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3D技术在精准肝胆管结石外科诊治中的应用研究

范应方  
【摘要】:背景 肝内胆管结石又称为肝胆管结石病,是指肝总管、左右肝管汇合部及其肝内各级胆管内的结石,同时合并胆管的炎症、狭窄、肝纤维化、萎缩及肝功能障碍等多种并发症。肝胆管结石是世界性的疾病,以亚洲国家多发。在我国华南、西南、长江流域及东南沿海等广大区域尤为多见。由于其病变复杂、复发率高且常引起严重的并发症,成为我国良性胆道疾病死亡的主要原因。手术是肝胆管结石的主要治疗方式,目前公认的手术方式为肝切除术,同时辅以各种形式的胆管整形和胆肠吻合术。但由于肝内胆管结石的分布广泛,同时合并不同程度的肝胆管狭窄和肝脏毁损性病变,术后肝内胆管狭窄和引流不畅易致结石残留及复发,而使得肝胆管结石的疗效难以满意。 肝胆管结石病的诊断主要依靠B超、CT和MR等无创性影像学检查,以明确结石的部位、大小、数量和分布情况,胆管狭窄的部位及程度,从而进行定位诊断。并结合患者肝功能状况、Oddi括约肌功能、有无肝胆管炎发作、有无梗阻性黄疸、有无肝门部胆管狭窄、有无门静脉高压症和脾肿大等综合因素制定手术方案。但由于肝内胆管结石的分布广泛,同时合并不同程度的肝胆管狭窄和肝脏毁损性病变,上述各种影像学检查手段各有优缺点,常需几种影像学检查方法的综合运用,才能做出较为全面的诊断。目前尚无一种理想的诊断方法能够对结石大小、数量和分布,胆管狭窄程度和长度,肝脏病理形态,以及胆管和血管的关系做出系统全面的诊断。 目前,国际上尚无统一、公认的肝胆管结石分型标准。对肝胆管结石和狭窄常用的分型方法目前有三种:一种是日本Nakayama分型,一种是Tsunoda分型,还有一种是中华医学会胆道外科学组2007年的中国分型。上述各种分型的依据均基于结石的分布、胆管狭窄及扩张的部位和程度等。由于影像学检查手段的局限,上述分型对结石分布位置、胆管狭窄部位、程度、长度等均缺乏精确的立体定位,缺乏胆管与门静脉、肝静脉解剖关系的详细描述,因此难以制定合理化的手术方案,实现肝胆管结石的术中精准治疗。 近年来,随着计算机三维重建和可视化技术的发展,3D技术已经成功应用于人体解剖结构和组织功能的研究,并应用于疾病诊断和术中导航。2003年本课题组采用数字化虚拟中国女性一号肝脏数据集和肝脏管道灌注标本CT薄层扫描数据进行三维重建和虚拟手术研究,随后开始利用活体人64排螺旋CT扫描数据进行肝胆脾胰等脏器以及腹腔血管的计算机三维重建及虚拟可视化手术的研究。由于三维重建和虚拟手术是基于患者特征性,因此实现了个体化的要求。本课题组目前已对肝胆系统多种疾病,包括肝癌、肝血管瘤、胰腺癌等实现了个体化的三维重建和虚拟仿真手术,显示了良好的临床应用价值。本研究拟将三维可视化技术应用于肝胆管结石病胆道数字化解剖,临床病理分型以及个体化的外科治疗研究,以期进一步提高肝胆管结石病的诊断精准率、手术治疗精准性,从而提高肝胆管结石病的临床疗效。 目的 1、3D技术进行胆道系统数字化三维重建。分别采用PHILIPS CT自带图像后处理Mxview工作站和腹部医学图像三维可视化系统(MI-3DVS)进行肝胆管结石患者肝脏及肝内管道,尤其是结石和胆管的三维重建,实现肝脏胆道系统的数字化解剖。 2、将三维重建和仿真技术引入到肝胆管结石的临床诊断、分型研究以及手术治疗中,探索其在肝胆管结石手术方式合理选择和控制性肝切除治疗上的临床应用价值。 方法 1.