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 2017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衰老肠道微生态的变化及干预措施研究

杨展  
【摘要】:随着经济技术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国已经提前进入了人口老龄化社会,很多老年相关疾病和老年人的健康状况得到了大家的关注。肠道微生态是指肠道菌群的组成,结构,功能以及它们与宿主之间的相互作用,它在人体健康和一些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中都有重要的作用。随着二代测序技术和各类组学的发展,研究人员对肠道微生态的了解也越来越多,在机体的整个生命过程中,肠道微生态并非一成不变的,它会受到生理状况,生活习惯等多方面的影响,在衰老之后由于各种生理原因,肠道微生态会发生一定变化,所以肠道微生态具有很大的可塑性,很有可能成为我们改善老年健康状况,预防老年相关疾病的作用靶标。世界上已经有一些关于衰老肠道菌群的研究,但是这些研究涉及到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且研究样本的数量和年龄各有不同,采用的研究方法也不尽相同,所以得出的结论并不统一,对于衰老之后肠道菌群的变化规律并无定论,另外在这些研究中并没有我国衰老肠道菌群的大样本研究。所以本文的主要研究目的是研究我国衰老人群的肠道菌群变化,进而用小鼠作为模型,研究改善衰老肠道微生态的方法。为了研究衰老人群肠道菌群的变化,我们在我国河南省采集了102份粪便标本,其中包括59名老年人(男29,女30),平均年龄为77.6岁;15名中年人(男10,女5),平均年龄为48岁;还有28名年轻人(男18,女10),平均年龄为32岁。利用16s高通量测序的方法检测其肠道菌群,在菌门水平下,3组人群中,拟杆菌门和厚壁菌门均为最主要的两个菌门,占据整体菌群的80%以上,其中又以拟杆菌门含量最多,在老年组中,拟杆菌门为52.4%,厚壁菌门为27.9%;在中年组中拟杆菌门为55.2%,厚壁菌门为31.7%;在年轻人组中,拟杆菌门为49.2%,厚壁菌门为36.2%。变形菌门含量仅次于上述两大菌门,在老年组、中年组和年轻人组中分别为17.7%、11.1%和12.0%。以上菌门的组成与已有数据报道的国家相比,都有不同之处。衰老之后的肠道菌群变化趋势为拟杆菌门的含量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增多,厚壁菌门含量降低,厚壁菌门/拟杆菌门的比值在年轻人组、中年组和老年组中分别为0.73、0.57和0.53,逐渐降低,更能直观地反映这种变化趋势。在整体的菌群结构中,我们采用了Beta多样性分析中的PCoA分析和NMDS分析来显示衰老肠道菌群的变化,在这两个分析中都显示,代表老年组和年轻人组的点距离较远,说明它们之间的整体菌群组成差别较大,老年组之中,样本与样本之间离散度较高,而年轻人组中标本之间距离较近,比较集中,说明老年组组间差异较大,而年轻人组组间差异较小。为了进一步探讨具体菌属的差异,我们又进行了组间显著性差异metastats分析,分析发现产丁酸盐的细菌在老年人组及年轻人组之中含量差别较大,Faecalibacterium菌属和Roseburia菌属在老年组中显著低于年轻人组,产乙酸和乳酸的Gemella菌属和产丙酸的Propionibacterium菌属也在老年组中降低。但以往认为在老年人中会降低的双歧杆菌(Bifidobacterium)菌属,在我们的研究中老年组和年轻组中并没有明显差异,另外Akkermansia菌属在老年组中的含量要高于年轻人组,这种菌属与人类机体的代谢及相关健康状况有关。在用BALB/c小鼠作为模型研究衰老肠道微生态的干预措施时,我们选取了富含支链氨基酸的氨基酸混合物(BCAAem)作为干预措施,分别研究了其对衰老小鼠肠道菌群,粪便上清代谢组学及机体免疫状况的影响。干预的时间为小鼠11月龄到15月龄,即相当于从中年期到老年期,在衰老小鼠肠道菌群的研究中,BCAAem喂养组肠道菌群的丰富度高于对照组,且BCAAem喂养组在整体的菌群结构上也与对照组不同。小鼠的肠道菌群仍然以拟杆菌门和厚壁菌门为主,两者占据了全部菌群的95%以上,其中拟杆菌门为含量最高的菌门,均在50%以上,而厚壁菌门约为45%左右。在11月龄时,对照组拟杆菌门含量为51.37%,BCAAem喂养组为51.68%,对照组厚壁菌门为46.24%,BCAAem喂养组为44.91%;而在15月龄时,对照组拟杆菌门含量为59.64%,BCAAem喂养组为55.85%,对照组厚壁菌门为38.16%,BCAAem喂养组为41.78%。随着年龄的增长小鼠的拟杆菌门含量逐渐增多,而厚壁菌门的含量逐渐降低,与我们所做人体的肠道菌群变化趋势类似。