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第三军医大学》 2015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动脉粥样硬化与脑白质疏松关系的研究

廖少琼  
【摘要】:第一部分颈动脉粥样硬化与脑白质疏松相关性的系统评价及meta分析目的:大动脉粥样硬化是否参与LA的形成目前仍存在很大争议,为此我们就颈动脉粥样硬化与LA的相关性进行系统评价和meta分析。方法:在Pub Med、Embase及Web of Science等数据库检索截止到2014年2月的关于颈动脉粥样硬化与脑白质疏松相关性的研究。经过严格筛选,共纳入32篇文献。对提取所得数据的效应量的合并、亚组分析、敏感性分析、发表偏倚等均通过Review Manager5.2.4.软件进行分析。结果:(1)纳入的32篇研究中,共有23篇文献研究颈动脉狭窄与LA发病风险的关系,其中有7(30%)篇研究发现颈动脉狭窄的存在加大LA的风险;共有14篇文献研究了颈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对LA的影响,其中有11(79%)篇研究发现斑块的存在会增加LA的风险;9篇研究颈动脉内膜中层增厚与LA发病风险相关性的文章均发现颈动脉内膜中层增厚会增加LA风险;还有一篇研究发现颈动脉壁增厚也会增加LA风险。(2)10个病例对照研究可进行合并效应量的定量分析。结果显示颈动脉粥样硬化(包括管腔狭窄和斑块)与LA发病风险的相关性无统计学意义(OR=1.10,95%CI:0.61-1.98);在颈动脉斑块的亚组中,颈动脉斑块是LA的危险因素(OR=3.53;95%CI=1.83–6.79);同样,IMT组的亚组分析结果也显示颈动脉内膜中层增厚会增加LA的风险(MD=0.11;95%CI=0.01–0.22)。令人意外的是,颈动脉狭窄的亚组分析结果示颈动脉狭窄是LA的一个保护因素(OR=0.53;95%CI=0.32–0.87)。结论:系统评价结果示有潜在可能引起动脉-动脉的血栓栓塞的形成的颈动脉斑块有增加LA风险的趋势但与纯粹的颈动脉狭窄无风险相关性。第二部分不同严重程度脑白质疏松与颅内动脉粥样硬化的相关性研究目的:目前关于颅内动脉粥样硬化与LA相关性的研究很少,本部分主要探讨不同严重程度LA与颅内动脉粥样硬化的相关性。对象和方法:选择2013年2月至2014年12月期间,在我科住院的60岁以上,同一时期行头颅MRI及CTA或DSA检查的LA患者共213例,分成轻度LA组(n=118)和中重度LA组(n=95),收集其临床资料和影像学资料进行分析。结果:(1)95例中重度LA患者中,共73例(76.8%)有“明显”的动脉狭窄,14例(14.7%)为颅外动脉狭窄(ECS),36例(37.9%)为颅内动脉狭窄(ICS),23例(24.2%)为颅内外均有狭窄的“混合”狭窄(MS),26例(27.4%)有LP。118例轻度LA患者中,共44例(37.3%)有“明显”的动脉狭窄,12例(10.2%)为ECS,22例(18.6%)为ICS,10例(8.5%)为MS,10例(8.5%)有LP。中重度LA组的ICS、MS及LP均明显高于轻度LA组(χ2=9.843,p=0.002;χ2=9.954,p=0.002;χ2=13.377,p=0.000),而两组间ECS的分布无明显统计学差异(χ2=1.024,p=0.311)。脑室周围中重度LA的MS及LP比轻度LA组的明显增多(χ2=8.447,p=0.004;χ2=12.294,p=0.000),但ECS和ICS在两组的分布无统计学的差异(χ2=0.83,p=0.362;χ2=3.552,p=0.059)。皮质下中重度LA的ICS及LP比轻度LA组的明显增多(χ2=11.605,p=0.001;χ2=4.547,p=0.033),但ECS和MS在两组的分布无统计学的差异(χ2=0.549,p=0.459;χ2=0.614,p=0.433)。(2)单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示ICS、MS及LP会增加中重度LA的风险(OR=2.663,95%CI=1.430-4.958,p=0.002;OR=3.450,95%CI=1.550-7.679,p=0.002;OR=4.070,95%CI=1.848-8.961,p0.001),排除其他危险因素的影响后,MS及LP仍为中重度LA的危险因素(adjusted OR=4.004,95%CI=1.615-9.926,p=0.003;adjusted OR=4.054,95%CI=1.504-10.922,p=0.006),而ECS及ICS与中重度LA的风险无关(p0.05)。