基于64排螺旋CT扫描数据的数字化胆道解剖研究 1.1设备 64排螺旋CT—PHILIPS Brilliance 64(荷兰PHILIPS公司),PHILIPS Brilliance64层螺旋CT自带的图像后处理Mxview工作站,FreeForm Modeling System(美国SensAble Technologies公司),力反馈设备PHANToM (PHANToM Desktop), ACDSee9 Message Center (ACD System Ltd.),自主研发医学图像三维可视化系统(MI-3DVS)(主机:内存2G,处理器2.0G*2 Xeon 5130)。 1.2胆道系统结石病例CT扫描参数设定及数据存储 常规平扫时患者取仰卧位,头足方向,由膈顶至双肾下缘。扫描条件:120KV、250mAs,采用0.625×64排探测器组合,层厚5 mm、间隔5mm,螺距0.984,球管旋转一周时间0.5s。患者检查前禁食至少6-8h,扫描前30min口服500 ml清水,作为阴性胃肠道对比剂。先行平扫后再进行增强扫描,平扫最大范围从气管分叉部至耻骨联合上缘水平。增强扫描经肘前静脉采用自动高压注射器经前臂静脉进行团注非离子碘造影剂优维显(ultravist),剂量1.5ml/kg,速度5ml/s,注射对比剂后21~25s启动肝动脉期扫描,30~35s行动脉晚期扫描,50~55s行门静脉期扫描,每期扫描时间约6~8s。扫描结束后将图像数据传至Mxview工作站,在Mxview工作站进行三期数据(平扫期、动脉期和门脉期)的刻盘存贮。数据格式为DICOM(Digital Imaging and Communications in Medicine)3.0,通过DICOM查看器转换为BMP格式。 1.3 PHILIPS Brilliance 64层螺旋CT Mxview工作站上胆道三维重建 对原始数据库中层厚5mm的扫描数据进行薄层重建(层厚0.67mm,间隔0.33mm),薄层处理图像传至Maxview工作站。在Maxview工作站中,对薄层图像数据进行胰胆管和腹腔血管冠状位、矢状位、任意平面或曲面三维重建。主要重建方法包括:最大密度投影法(maximum intensity projection, MIP)、最小密度成像法(minimum intensity projection, MinIP)、曲面重建法(curve reconstyuction, CR)、容积重建(volume rendering, VR)和多平面重建(Inultiplanar reformation, MPR)等。重建后多角度,多方位观察胆管解剖结构,并截图保留。 1.4 MI-3DVS肝胆管系统三维重建 利用Mxview Viewe rDICOM (?)阅读64排CT扫描数据,调整适当的窗宽和窗位,并将以DICOM数据导出并转化成JPEG格式存盘,将JPEG文件导入ACDSee 9 Message Center转化成BMP文件,并调整图像大小后导入自主开发的MI-3DVS中,以自适应的区域生长法对肝脏、胆道系统及其周围血管系统进行序列分割,得到分割后的肝脏、胆道系统、腹主动脉、腹腔动脉及其分支、门静脉、肝静脉系统等STL(STereo Lithography)格式数据。重建后的STL模型导入FreeForm Modeling System进行平滑和修饰,得到光滑逼真的肝脏及其内部管道系统的三维图像。立体观察胆道系统解剖结构,录制视频及多角度视频截图。 2、肝胆管系统三维可视化技术对肝脏分段和肝胆管结石分型研究 2.1仪器与设备同“1.1” 2.2胆道系统三维重建方法及步骤同1.1、1.2、1.4。 2.3基于肝静脉和门静脉解剖的肝胆管结石的肝脏个体化分段 在肝脏及门静脉、肝静脉、胆管和肝动脉三维重建基础上,肝段的划分以门静脉为指示标志,肝静脉为分界标志,胆囊和韧带为辅助分段标志,每一肝段均有一(组)独立的门静脉段支供应。在肝段划分和病变的定位诊断中,门静脉的解剖及病灶与门静脉的关系更为重要。将自门静脉主干发出的分支定义为一级分支,三级分支所供应的肝脏范围定义为一个肝段。