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清代北京中医医疗模式研究

张磊  
【摘要】: 清代是横跨中国古代与近代历史的朝代,经过元明时期的不断发展,清代的医疗体系开始逐渐成熟,宫廷和社会医疗体系都趋于稳定全面,进入中医发展的最后一个高峰阶段。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由于内外环境巨变,西方医学开始传入中国,中国传统医学受到巨大冲击,中国的医疗体系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但受到东西方文化差异以及政治、经济等因素的影响,在清朝灭亡之前,中国传统医学——中医仍然是中国医疗体系的最主要支撑者。中医医疗体系的发展在清代,经历了由继承、发展到逐渐衰落的过程,其盛衰与历史、文化、政治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其发展的历程鲜明的体现着由传统向近代转变的历程。 在医疗体系方面,清代北京宫廷医疗体系基本上沿袭元明旧制,民间医药学的蓬勃发展和社会慈善组织的兴起,弥补了清政府在社会医疗体系工作上的缺陷。清末新政后虽然也建立了一些医疗机构,但由于清朝很快灭亡,不足以对清代医疗模式产生重大影响。由于清代定都于北京,所以北京的医疗同时存在宫廷和社会两种不同的医疗体系,这是其它地方所不具备的。 在医政管理方面,清末新政之前,医药卫生未设专管部门。太医院虽是中央卫生行政机构,但其主要是为保障权贵的医疗需求而设立、发展,对于社会的医疗管理以及相关医药法令的制定,未有管理和干预的职责。清末巡警厅卫生科的设立,改变了这一局面。卫生科职掌考核医学堂之设置,考验医生执照,并管理清扫街道、防疫、计划以及审定一切卫生、保健章程。 在清代北京中医医疗体系中,宫廷医疗体系发展最早最完备,但民间惠及甚微。社会医疗体系的发展依靠民间医生和药业的发展逐步得以完善,慈善医疗的兴起弥补了国家抚恤政策的缺陷。总的来说,清代北京中医医疗模式主要是在社会医疗体系的推动下形成,以民间医疗的兴盛作为代表。作为国家医学最高水平代表的宫廷医疗辐射范围有所局限,对社会医疗模式的形成影响有限。 通过对清代北京医疗体系的研究,我们可以清楚的认识到,清代北京中医医疗模式既有封建社会医疗模式的共性,也有自己的特点。 其共性在于医疗模式的等级色彩浓厚,帝王、权贵、平民享有的医疗保障在模式及相关管理方面大相径庭。帝王医疗模式核心在于保证医疗及用药质量和安全,占有最为丰富的医疗资源;清代权贵作为王朝的统治阶层,也享有不同程度的国家医疗保障,但这种保障并不稳定,权贵阶层很多时候也需要在民间寻求医疗服务;平民作为清王朝的底层阶级,其所享有的医疗保障是民间自发形成的社会医疗体系所提供。 清代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由少数民族建立并统治,处于封建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型阶段。这决定了清代北京中医医疗模式也有着自己的特点,如药店模式医疗、社会慈善医疗发展迅速等等,清政府对平民医疗体系采取了放任发展的态度,没有为民间医疗模式的发展设立门槛,较少直接干预,在管理手段上以针对违法行为进行惩罚的事后管理为主。这种管理方式虽然在主观上因封建统治者对平民健康缺乏重视而产生,但在客观上也正因如此,清朝北京中医医疗模式才能够发展成为真正适应当时中医药本身的特点和社会需求的医疗模式,总体而言,清代北京中医医疗模式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1.宫廷医疗模式的核心在于保障医疗质量和安全 清代帝王为了保障自身的健康,设立了庞大的宫廷医疗系统。宫廷医疗系统由太医院、御药房、露房、上驷院措办处组成,供职人员多达数百人,分工明确,各有执掌,尤其是太医院还兼有医疗教育的职能以保障宫廷医生的人员、水平可以不断发展。宫廷医务人员在执业过程中受到了全方位的监督,在诊断、制药、用药、复诊、考核、教育方面均有严格详细的规定,重于事前监督,严防可能出现的疏漏。这种严格的管理体制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清代帝王们的医疗质量,但在客观上也对中医药的发展起了部分限制作用。在太医院等宫廷医疗机构供职的医生为防止可能出现的疏漏,往往循规蹈矩,不敢跨雷池一步,宫廷医生在诊疗活动时往往担心有所差错,故常因循守旧,甚至互相掩饰。同时宫廷医生在制度上被隔离于广大民众之外,缺乏丰富的诊疗锻炼,以至于整个宫廷医疗体系过于保守,缺乏活力,虽然也出现了《医宗金鉴》这样集历代大成的著作,但是鲜有突破性发展,最终导致医疗质量日益下降。《养吉斋丛录》所载“王公大臣及草泽医有精脉诀者,每召入诊视。道光间,九江道魏襄知医,特转京卿,亦命之视疾也。”