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胆汁内外引流术对梗阻性黄疸大鼠肠屏障功能的影响

吴丽丽  
【摘要】:[研究背景]梗阻性黄疸(Obstructive Jaundice, OJ,以下简称梗黄)是临床常见疾病,后期患者容易发生感染、肝肾功能不全甚至并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率很高。且梗黄患者术后并发症多,大量研究表明,这与梗黄发病过程中肠黏膜屏障损伤进而引起细菌和内毒素经门静脉入血,导致炎性细胞因子的“瀑布样”效应,形成所谓“肠源性脓毒症”有关。其中胆盐、氧化应激、炎性介质、肠道微生态改变与肠屏障的改变有密切关系,研究梗黄时肠黏膜屏障损伤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目前解除胆道梗阻有胆汁内引流术和胆汁外引流术两种方法,多数学者的研究表明,胆汁内引流术效果优于外引流。胆汁内引流术与外引流术的根本区别在于胆汁是否重新进入肠道,胆汁酸作为信号分子可以通过多种途径调节机体免疫功能、调节体内能量代谢以及抑制肠道细菌过度增殖等作用。因此,我们提出假设:胆汁酸作为信号分子与胆汁酸受体(Farnesoid X Receptor, FXR,也即法尼酯衍生物X受体)结合后激活信号传导通路,调节FXR在小肠上皮细胞的表达,促进肠道屏障的修复并减少细菌移位。 [研究目的]利用既往改进的梗黄及胆汁内外引流动物模型,观察大鼠肠黏膜组织形态、肠道机械屏障(闭锁蛋白Occludin)、总胆汁酸(Total Bile Acid, TBA)及其受体FXR和细菌移位的变化,进而探讨胆汁内引流术优于外引流术的机制,为临床治疗方式的选择提供实验依据。 [材料与方法]采用成年雄性Sprague-Dawley大鼠59只,随机分为4组,即假手术组(SH,n=14)、梗阻性黄疸组(OJ,n=14)、胆汁外引流组(ED,n=15)和胆汁内引流组(ID,n=16)。建立动物模型:第一次手术建立OJ模型(分离胆管并结扎、切断)和SH模型(只分离胆管不结扎),OJ术后7天行第二次手术,建立ID模型(胆管与十二指肠间建立引流)和ED模型(胆管插管经皮引流至体外)。模型建立成功后取门静脉血和下腔静脉血做细菌培养,用ELASA方法检测血清TBA并计数白细胞数目(WBC)。取末端回肠常规病理染色分析肠绒毛组织形态学变化,免疫组化方法检测Occludin和FXR在肠道的表达。 [结果]成功建立四组大鼠模型。胆管梗阻形成后OJ组WBC(11.4±2.7×109/L)、TBA(118.9±39.0μmol/L)、Chiu肠黏膜损伤评分(2.1±1.1分)和血培养细菌阳性率(57.1%)较假手术组WBC(5.5±1.0×109/L).TBA(38.0±15.0μmol/L).chiu评分(0.4±0.8分)和细菌阳性率(0%)均明显升高(P0.05)。而回肠黏膜绒毛高度(297.9±49.0μm)、绒毛高/宽度比值(3.8±1.2)、FXR(0.33±0.06)和Occludin表达(0.15±0.02)较假手术组绒毛高度(389.9±60.5μm)、高/宽比(5.1±1.2)、FXR(0.39±0.06)和Occludin表达(0.22±0.05)均明显下降(P<0.05)。行胆汁内引流术后,肠绒毛高度、高/宽比值、FXR和Occludin表达均与对照组(SH组)无显著差异(P0.05),WBC. TBA和Chiu评分与SH组有差异但是均趋向于SH组水平,血培养细菌阳性率增加至62.5%。ED组WBC.TBA.绒毛高度、高/宽比、Chiu评分、FXR和Occludin表达均与SH组差异显著(P<0.05),血培养细菌阳性率增加至(80%)。四组门静脉与腔静脉血血培养阳性率及细菌种类均相同。 【结论】梗黄形成后,胆汁大量淤积造成全身炎症反应,白细胞数升高,同时肠道缺乏胆汁使FXR表达减弱,肠黏膜屏障受损进而导致细菌移位。胆汁内引流术解除了梗阻且恢复了胆盐的肠肝循环,FXR表达增加,全身炎症反应减轻,受损的肠黏膜屏障修复较好。而外引流术虽然也解除了梗黄但是胆汁大量丢失,FXR表达更弱,受损的肠黏膜屏障修复差,细菌移位率大大增加。因此,胆汁内引流术优于外引流术的关键机制在于肠道内胆汁的复现,使FXR表达增加,FXR通过一系列信号通路修复受损的肠黏膜屏障并促进梗黄机体的恢复。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