根据具体的门静脉三级分支的数量,将肝脏按罗马数字分为I-X个不等的肝段。由于Gelisson系统包括门静脉和胆管,因此可将肝胆管结石所在部位和狭窄或扩张胆管的位置进行精确定位诊断。 2.4基于个体化分段的肝胆管结石解剖分型 利用三维可视化肝脏分段结果,参考中华医学会胆道外科学组2007年分型方法日本分型(?)(?)Tsunoda的分型依据,从如下几个方面进行肝胆管结石的解剖分型。 2.4.1结石或病变胆管分布位置(location) 采用罗马数字的Ⅰ-Ⅹ肝段定位结石和胆管病变(狭窄或扩张)的部位。 2.4.2胆管狭窄程度(stenosis) 由于正常二级胆管直径为2-3mm,因此以2mm作为绝对狭窄的标准。相对狭窄判断标准,近端胆管狭窄与远端扩张胆管的直径比2/1为相对狭窄(轻度),而1/2为绝对狭窄(重度),相对和绝对狭窄均需外科手术解除。狭窄分为S0(无狭窄)、S1(轻度狭窄)、S2(重度狭窄) 3.4.3胆管扩张程度(distention) 以肝内胆管内径10mm作为轻度或重度扩张的分界,2mmm且10mm为相对扩张(D1)10mm为扩张(D2),15mm为显著扩张(D3),。扩张分为0-3级别。D0(无扩张)、D1(轻度扩张)、D2(中度扩张),D3(重度扩张)。 2.4.4病变肝段体积萎缩(atrophy) 通过肝脏三维重建结果观察病变肝段体积的变化,根据有无病变肝脏体积的萎缩或邻近肝段体积的代偿性肥大。对于萎缩肝脏,手术切除为唯一选择,因此,将病变肝段萎缩作为病理分型的指标之一,可以帮助术前确定手术方式为肝段切除还是肝内胆管切开取石。 2.4.5门脉高压症(portal hypertension, PHT)或肝硬化(cirrhosis) 胆汁淤积性肝硬化导致门脉高压症、脾脏肿大是影响肝胆管结石的预后的重要因素之一,常影响肝胆管结石的手术方式的选择。对于存在多处肝内胆管结石合并胆汁淤积性肝硬化,手术方式应选择各种方式的切开取石和内外引流术,肝切除应慎重。三维可视化技术可清晰观察到有脾脏肿大,脾周血管的扩张,肝脏萎缩-肥大综合征等影像改变。因此将肝硬化或门脉高压症列为病理分型指标之一。 其他因素,如有无Oddi括约肌松弛型功能失调,有无肝胆管炎发作,有无需急于处理的梗阻性黄疸、肝脓肿、胆道出血,有无合并肝胆管癌等,虽然对确定手术的时机和确定手术的类型有所帮助,但三维可视化技术难以从影像学上作出相应的判断,因此不列为分型因素。 3、3D技术在肝胆管结石诊治中的应用 3.1研究对象:收集我院自2008年10月至2010年10月60例肝胆管结石患者64排螺旋CT数据。所有患者进行三维重建和病理分型,并进行仿真手术,确定手术方式和手术切除部位,进行临床实际手术,观察术前三维与术中所见、术前仿真手术与实际手术操作符合情况。 3.2仪器与设备同“1.1” 3.3胆道系统三维重建方法及步骤同1.1、1.2、1.4。 3.4图像后处理 将重建后的STL三维模型导入FreeForm Modeling System中,进行光滑、去噪,得到光滑逼真,立体感强的三维模型。为便于立体观察,利用MI-3DVS自带着色功能,分别将肝脏、肝静脉、肝动脉、门静脉、胆道、结石以及腹腔血管和周围脏器渲染不同的颜色,同时采用不同程度的透明化处理或脏器隐去技术,分别观察肝脏和胆道及结石、肝脏和动脉,肝脏和门静脉、肝脏和肝静脉等不同组合的三维解剖关系。通过三维模型的旋转,观察病变部位与相邻脏器的不同角度的空间解剖,分别录制视频、截图保留。在本研究中,主要观察胆管树在肝脏内的立体形态、结石在胆道系统的分布、胆管狭窄的部位和程度、胆道系统与肝动脉、门静脉和肝静脉系统的三维立体关系。 