在对照组中,随着年龄的增长,拟杆菌门的含量增长了8.27%,而厚壁菌门下降了8.08%;在BCAAem喂养组中,拟杆菌门的含量增长了4.17%,而厚壁菌门下降了3.13%。BCAAem的喂养延缓了肠道菌群由于年龄而变化的趋势,这一趋势可以在厚壁菌门/拟杆菌门的比值中观察的更清楚,在对照组中,厚壁菌门/拟杆菌门的比值在11月龄时为0.90,而在15月龄时为0.64;在BCAAem喂养组中,厚壁菌门/拟杆菌门的比值在11月龄时为0.87,而在15月龄时为0.75。变形菌门为含量第三大的菌门,在15月龄时,对照组的变形菌门含量显著高于BCAAem喂养组,约为后者的两倍,变形菌门中含有一些致病菌,如肠杆菌,这些肠杆菌可以在特定的环境中导致感染而致病,说明BCAAem的喂养可以降低肠道中变形菌门的含量,从而能起到一定的改善肠道健康的作用。为了验证16s高通量测序的准确性和检测含量极低的细菌,我们对Bifidobacterium,Lactobacillus,Clostridium leptum和Prevotella这四类细菌进行了荧光定量PCR的检测,Bifidobacterium无论是在对照组还是BCAAem喂养组,随着年龄的增长,其含量都呈现出一个降低的趋势,但是在BCAAem喂养组中,Bifidobacterium降低的趋势比较平缓,且在14月龄和15月龄时Bifidobacterium的含量要高于对照组,说明喂养BCAAem后,可以增加肠道内Bifidobacterium的含量。Lactobacillus和Prevotella菌属在两组之间差异不大,Clostridium leptum在对照组和BCAAem喂养组,随着年龄的增长,其含量都有一定的增加,其中在BCAAem喂养组中增加的量较多,而且对比15月龄时的数据发现,BCAAem喂养组要高于对照组。在对机体肠道的免疫状况进行研究时,我们检测了小鼠粪便上清中的两种促炎性细胞因子TNF-α和IL-1β,以及一种抗炎性细胞因子IL-10。结果显示在15月龄时,对照组的TNF-α浓度平均值为57.6pg/ml,而BCAAem喂养组的平均值为46.1pg/ml;对照组IL-1β的浓度平均值为182.0pg/ml,而在BCAAem喂养组中浓度的平均值为158.3pg/ml,TNF-α和IL-1β在BCAAem喂养组中浓度低于对照组。而IL-10在15月龄对照组中的浓度平均值为34.6pg/ml,在BCAAem喂养组中浓度的平均值为96.2 pg/ml,BCAAem喂养组高于对照组。另外我们还检测了可以反映机体免疫负载的脂多糖结合蛋白(lipopolysaccharide binding protein,LBP),在小鼠15月龄时,BCAAem喂养组中,LBP的含量为20.3pg/ml,而对照组为39.7pg/ml,BCAAem喂养组LBP的浓度是明显低于对照组的。以上结果均说明BCAAem的喂养可以降低肠道的炎症反应和免疫抗原的负载,从而改善整个机体的免疫状况。在粪便上清代谢组学的研究中,我们发现BCAAem喂养组和对照组在代谢产物的组成上有明显差异,差异代谢物有十八碳烯酸,胆固醇,油酸,脱氧胆酸,丙三醇,果糖,蔗糖,赤藻糖醇,油酸甘油酯,木糖醇,苯乳酸,豆甾醇。其中在BCAAem喂养组中相对升高的是十八碳烯酸,胆固醇,油酸,脱氧胆酸,丙三醇,而相对降低的是果糖,蔗糖,赤藻糖醇,油酸甘油酯,木糖醇,苯乳酸,豆甾醇,两组中差别较大的多是与脂类代谢和糖代谢相关的代谢产物。所以,BCAAem的喂养使整个粪便的代谢物组成发生了变化,而其中脂类代谢和糖代谢是变化较多的部分,这些差异物为深入研究BCAAem的喂养对肠道代谢造成的影响奠定基础。综上所述,本课题首次大样本研究了我国衰老人群肠道菌群的变化,整体结构和菌群各分类水平均与年轻人有不同之处。又利用小鼠模型首次探讨了BCAAem这一干预措施对衰老肠道微生态的作用,BCAAem可以延缓小鼠肠道菌群由于年龄而产生的变化,改变小鼠肠道代谢,改善肠道的免疫状况,可以起到一定改善衰老肠道微生态的作用。
【学位授予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7
【分类号】:R339.38

【参考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王志宝;孙铁山;李国平;;近20年来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区域差异及其演化[J];人口研究;2013年01期
2 李建民;杜鹏;桂世勋;张翼;;新时期的老龄问题我们应该如何面对[J];人口研究;2011年04期
3 IritChermesh;RamiEliakim;;Probiotics and the gastrointestinal tract:Where are we in 2005?[J];World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2006年06期