调整后的logistic分析示MS及LP会增加脑室周围中重度LA的风险(adjusted OR=3.205,95%CI=1.355-7.577,p=0.008;adjusted OR=3.244,95%CI=1.299-8.100,p=0.012);而对于皮质下LA,单因素分析可见ICS及LP会增加皮质下中重度LA的风险(OR=2.738,95%CI=1.415-5.297,p=0.003;OR=2.613,95%CI=1.230-5.551,p=0.012),但调整混杂因素影响后,ECS、ICS、MS及LP均与皮质下中重度LA的发病风险无关。(3)排除混杂因素的影响后,年龄及高血压仍为中重度LA的独立危险因素(adjusted OR=5.314,95%CI=2.591-10.899,p0.001;adjusted OR=3.996,95%CI=1.716-9.309,p=0.001)。结论:(1)MS及LP会增加中重度LA的风险,尤其是脑室周围中重度LA的风险;(2)年龄及高血压为中重度LA的独立危险因素。
【学位授予单位】:第三军医大学
【学位级别】:硕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5
【分类号】:R743;R543.5

手机知网App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单振宇,周定标,王瑞恒,许成吉,徐龙庆,曹玉福,白成涛;颈动脉狭窄手术治疗(附4例报告)[J];中国煤炭工业医学杂志;2002年09期
2 胡立;颈动脉狭窄的术前诊断[J];天津医药;2004年02期
3 张剑权,吴海红,黄桂林;颈动脉狭窄的诊断与治疗[J];农垦医学;2004年03期
4 赵志青,景在平,陆清声,包俊敏,冯翔,赵珺,熊江;120例颈动脉狭窄的外科治疗[J];中华普通外科杂志;2005年05期
5 黄春;;颈动脉狭窄的中西医防治对策[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06年05期
6 门永忠;贺庆红;;彩色多普勒超声在颈动脉狭窄介入治疗前后的临床应用[J];中国临床医学影像杂志;2006年09期
7 伍龙;李文华;刘一尔;;颈动脉狭窄的诊治进展[J];内科;2007年03期
8 李凡东;易玉海;;颈动脉狭窄的介入治疗[J];介入放射学杂志;2007年11期
9 王嵩;肖福顺;李牧;;颈动脉支架成形术治疗颈动脉狭窄的临床研究[J];当代医学(学术版);2008年18期
10 韩东明;李玉侠;王红坡;岳巍;杨瑞民;任继鹏;;磁共振成像在颈动脉狭窄中的诊断价值[J];医学信息(手术学分册);2008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瑞宏;胡立斌;孙士龙;马青;;虚拟支架在颈动脉狭窄介入治疗中的应用[A];2009中华医学会影像技术分会第十七次全国学术大会论文集[C];2009年
2 万亮;华续明;仲骏;李世亭;;颈动脉狭窄的外科治疗[A];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学分会第九次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0年
3 王涛;窦长武;刘二兵;王凯;武文元;;单中心大样本颈动脉内膜切除术治疗颈动脉狭窄及闭塞分析[A];2011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1年
4 刘鹏;;颈动脉狭窄的手术治疗[A];第七届全国中西医结合围手术期医学专题研讨会全国中西医结合围手术期快速康复新进展培训班广东省中医药学会外科学会会议论文集[C];2012年
5 王涛;武文元;王凯;刘二兵;闫海成;高乃康;王飞;刘海波;武强;戴志刚;;不同术式颈动脉内膜切除术治疗颈动脉狭窄[A];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医师分会第四届全国代表大会论文汇编[C];2009年
6 汪保孝;张宴斌;吴建军;;滤器保护下症状性颈动脉狭窄颈动脉支架成形术24例[A];2009年浙江省神经病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9年
7 闫永;于筠;韩克捷;戴宏伟;周瑸;刘念;袁鲁;;颈动脉狭窄支架治疗术并发症的临床观察[A];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学分会第九次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0年
8 王继跃;郝继恒;张士刚;张利勇;刘卫东;林凯;;颈动脉内膜切除术治疗症状性颈动脉狭窄(附142例报告)[A];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学分会第九次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0年