3.5肝内胆管结石的虚拟手术 在FreeForm Modeling System中对三维重建模型及各组成部分进行放大、缩小、旋转、透明等操作,全方位观察各结构或细节,根据结石分布、胆道系统及肝脏病变情况选择合理手术预案,利用力反馈设备PHANTOM和自行开发设计的开腹手术器械进行肝内胆管结石的各种虚拟仿真手术,以确定最佳手术方案。 3.6肝内胆管结石的临床手术 根据三维模型视频和截图的多角度旋转观察,明确肝胆管结石在肝脏内的大小、数量、部位等信息,同时观察有无肝胆管狭窄及扩张、狭窄胆管的长度和程度、有无肝脏萎缩-肥大等信息,进行术前诊断和分型,通过仿真手术制定最佳手术方案。将三维可视化视频及截图的带入手术室,对照术中实际解剖情况,实时指导手术操作。常用手术方法有胆道探查取石(bile duct exploration,BDE)、部分肝叶切除(hepatectomy,HT)、左外叶切除(Left lateral lobectomy, LLL)、右后叶切除(right posterior lobectomy, RPL)、左半肝切除(left hepatectomy,LH)、肝(胆)肠吻合(hepaticojejunstomy,HJS)、肝内胆管置入支撑管(intrahepatic bile duct support tube placement, IBDSTP)等,具体手术方式为上述手术方法的不同组合。通过实际手术,对比术前三维与术中解剖所见,术前仿真手术与实际手术操作情况,评价3D技术对肝胆管结石精准治疗的的临床应用价值。 结果 1、基于64排螺旋CT扫描数据的数字化胆道解剖研究 1.1 64排螺旋CT胆道三维重建 60例胆道结石疾病患者,胆道三维重建成功54例,6例因无明显胆道扩张,肝胆管三维重建不理想,但横截面CT可清楚显示结石病灶。平扫横截面观察肝内胆管结石形态多种多样,呈斑点状、类圆形、条状或串珠样高密度影。结石部位及其近端胆管多有不同程度的狭窄及扩张,伴随病变肝组织萎缩或周围肝组织代偿性增生。肝外胆管结石表现为胆总管内有圆形或环形致密影,周围被低密度胆汁环绕,形成“靶征”或“半月征”。 胆道三维重建后,可见肝内单发、多发或弥散性分布于不同肝段内的高密度结石,伴随肝内胆管不同程度的扩张。结石所在部位胆管狭窄,远端胆管及其分支扩张,扩张胆管呈“树枝状”,有时扩张的胆管成“胆汁湖”或形成局限性密度不均的肝脓肿。MinIP除可观察到高密度结石及扩张的肝内外胆管外,还可显示胆总管内软组织密度的阴性结石、扩张的胆管分支可达3-4级,扩张胆管多为“枯枝状”。一般近肝门胆管扩张明显,而肝内胆管为局限性扩张或狭窄,胆管分支稀少,纤细。还可见肝内胆管高密度结石形态大小外,还可观察到病变肝实质萎缩-增生复合征。对于合并胆总管结石,胆总管内可见不同形态、大小的单个或呈串珠状多发高密度结石影。梗阻上段胆管扩张明显,远端胆管不显影或突然截断。胆总管结石表现为结石以上胆管全部扩张,胆囊亦扩张,肝内胆管不同程度扩张呈“枯枝状”,结石以下胆总管扩张逐渐变细,合并化脓性胆管炎则全程扩张。 1.2 MI-3DVS三维重建胆道解剖 1.2.1肝脏及肝内外血管系统的三维重建 肝脏模型能真实反映肝脏的实际体积和肝脏的解剖标志,并且通过调节肝脏的透明度可同时显示肝脏和肝内的动脉、静脉、门静脉各分支。腹主动脉、腹腔动脉及其分支胃十二指肠动脉、双肾动脉、胃右、左动脉、脾动脉、肠系膜部分动脉、肝固有动脉、左右肝动脉及其肝内分支等结构,形态逼真,立体感强。门静脉系统显示肝外的主干和脾静脉、肠系膜上静脉;肝内门静脉系统能清楚显示门静脉的左主干和右主干,以及各叶、段的分支。肝静脉系统能清晰显示三支肝静脉在肝脏内部的分支分布,三支肝静脉与肝上下腔静脉的汇入情况、各肝静脉之间的空间解剖等。 1.2.2胆道系统及结石的三维重建 利用平扫期的CT图像和门静脉期的CT图的辅助,MI-3DVS自适应区域生长法图像分割法通常能一次性完整分割胆道系统。