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探究

孟庆华  
【摘要】:本文意图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地深入探究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诸多问题及其应用价值。在体系结构上,全文共分四编,包括导言和25章。 第一编总论,由导言与第一章至第三章组成。导言表明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是一个刑法分则中最具有争议性的罪名,第一章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特点、成因及其对策,第二章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具有客观实践与立法制定两个根据,第三章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立法价值,包括实体法与程序法两方面积极价值。 第二编实体要件,从第四章至第十五章,主要探讨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概念、罪名、客体、客观要件、主体、主观要件、犯罪数额、共同犯罪、犯罪形态等犯罪构成要件,以及自首、数罪并罚、法定刑等刑罚方面的问题。重点探讨的问题是: 1、在罪名问题上,分析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产生罪名异议的立法、司法等因素,认为包括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在内的罪名均不科学,而主张确定为“非法所得罪”的罪名。因为本罪名具有简炼、合法性、概括性全面、带有否定性评价以及符合罪名的形式特征等优越性。 2、在客体问题上,提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客体宜为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理由在于:一是根据司法机关的主要权能和职责;二是以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作为客体,能够展露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之犯罪行为的本质属性。 3、在客观要件问题上,在评析客观要件的不作为说、持有说、作为与作为说等诸种观点的基础上,明确提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客观方面应当由作为形式的非法获取巨额财产和表现为不作为形式的拒绝说明巨额财产来源的双重行为复合构成。 4、在主体问题上,主要探讨了自然人主体中的国家工作人员在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中应限定于“真正的国家工作人员”范围内,单位主体不宜作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主体。 5、在主观要件问题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主观要件表现为对非法获取巨额财产的直接故意与拒绝说明巨额财产来源的直接故意这双重罪过形式构成。 6、在数额问题上,一是探讨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数额确定根据:包括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考虑同其他数额犯罪的关联性及其犯罪本身的特殊性等;二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数额计算原则:三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数额作用。 7、在共同犯罪问题上,重点探讨的是:一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共同犯罪成立的根据,主要有刑事立法根据(即刑法第25条共同犯罪的一般规定与刑法第395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构成要件)与刑法理论根据(即“主犯决定论”);二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共同犯罪的主从犯刑事责任分担方式:对主犯依据犯罪总额,对从犯依据参与数额分别承担刑事责任。 8、在数罪并罚问题上,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中一部分巨额财产构成贪污、受贿等罪,另一部分巨额财产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情形视为“数罪群”现象而予以探析。 9、在法定刑问题上,针对刑法学界普遍认为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法定刑偏低的观点,笔者认为本罪的法定刑基本适宜,应当认识到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与贪污、受贿等罪在犯罪构成要件上的差异,因而在法定刑上不能完全等同。 第三编诉讼问题,从第十六章至第二十三章,探讨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是否有罪推定、证明责任、是否限定巨额财产的说明时间、定罪后查明巨额财产来源的处理问题,以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与财产申报制度、与沉默权的关系等诉讼问题。主要内容是: 1、在是否有罪推定问题上,认为有罪推定与有罪推定是相对而言的诉讼原则,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不是有罪推定而是推定犯罪,推定犯罪属于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构成要件。 2、在证明责任问题上,认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证明责任既不是司法机关和被告人共同承担证明责任,也不是由被告人单独承担证明责任,而是应由司法机关承担证明责任。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吴文康;如何任认定监守自盗的案件[J];法学;1985年08期
2 孙建华;;拒不说明巨额财产来源罪刍议[J];现代法学;1990年01期
3 周国朝;论反腐败斗争和市场经济[J];政治与法律;1993年04期
4 杨李;防微杜渐话廉政[J];华夏文化;1995年05期
5 王松苗;完善立法乃实践强音──来自“刑法实施问题座谈会”上的呼声[J];人民检察;1998年02期
