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青海师范大学》 2018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秦汉吏员研究

董波  
【摘要】:秦汉时期,吏员的身份、地位及职能与“官吏”“吏民”“吏”及“役”存在一定的交叉,在当时的语义中,“吏员”尚未有明确的内涵,它与指涉其他人群的一些概念在意义上有相重合的现象,而这反映出吏员群体及其相关制度尚处于形成期的历史事实。通过对秦汉中央、郡、县(道)、王国、侯国及候部吏员的设置、来源等问题的研探,笔者认为秦汉时期的吏员群体及与之有关的制度,存在着一个逐步发展完善的过程。就秦汉郡、县(道)体系中的吏员设置来说,它首先要服从于郡县制本身的需要,郡县制的前后变化,自然会引起吏员设置的变动。从吏员的来源而言,秦及西汉前期,军功为吏的情况比较多见,西汉中期以来,通过学校教育及察举等为吏的方式渐成主流,西汉后期以来,世家大族门生子弟为吏的情况.逐步增多,到东汉中后期,世家门生子弟为吏的情况更为常见。总体来说,秦及西汉前期吏员制度尚处于创设时期,西汉中期以来,吏员来源、禄秩等发生大的变化,至东汉初期,吏员的设置、禄秩等逐步明确化。不过,东汉吏员的身份、地位及职能仍与低级官员及下层力役之间有一定的交叉性,存在着一个相对模糊的中间地带。从吏员职责角度看,与先秦指定服役制度有密切关联,通过服役方式实施剥削是古代社会的普遍现象,而仅从稍食、月俸等先秦低级吏员职事的扩大化来理解秦汉吏员的职责问题是不够充分的。吏员执事须遵循一定的原则,从相关出土文献看,主要在于执事忠信、清廉。秦汉中央机构吏员的职责分工十分明确,郡、县(道)吏员的职责也较为明确,至乡、亭一级,一些吏员有身兼数职的情况。秦汉吏员承担着文书起草、户籍管理、迎来送往、现场勘验、行庙祭祀、收取赋税等执事,他们中的一些人还须向长官服务或给事其他机构,这集中反映了官僚政治体制中吏员承担事务处理的职责分工,以及与长吏之间存在人身依附关系的事实。秦汉吏员的禄秩问题颇为复杂,就秦及西汉的情况来讲,吏员是否完全由官员自行辟除,禄秩是否以二百石为限,都不是判别官与吏界限的正确标准,比如乡啬夫是典型的吏员,但其禄秩在二百石左右,这集中反映了秦及西汉时期官与吏相重叠的现象。东汉时,随着官与吏界限的明确化,吏员往往由官员自行辟除,有秩吏禄秩一般为二百石,无秩的斗食小吏禄秩在百石左右。秦汉时期,有着较完备的廪食制度,各级吏员能按月领到月食,出差在外的吏员则通过传食制度确保旅途生活,受二十级军功爵制影响,秦及西汉前期,廪食、传食具有一定的等级性,西汉中期以来,廪食、传食的等级差异逐步取消。一般而言,各级机构的长官可自行辟除吏员,但从出土文献中的“尉律”看,秦及西汉初期“尉”掌有除吏之职,一些禄秩较高的吏员则由君主任免,国家法令规定各级行政长官必须在法令、制度规定的范围内辟除吏员。秦汉各级政府机构通过考勤、考绩对吏员进行日常考核管理,以此作为迁、转、徙、出的依据。秦汉的“官”与“吏”相通,吏员可通过各种途径升迁从而成为国家正式官员,甚至成为公卿名臣,学界称之为“吏道”,这集中反映了秦汉官僚制度的灵活性。昭宣以来,世家大族、地方豪强控制了吏员的选取及升迁渠道后,某一社会势力对当时的官僚政治形成很大影响,“吏道”变成了特定群体的既得利益,这反而影响到官僚政治的正常运行。吏员的地位可以分为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就政治地位来说,吏员是保障秦汉行政体系正常运作的重要力量,因此,在行政运作体系中具有较高的政治地位。从社会地位看,吏员界于官员与庶民之间,是一个具有“中间地带”色彩的社会群体,而一些儒生耻于为吏的现象,也说明当时的社会有贱吏风气,这一点也反映出吏员群体真实的社会地位。秦汉吏员对行政体系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客观上对国家管理与社会控制具有积极的意义,但是,秦汉时期,“奸吏”、“巧吏”为数众多,他们或通过贪赃枉法、文书造假等为己谋利,或利用宗族势力横行乡里,对当时的社会风气造成负面影响,尤其是东汉中后期,吏员与地方宗法势力的结合,对国家政权的稳定造成很大危害。总之,通过动态的视角研究秦汉吏员的构成、来源、出路、生计及阶层地位等问题,笔者认为吏员是秦汉时期重要的一股社会力量,他们在来源、禄秩等方面的变化集中反映了秦汉社会总体的发展走向;秦汉吏员制度的形成、发展,典型地反映了秦汉官僚政治制度的发展过程;秦汉吏员与不同社会势力的结合,也反映了秦汉国家统治基础的前后变化。
【学位授予单位】:青海师范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8
【分类号】:K232;D691

手机知网App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