对一些细微结构如胆囊管与胆总管汇合部、不扩张的肝门部胆管等,可利用不同血管期如平扫期、动脉期、静脉期、门静脉期等,分别对各期胆道系统进行图像分割,再利用系统自动配准功能将各期所含特定解剖学信息整合为完整的胆道三维图像。重建的胆道系统模型能真实反映结石。胆道系统与肝内外血管的空间位置关系。胆道系统三维模型与腹腔脏器及血管模型配准后,整个上腹部脏器及肝脏血管系统和胆道系统的立体关系完整重现。 经MI-3DVS分割重建后,本组54例患者肝脏及其内部管道系统三维重建图像逼真,立体感强。可清晰再现患者肝脏的立体形态和有无肥大和萎缩;肝内一、二、三级胆管树立体形态,以及狭窄或扩张胆管的长度和直径,部分肝内胆管结石合并肝内胆管广泛扩张者,甚至四级胆管(亚肝段胆管)也得以显示;结石的大小、数量、在肝内外胆管的立体分布,以及胆管和肝内血管系统的空间结构情况也清晰可见。 2、肝胆管系统三维可视化技术对肝胆管结石病理分型研究 采用包括结石或病变胆管分布位置(location, L)、胆管狭窄程度(stenosis,S)、胆管扩张程度(distention,D)、病变肝段体积萎缩(atrophy,A)、门脉高压症(portal hypertension, PHT)等因素进行了肝胆管结石的分型诊断,举例如下:例1.肝内胆管结石症(LⅡ、Ⅲ,SⅢ1,DⅢ2,AⅡ、Ⅲ):表明肝第Ⅱ、Ⅲ段结石,同时伴 有Ⅲ段肝内胆管的轻度狭窄和扩张,Ⅱ、Ⅲ段体积萎缩。例2.肝内胆管结石症(LⅥ、Ⅶ,SⅥ1,DⅥ0,AⅥ):表明肝Ⅵ、Ⅷ段结石,Ⅵ段胆管轻度 狭窄,无远端胆管扩张,Ⅵ段体积萎缩。 基于三维可视化技术的肝胆管结石患者肝脏分段符合个体化肝脏解剖特征,对结石分布和胆管病变部位做出了精确的三维定位诊断。结合胆管狭窄和扩张程度范围、有无胆汁性肝硬化和肝脏萎缩肥大等,做出了较为合理的分型诊断。新分型方法考虑到了结石和胆管狭窄和扩张部位、肝脏体积变化和肝硬因素,不仅对肝胆管结石和胆管病变的定位诊断更加精确,对制定手术切除范围、胆道引流术式等外科处理方式有更加实际的临床指导意义。 3、3D技术在肝胆管结石诊治中的应用 3.1三维重建肝内“胆管树”和“血管树”立体形态清晰 本组患者肝脏三维重建的立体模型形态逼真、解剖结构标志正确。在肝脏透明化处理情况下,通过单独或不同组合的联合显示方式,可清楚观察到病变肝脏有无萎缩、肝内胆管和血管的的立体分布形态、结石的大小及在肝胆管内的分布范围、胆管狭窄程度和范围、有无合并肝外胆管结石等。3D模型除了观察到肝内结石分布、胆管系统及肝实质的病变情况以及病灶与周围组织的相互关系,还可明确肝脏的血供类型及血管变异情况等,从而准确进行肝胆管结石的分型诊断和仿真手术。 3.2肝胆管结石仿真手术 在虚拟手术环境中,立体模型能通过放大、缩小、旋转及透明化进行观察组织结构的组织器官,可明确肝内结石分布以及胆道系统与肝脏病理改变情况,以及肝内血管树的改变,据此进行临床分型及选择最佳的手术方式,进而虚拟上述各种手术过程,观察手术效果。本组54例肝胆管结石患者选择30例进行仿真手术,其余诊断明确的的Ⅰ型和不伴有胆管狭窄的24例肝胆管结石患者未进行仿真手术,30例患者经仿真手术观察切除平面内重要血管和胆管的解剖关系,制定了最终优化手术方案,指导实际手术过程。 3.3胆道三维可视化技术临床应用 根据三维视频和截图的观察分析,以及仿真手术的演练,54例患者均制定了手术方案。实际手术方式包括BDE+LLL+HJS30例,BDE+LLL+IBDSTP 8例,LLL+RPL+HJS3例,LH+HJS 3例,LLL+ HJS+IBDSTP 10例。54例病人肝脏重建模型与术中所见均符合。30例仿真手术方案与实际手术方式符合者为90%(27/30,3例急诊患者难以行根治性手术)。所有患者术后未出现术后严重并发症,无死亡,51例非急诊患者术后胆管造影未见结石残留,3例患者半年后结石复发,半年复发率5.58%(3/51)。 