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第二军医大学》 2010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Fas信号激活树突状细胞炎性复合体形成的生物学意义与分子机制研究

刘海波  
【摘要】: Fas(CD95/Apo-1)属于肿瘤坏死因子(TNF)受体超家族,一旦和其配体FasL或者活化性抗体相互作用后便能够触发细胞的凋亡。Fas介导的细胞凋亡在维持脑、眼睛和睾丸器官的免疫自稳和免疫豁免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Fas介导的细胞凋亡既往被认为是一个非炎症性的过程,能够引起免疫反应和炎症反应的消退。然而,越来越多的实验表明Fas也能够启动触发增殖性的和活化性的信号来促进炎症反应。已有报告显示,Fas信号能够引起一些趋化性细胞因子和炎性细胞因子的分泌。例如,Fas信号能够引起树突状细胞(dendritic cells, DCs)、早期人胎星形胶质细胞(early passage fetal human astrocytes)和人血管平滑肌细胞分泌趋化性细胞因子。而且,Fas信号也能促进巨噬细胞、纤维母细胞、上皮细胞和滑膜细胞分泌炎性细胞因子如肿瘤坏死因子α(tumor necrosis factorα, TNF-α)、IL-6和IL-8。另外,Fas信号也能引起关键性炎性细胞因子IL-1β的分泌,但其机制尚不清楚。 与其他炎症性细胞因子不同的是,IL-1p是以前体的形式存在于细胞浆中的,其被Caspase-1加工、剪接后方能成为有活性的成熟形式。IL-18和IL-33也需要经过Caspase-1的加工、剪接才能成为有活性的成熟形式。最近几年的大量研究表明Caspase-1的活化需要一个称为炎性复合体(inflammasome)的分子复合物的参与。炎性复合体能识别特定的配体包括MDP (muramyl dipeptide)、ATP和尿酸,最终导致分子复合物构象改变和Caspase-1的激活。危险信号分子ATP受到关注较多,它能够结合P2X7R (purinergic P2X7 receptor)而激活NALP3炎性复合体。NLR(NOD-like receptor)家族成员包括NALP3、NALP1或IPAF参与识别危险信号以及PAMP (pathogen-associated molecular pattern)。 DCs是体内已知的效能最强的抗原提呈细胞,在启动免疫应答的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多个研究表明,DCs细胞表面表达Fas但抵抗Fas介导的凋亡,而且不依赖于它们的成熟状态。这可能和DCs高表达凋亡抵抗蛋白FLIP(FLICE-inhibitory protein)相关。我们实验室以往的研究也证明Fas信号作用于DCs后诱导了DCs的成熟和存活。因此,Fas信号在DCs中触发了不同于经典凋亡途径的信号转导,其不诱导DCs凋亡可能对于DCs在体内免疫应答启动的关键步骤即抗原提呈中发挥重要作用是有益的,但是,对于其详细的作用机制仍不甚了解。 我们实验室以往的研究显示Fas信号能够诱导DCs分泌IL-1β,这提示我们Fas信号可能和炎性复合体存在关联。在本研究中,我们发现Fas的活化性抗体Jo-2作用于DCs后,引起内源性的ATP释放。释放的ATP以自分泌的方式作用于DCs细胞表面的P2X7R,触发胞内信号转导引起NALP3炎性复合体的激活,最终导致 Caspase-1的活化、IL-1β的加工剪接与分泌,导致DCs的成熟与活化。 1.Fas信号通过激活NALP3炎性复合体而诱导DCs分泌IL-1β 为详细全面地研究Fas信号对DCs功能的影响,我们首先检测了Fas信号是否诱导DCs的凋亡。在我们的试验体系中,我们使用Fas的活化性抗体Jo-2作用于经CD11c磁珠阳性分选过的DCs。