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上海社会科学院》 2018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我国生产性服务业的产业关联与区域间溢出效应研究

唐一帆  
【摘要】:伴随着生产分工的细化、技术创新的进步和全球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为经济增长提供着持续的动力,其中,生产性服务业具有高技术、知识密集,高增值性、高产业关联度等特征,已经成为了经济社会基础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承担着提升生产效率,优化产业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等重要职能,在我国国民经济发展中起着基础性、先导性和驱动性的作用。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在后工业化时代,消费性服务业和政府服务的需求比重会越来越低,生产性服务业凭借其产业间“黏合剂”和产业模式创新“驱动器”的功能,其发展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发展潜力。长期以来我国的经济发展呈现粗放型的增长特征,制造业的技术水平相对落后,对资源的消耗和环境的污染严重,服务业的发展较多依赖廉价的劳动力,对国民经济具有支撑和先导作用的生产性服务业起步较慢,发展层次相比世界发达国家比较低下。主要表现为生产性服务业的产出规模较小,占国民经济的比重较低;产业结构落后,高端的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不足;对外开放程度较低,对资本进入构造了很高的壁垒,导致发展活力严重不足,整个行业竞争活跃度不够从而创新比较缺失。生产性服务业发展落后的另一个主要表现是其与其他行业的产业关联度不高。以与生产性服务业关联最为密切的制造业为例,对比中美两国制造业对各产业的中间需求比重发现,我国制造业企业的中间投入中,制造业本身占68.9%,而对生产性服务业的中间需求仅为9.7%,远远低于同一时期美国制造业对生产性服务业的需求比重(29.5%)。生产性服务业作为典型的“中间投入型”行业,它在部门生产过程中的嵌入程度、它在产业升级过程中的融合程度、它在我国国民经济增长方式转型中的导向作用,决定着我国未来的可持续竞争力。为此,本文基于产业关联理论,利用投入产出模型和投入产出结构分解技术,凭借创建多项指标,构造了一个全面整体分析生产性服务业产业关联特性的系统性框架,从纵向动态比较分析、横向截面比较分析、交叉互动比较分析的三重维度对我国生产性服务业的产业关联特性展开了细致的实证测算,进行了探索性的分析和归纳,主要结论包括: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呈现较强的中间投入品特性,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对国民经济的促进作用主要依靠形成中间投入品的供给型推动力,证实了生产性服务业对国民经济的发展具有较强的制约力,因此优先发展生产性服务业能对国民经济的持续发展形成有效的支撑。生产性服务业对生产性服务业对第三产业的促进作用主要依靠需求性拉动力,但是随着第三产业对生产性服务业中间需求率的大幅提升,生产性服务业对服务业的“自我增强”的内生积累发展模式的促进作用越发显现,相反,制造业对生产性服务业中间需求率和直接消耗系数呈下降趋势,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的关联程度相对较低是我国产业结构升级调整中亟待解决的问题。生产性服务业与各行业的产业溢出效应逐渐增强。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和生产性服务业的乘数效应与溢出效应都在显著提升,国民经济发展的内生增长力和产业间的关联促进作用正在增强,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不断优化。大部分省份的生产性服务业属于中间产品型产业,该类地区的生产性服务业在当地的经济发展中,不仅对其他产业的中间投入品就有较大的需求拉动,同时自身也主要作为中间投入品流通到整个产业体系中供其他产业生产消耗。东部地区的生产性服务业的溢出效应显著高于中、西部地区。东部的生产性服务业经过快速发展后,一方面实现了自身产出规模和效率的提升,另一方面形成与制造业和服务业相对紧密的产业关联,对其他产业的溢出效应正在逐渐显现。中、西部地区的生产性服务业正处于快速发展的布局阶段,目前仍处于产业规模快速增长的阶段,但是与制造业和服务业等还没有形成成熟的产业互动关系。生产性服务业对内的增强效应与对外的溢出效应之间存在着一个“阈值”,当乘数效应达到这个临界点之后,产业的外溢效应会更为显著,而产业内部的自我关联与产业之间的交叉关联是达到这个临界点的双重前提。从产业融合效应分析,生产性服务业在发展过程中,与制造业融合发展的动力比较大。从生产性服务业的对内开放度来看,各区域生产性服务业的对外供给度非常低,我国有接近90%的生产性服务业产品是在区域内进行内部循环,各区域生产性服务业的对外输出是显著不足的。从生产性服务业的区域间关联与溢出效应来看,京津地区和北部地区的生产性服务业发展呈现高度的对外关联特性,东部沿海地区的生产性服务业发展呈现高度的区域内关联特性。东北地区和西南地区,生产性服务业的区域间关联程度较弱。西北地区的生产性服务业处于快速扩张发展的阶段,呈现高度的对外溢出效应。中部地区生产性服务业与三大沿海地区有密切的交流,也为西北、西南地区的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提供了大量的中间投入。南部沿海地区生产性服务业的区域间关联程度不高,但是其发达的产品体系为其他区域的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提供了有效的支撑。在生产性服务业在区域间溢出效应的规律上,在相邻的两个或多个区域之间,生产性服务业的前后向关联更为紧密,生产性服务业的相互间溢出效应也往往比较显著,比如东北地区、北部沿海地区和京津地区,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西北地区和西南地区等,但是各区域对较远地区的溢出效应往往不明显,说明生产性服务业的区域间溢出效应存在一定的“距离衰减性”。基于上述结论,本文认为应充分认识生产性服务业在我国产业升级的重要地位,为生产性服务业创造宽松的政策环境。提升生产性服务业与其他行业的产业关联,协调好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服务业的发展关系,促进生产性服务与制造业的良性互动,强化生产性服务业与服务业的“自我增强机制”。对不同地区制定相适宜的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政策,经济发达地区重点发展对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具有引领和带动作用的生产性服务业,对经济欠发达的地区,优先发展适应当地产能扩张,有利于支撑其开拓市场、转变增长模式的生产性服务业。加强生产性服务的区域间交流,打通区域间生产性服务的流通渠道,鼓励发达地区的生产性服务对落后地区的输出,以“一带一路”和发展长江经济支撑带等政策导向为契机,将生产性服务业的区域间交流作为实现我国地区间产业关联的重要环节。
【学位授予单位】:上海社会科学院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8
【分类号】:F719;F424;F273.1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