结论 1、三维重建技术可实现胆道数字化解剖 基于64排螺旋CT扫描数据,CT自带Mxview工作站和MI-3DVS均能实现胆道数字化解剖。相对于二维CT图像,3D图像能立体显示胆道系统的胆管树形态和结石分布情况。但CT工作站的三维重建图像仅是某一血管期的胆道像,且提供给临床医生的仅为三维图像的矢状位或冠状位的二维平片,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三维立体图形。难以将动脉期、门静脉期及静脉期的三期血管与肝脏及胆管树的立体解剖关系同时显现,难以不同角度和方向观察病变胆管及结石与肝内血管系统的空间解剖。MI-3DVS可将肝脏、周围脏器、腹腔血管、肝内不同管道系统分别渲染不同颜色,通过可视化技术,获得了整个上腹部脏器的整体立体图像;并能将肝脏、肝动脉、肝静脉、门静脉、腹腔血管以及周围脏器等单独、同时或不同组合方式分别显现;通过局部放大、旋转立体观察,肝内胆管树形态、结石的分布、胆管狭窄部位和程度可清晰显示。与传统的黑白二维图像比较,三维图像对病变部位与周围血管及脏器等重要解剖结构的显示更加清晰直观,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三维立体显现,对肝胆管结石可作出精确的术前诊断。 2、三维可视化科实现肝胆管结石精确分型诊断 基于三维可视化技术的肝胆管结石患者肝脏分段符合个体化肝脏解剖特征,对结石分布和胆管病变部位做出了精确的三维定位诊断,结合胆管狭窄和扩张程度范围、有无胆汁性肝硬化和肝脏萎缩肥大等,做出了较为合理的病理分析。新分析方法考虑到了结石和胆管狭窄和扩张部位、肝脏体积变化和肝硬因素,不仅对肝胆管结石和胆管病变的定位诊断更加精确,对制定手术切除范围、胆道引流术式等外科处理方式有更加实际的临床指导意义。 3、三维可视化技术对肝胆管结石的临床治疗有重要指导价值 胆道三维可视化和仿真手术能够实现肝胆管结石的术前精确诊断,通过术前仿真手术反复演练,针对不同手术方案和不同手术方法和路径的比较,制定最优手术方案,指导术中精确操作。三维可视化技术对复杂肝胆管结石手术方式的合理选择上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黄耀光;;肝叶切除治疗肝内胆管结石56例的临床体会[J];广西医学;2008年07期
2 褟卫民;;肝胆管结石的外科治疗[J];右江民族医学院学报;1992年03期
3 叶勇;王耀东;;肝切除治疗肝胆管结石141例分析[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06年23期
4 杨汉章;联合手术治疗肝胆管结石[J];医学临床研究;1991年03期
5 陶修翠;李儒文;赵霞;赵辉;王昌华;;神农化石丹Ⅱ号治疗术后再发肝胆管结石86例观察[J];实用中医药杂志;2007年03期
6 王晓刚;孟翔凌;;肝胆管结石合并胆管癌26例临床分析[J];肝胆外科杂志;2007年03期
7 柏宇;石刚;;纤维胆道镜治疗肝胆管结石106例临床分析[J];川北医学院学报;2008年03期
8 高庆安;牛坚;;肝内胆管结石并肝胆管癌的诊治分析[J];徐州医学院学报;2010年08期
9 董家鸿;何宇;;肝内胆管结石病的外科治疗[J];继续医学教育;2006年09期
10 宋晓雪;谢炜;孙安仁;付翔;;肝切除术治疗肝胆管结石的临床疗效观察[J];第三军医大学学报;2006年16期
11 倪启超;陈玉泉;马利林;;肝内胆管结石和狭窄的治疗[J];江苏医药;2007年01期
12 李明;;187例肝胆管结石病的治疗经验[J];海南医学;2008年10期
13 柏宇;肖世尧;;纤维胆道镜治疗肝胆管结石106例临床分析[J];中国现代医药杂志;2007年12期
