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宁夏大学》 2019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西夏装饰纹样研究

李玉峰  
【摘要】:西夏装饰纹样丰富多彩,归纳起来主要有植物纹样、动物纹样、几何纹样及其它装饰纹样。植物纹样中,牡丹纹多以侧视的形态使用剔刻和“画花”的技法装饰于瓷器表面,且造型随瓷器器型的不同而变换,枝杆苍劲有力,具有多民族地区特征。莲花纹因西夏笃信佛教而广为流行,是本土莲花纹与外来佛教莲花纹结合后的产物,其在西夏盛行除佛教因素外,还与西夏人对生殖崇拜和追求永生的观念相符。卷草纹在装饰过程中,创新出豆芽蝌蚪状新样式,不仅多与佛教法器和坐佛组合出现,还突破了前朝及同时期辽、金卷草纹成条状的装饰形态,以较大面积装饰于石窟顶和壁面。而宝相花纹作为一种臆想的组合型装饰纹样,在莫高窟和榆林窟西夏石窟中则呈现出了正面、侧面两种风格迥异的形态。动物纹样中,龙纹因受政治、文化和民族特性的影响存在凤首龙身、游龙绕凤、龙发似钢针呈放射状、龙发如马鬃、双头连体5种特殊造型。其中双头彩绘连体龙纹,是墓葬中与“天关”成对出现,起度化灵魂作用的“地轴”。凤纹形制与前代多有不同,凤鸟嘴不衔花枝而多置于花枝开光中,绶带缠于足上而不衔于嘴中,宝珠由口含变成追逐或脖戴。凤纹通过装饰不同位置表达不同内涵,在窟顶藻井表示后族权威,在藻井四披表示佛国瑞禽,在器物之上表示喜庆美满。沥粉堆金是西夏石窟藻井中凤纹惯用的涂色技法。兽面纹作为佛教典型的装饰纹样,多为相对温和的类狮面首,瓦当滴水上的兽面纹是具有守护意义的装饰,而佛塔、壁画中的则为佛教中的“天福之面”。几何纹样中,联珠纹虽由波斯萨珊王朝传来,但其域外特征和宗教含义均不明显,在装饰过程中仅发挥美化和分隔画面的作用,部分通过设色来表现变化,此外还出现了椭圆+菱形(梭形)组合成的新样式。菱形纹多整齐划一,除了装饰外,还起界定主题画面边界和表现纺织品经纬结构的作用。其它装饰纹样中,金刚杵纹是由佛教密宗金刚杵法器转化而来,在转化过程出现扭曲或与其它纹样组合等情况。它主要以三股杵为主,简单粗糙和精细考究并存。在装饰时,虽跨出密宗在其它宗派佛经版画边框上也时有出现,但整体上还未突破宗教走向世俗。火焰纹作为体现超能属性的佛教装饰纹样,多以熊熊烈火的团状为背光,头光中的造型有所简化,所占比例大大减小。云纹多以组合的形式出现,其中葡萄纹状和叶片状在其它时期鲜有见到。西夏装饰纹样通过各种对称、不同比例搭配、前后位置变化、俯仰角度不同等方式构图,使装饰纹样表现出节奏和韵律感,遵循了形式美法则。在色彩上其以红绿蓝、红绿土黄、黑绿土黄、黑白灰、金色为主穿插使用,注重色彩在运用上的整体效果、对比和调和关系、关联与节奏感等构成原理。综上,西夏装饰纹样无论是类别、特征,还是构图、色彩,多是在广泛吸收借鉴的基础上再创造。
【学位授予单位】:宁夏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9
【分类号】:J51

手机知网App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