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上海社会科学院》 2018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中国城市经济发展中的政府功效研究

胡华杰  
【摘要】:世界城市发展史表明,城市是现代社会经济、政治、科技文化和社会活动的重要载体,城市的发展是推动整个国民经济“前进的主要动力”。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的城市发展从薄弱的基础开始,有计划地开展了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城市经济发展水平有了较大的提高。1978年,随着中共第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我国结束了“文革”以来城市建设的倒退和停滞局面,进入了城市建设快速发展的改革开放新阶段。显然,我国的改革开放进程本质上是经济体制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过程,也就是市场体制对计划体制不断渗透和替代的过程。随着经济体制的转型,给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强大的动力,也给我国的城市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与此同时,随着对外开放步伐的深度广度逐渐加大,不仅我国经济与世界经济体系的融合正在加速进行,而且城市也逐渐成为区域和国际竞争力较量的舞台。在这样的背景下,城市的发展不仅要处理好城市内部自身各要素禀赋的协调开发,而且更需要站在区域乃至全球竞争的角度,系统地审视城市内外的各种因素,从而更好地发挥自身的比较优势,赢得城市发展的先机。按照历史的脉络审视我国城市经济发展的线路,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始终是一个绕不开的重大问题。自从1988年实务界提出城市经营理念并揭开城市经营的实践以来,历经近20个年头,以政府为主导的城市经营成为推动我国城市经济发展的关键力量。但与此同时,因强政府带来的资源浪费、土地财政、市场机制扭曲等负面问题日益暴露,成为理论界诟病的主要内容。也正是因此,不少学者认为城市经营实质是计划经济思维在市场经济转轨中的延续,是不符合中国经济转型的要求。在这样背景下,2006年以来,学术界以大量密集的研究抨击城市经营,抨击政府主导的城市经济发展思路。继之而来的是对公共服务型政府的关注,认为城市政府的本质就是为城市经济发展做好发展环境的优化,提供优质的服务,包括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等主要内容。经过几年的理论反思和实践沉淀,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市场决定性作用和政府科学调控作用的论断。笔者认为,这一论断并不是自由市场经济的胜利,相反应该理解为政府与市场的双重主导思想。事实上,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并非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关系,至少在发展中国家的实践中已经证明市场与政府应该是相互补充、相互促进的关系。一方面,政府对市场的模拟是按照市场规律来操作的,而不是违背市场规律进行的,另一方面,市场也不可能不受政府的顶层设计而无序发挥作用的。在此背景下,研究城市经济发展中的政府功效,就不是仅仅就政府谈政府,实质是立足市场规律看政府的作用,也即是在不违背市场功效的前提下,如何充分发挥政府在城市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如何更有利于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在本论文中,笔者以为,城市经济发展中的政府功效应当被视为国家治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在中国这样一个层级代理显著的大国经济体系中,国家治理最终要依靠城市载体来实现,而城市政府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发挥程度,以及对市场决定性作用的促进水平,直接决定了国民经济整体的发展进程,也关系到国家竞争力和经济安全。由此来看,本项研究具有较为强烈的现实性和战略感。在篇章结构中,论文重点聚焦政府对城市经济发展的作用这一命题,以政府功效作为研究的立足点,在这里,功效一词特指作用和效果。也即是说,在城市经济发展过程中,政府发挥的作用到底如何?存在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以及如何解决功效不强的问题。通过理论建模,详尽地阐释了地方政府在层级代理中的困境,揭示了制约城市政府功效的根源。进而,通过对288个城市经济发展水平的测段与排名,运用计量统计模型验证了政府对城市经济发展的作用,发现在地区经济不同的发展阶段上,政府功效是不同的,特别是欠发达城市的政府功效作用更为显着。为了进一步解释城市政府功效的因子变量,笔者对河南省18个地市进行了数据采集和问卷调查,通过面板数据模型及分类验证方法,详尽地剖析了政府间代理关系、地方政府对本地区经济发展冲动、政府工作满意度、政府工作能力、地区的市场化水平对城市经济发展质与量的作用。研究结果发现,在城市经济发展总量方面,政府的功效是值得肯定的,但与市场化的作用存在相互替代关系;在城市经济发展的质的方面,政府功效在被政府特别划定的区域内显著且与市场化相互补充,而在非政府划定区域内则不显著,市场化理论占据主导地位。在此实证判断基础上,笔者结合实地调研的结论,提出有为经营的理念。这这种观念即是对前期政府主导的政府经营的发展和提升,也内含了对市场决定性作用的内容。因此,有为经营是有为政府的促进城市经济发展的关键手段,也隐含地指出中国城市经济发展的思路不能完全照抄照搬西方成熟市场经济的发展思路,即完全排斥政府的功效。也正是因此,本文提出有为经营的逻辑起点是政府功效,而央地关系及其考核机制则是影响城市政府功效的关键因素。说到底,有为经营是提高政府功效的最主要的手段,实施有为经营要全面把握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可以肯定的说,本论文的探索是初步的,许多观点也是不成熟的,还有待实践的验证。但笔者认为,立足中国国情,遵照中国实践,直面中国问题,就需要对中国样本进行全面剖析,从以政府为主导的政府经营到政府与市场双主导的有为经营,是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重要一环,也是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提升城市综合竞争力的关键手段。基于此,本论文的探索尽管是不足的,但提出的问题却不容回避。当然,鉴于本人的学识和能力有限,在此恳请专家老师给予批评指正!
【学位授予单位】:上海社会科学院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8
【分类号】:F299.2;D630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