14 蔡昌龙;李明月;龚家权;严林;;肝胆管结石合并肝胆管癌32例治疗体会[J];邯郸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6年02期
15 王志伟;周少波;;肝胆管结石合并胆管癌15例临床分析[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09年10期
16 高山城,胡家骅,李祖蔚,吴又,张宗耀;肝内外胆管—空肠大口径盲袢型Roux-en-y吻合术治疗肝胆管结石[J];安徽医科大学学报;1988年01期
17 莫燃玉;;肝胆管结石术后残余结石的临床分析[J];中国社区医师(综合版);2006年14期
18 吴青松;王建南;凌亚非;;肝胆管结石再手术原因及预防对策[J];汕头大学医学院学报;2007年02期
19 黄志强;肝胆管结石及狭窄手术治疗的进展[J];中国实用外科杂志;1991年04期
20 梁力建;汤地;;肝胆管结石影像学诊断方法的评价和合理选择[J];中国普外基础与临床杂志;2006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杰;;肝胆管结石的综合疗法[A];第七届全国中西医结合普通外科临床及基础研究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1年
2 彭宝岗;;肝切除治疗肝胆管结石[A];2010广东肝病防治百日行专题讲座论文汇编[C];2010年
3 谭华;;对肝胆管结石发病原因再认识[A];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第十二次全国消化系统疾病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0年
4 王伟林;蒋智军;郑树森;;肝胆管结石合并肝胆管癌的诊治[A];2004年浙江省外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4年
5 魏琪;忻莹;牟一平;;手助腹腔镜规则肝段切除治疗肝胆管结石[A];2005年浙江省外科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5年
6 方旭东;方哓明;姜朝晖;姚宁;张人超;孙平;盛玉才;;肝部分切除术治疗肝胆管结石93例分析[A];2009年浙江省外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9年
7 应福明;冯雪峰;;小切口辅助的腹腔镜左肝叶切除术治疗肝胆管结石[A];2007年浙江省微创外科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7年
8 张竝;姜朝晖;盛玉才;方旭东;洪宇;姚宁;;选择性应用肝切除术治疗肝胆管结石的疗效观察[A];2004年浙江省外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4年
9 王伟林;王淑倩;郑树森;;肝胆管结石对胆管癌的影响[A];2008年浙江省外科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8年
10 史美瑗;杜运生;曹立赢;李西;合安新;郭振武;;经验方胆胰和胃冲剂预防肝胆管结石术后复发的临床观察[A];2009年全国中药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范应方;3D技术在精准肝胆管结石外科诊治中的应用研究[D];南方医科大学;2011年