与以前的报道结果一样,我们发现imDCs(immatureDCs)和mDCs(mature DCs)均对Fas介导的细胞凋亡不敏感,高浓度的Jo-2作用24h也不能诱导DCs的凋亡。而作为阳性对照的胸腺细胞对Jo-2诱导的凋亡很敏感,并且Fas缺陷小鼠来源的胸腺细胞对Jo-2诱导的细胞凋亡表现为抵抗。这说明与胸腺细胞不同,小鼠来源的DCs无论成熟状态与否均对Fas介导的细胞凋亡不敏感。 接着我们观察了Jo-2对DCs分泌细胞因子的影响。结果发现Jo-2不能诱导炎性细胞因子TNF-α和IL-6的分泌,但能够特异性地诱导IL-1β的分泌,对照抗体对细胞因子分泌没有任何影响,FasL诱导细胞因子分泌的效应和Jo-2相似。Jo-2诱导的IL-1β分泌可以被Caspase-1特异性的抑制剂YVAD所抑制。我们利用Westernblot的方法证实了Jo-2作用于DCs后可以引起Caspase-1的活化,由于Caspase-1的活化是炎性复合体激活的标志,这提示Fas信号和炎性复合体相关联。有趣的是,我们发现DCs用LPS处理16h后再用Jo-2刺激6h可以更加显著地增强IL-1β的分泌,并且Jo-2的此种增强效应可以被Caspase-1特异性的抑制剂YVAD或者ATP通道拮抗剂oATP所抑制。众所周知,LPS可以显著促进NALP3炎性复合体前体成分的合成,Jo-2的这种显著增强LPS处理过DCs分泌IL-1β的效应显然和炎性复合体的活化有关并且和ATP密切关联。 为了进一步明确Fas信号和炎性复合体的关系,我们利用实时定量PCR的方法检测了Jo-2对炎性复合体成分表达的影响。结果发现,Jo-2可以明显促进NALP3炎性复合体中NALP3和IL-1β的表达,而对ASC和Caspase-1的表达没有影响。而且Jo-2诱导的NALP3和IL-1βmRNA的表达可以被NF-κB特异性抑制剂PDTC所抑制,这提示Jo-2通过活化NF-κB信号通路来促进炎性复合体相关成分的表达。我们利用Western blot的方法证实了Jo-2作用于DCs后可以引起NF-κB上游抑制蛋白IκB的磷酸化以及降解,这就导致NF-κB与IκB的解离,并使得NF-κB进入细胞核中与相应的靶序列结合促进基因的表达。为了进一步明确Fas信号与NALP3炎性复合体的关系,我们利用基因沉默的方法干扰NALP3炎性复合体相关成分的表达,然后观察Jo-2诱导的IL-1β分泌是否依赖于NALP3炎性复合体。结果发现,用siRNA干扰NALP3炎性复合体的表达后,LPS和Jo-2诱导的IL-1β分泌受到明显的抑制。表明Fas信号诱导的IL-1β分泌是通过NALP3炎性复合体来实现的。 2.Fas信号通过促进内源性ATP的释放而激活NALP3炎性复合体 由于我们的试验结果提示Jo-2诱导的IL-1β分泌和ATP相关,因此我们进一步·用报告基因的方法检测了Fas信号对ATP分泌的影响。结果发现LPS能够引起ATP的释放,而FasL或Jo-2刺激能够引起大量的ATP释放,pan Caspase抑制剂zVAD对Jo-2引起的ATP分泌没有影响,但ATP酶的抑制剂ARL能够增强Jo-2引起的ATP分泌一倍左右。这提示Jo-2能够引起内源性的ATP释放,并和细胞死亡没有关联。相应的,我们也发现LPS和Jo-2能够IL-1p的分泌,并且被pan Caspase抑制剂zVAD抑制,这可能和Caspase-1活化受抑制有关。而ARL相应的增强IL-1β的产生。LDH释放结果显示LPS和Jo-2不能引起LDH的释放,以上结果提示Jo-2在不影响细胞存活的情况下能够特异性诱导细胞内源性的ATP释放。 胞外的ATP作用于细胞表面的P2X7R后能够触发细胞内的信号转导通路,最终引起NALP3炎性复合体的活化。我们接下来研究了P2X7R在Fas信号诱导IL-1β分泌中的作用。我们发现预处理P2X7R抑制剂后,Jo-2诱导的IL-1p分泌受到明显的抑制,同时伴随着DCs的成熟(lab,CD86)也受到抑制。我们通过试验证实了IL-1β在Jo-2诱导的DCs成熟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P2X7R抑制剂即是通过抑制IL-1β分泌来影响Jo-2诱导的DCs成熟。 