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扬子地块周缘中生代构造变形与演化

陈虹  
【摘要】: 扬子地块周缘西南缘金沙江—哀牢山缝合带、昌宁—孟连缝合带和甘孜—理塘缝合带、北缘的阿尼玛卿—勉略缝合带的研究,已经刻画出一个比较清晰的古特提斯洋由打开-扩张-俯冲-消亡的演化过程。本文通过对扬子北缘和西缘及邻区构造格架、变形过程和构造年代学研究,探讨扬子地块周缘构造带陆块碰撞-陆内变形阶段的构造过程。 由于古特提斯洋的俯冲碰撞,扬子地块周缘在早中生代时期经历了强烈的挤压缩短构造变形过程。扬子北缘碰撞主要发生在早-中三叠世,主碰撞早期主要表现为由北往南的逆冲推覆,形成叠瓦状逆冲推覆构造格局。主碰撞之后叠加了强烈的韧性和脆性走滑变形。勉略缝合带内左行韧性剪切变形带中形成拉伸线理的白云母的Ar-Ar年龄为223 Ma,与南秦岭造山带内大量晚三叠世时期侵入的向伸展环境转换的花岗岩时代相吻合,表明扬子地块北缘在晚三叠世早期就已经进入陆内变形阶段,变形方式是以顺造山带的走滑变形为主。晚中生代期间,扬子地块北缘南秦岭构造带发育两条重要的韧性-韧脆性走滑剪切变形带,即宁陕左行韧性走滑剪切带(宁陕断裂)和安康右行韧性走滑剪切带(安康断裂),同变形矿物的40Ar-39Ar定年(160-173 Ma)和侵入变形岩石的花岗岩锆石定年(186 Ma)等研究显示其变形时代为早-中侏罗世。相反的运动学指向表明,扬子北缘南秦岭构造带在早-中侏罗世的构造效应为顺造山带的向东挤出。 扬子地块西缘龙门山、安宁河、金沙江一带,由于新生代构造变形的强烈叠加,新生代之前与扬子周缘碰撞相关的构造变形难于识别。在复杂的新生代构造变形格局中,本文通过一些中生代盆地古水流方向的研究,发现它们的形成与扬子地块西缘发育的一系列北西-北北西向左行走滑断裂的形成密切相关。这个左行走滑构造变形带很可能是扬子地块西缘对北缘秦岭主碰撞以及西侧甘孜—理塘带碰撞的构造响应,时代发生在晚三叠世。大体与此同时,相邻的松潘-甘孜地体内也发生由西往东的逆冲推覆和褶皱加厚等构造变形。这些走滑断层面上的擦痕显示,走滑之前曾经发生过由南西向北东方向的逆冲,由于没有产生相关的变质变形矿物和岩浆作用,这次逆冲变形的时代难于准确的限定。根据断层与所控制沉积盆地的关系及区域构造背景,推测应该发生在晚三叠世-早侏罗世。根据受这些左行走滑断裂控制的甘洛盆地和九襄盆地地层发育特征判断,扬子西缘的左行走滑剪切变形从晚三叠世一直持续到侏罗纪结束。初步估算,这个时期扬子西缘走滑位移量至少达到了27 km。 古地磁研究已经证明扬子地块在中生代时期发生过30°左右的顺时针旋转,扬子地块周缘已经鉴别出来的一系列左行走滑断裂,如龙门山左行压剪性断裂、扬子西缘左行走滑断裂系、紫罗断裂、华蓥山断裂等,很可能与这种旋转有关。扬子地块北缘由于牵扯到我国南北大陆的碰撞拼贴,情况相对复杂。在特提斯洋俯冲关闭之后的主碰撞阶段,首先是垂直于造山带的高角度逆冲,并导致叠瓦状堆垛的冲断推覆构造格局,此后很快进入陆内变形阶段,发生强烈的顺造山带的走滑或侧向挤出,同时叠加了由扬子地块顺时针旋转所造成的左行走滑变形。因此,中生代期间,扬子地块周缘的构造变形,揭示出古特提斯构造域中一个非常独特的大陆碰撞过程,即位于碰撞带南侧的扬子地块在顺时针旋转过程中向北俯冲碰撞。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