2 刘子沛;肝胆管结石肝内胆管上皮细胞粘蛋白表达调控机制的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09年
3 楼健颖;术后胆道镜取石和肝脏切除术在肝胆管结石病治疗中的评价[D];浙江大学;2012年
4 谢敖文;胆道系统结石腹腔镜及开腹手术虚拟可视化研究[D];南方医科大学;2010年
5 赵礼金;LPS诱导胆管上皮细胞上皮—间叶样表型转化及其分子机制初步探讨[D];第三军医大学;2010年
6 刘永康;慢性胆道感染对Oddi括约肌功能影响的初步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09年
7 李富宇;①应用胆道化学性栓塞进行化学性肝切除的实验研究 ②高能聚焦超声治疗对肝癌血道播散的影响[D];四川大学;2004年
8 赵青川;肝内胆管结石患者UDP-GT和Beta-G基因表达及动物实验的研究[D];第四军医大学;1998年
9 刘小卫;Jagged 1介导的Notch信号通路激活诱导大鼠肝移植术后胆管上皮—间质转变的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1年
10 刘小卫;Jagged1介导的Notch信号通路激活诱导大鼠肝移植术后胆管上皮-间质转变的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1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新洽;二种改良的经皮肝胆道镜治疗肝胆管结石的比较研究[D];广州医学院;2011年
2 甄世慧;腹腔镜左肝外叶切除术治疗肝胆管结石的临床研究[D];浙江大学;2011年
3 蔡恩承;复方胆宁片配合手术治疗肝胆管结石的临床观察[D];湖南中医药大学;2010年
4 叶永强;肝胆管结石伴胆管癌的诊治经验[D];第三军医大学;2002年
5 张小进;治疗肝胆管结石两种胆道重建术的临床及实验对比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03年
6 刘昌军;COX-2、PTEN在肝胆管结石并胆管癌组织中的表达及意义[D];南华大学;2008年
7 石小举;肝胆管结石病的综合治疗[D];吉林大学;2010年
8 姚向庆;肝胆管结石合并肝门部胆管良性狭窄的自体组织修复(附46例报告)[D];福建医科大学;2007年
9 陈智;良性胆道疾病胆肠吻合术后再手术原因浅析[D];福建医科大学;2006年
10 林鹏飞;肝胆管结石微创外科治疗临床分析[D];山东大学;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胡国华 洪顺涛;不用扬鞭自奋蹄[N];大众卫生报;2011年
2 胥金章 熊学莉;我国肝胆管结石研究居国际先进水平[N];中国医药报;2002年
3 廖佳;肝胆管结石疾病研究有重大突破[N];大众卫生报;2001年
4 采写/本报记者 颜秋雨 通讯员 谭晓东;吴金术我没理由不为人民服务[N];健康报;2009年
5 米娜;半个世纪的较量[N];大众卫生报;2002年
6 胥金章 熊学莉;我胆道外科学研究世界领先[N];医药经济报;2002年
7 ;医药科技亮点纷呈[N];科技日报;2001年
8 耿晓东 廖定国 熊学莉;我国胆道外科学研究世界领先[N];科技日报;2001年
9 通讯员 耿晓东 廖定国 记者 熊学莉;我国胆道外科研究国际领先[N];健康报;2001年
10 本刊编辑部;肝内胆管结石怎么办[N];中国消费者报;2002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