接下来我们研究了ATP作用于DCs后引起的细胞信号通路变化。我们通过Western blot的方法证实了Jo-2作用于DCs后可以引起ERK信号通路显著活化。而给予P2X7R抑制剂后能够剂量依赖性的降低Jo-2引起的ERK信号通路的活化以及Caspase-1的活化,这提示ATP信号作用于ERK和Caspase-1的上游。另外,给予ERK信号通路抑制剂PD98059能剂量依赖性的抑制ERK以及Caspase-1的活化,可见ERK信号作用于Caspase-1的上游。相应的PD98059和Caspase-1特异性的抑制剂YVAD能够特异性的抑制IL-1β的分泌和DCs的成熟。综上,ATP-P2X7R-ERK-Caspase-1通路在Fas信号诱导DCs分泌IL-1β以及由其引起的DCs成熟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3.Fas信号通过诱导内源性ATP释放和IL-1β产生而参与DC激活T细胞的作用 体内ATP的来源一直不是很清楚,因为ATP一旦分泌到细胞外便被胞外的ATP酶迅速降解,其浓度受到严格的控制。由于我们发现Fas信号可以促进大量ATP的释放,而DC-T相互作用时也有FasL-Fas之间的相互作用,因此我们推测在DC-T相互作用时可能会引起大量ATP的释放并参与DC-T相互作用。 我们在抗原肽特异性T细胞增殖体系中研究了DC-T相互作用时ATP可能起的作用。我们在DC-T共培养体系中加入了P2X7R抑制剂KN-62以及ATP酶apyrase,培养48h后检测上清中IL-1β的水平。结果发现KN-62和apyrase能够明显抑制IL-1β的分泌,提示在DC-T相互作用时ATP参与IL-1β的产生。另外,KN-62和apyrase也明显抑制了IL-2和IFN-7的分泌,而且KN-62的抑制效应可以被外源性的重组IL-1β部分逆转。更为重要的是,KN-62和apyrase也能够明显抑制抗原肽特异性的T细胞增殖,而外源性的重组IL-1β可以部分逆转KN-62的抑制效应。这些结果提示ATP参与调控了DC-T相互作用时IL-1β的产生,并间接性的影响其它细胞因子的分泌,最终影响了抗原肽特异性的T细胞的增殖。为了更直接的证明在DC刺激T细胞增殖时有ATP存在与参与,我们用报告基因的方法检测了DC-T培养上清中ATP的分泌情况。结果发现,在抗原肽存在的条件下,一旦DCs和T细胞共孵育,上清中ATP的浓度迅速增高,在第四个小时达到高峰(约100nM),然后迅速回落,维持在50nM左右的水平达40个小时以上。DCs的Fas缺陷对ATP分泌的高峰没有影响,但在维持后期ATP的浓度时发挥重要作用。另外,培养上清中的LDH没有观察到明显的释放。可见,在DCs刺激T细胞增殖时有高浓度的ATP存在并发挥重要作用,而DCs的Fas信号在ATP的释放中也起关键作用。 综上所述,Fas信号可以通过促进DCs内源性ATP的释放从而触发ATP-P2X7R-ERK-Caspase-1-IL-1β通路导致IL-1β的成熟、释放,释放后的IL-1β可以以自分泌的方式作用于DCs本身促进DCs的成熟与活化,最终促进抗原特异性T细胞的增殖。本研究发现了Fas信号参与炎症反应的直接证据,对于DCs参与免疫调控提出了新的学术观点,将有助于更好地理解FasL-Fas系统与炎症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以及为某些炎症性临床疾病发病机制的研究提供了理论基础,也为相关疾病的治疗提供了潜在的靶标。
【学位授予单位】:第二军医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0
【分类号】:R392

手机知网App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海舰,郎振为,孟忻;乙型肝炎组织中Fas及FasL表达的研究[J];江苏医药;1998年12期
