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 2018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基于演化弹性理论的沈阳老工业城市产业结构演变机理研究

关皓明  
【摘要】:产业结构不断演变是推动城市经济持续增长的重要原因,关于产业结构演变研究始终是学术界关注的核心问题之一。全球化背景下的区域经济面临越来越多的扰动和危机,产业结构演变研究始终面临着新的问题和新的挑战。老工业城市相比于新兴工业城市在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面临着更大的困难,其调整改造对于任何国家而言都是一项艰巨的难题。目前,中国大多数老工业城市产业结构仍处于由工业为主向工业与服务业并重的调整阶段,其中东北地区老工业城市产业结构调整的需求更加迫切。2013年以来,东北地区经历前十年经济的快速增长后呈现“断崖式下跌”,以沈阳市为代表的“新东北现象”再度引起了学界、政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基于演化弹性理论的区域经济弹性研究已成为西方经济地理学者研究经济复苏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理论工具,演化弹性理论可为认知区域产业结构长期的动态演变过程及内在机制提供新的理论视角。所以本论文将演化弹性理论应用到老工业城市产业结构演变研究中,丰富了城市产业结构的理论维度,拓宽了演化弹性理论的应用范畴。论文比较分析了沈阳市与其他典型老工业城市产业结构变动的差异性,构建了基于演化弹性理论的产业结构演变分析框架,分析了沈阳市产业结构演变机理,以期为科学认知以沈阳市为代表的东北老工业基地发展演变规律以及为新一轮振兴东北实践提供理论参考。论文主要研究内容包括:1.通过对产业结构演变、演化弹性、老工业城市经济发展等国内外研究进展及相关基础理论进行系统梳理,将演化弹性理论引入到城市产业结构研究中,构建基于演化弹性理论视角的城市产业结构演变分析框架。2.选取上海市、天津市、重庆市、武汉市、西安市、哈尔滨市作为沈阳市的比较对象,从改革开放以来三次产业结构、第二产业内部的轻重工业结构、所有制结构、企业规模结构、第三产业内部结构及主要服务业结构等维度比较分析了7个老工业城市的产业结构变动过程,比较分析沈阳市产业结构变动的特征。3.从宏观产业层面,需要分别研究区域弹性的外在特征和内在特征。产业增长弹性是区域弹性的外在特征,区域新老路径产业结构变动是区域弹性内在的长期特征。首先分析了三次产业以及制造业高中低三类技术产业增长的弹性特征,识别了影响三次产业结构变动、制造业结构变动的关键产业。其次,识别出沈阳市长期制造业内部结构演化过程中的新老路径产业,老路径产业由机械工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三个产业构成,新路径产业由食品加工与制造、计算机及通信电子设备、非金属矿物制品三个产业构成,并对新老路径产业增长的适应能力以及二者之间结构变化进行了分析。最后,总结出沈阳市产业增长弹性变化过程中的产业结构响应特征。4.新优势产业进入和老优势产业退出是区域产业结构演化过程中区域弹性内在的短期特征。从产业关联与产业结构演变的关系出发,选取全国作为横向比较对象,分析了2004~2013年沈阳市制造业比较优势产业进入退出特征及路径创造。5.从微观企业层面,衡量区域弹性需要研究新企业进入和老企业退出所引起的创造性破坏过程。企业动态引发产业结构变化。从企业所属产业类型、空间分布、市场主体类型的企业异质性角度分析了2001~2013年沈阳市新老路径产业企业动态的变化特征,进而分析沈阳市产业结构演变特征。6.适应性循环模型可为从演化弹性视角认知区域经济与产业发展动态复杂过程提供理论分析框架。根据适应性循环模型,对2001年以来沈阳市产业发展进行阶段划分,重点研究了不同阶段产业适应过程与产业结构演变。论文主要研究结果与结论包括:1.本文构建了基于演化弹性理论的城市产业结构演变分析框架,具体从宏观产业、微观企业以及区域经济适应性循环过程三个层面展开。从宏观产业层面,产业增长能力是区域弹性的外在特征,区域新老路径产业结构变动是区域弹性内在的长期特征,不断发生的优势产业进入与退出是区域弹性内在的短期特征;从微观企业层面,区域弹性表现为企业动态引发的产业结构变化;从区域经济适应性循环过程层面,产业系统适应发展过程中区域弹性表现为周期性特征。