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近30年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化的历程

洪梅  
【摘要】: 中医名词术语标准化是实现中医现代化国际化的基础和前提。为了满足国内外中医学术交流、教学以及传播等需求,这项基础性工作显得非常迫切和意义重大。中医术语英译标准化是中医名词术语标准化的重要内容,从历史角度研究近30年来我国中医术语英译标准化的历程,对于当今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本研究从文献学入手,在广泛收集国内外相关研究文献的基础上,按照历史的发展脉络和特点,将近30年(1980~2007)的中医术语英译标准化历程分为三个阶段:起步阶段、理论初探阶段、学术争鸣与标准编制阶段。重点研究分析近30年间与中医术语英译标准有关的辞典、教材、代表性论著以及各种标准规范,尤其是近8年与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编制及学术争鸣相关资料。运用翻译学、语言学、术语学等研究方法,考察中医名词术语英译及其标准化纵向发展的历程,并横向比较不同观点之间的异同,对中医名词术语标准化各个时期的特点进行总结。对相关史料和文献进行综合、归纳、分析,尝试分析开展中医名词术语标准化工作的难点及其原因,并据此对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化发展中遇到的问题提出解决办法,以及对相关工作做出展望。 1.起步阶段(1980~1991) 1980年以前,中医英译著作不多,除了针灸,翻译多活动处于零星自发状态,翻译方法、英文译名均未见统一的标准化方案。未见系统、专门的中医英语词典或标准,可在翻译或者撰写中医文章时作为参考之用。1980年,北京医学院内部发行谢竹藩的《汉英常用中医药词汇》——第一本中医英语词典问世,1981年,WHO《针灸命名标准》(Standard Acupuncture Nomenclature)的编制工作,这两项工作的开始,标志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化工作的开始。 本章详细介绍了从1980年《汉英常用中医药词汇》的印行、1981年WHO《针灸命名标准》(Standard Acupuncture Nomenclature)的制定开始,到1991年WHO组织出版的《针灸命名国际标准化方案:WHO专家小组报告》(A ProposedStandard International Acupuncture Nomenclature:Report of a WHOScientific Group)这一时期出版的词典、教材及针灸命名标准中的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情况。 围绕这一时期中医英语词典,及教材中,中医术语英译的特点、英译的方法、原则的探讨;世界卫生组织针灸经穴命名标准的编制过程,及选取术语变化等内容,说明这一时期中医名词术语的英译仍主要处于实践阶段,国内外均己认识到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化的必要性。中医专门英语词典与术语表的问世,标志着中医术语英译从纯粹的实践阶段向理论探讨阶段的过渡。国内外均开始了比较、探讨中医名词术语各种英译方法的具体应用,与英文对应词的合理性。也有人对中医术语英译原则进行了简要的探讨,但缺乏系统化的总纲领。大部分英文教科书和临床文献不完全采用已出版的双语词汇或词典中的词汇。国外早期出版的一些医学英文著作的观点及选词,对中医术语在西方世界的传播起到重要推动作用,并在后来形成各自的翻译流派。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推动下完成的《针灸命名国际标准化方案》是第一个中医英文术语标准。 2.理论初探阶段(1992~1999) 在前一阶段里,中医英译实践经验有了相当的积累。构建中医英译理论体系和设计中医名词术语英译的标准化模式便被提到了议事日程上。针灸术语英译标准化工作为后来的中医名词术语标准化提供了良好的经验。 本章主要从中医英译理论著作、中医英语教材、词典的本身发展及其中医术语英译的特点,中医翻译组织的建立、中医术语英译理论探讨等方面系统深入的论述此阶段中医名词术语的英译特点,介绍中医术语英译不同观点。 对于英译原则、英译方法、中药方剂的译法、一些重要词汇的译法开始形成共识。“拉丁化”译法受到多数人反对而逐渐淡出,词素翻译法得到一定推广。与早期相比,中医英文词典随着中医英译理论的发展而发展,术语标准化在选词方面有所进步。国内英文教材的编写,开始考虑到术语的统一性问题,并编写词典作为工具书。国外出版界提出了“出版著作的文本需参考或包含通篇文章使用的‘标准术语表'”,Nigel Wiseman(魏遁杰)的术语系统开始得到推广。市场因素开始对术语的传播起到作用。魏遁杰以《中医基础学》为代表的“以原文为导向的source-oriented”翻译,与Daniel Bensky(班康德)及其同事以《中药学》《方剂学》为代表的“以读者为导向的reader-oriented”翻译,开始逐渐形成中医翻译学术上的两个流派,这两种思想对中医名词术语英译及其标准化产生了重要影响。 这一阶段,真正的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编制工作还没有开展,理论总结和对术语英译的探讨,为后来即将开展的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编制工作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3.学术争鸣与标准编制(2000~2007) 2000年,多个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编制工作先后开始。2002年,世界卫生组织首次专门针对传统医学,发布了2002~2005年全球战略,强调对传统医学的规范化管理。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中医药学在国际上越来越受欢迎,中医药研究和教学,以及中医药学术交流广泛开展。这一阶段,全国乃至国际范围都开展了一系列的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编制工作,这些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果,并且影响广泛。2007年为止,世界中医药联合会的《中医基本名词术语中英对照国际标准》与世界卫生组织的《传统医学名词术语国际标准》编制完成。 这一阶段魏迺杰的《实用英文中医词典》在国内外均有较大影响,其翻译思想广为西方人士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05年英文版成为中药与方剂名称英译的规范。 中医术语英译学界一直存在着争鸣,从第一阶段(1980~1991)就开始。而到了本阶段,在中医术语英译标准的编制过程中,不同观点产生了更激烈的交锋。主要文章发表在出版媒介及专著上。在东、西方,魏迺杰的“以原文为导向的”“字对字直译法”与班康德的“以读者为导向的”翻译方法,以及是否能使用生物医学名词翻译中医名词术语的成为争论的焦点。本章从中医术语英译原则与方法、谁有权力翻译中医、一些具体术语的英译、中医术语英译是否需要规范化等方面论述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化的学术争鸣,并由此引出对新的方法论“开放性术语标准term open standard”的探讨。 