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乾隆年间毓庆宫改建研究

班晓悦  
【摘要】:毓庆宫,是紫禁城内廷外东路的一组重要建筑。作为储权之象征,其在清代前、中期的列位帝王心中是一个十分敏感的地方,这也使其成为紫禁城诸多建筑中比较特殊的存在,但学界之于其的研究却并不丰富,更遑论之于乾隆一朝者。笔者拟对乾隆八年至十年及乾隆五十九年至六十年这两次改建进行较为深入的研究。本文第一章,叙述了毓庆宫在乾隆年之前的建制并对此前改建过程中的疑点加以梳理分析。笔者认为,康熙年之毓庆宫的所在地为明代奉先区无疑,其范围应涵盖了明代的奉慈、弘孝及神霄三殿之遗址,而并非是具体的某一处宫殿。此三殿皆毁于明末战火,顺治年间在其原址上重建了奉先殿,而康熙帝是将顺治年所建之奉先殿整体向西迁移重建,从而腾出了其寝宫乾清宫与奉先殿之间的空地,修建了毓庆宫。雍正年间将毓庆宫改为斋宫,但由于终雍正一朝毓庆宫都未被载于官书,所以关于这次改建的具体情况,后世也很难获知。本文第二章,探究了乾隆帝本人对于毓庆宫的心态变化。笔者认为,乾隆帝对于毓庆宫怀有一种“酸葡萄”心理,这一点在他处理“弘皙案”时表现的尤为明显。随着弘皙的去世,他的这种心态略有平复,加之其欲修《国朝宫史》,方有了八年改建一事。在毓庆宫初次改建的过程中,富察皇后喜怀龙嗣,一心想以嫡子为嗣君的他似乎也萌生了令毓庆宫再为东宫之意。因为嫡子及皇后的相继去世,他立嫡的愿望最终破灭,故而毓庆宫在乾隆中期也一直是普通皇子的居所。乾隆六十年,他禅位给皇十五子颙琰,命其移居毓庆宫,使毓庆宫再次成为了皇太子宫。而在改元嘉庆后,他依然让嘉庆帝住在毓庆宫,自己则继续在养心殿行使着至高无上的太上皇帝的权力,故而这一时期毓庆宫的存在也正是乾隆帝“恋权不放”之心理的充分体现。本文第三、四、五章,结合现存的档案文献,详细说明乾隆年间之两次大规模的改建工程是如何实施的,并对其工料及工价等问题加以分析。通过或引用或自绘的多副地图呈现毓庆宫改建后的规模形制,通过列举多张表格分析毓庆宫工程所用之工料及其物价。对比两次改建工程的档案,可以窥得乾隆年间内廷工程的管理制度在逐步完善。再观其中涉及到的物价及工价,不难发现商品经济对于清政府采买工作的影响。乾隆年间的这两次改建,相隔半个多世纪,见证了乾隆帝本人由意气风发的青年变成耄耋之年的老者,也见证了其从皇帝到太上皇帝之身份的转变。故而本文的研究不仅局限在紫禁城的这座建筑(毓庆宫)本身,更是对清宫史研究的基础与核心——紫禁城人(乾隆帝)的研究。前代因人造物,今朝以物窥人,紫禁城建筑与紫禁城人本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笔者在研究中,将二者紧密相连,相信本文可以弥补清宫史研究中的一些空白。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溥任;;旧藏条幅诗稿[J];紫禁城;1987年05期
2 王人聪;年代辨析 毓庆宫旧藏“为善最乐”印[J];故宫博物院院刊;1994年03期
3 季剑青;;末代帝傅的幸与不幸[J];国学;2012年05期
4 ;[J];;年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毓庆宫落地罩[A];中国紫禁城学会论文集(第五辑 下)[C];2007年
2 陆成兰;;毓庆宫的三次改建与清代建储[A];中国紫禁城学会论文集(第三辑)[C];2000年
3 常欣;;毓庆宫沿革略考[A];中国紫禁城学会论文集(第七辑 )[C];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班晓悦;乾隆年间毓庆宫改建研究[D];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16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