2.改革开放以来,沈阳市三次产业结构变化幅度大,尤其是2002年以来沈阳市三次产业结构变动表现出与其他典型老工业城市相反的变化趋势,突出特征是第二产业比重重新大幅度提升,二三产业之间结构协调性较差。制造业企业所有制改革成效明显,私营企业发展迅速并占据主导,但私营企业发展过程中大企业发展不足,尤其是代表现代企业的股份有限公司比重较低,说明沈阳市私营企业中大企业较少,主要以小企业为主的企业规模结构。2003年以来,沈阳市第三产业发展相对滞后,服务业水平有所提升但仍相对较低。3.改革开放以来,受宏观经济运行周期的影响,沈阳市产业增长能力表现出“收缩-扩张”的变换波动特征,第二产业增长能力表现出更强的扩张力和收缩力。三次产业结构转换方向具有较大的波动性,其中1990s和2012年以来的经济结构服务化的快速提升并非是产业结构主动调整的结果,而是第二产业增长失速造成的。1999年以来沈阳市制造业高端化进程放缓且缺乏稳定性。尤其是振兴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战略实施以来,沈阳市中低端产业表现出更强的扩张力和收缩力。沈阳市老路径产业增长能力具有“收缩-扩张”连续变换的周期性特征,对制造业结构演变进程影响较大,其中老路径增长能力的下降主要是由于创新能力不足造成的。新老路径演变中新路径发展呈现低端化特征。21世纪初以来,沈阳市新老路径在经济外向度和创新两方面的发展水平低且波动程度大,其中以机械、交通、电气等产业构成的老路径产业市场化改革进程较慢。4.利用2004、2008、2013年沈阳市和全国制造业(大中类)三次普查数据研究发现,2004~2008年沈阳市制造业结构多样化增强,产业结构演变的路径创造表现为路径突破特征,新形成的比较优势产业主要集中在低端和高端制造业,与此同时一些具有传统比较优势的高端制造业相继退出;2008~2013年沈阳市制造业结构多样化降低,产业结构演变的路径创造表现为路径依赖特征,新比较优势产业主要集中在高端制造业,老比较优势产业退出主要集中在低端和中端制造业。5.通过对注册资本在1000万以上的制造业企业动态变化研究发现,2001~2013年期间,新、老路径产业的企业动态特征均呈现企业进入减少,企业退出增加,区域弹性降低。企业动态与产业结构变化方面,企业数量变化所反映的新老路径产业结构趋向以老路径产业为主的不平衡方向发展。企业动态与产业空间结构变化方面,新路径产业企业空间分布朝向均衡空间发展,老路径产业企业空间依旧是以铁西区(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为主的非均衡空间发展。企业动态与产业市场主体类型结构变化方面,新路径产业市场主体类型结构朝向以私营企业为主的非均衡方向发展,老路径产业市场主体类型结构与新路径产业相似,其中私营企业数量比重更高。6.依据适应性循环模型分析框架,2001年以来,沈阳市产业系统在潜力值、关联度、弹性值三个属性变化影响下经历了阶段性变化,目前正处于由维持向释放过渡的阶段。其中,开发阶段-维持阶段(2001~2008年),沈阳市产业结构相关多样化逐步提升,产业结构趋向合理化发展,产业系统的适应能力有所提升。老路径产业创新水平有所提升,新老路径产业集聚资本的能力均显著提升,新老路径产业实现快速发展,二者结构相对稳定。老路径产业内部结构发生转换,机械工业和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的快速发展提升了老路径产业的适应能力,新路径产业内部发生转换,农副食品加工业和非金属矿物制造业的快速发展抵消了计算机及通信电子产业放缓带来的消极影响稳固了新路径产业发展。维持阶段-释放阶段(2009~2015年),沈阳市产业结构相关多样化下降显著,产业结构合理化水平降低。新老路径产业创新水平相对较低,新产品少,集聚资本、科技人才的竞争能力显著下降,新老路径产业增速放缓,其中新路径产业增速下滑明显,新老路径产业结构演变进程放缓。老路径产业内部结构发生转换,机械工业增速显著下滑降低了老路径产业的适应能力,新路径产业内部三个产业之间结构保持稳定,缺少抵消产业衰退造成的消极影响的能力,导致新路径产业适应能力下降。
【学位授予单位】: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8
【分类号】:F427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