4 曾毅;中国人口老龄化的“二高三大”特征及对策探讨[J];人口与经济;2001年05期
【共引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家龙;汪洋;张震宇;;一种心率监测系统的设计[J];浙江科技学院学报;2017年06期
2 曾通刚;赵媛;许昕;;中国人口高龄化空间格局演化及影响因素研究[J];地理与地理信息科学;2017年06期
3 龚红;罗岩;彭姗;;技术进步对老年再就业产生了“补偿”还是“侵蚀”效应?[J];中国软科学;2017年11期
4 刘晓;冯跃;;农村新“空巢”家庭社会工作介入研究——以山东省泰安市水泉村为例[J];西北人口;2017年06期
5 杨红卫;高矗群;李福仙;刘丹;张开宁;;西南少数民族农村地区养老问题研究思路与初步发现[J];卫生软科学;2017年11期
6 陶裕春;李卫国;;休闲活动、健康自评对老年人主观幸福感的影响研究[J];西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6期
7 王锐颖;翟阳;李侃侃;王子梦秋;刘建军;;澳大利亚社区农园的发展及其对中国的启示[J];中国农学通报;2017年31期
8 赵东霞;韩增林;王利;;中国老年人口分布的集疏格局及其形成机制[J];地理学报;2017年10期
9 张淼;;老龄化会导致中国人口红利消失吗?[J];现代经济信息;2017年20期
10 王笳旭;王淑娟;冯波;;人口老龄化对城乡收入不平等的影响效应研究——基于中国二元经济结构演变的视角[J];南方经济;2017年09期
【二级参考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胡鞍钢;刘生龙;马振国;;人口老龄化、人口增长与经济增长——来自中国省际面板数据的实证证据[J];人口研究;2012年03期
2 徐达;;人口老龄化对经济影响的模型与实证[J];财经科学;2012年04期
3 赵儒煜;刘畅;张锋;;中国人口老龄化区域溢出与分布差异的空间计量经济学研究[J];人口研究;2012年02期
4 包玉香;;人口老龄化的区域经济效应分析——基于新古典经济增长模型[J];人口与经济;2012年01期
5 杨雪;侯力;;我国人口老龄化对经济社会的宏观和微观影响研究[J];人口学刊;2011年04期
6 杜鹏;王武林;;论人口老龄化程度城乡差异的转变[J];人口研究;2010年02期
7 李秀丽;王良健;;我国人口老龄化水平的区域差异及其分解研究[J];西北人口;2008年06期
8 林琳;马飞;;广州市人口老龄化的空间分布及趋势[J];地理研究;2007年05期
9 袁俊;吴殿廷;吴铮争;;中国农村人口老龄化的空间差异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人口科学;2007年03期
10 张纯;曹广忠;;北京市人口老龄化的空间特征及影响因素[J];城市发展研究;2007年02期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经邦;洪黎民;;仔鳗肠道微生态的重建与嗜食性研究[J];中国微生态学杂志;1991年01期
2 金红芝,李堃宝;人肠道微生态系统的研究进展[J];自然杂志;2004年02期
3 Josef Neu;;肠道微生态与益生菌[J];新生儿科杂志;2005年06期
4 段金旗;马丽琼;;双歧杆菌在肠道微生态平衡中的作用[J];人民军医;2007年09期
5 沈定树;陈素云;;肠道微生态与定植抗力[J];中国微生态学杂志;2012年12期
6 赵秋玲;李晓明;;饮食因素与肠道微生态的研究进展[J];西北国防医学杂志;2006年05期
7 余佩武;;肠道微生态失衡与肠源性感染的关系[J];医学与哲学;1993年05期
8 王占国,陈洁,杨建平,王贵勤,倪清柏,王文勇,吕泉,苗清虎,额尔登木图;赤峰地区蒙古族与汉族老年人肠道微生态学研究[J];中国微生态学杂志;2000年03期
9 苏勇;朱伟云;;分子生物学技术在胃肠道微生态中应用研究进展[J];生物技术通报;2006年04期
10 李景;王素英;周鑫;;分子生物学技术在肠道微生态研究中的应用[J];黑龙江畜牧兽医;2009年19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雷虹;付斌;平文祥;;Lb.paracasei HD1.7对小鼠肠道微生态体系的影响[A];2008年中国微生物学会学术年会论文摘要集[C];2008年
2 袁杰力;;肠道微生态研究的概况和进展[A];2012中国消化系疾病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12年
3 冯颖;;肠道微生态的维持与改善[A];营养健康新观察(第三十九期):肠道微生态与健康[C];2007年
4 吴爱成;;99例胃肠道感染患者肠道微生态的分析[A];第三届全国临床检验实验室管理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5年