则直观地说明了清代后期宫廷医疗水平下降的情况。 2.个体医生队伍成为平民医疗模式的主要支撑力量 清朝民间医疗模式多为自发形成。清政府废除了明朝的世医制度,为个体医生队伍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儒医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个体医生队伍的整体水平。 明朝施行严格的世医制度,清朝则取消了这一制度,使得从事医疗行业的医生数目大大增多。尽管清朝社会对医生重视程度不高,从《清史稿》、《清稗类钞》中把医生归入到方技中就可以看出。但出于保障自身健康的初衷,清代读书人对医学也多有涉猎,这也为他们以后从事中医临床奠定了基础。一旦仕途不顺或自身健康等原因,他们可以很快的转换角色,而不至于成为庸医。清代北京仕医的大量出现是在清中后期。清代乾隆末年政治腐败,捐官风气盛行,捐官者在北京等待空缺时,面临着很大的经济压力,而同时期从事医生职业者收入非常之高,这也吸引了许多人士人踏入医生的行列。仕医和儒医在清朝开始大量出现,逐渐对整个医疗队伍产生重要影响。因其均系自小习举子业,文化程度高,对医学的认识也较深,且受儒家思想影响,对医德颇为重视,医疗质量也有所保证。。 3.民办官管的慈善医疗机构成为社会医疗模式的有益组成部分 清王朝在入主中原后取消了惠民药局的设置,在京师以内、外厂代之。不过,内、外厂无论在规模还是社会效益方面都不是社会慈善医疗机构的代表。清末京师因战乱、政府腐败,自然灾害频繁,人民生计日益困难,反抗斗争之事便不时发生。为了缓解这种情况,缓和社会矛盾,除政府赈济以外,慈善机构的作用更是不可小觑。京师慈善机构历史悠久,各种善会、善堂在清初便已建立,除赈济贫民外,更在内部设立相关的医疗部分,以救治身体赢弱及患病者,是一种较为完善的慈善机构。尤其是育婴堂、普济堂作为其中的代表,更有着特殊意义。相对于普济堂和育婴堂,清政府和其它一些民间慈善机构往往只是在春季和夏季施舍一些药物,在长期救治贫病赢弱上未有建树。以普济堂、育婴堂为代表的社会慈善医疗机构多数具有民办官管的特征。如普济堂创立之初,是私人建立的民间慈善机构,康熙、雍正一直对此事予以支持,并给予大量的财物支持。到乾隆年间,清政府开始以京师普济堂为模板,在全国推广建立。政府投入了大量的财物支持,其管理工作也逐渐由政府接管。而育婴堂则“孝庄皇后首颁禄米,满汉诸臣以次论助,不数年由京师达郡县”,也得到了官方的大力支持。民办官管的特征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确实促进了这类医疗机构的发展。 4.药店坐堂医的发展充分利用了社会医疗资源 明代国家设立惠民药局,面向社会服务。国家力量的介入,必然对社会医疗机构中的药店发展有着不利的影响。当然国家经营医药业,可以不需过多考虑盈利因素,且能保证持久性。但是单一的国家经营,必然会滋生腐败。正如北宋的惠民局一样,明朝惠民药局发展到后期,也出现了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如惠民药局的设置及管理很不完善,许多药局有名无实或有医无药,或局舍破败等等。虽然明朝政府注意到了这一点,如宣德三年(1428)曾令于农闲之隙修药局,并派监察御史及按察司官员巡视,但并未解决问题。清朝定都北京后,取消了惠民药局的设立。而国家对药品的经营并无任何举措和规定,这也造成了清代北京药业混乱的情况。清人李光庭就记载了“京师无真药”的情况,虽然有些言过其实,但也反映了药店无序经营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而这一问题的解决,随着民间药业的兴起得到了缓解。同仁堂和鹤年堂等一批有浓厚医学背景药店的创立,改变了这一局面。 此外清代药店的专业化发展催生了药目的产生和发展。清代北京药业在继承明朝惠民药局的基础之上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许多药店随着经营规模的扩大,制作了详细的药目并向社会分发,扩大药店影响的同时也使社会医疗需求得到满足或缓解。药店的药目通过简单的药品说明,方便药店与病人。通过检索药目,药店的店员及病人均可依据药目选择药物,同时医生也可以根据药店的药目给病人用药。医生与药店的紧密联系,促进了药店的发展,同时也使得病人能够享受到及时的治疗。许多药店更是根据医生的用药习惯制备常用药物,方便病人买药治疗。药店使中药发展更加专业化系统化,起到沟通医家与病人的重要作用。 5.政府主导的防疫医疗行为成为了我国现代防疫的肇端 鉴于疫病对生产力和社会安定的严重影响,同时疫病的危害亦非个体医生所能控制,故历代封建帝王对防疫均较为重视,从政府层面上予以重视。清朝政府亦是如此,且处在由封建社会向近现代转变阶段,政府防疫管理也由传统的遣医赐药向常规防疫转变,成为我国现代防疫的肇端。 清初,每到京师大疫,便有步军统领奏请“恩施医药,惠济满汉军民人等”。