9 段炜;陈康宁;柳春雨;周振华;陈长宇;刘国军;;解除颈动脉狭窄对于治疗轻度认知功能障碍的初步实验研究[A];第九次全国神经病学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06年
10 李天晓;孟艳莉;翟水亭;曹会存;王子亮;白卫星;;症状性颈动脉狭窄介入治疗的术前评估[A];第八届全国肿瘤介入诊疗学术大会、第一届中国抗癌协会肿瘤介入学护理专业学组会议暨国家级介入诊疗继续教育学习班、肿瘤介入治疗新进展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7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南京鼓楼医院神经内科主任 徐运 刘宁春;颈动脉狭窄可致中风[N];健康报;2007年
2 内蒙古医学院附属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 王涛;颈动脉狭窄:支架植入比手术更危险[N];健康报;2008年
3 秦皇岛军工(市脑血管病)医院 郭希正 徐秋霜;颈动脉狭窄的危害和治疗[N];秦皇岛日报;2009年
4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脑血管病中心副主任 姜卫剑 教授 本报记者 吴卫红 罗刚 整理;颈动脉狭窄:手术还是用药[N];健康报;2009年
5 北京协和医院血管外科主任 刘昌伟 整理 吴巍巍;治疗颈动脉狭窄 可防半数卒中[N];健康报;2010年
6 本报记者 慕欣;颈动脉狭窄治疗亟待规范与推广[N];医药经济报;2010年
7 首都医科大学神经外科学院三系 石祥恩;颈动脉狭窄 内膜剥脱仍首选[N];健康报;2010年
8 健康时报记者  郑帆影;颈动脉狭窄怎么治疗?[N];健康时报;2006年
9 上海华山医院血管外科 王铁平 主任医师;手术可治颈动脉狭窄[N];健康时报;2008年
10 主任医师 徐文端;颈动脉狭窄一定要放支架吗[N];卫生与生活报;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佳睿;介入可控性兔颈动脉狭窄导致早期脑缺血动物模型的建立及降压所造成的危险性分析[D];吉林大学;2007年
2 刘加立;颈动脉狭窄伴发情况分析及影像学诊断[D];中国协和医科大学;2005年
3 刘勇;颈动脉狭窄患者认知功能损害临床特征和磁共振脑功能成像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08年
4 董徽;颈动脉支架术治疗外科高危颈动脉狭窄的安全性和可行性研究[D];北京协和医学院;2014年
5 董啸;颈动脉内膜切除术与颈动脉支架置入术治疗颈动脉狭窄的临床研究[D];浙江大学;2013年
6 杨福伟;缺血后处理对大鼠颈动脉狭窄解除引起的脑水肿和血脑屏障破坏的影响[D];吉林大学;2015年
7 王君;支架成形术治疗颅外段颈动脉狭窄的临床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2011年
8 杨永君;1.压力梯度和斑块回声特征共同影响颈内动脉斑块的稳定性 2.颈动脉内膜切除术治疗症状性颈动脉狭窄长期随访的临床研究[D];山东大学;2009年
9 林爱龙;颈动脉粥样硬化性狭窄的基础与临床研究[D];第一军医大学;2007年
10 马博;颈动脉狭窄手术安全预警与优化策略研究[D];北京协和医学院;2013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冯爱平;多层螺旋CT时间减影血管造影在颈动脉狭窄诊断中的应用[D];宁夏医科大学;2015年
2 张鲁燕;老年2型糖尿病患者颈动脉粥样硬化与血清护骨素水平的关系[D];山西医科大学;2015年
3 廖少琼;动脉粥样硬化与脑白质疏松关系的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15年
4 蒲明军;强化内科治疗在症状性轻度颈动脉狭窄患者卒中防治作用的初步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15年
5 孙晓明;基质金属蛋白酶-3基因多态性与颈动脉狭窄的相关性研究[D];青岛大学;2010年
6 漆君;放疗相关的颈动脉狭窄4例临床分析[D];浙江大学;2008年
7 王鑫;颈动脉狭窄患者行颈动脉内膜剥脱术后脑灌注研究[D];新疆医科大学;2011年
8 罗亚辉;颈动脉内膜剥脱术治疗颈动脉狭窄的短期疗效分析[D];大连医科大学;2014年
9 吴永钧;颈动脉狭窄与轻度认知功能障碍关系探讨[D];广西医科大学;2014年
10 郝旭东;颈动脉狭窄与脑缺血的血流动力学变化的实验研究[D];山西医科大学;2006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