5 刘长宝;崔乃强;;活血清胰汤对肠道微生态作用的实验研究[A];第七届全国中西医结合普通外科临床及基础研究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1年
6 李丹;任爱民;王红;;抗生素相关性肠炎的研究进展[A];第二届全国药物性损害与安全用药学术会议——抗感染药物不良反应与临床安全应用专题研讨会论文汇编[C];2010年
7 张万岱;姚永莉;;胃肠道微生态及相关性病征的诊治进展[A];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第十五次全国消化系统疾病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3年
8 陈烨;;肠道微生态与肠粘膜屏障[A];2012中国消化系疾病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12年
9 陈德昌;;广谱抗生素对肠道微生态环境的影响[A];中国病理生理学会危重病医学专业委员会第八届全国大会暨中华呼吸病学会呼吸生理和重症监护学组年会论文集[C];2008年
10 万献尧;张久之;;重视重症患者肠道微生态的改变[A];重症医学——2011[C];2011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何艳娟;平衡肠道微生态让你的美“由内而外”[N];中国食品报;2013年
2 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营养科 冯颖;人类对于肠道微生态的认识步入新境界(上)[N];中国食品报;2010年
3 张旭;肠道微生态平衡——健康的基础[N];中国医药报;2005年
4 何艳娟;平衡肠道微生态 警惕抗生素滥用[N];中国食品报;2013年
5 王其玲马伟杭 胡玲;保护体内的“植被”[N];健康报;2007年
6 香红星;走进微生物世界让这个“小精灵”为你增效[N];中国畜牧兽医报;2006年
7 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营养科 冯颖;人类对于肠道微生态的认识步入新境界(下)[N];中国食品报;2010年
8 记者 李禾;如何防止微生态营养失衡?[N];科技日报;2007年
9 周胜华;大学新生谨防“水土不服”[N];中国中医药报;2002年
10 山东龙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双歧杆菌在肠道微生态中的地位[N];中国食品报;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6条
1 杨展;衰老肠道微生态的变化及干预措施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2017年
2 归崎峰;肠道微生态在肺癌中的作用及机制研究[D];浙江大学;2015年
3 李冠楠;氟胁迫对不同抗性家蚕肠道微生态环境的影响[D];西南大学;2015年
4 任志刚;移植肝损伤与肠道微生态相互作用的研究[D];浙江大学;2016年
5 侯天舒;电针对溃疡性结肠炎模型大鼠肠道微生态及宿主代谢的影响研究[D];成都中医药大学;2012年
6 彭鑫;《伤寒论》阳明、太阴病证与肠道微生态及人体反应性关系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吴水芸;高脂肥胖对肠道微生态、短链脂肪酸的影响[D];江苏大学;2016年
2 邵鑫;人体胃肠道微生态消化模拟系统的构建及其稳定性评估[D];暨南大学;2016年
3 MONIKA KAROLINA;老年骨骼肌量减少和肠道微生态变化[D];浙江大学;2016年
4 李登辉;茶多酚对感染球虫肉鸡肠道微生态影响及其作用机理研究[D];安徽农业大学;2015年
5 吴晓阳;基于16S rDNA的豺、狼、家犬肠道微生态研究[D];曲阜师范大学;2016年
6 姚玉川;慢性消化疾病患者肠黏膜屏障功能障碍的测定及其与肠道微生态失衡的关系[D];第一军医大学;2004年
7 冉曦;腹盆腔放疗模拟照射小鼠肠道微生态的变化与肠炎发生的实验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15年
8 付斌;Lb.paracasei HD1.7对小鼠肠道微生态体系的影响[D];黑龙江大学;2008年
9 郭乐;苹果酵素对小鼠肠道微生态的恢复重建作用[D];大理学院;2015年
10 向芸庆;不同饲料饲养家蚕其肠道微生态优势菌群的类型组成及差异性研究[D];西南大学;2010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