清代五城地方还设有栖留所,“中东南北各一,西城二。流民无依及衢巷卧病者,总甲即报指挥,悉令入所,日给薪米,病给医药,冬给絮衣被,病故者给棺木。巡城科道以时亲察,勿令屯膏”。清末在北京设立了官医局和内外城官医院面向社会公众服务。较之前的临时医药机构而言,在防疫手段和管理模式上更为先进,是我国封建社会官方防疫机构的代表,也是现代防疫制度的肇端。 6.清代政府禁止祝由科对医疗模式起到了一定的净化作用 清朝对祝由科总体而言持反对态度,这对医疗模式起到了一定的净化作用。清朝政府虽对官僚阶层中的祝由科严加禁止,但由于经济文化等原因,祝由科在民间仍有一定市场,在清人笔记中就有地方医学设置祝由科的记载。 通观清代北京中医医疗模式,就社会医疗而言,个体医、药店医为主体,官医、慈善医为补充。由于历史局限,清代中医医疗模式与当今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如果考量到清代落后的生产力和经济基础以及积贫积弱的政治背景,我们有理由相信,清代北京的中医医疗模式确有可取之处,在一定程度上符合中医医疗特点和社会需求,发挥了重要的社会效益。随着政治、社会、文化、经济因素的变迁,虽然这种医疗模式已无法简单移植到当今社会,但其中存在的合理性成分仍值得深入探讨,其间的启示也应得到充分重视:1.应坚持发展多元力量,构建完善医疗体系;2.应大力扶持慈善医疗机构;3.应大力扶持药店与坐堂医的结合,扩大医疗点;4.应大力扶持个体医。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钟紫兰;基层医务室—全科医疗体系的重要支柱[J];天津医科大学学报;1995年04期
2 王拥军;建立卒中单元,完成卒中医疗模式的转变[J];中国康复医学杂志;2005年04期
3 卢奕南;尹梅祥;马艳青;李月清;黎锦如;文秀红;张广智;黎雪芳;闵水平;卓友光;罗素萍;杨艺;;基层医院卒中单元医疗模式的临床研究[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06年10期
4 洪志莹;王庆林;向月应;;综合医院学科整合的研究进展[J];现代医院;2011年07期
5 侯宾;崔瑾;;中国医疗体系的现状简述[J];云南中医学院学报;2006年S1期
6 ;我部卫生营怎样治愈了两名严重烧伤病人[J];人民军医;1961年11期
7 ;保健组织与事业(卫生事业管理)[J];国外科技资料目录(医药卫生);1999年05期
8 漆芜,郑戈,黄觉,张大川,李晓岗,王珊,冯世则;内容提要[J];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2000年03期
9 吴金民;挑战传统医疗模式 加快医院发展[J];卫生经济研究;2000年05期
10 左宏;医疗市场博弈分析与医疗体系结构优化初探[J];卫生经济研究;2005年08期
11 菲利普·史蒂文斯;;全民医保制度与中国的医改[J];中国药店;2008年01期
12 修金来;;汶川:医疗体系的重建与反思[J];中国医院院长;2008年15期
13 曾绮文;;针刺 康复训练综合治疗中风病[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08年10期
14 戴廉;;老欧洲的老问题[J];中国医院院长;2010年01期
15 谭勇;;新疆维吾尔族医学家和医学文献略说[J];科技情报开发与经济;2010年14期
16 章洪流;21世纪是发展中医药的机遇[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中医临床版);1999年02期
17 王家珍;吴天清;蒋忠;林荣;;基层医院急诊医疗模式探讨[J];西部医学;2009年08期
18 王鸿春;马仲良;鹿春江;;民生策论:关于转变医疗模式政策的研究[J];资治文摘(管理版);2009年01期
19 周鹏;李学林;唐进法;;临床药师要甘当后卫、当好后卫——临床药师定位探讨[J];医学信息(中旬刊);2011年05期
20 赵伟,张湘军;军队医疗体系在灾害医学救援中的作用[J];解放军医院管理杂志;1996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莫谷良;胡德娥;;地市所辖农村急救医疗模式的探讨[A];中华医学会全国第五次急诊医学学术会议论文集[C];1994年
2 李沛容;;传统与现实:医学人类学视野下的民俗医疗体系——以木里藏族自治县为例[A];西藏及其他藏区经济发展与社会变迁论文集[C];2006年
3 李海波;;佛教与临终关怀[A];中国生命关怀协会2008灵山论坛论文集[C];2008年
4 郭向阳;;高效运转医疗模式下麻醉科管理[A];高效运转医疗模式下麻醉管理流程优化高级研讨班大会文集[C];2010年