2 高勇,张登海;Fas系统与肿瘤免疫逃逸[J];国外医学.肿瘤学分册;1998年06期
3 许韩师,叶任高;狼疮性肾炎与细胞凋亡的相关研究进展[J];国外医学.泌尿系统分册;1998年04期
4 阚云珍,吴乐;Fas在肺癌中的表达及意义[J];河南医药信息;2000年10期
5 唐恩洁,杨宗琪,赵明才,冯莉,任碧轩,敬保迁,李仁,眭维耻;用人肝细胞cDNA文库制备Dig-Fas探针[J];川北医学院学报;2000年03期
6 周建华,苏燎原,童建,王春雷,王爱清;CD28和Fas在辐射所致T细胞凋亡中作用的研究[J];辐射研究与辐射工艺学报;2001年03期
7 蔡娟,纪恩美,李公宝,许福亮,马传香;肺癌患者血浆Fas水平的检测及临床意义[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01年11期
8 杨国仪,吴德明;MMP-9和Fas抗原表达与非小细胞肺癌侵袭、转移的关系[J];临床与实验病理学杂志;2002年05期
9 陶琳,刘铭球;非小细胞肺癌组织中Fas及FasL的表达及意义[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03年21期
10 王希良,朱锡华,黄云辉,梁冰,陈克敏;人Fas cDNA的克隆及其在大肠杆菌中表达的研究[J];免疫学杂志;1998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修恒;;小鼠骨髓源性不同成熟度树突状细胞培养鉴定[A];第十七届全国泌尿外科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0年
2 张庆红;胡玉珍;吕顺艳;钟延清;;雌激素影响大鼠树突状细胞的分化、成熟和功能[A];中国生理学会第六届全国青年生理学工作者学术会议论文摘要[C];2003年
3 郭大伟;梁健;姜晓峰;王学范;魏云涛;姜洪磊;;GPC3基因转染的树突状细胞诱导抗肝癌HepG2细胞杀伤作用的研究[A];第十二届全国肝癌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9年
4 张新华;钟翠平;顾云娣;顾晓;范强;王国强;周播江;;TGF-β1基因转染树突状细胞增强移植心脏耐受性并降低Fractalkine的表达[A];解剖学杂志——中国解剖学会2002年年会文摘汇编[C];2002年
5 于益芝;刘书逊;王文雅;张明徽;郭振红;徐红梅;齐润姿;安华章;曹雪涛;;TRAIL在树突状细胞杀伤活化T细胞中的作用[A];中国免疫学会第四届学术大会会议议程及论文摘要集[C];2002年
6 尤长宣;罗荣城;张军一;苏瑾;廖旺军;郑航;Paul L Hermonat;;基因转移制备树突状细胞的实验研究[A];第一届中国肿瘤靶向治疗技术大会论文集[C];2003年
7 葛长勇;李鸿钧;孙茂盛;冯婷婷;靳昌忠;姚航平;吴南屏;;灭活SV40致敏的猴树突状细胞的生物学特性研究[A];2008年浙江省感染病、肝病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8年
8 葛长勇;李鸿钧;谢天宏;张光明;易山;孙茂盛;吴南屏;;恒河猴树突状细胞的生物学特性研究[A];中华医学会第四次全国艾滋病、病毒性丙型肝炎暨全国热带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9年
9 张尧;靳风烁;兰卫华;李彦峰;张克勤;吴刚;叶锦;;联合应用塞莱西布和CpG-ODN对树突状细胞功能的影响[A];第十五届全国泌尿外科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8年
10 夏强;刘卫彬;陈振光;张莹;黄如训;;胸腺成熟树突状细胞与重症肌无力发生的相关性分析[A];第十一届全国神经病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雪飞;树突状细胞“面目”更清晰[N];健康报;2004年
