并在此分析框架下,进一步论证了金融资产发行结构与经济波动的负相关关系。第四,利用我国1993-2016年的数据,对金融资产发行结构与经济波动关系进行了统计分析和实证检验。统计分析证实了理论推演的结论,即:金融资产发行结构、实体经济金融资产与经济波动呈负相关关系,虚拟经济金融资产与经济波动呈正相关关系。同时,探讨了实体经济金融资产和虚拟经济金融资产与经济波动的关系。构建了金融资产发行结构与经济波动的VAR模型,实证结果反映,金融资产发行结构是经济波动的格兰杰原因;从脉冲响应来看,当给予金融资产发行结构一个正的冲击,造成了经济波动的向下调整,即金融资产发行结构上升导致了经济波动的下降;方差分解进一步分析了金融资产发行结构的变动对经济波动的影响程度,研究发现,金融资产发行结构的变动最终解释了46%的经济波动,是解释经济波动重要指标。实证检验验证了理论推演的结论。但同时反映出,实体经济金融资产与虚拟经济金融资产无法独立地解释经济波动,二者不构成经济波动的格兰杰原因,各自对经济波动的解释力有限。本文的重要主要贡献在于:一是拓展了金融资产的划分视角。将金融资产与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结合,按照发行方的不同,将金融资产划分为实体经济金融资产和虚拟经济金融资产,有别于现有的对金融资产的划分,为金融资产的进一步研究开辟了新空间;二是将金融资产结构与经济波动相关联,从金融资产发行结构的角度去解释经济波动,构建了一个新的观察经济波动的指标和视角;三是从理论上分析了金融资产发行结构与经济波动的关系,为金融资产发行结构与经济波动的关系奠定了理论基础;四是将金融资产发行结构作为预期冲击对经济波动影响的中间通道,完善了预期冲击对经济波动的解释路径。
【学位授予单位】:兰州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8
【分类号】:F832;F124.8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