5 张实;李红春;;中国少数民族村寨医疗文化研究[A];云龙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3年
6 俞世勋;;探索适合综合医院的卒中单元医疗模式[A];继往开来 与时俱进——2003年康复医学发展论坛暨庆祝中国康复医学会成立20周年学术大会论文集[C];2003年
7 姜峰;;新医改形势下医疗器械行业的创新体系建设[A];中国仪器仪表学会医疗仪器分会2010两岸四地生物医学工程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0年
8 汪惠芳;张同武;;浅谈急救医疗体系发展及存在问题[A];中华医学会全国第五次急诊医学学术会议论文集[C];1994年
9 方本烈;傅水林;祝桂林;;金华县农村合作医疗模式设计和应用研究[A];浙江省第十二届农村医学暨乡镇卫生院管理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4年
10 郭光;胡南方;;从我省急诊工作现状浅谈我国城乡急救医疗体系的建设(摘要)[A];第三次全国急诊医学学术会议论文摘要汇编[C];199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磊;清代北京中医医疗模式研究[D];中国中医科学院;2010年
2 金彩红;中国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研究[D];上海社会科学院;2006年
3 秦美婷;台湾健康传播之研究[D];中国科学技术大学;2006年
4 陈新锦;早期美国毒品控制模式研究[D];福建师范大学;2011年
5 林皓;我国医疗体制改革的经济学分析[D];浙江大学;2007年
6 侯晓露;青岛市农村社区建设问题研究[D];中国海洋大学;2011年
7 林晓萍;美国毒品控制模式研究:1945~1973[D];福建师范大学;2012年
8 杨滔;肝脏移植三层数据库应用系统的构建与应用[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2005年
9 罗颂慧;香港发展中医专科教育及建立中医院之可行性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年
10 林江;中华民族传统医药产业化发展问题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05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郭凤芝;高唐县村落“先生”收惊习俗个案调查与研究[D];浙江师范大学;2012年
2 刘畅;私有资本在我国医疗体系中的发展研究[D];山东大学;2010年
3 赵芳军;唐代社会医疗体系研究[D];西北师范大学;2009年
4 郭少妮;西双版纳基诺社会的疾病分类体系与“梦医生”神谕治疗[D];云南大学;2012年
5 罗雯;以辽宁为例论我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筹资体系的完善[D];东北财经大学;2011年
6 田小康;医疗物联网智能健康管理模型研究[D];杭州师范大学;2012年
7 陶丽丽;北京市急救医疗体系院前院内衔接的现况研究[D];首都医科大学;2007年
8 朱静;广州市社区老年人群中医药卫生服务需求与医疗模式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年
9 杨智尧;“健康管理顾问”商业计划书[D];兰州大学;2011年
10 卓著;香港中医发展现状与对策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9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通讯员 解朋;大港油田总医院建设预防医疗体系[N];中国石油报;2010年
2 驻京记者 贾岩;卫生“十二五”年底出台 基本医疗建设将有法可依[N];医药经济报;2010年
3 记者  胡昭全 通讯员  廖烈荣;构建和谐的公共卫生医疗体系[N];郴州日报;2006年
4 本报记者 车文斌;“收编”个体诊所 筑牢农村医疗体系根基[N];成都日报;2008年
5 记者 吴栋梁;多措并举缓解群众“就医难”[N];温州日报;2010年
6 张玉亮;美国人看病不重医生名气重资格[N];中国消费者报;2008年
7 本报记者 刘利钧;让人民更幸福[N];张家口日报;2010年
8 张苏民;区域医疗体系间应良性协调互动[N];海南日报;2007年
9 张川杜;巴西 分级就诊 双向转诊[N];人民日报;2007年
10 陈忠权通讯员 周海东 许会松;共筑城乡医疗体系[N];天津日报;2007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