2 章静波;干细胞研究新动向[N];健康报;2009年
3 ;FAStT200:SAN的基础[N];网络世界;2001年
4 记者 白毅;间充质干细胞可促进成熟树突状细胞增殖分化[N];中国医药报;2009年
5 王维然;浅议FAS合同的性质[N];国际商报;2000年
6 张献怀;树突状细胞疗法治疗恶性黑色素瘤[N];中国医药报;2004年
7 方彤;树突状细胞瘤苗新进展[N];健康报;2006年
8 本报记者 沈湫莎;这一次,诺奖会不会颁给逝者[N];文汇报;2011年
9 记者 毛黎;美发现一种“超级”形态酶[N];科技日报;2006年
10 杨淑娟;美研究出新型丙型肝炎疫苗[N];中国医药报;200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海波;Fas信号激活树突状细胞炎性复合体形成的生物学意义与分子机制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10年
2 郭振红;凋亡信号和免疫微环境对树突状细胞的免疫调控作用[D];第二军医大学;2005年
3 潘建平;γ-干扰素对树突状细胞分化和功能成熟的调控及其基因修饰的树突状细胞抗肿瘤免疫机制研究[D];浙江大学;2002年
4 朱伟国;PPAR-γ激动剂吡格列酮抑制血管紧张素Ⅱ诱导树突状细胞免疫激活致动脉粥样硬化斑块不稳定的研究[D];浙江大学;2010年
5 王正昕;肿瘤微环境中浸润性树突状细胞的表型和免疫学功能的研究及其临床意义[D];第二军医大学;2000年
6 周向阳;新型热休克蛋白HSP-DC激活树突状细胞及其佐剂效应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03年
7 赵鸿;未成熟树突状细胞联合骨髓移植诱导大鼠异体肾移植免疫耐受的研究[D];复旦大学;2003年
8 陈玉丙;树突状细胞抗原负载及MAGE-3 DNA瘤苗研制[D];吉林大学;2004年
9 王宏伟;肺间质树突状细胞在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中的免疫激活与免疫耐受作用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2010年
10 赵毅;青藤碱对RA患者树突状细胞免疫功能的影响及机制研究[D];第一军医大学;2007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吴鸣宇;黑色素瘤基因(MAGE-1)相关肽负载树突状细胞对肝癌细胞杀伤作用的实验研究[D];苏州大学;2003年
2 孟冬梅;急性髓细胞白血病细胞来源的树突状细胞的诱导及功能研究[D];青岛大学;2003年
3 梁军利;IFN-β1a对多发性硬化树突状细胞分泌的细胞因子影响的研究[D];广西医科大学;2010年
4 黄祺琦;耐受性树突状细胞来源的exosome治疗小鼠免疫介导性再生障碍性贫血的实验研究[D];南昌大学;2010年
5 初晓霞;淋巴瘤树突状细胞的表达与临床分期、恶性度及预后的相关性研究[D];青岛大学;2002年
6 刘丽燕;MyD88在OK-432诱导树突状细胞成熟中的作用[D];福建医科大学;2010年
7 郭佳;TLR配体诱导骨髓来源树突状细胞获得产生全反式维甲酸的能力[D];浙江大学;2011年
8 才志刚;冻融抗原冲击致敏的树突状细胞诱导产生肺癌特异性免疫应答的实验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04年
9 李静;癌—睾丸抗原OY-TES-1致敏树突状细胞的体外抗肝癌研究[D];广西医科大学;2011年
10 吴军;树突状细胞(DC)的培养及CEA-重组痘苗病毒转染DC诱导的特异性T细胞免疫[D];第一军医大学;2002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