6 夏俊;浅析贪污犯罪主体[J];理论月刊;2003年06期
7 赵蕾;;论公务犯罪的概念及主体[J];法制与社会;2007年01期
8 蒋毅;;渎职罪的犯罪主体宜修改为国家工作人员[J];知识经济;2008年10期
9 刘宇;;论以交易形式实施的贿赂犯罪[J];理论界;2008年12期
10 孙绍伟;刘伟;;对矿产资源犯罪刑事立法完善的思考[J];行政与法;2010年05期
11 伍孝平;;国有控股公司中国家工作人员的司法认定:困惑、释疑与求解[J];法制与社会;2010年26期
12 张开骏;;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与受贿罪的共犯[J];中国石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4期
13 宋南;陈瑞鹏;;“受委派从事公务”的国家工作人员身份之界定[J];法制与社会;2010年28期
14 马玲;;浅论斡旋受贿罪[J];法制与社会;2010年35期
15 张黎;赵洋阳;;斡旋受贿问题之探析[J];犯罪研究;2011年01期
16 王敏;;受贿罪主体问题研究[J];山西大同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2期
17 ;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關於統一處理機關生產的决定[J];山西政报;1952年06期
18 ;巩固机关‘三反’斗争成果,努力提高工作![J];山西政报;1952年09期
19 张军 ,江必新;谈谈国家工作人员与家庭成员共同受贿的几个问题[J];人民司法;1986年02期
20 崔成举;;对当前国家工作人员经济犯罪情况的分析[J];法学论坛;1986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占洲;;针对刑法第388条的几点修改建议[A];当代法学论坛(二○○九年第2辑)[C];2009年
2 孙长柱;王春艳;庞玮;;国家工作人员商业贿赂犯罪现状与防范对策[A];中国犯罪学研究会第十六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下册)[C];2007年
3 王亚楠;;受贿行为侵害法益之新探[A];当代法学论坛(二○一○年第3辑)[C];2010年
4 吉苏生;;人民代表的监督行为及其在廉政建设中的作用[A];行为法学在中国的崛起[C];1993年
5 廖克林;;树立宪法意识,维护宪法权威[A];2003年贵州省宪法法理学研究会年会论文集[C];2003年
6 曾湧;;试论刑法受贿罪中“索而未取”“收而不受”“受而不收”等情况的处理[A];当代法学论坛(二○一○年第3辑)[C];2010年
7 蔡定剑;;中国司法改革中检察职能的转变[A];依法治国专题研究——司法改革与依法治国理论研讨会、中国农村基层民主法制建设理论研讨会论文集[C];1999年
8 于振森;;“张冠李戴”的贪污案件——被告人吴某贪污案[A];中国合同法论坛论文汇编[C];2010年
9 张健;;世界各国(地区)反贪机构外部社会监督制度比较研究——兼论人民监督员制度监督范围与组织形式的完善[A];首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5年
10 田甜;;我国废除贪污贿赂犯罪死刑的可行性研究[A];当代法学论坛(二○○九年第2辑)[C];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8条
1 钱晶晶;新型受贿罪研究[D];武汉大学;2013年
2 刘忠;《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视域下私营部门利益冲突问题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11年
3 张羽;受贿罪问题研究[D];武汉大学;2009年
4 肖洁;受贿犯罪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1年
5 张波;职务犯罪预防体系信息共享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0年
6 程兰兰;挪用型犯罪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09年
7 于雪婷;受贿罪法定刑设置研究[D];吉林大学;2011年
8 岳磊;我国腐败行为的“关系”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3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孙志;贪污罪主体研究[D];河南大学;2003年
2 马飞;论受贿罪的主体范围[D];安徽大学;2005年
3 段凌云;论挪用公款罪[D];四川大学;2005年
4 李帅;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立法反思与完善[D];吉林大学;2010年
5 付芳;受贿罪若干问题研究[D];河南大学;2006年
6 石全红;论国家工作人员的范围[D];黑龙江大学;2006年
7 余中;我国受贿罪主体若干疑难问题分析[D];西南政法大学;2009年
8 房国华;我国国家工作人员犯罪主体问题研究[D];吉林大学;2007年
9 刘孟;商业贿赂的治理对策研究[D];天津财经大学;2008年
10 付芳;职务犯罪主体研究[D];河南大学;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N];人民日报;2009年
2 ;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N];新华每日电讯;2009年
3 ;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N];人民日报海外版;2008年
4 ;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N];人民日报;2010年
5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 罗猛;利用影响力受贿:仍有三点须明确[N];检察日报;2010年
6 记者 薛军;通报何再贵等24名国家工作人员违纪违法案件查处情况[N];青海日报;2010年
7 常州市武进区检察院 周力 陈志东;家属共同受贿之 性质认定[N];江苏法制报;2010年
8 姜堰市检察院 宋敏;利用影响力进行受贿的理解[N];江苏法制报;2010年
9 ;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N];中国人事报;2003年
10 ;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N];新华每日电讯;2010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