本章还详细介绍了有关标准的编制和特点,包括《中医药学名词》、《中医药常用名词术语英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中医基础理论术语》、《中医基本名词术语中英对照国际标准》、《传统医学名词术语国际标准》,并对一些术语的英译做出总结。 4.讨论 本研究认为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化长期争鸣,及在进行中遇到的阻力可以尝试通过两个途径解决,并要注意一个问题: 一是人才培养。从翻译主体的背景看,现阶段中国专家学者的参与必不可缺,起着重要的作用。待到中医学在西方发展成熟,西方中医学者成长起来时,借鉴西医名词中译的历史看,母语为英语的人,则在翻译中医,及进行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化时更具优势。从事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化工作,则要求翻译主体掌握更全面的知识。 二是策略性地改变标准化的方法。建议引进新的工作方法,即,“开放性术语标准term open standard”。 三是不能忽略术语的推广,尤其是市场的潜作用。 5.结论 本研究根据1980年至2007年近三十年时间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化进程中中医名词术语英译的特点分为三阶段:第一阶段:1980年~1991年。这一时期,中医术语英译仍旧以个人实践为主,选词不统一,理论探讨少,讨论主要集中在中医基础个别词汇方面。以语言学家魏迺杰为代表的“以原文为导向”的翻译与以班康德为代表的“以读者为导向的”翻译两个流派在这一阶段萌芽成长。WHO的《针灸经穴命名国际标准》没有得到很好的推广,一些学者对脏腑、经络的翻译仍旧保留自己的观点。第二阶段:1992年~1999年。中医术语英译理论研究有了实质性的进展。“拉丁化”译法退出历史舞台。国内受李约瑟影响词素翻译法再次活跃。中医术语翻译理论探讨活跃,多数人反对拉丁化译法,限制音译。国外出版界提出“出版著作的文本需参考或包含通篇文章使用的‘标准术语表'”,提出第一个术语表就是魏迺杰的术语表。魏氏以“原文为导向的source-oriented”翻译与班康德及其同事“以读者为导向的reader-oriented”翻译学术流派形成完善,并开始论争。前者强调对等,回译性,后者强调翻译的多元化,译文的可读性和清晰性。一些词汇译法开始走向统一,如“证”国内用syndrome,国外用pattern。针灸经穴翻译使用WHO编制的标准的越来越多,但是,国内外学者对一些词汇翻译仍旧保留自己看法,在翻译中使用自己词汇,并做出说明。第三阶段:2000年~2007年。多个中医术语标准编制项目同时进行,相互之间沟通密切,术语的选择相互参考,求同存异,对于多数基础术语的翻译,虽然不能完全达成一致看法,但是,基本上倾向于两、三种译法,如“证”(syndrome,pattern),而一些词汇已经达成一致看法如“气”(qi)。以“原文为导向的source-oriented”翻译与“以读者为导向的reader-oriented”翻译争鸣剧烈。中医名词术语英译学术论争的焦点集中在西医名词的使用、翻译原则与方法论、谁有权力翻译中医等方面。由于学术争鸣的持续存在,一些学者对中医名词术语规范化本身提出了异议。这一阶段既有合作也有分歧。 本研究根据目前中医名词术语标准化的现状和发展趋势,尝试提出了解决的方法。人才培养方面,从翻译主体的背景看,现阶段中国专家学者的参与必不可缺,借鉴西医名词中译的历史看,将来这项工作母语为英语的人做起来更具优势,但,要求翻译主体掌握更全面的知识。现阶段二者精诚合作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方法论方面,建议与国际相关组织合作,引进“开放性术语标准”的新方法,以进一步推动中医名词术语英译工作的发展。 6.结语 本研究只是中医名词术语英译标准化历史研究的第一步,还有很多工作有待继续。希望在将来综合历史术语学、术语学、翻译学、中医学、现代信息技术等等方面的知识,在本研究的基础上,向过去和未来延伸,进而形成中医术语学或中医历史术语学,为中医名词术语英译及向其他语言翻译的标准制定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并提供借鉴。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周金黄;;谈中医名词术语的英译名问题[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84年01期
2 谢丽;吴莲英;邓曼;;近20年中医名词术语英译研究回顾[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09年05期
3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03期
4 ;《英译常用中医名词术语浅释》试写稿(选)(供征求意见用)(英文)[J];新中医;1980年04期
5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09年31期
6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09年34期
7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01期
8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04期
9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07期
10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09期
11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11期
12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12期
13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14期
14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17期
15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19期
16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23期
17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26期
18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29期
19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35期
20 ;医学名词术语[J];中国现代医生;2010年36期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记者 张家伟;“精气神”英语咋说[N];新华每日电讯;2008年
2 见习记者 李琼;内地与香港联手发展中医药前景广阔[N];人民政协报;2003年
3 商报记者 李丽;“走出去”检阅年的总动员[N];中国图书商报;2009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