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西北民族大学》 2007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吐蕃噶氏家族研究

扎西当知  
【摘要】: 文章研究的对象是雪域民族智慧的象征——举世闻名的政治家、军事家与外交家,藏史上著名的大论(大相)噶尔·东赞宇松及其家族兴衰的过程。古汉文史料中把噶尔·东赞宇松称为禄东赞,吐蕃文化研究者把噶尔·东赞宇松及其子孙统称噶氏家族或论氏家族。 文章以辩证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充分应用敦煌古藏文文献资料、吐蕃金石文献以及藏汉文古代历史文书等文献资料,运用历史学、文献学、文化人类学、民俗学等多学科的理论知识和研究方法,在国内外学者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噶尔·东赞父子所处的时代背景、家族状况、个性差异、历史功绩与思想、政治、军事、外交等进行深入细致的多角度研究。具有三个方面的意义:第一,全面系统客观地研究噶氏家族,填补吐蕃早期世家研究的空白;第二,对松赞干布时期的吐蕃社会的性质重新定位,通过研究认为这一时期是封建社会而非奴隶社会;第三,确定噶尔·东赞宇松和其子赞聂多布、论钦陵、赞婆等重要人物的历史地位和功过。除导论和结语外,共分五章十七节。 首先,本文从分析噶尔·东赞宇松成长的时代背景和历史环境入手,指出噶尔·东赞宇松出生在世代官宦的政治世家,尤其是大论噶尔·芒响木松对噶尔·东赞宇松的政治素养和政治仕途起了决定性的影响和作用。从吐蕃的内部环境来讲,吐蕃兼并古陟森布杰、藏区的马尔满政权与达布政权以后,逐步走向全面统一;功臣争宠抢权,内部派系矛盾日益复杂。从外部环境来讲,吐蕃与大唐几乎同时兴起在亚洲大陆,继而称霸西域,与大唐抗衡。吐蕃地理结构特殊,西南面有喜马拉雅山脉做为天然屏障,致使吐蕃向此方向扩展不便,故而频频和东面的大唐接触——东争吐谷浑,北夺突厥。正是这样的内外环境造就了一代大论——噶尔·东赞宇松。 在噶尔·东赞宇松的嫡子问题上,历来有三子说、四子说和五子说。文章以《旧唐书·吐蕃传》为据,认为五子说较为合理。同时,通过古代汉文文献与敦煌藏文文献的比较研究,对噶氏嫡子一一勘正说明,确定各自的历史功过。如,《唐书》记载早死的赞悉若就是藏文史料中的噶尔·赞聂多布。按敦煌藏文文献记载,赞悉若并没有早死。父噶尔·东赞宇松过世后,赞悉若接任吐蕃大论要职,685年死于西藏的堆龙德庆。其功绩归纳为:健全和完善会盟制度;巩固和健全法制制度;建立边境市场,促进经济发展。 公元650年赞普松赞干布逝世后至698年——噶氏家族铲除之间的近半个世纪内,噶氏家族完全掌有吐蕃的政治决策权。因此,在这半个世纪的蕃唐关系中,噶氏家族所起的重要作用是不可忽视的。这段时期内,蕃唐高级使臣互访频繁,特别是在发生了赞普与唐皇驾崩等重大政治事件时,相互告丧并遣使吊祭,且还有请婚的历史记载。边疆虽时有战事,但都是为了维护各自的领土和利益。总之,蕃唐之间的友好是长期的,居主导地位的,战事是偶然的、局部的,并非蕃唐关系的主流。 分析噶氏家族被铲除的历史原因时归纳有三:噶氏家族的权利过大、赞普赤都松母子的猜忌、唐朝的离间之计。在噶尔·东赞宇松的嫡系问题上,通过汉藏史料的研究,文章认为噶氏后裔在唐宋而不在藏域的论断。
【学位授予单位】: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