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赵绍琴温病学术思想在内伤杂病中的运用研究

黄丹卉  
【摘要】:赵绍琴是我国当代著名中医学家、温病学家。他出身三代御医之家,师从御医瞿文楼、韩一斋及京城四大名医之一汪逢春,博采众家之长,行医六十余载,临证处方药少而精,疗效显著,被誉为“平正轻灵一名医”。 赵绍琴研治医学最重临床实践,反对为医者“纸上谈病”。他将医学理论与临床实践紧密结合,不断验证与创新,在学术上自成体系,在温病学、内科学、脉学等多个领域为中医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尤其在学术创新方面,堪称中医界的楷模。他突破性的将温病理论与内科诊疗相结合,不仅广泛运用于中医内伤杂病的治疗,在现代医学的疑难病领域,也取得了良好的临床疗效和令人瞩目的成就。 切实的临床疗效是中医生存和发展的根本。研究赵绍琴将温病理论运用于内伤杂病的辨证论治这一具有创新意义的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对于拓展中医临证思路,提高中医临床疗效,具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综观相关文献资料,在这一领域虽有一定的研究和报导,但赵绍琴将温病理论运用于内伤杂病辨证论治的学术思想尚有大量可挖掘之处。基于此,本文从以下方面对赵绍琴这一学术思想进行全面系统的整理和研究。 第一部分,赵绍琴生平与学术成就。从家庭背景、师承渊源、行医生涯、教育教学、科学研究等方面呈现一代中医大家的医学人生及其主要学术成就。 第二部分,温病证治发微。若要探讨赵绍琴运用温病理论辨治内伤杂病的学术思想,先要应对其主要温病学思想有所研究。本文综合赵绍琴温病学术思想,从四个方面加以论述。 第一,温病首当与伤寒相鉴别,同为外感病,二者性质截然不同,故辨证、立法、方药均不同,不能混为一谈。 第二,温病当分温热、湿热,二者证治迥异。赵绍琴提出将卫气营血辨证和三焦辨证分别作为温热病和湿热病的辨证纲领,更符合临床实际,便于理论指导和临床实践。 第三,温热病的辨治要点。赵绍琴从温热病的角度出发阐释叶天士的温病治疗基本大法,指出:“在卫汗之”并非发汗解表,“汗之”不是方法而是目的;“到气才可清气”,意在说明温病不可早用、纯用、过用寒凉,否则凝涩邪气、邪无出路;“透热转气”适用于温病卫气营血各个阶段,以宣畅气机、透邪外出为原则,邪透则热自可退;血分证分“耗血”与“动血”,“凉血散血”针对的是动血而非耗血。 第四,湿热病的辨治要点。赵绍琴将京城四大名医之一汪逢春的临床经验总结为“治疗湿热病十法”,并从中提炼出“治湿热必先治湿,治湿当先化气,化气必当宣肺”的湿热病治疗要法。他将湿热病的临床常见病情概括为湿阻、凉遏、寒凝、冰伏四种,为临床大量因误治造成疾病恶化的病例提供了有效的解决方案。 第三部分,温病学术思想在内伤杂病中的运用。在回顾赵绍琴主要温病学术思想的基础上,根据现存的文献资料和临床病案,系统总结了赵绍琴温病学术思想在内伤杂病中的运用情况。 第一,温病辨证理论在内伤杂病中的运用。赵绍琴运用温病卫气营血辨证和三焦辨证理论辨治的内伤杂病主要有两种情况。一是,直接划归为温病的内伤杂病,赵绍琴将病因病机、临床表现、发展规律均符合温病特征的杂病归于温病一类,作温病论治,如肺痈、痢疾等。二是,可用温病的卫气营血或三焦辨证进行辨治的杂病。当内伤杂病某阶段病证或旗下某子类型的病证与温病特征相符,便可运用卫气营血或三焦辨证理论对该阶段或该子类型的杂病进行论治,如血淋、消渴等。 第二,代表性温病治法在内伤杂病中的运用。以温病的代表性治法为研究对象,介绍赵绍琴在内伤杂病中常用的温病治法。赵绍琴临床诊疗,以法为中心,上系病证病机,下连方药,中合辨证,他将温病的诸多治法引入内伤杂病的治疗之中,并善用、活用温病代表方药。具体如下: 苦宣折热法,是用性味辛寒、苦寒而性质轻清的药物,宣畅气机,透热泄邪的温病治法,以栀子豉汤为代表。赵绍琴认为栀子豉汤具有“火郁发之”之功,外感、内伤凡病因热郁发热、心烦懊憹者,皆可用之。 疏调升降法,是具有疏通解郁、调和升降等作用的温病治法,适用于温邪热郁不开或痰郁火结之证。内伤杂病凡因热郁于内,导致气机阻滞、升降失常者,皆可用此法治疗,代表方为升降散。升降散是赵绍琴临床使用频率最高的方剂之一,是赵绍琴内科证治的一大特色。他运用升降散的主治范围宽广,用法灵活多变,各脏腑系统疾病均有涉及,脏腑气血功能异常或实质病变均可应用,尤多用于肝胆郁热、湿热郁滞、血分郁热等证。无论升降散运用于何病何证,气机阻滞、升降失常是核心病机。 宣畅三焦法,具有疏畅三焦、宣通气机、醒脾开胃、通利水道等作用,是湿热病证的治法。本文根据赵绍琴提出的湿热病临床治疗治湿、化气、宣肺三要法,以疏风化湿法、疏调三焦法、宣展肺气法等三个赵绍琴临床代表性治法为对象,分析了其在内伤杂病治疗中运用三要法即温病宣畅三焦法的情况。本文又从上三法中引申阐述了风药、大黄和杏仁等三味(类)赵绍琴临床代表性用药的使用情况,尤其介绍了他不同于常规的用药经验和临床心得,体现了赵绍琴对中药性能的透彻分析、精当把握和奇思妙用。 第三,其他渗透于内伤杂病辨治中的温病思想。这一部分主要介绍了赵绍琴其他融汇于内伤杂病辨证论治之中的温病思想。主要包括以下三方面内容。 内伤杂病亦有因外感而起或因外感诱发加重者,遇此情况,与温病的临证思维相同,应首先分清外邪的寒热性质、是否感有湿邪,并根据外感病的证治原则,依法调治。 赵绍琴在温病气分证治中提出的勿早用、纯用、过用寒凉的“寒凉三忌”,在内伤杂病的治疗中亦当贯彻,不仅中药,抗生素、激素等西药也在“寒凉”之列,亦当遵循“三忌”。 赵绍琴认为透热转气体现的是排除障碍、宣展气机、给邪气以出路的临证思想,不仅适用于温病各阶段,也应作为辨治内伤杂病的指导思想。具体体现在,无论何病何证,是何人群,凡有邪实存在,必有针对性地用药去其邪阻、通畅气机,否则不仅补法无法取效,甚则壅滞气机,郁而化热,反致病进。 第四,温病学术思想在疑难病中的运用。赵绍琴创造性地将中医温病思想学术思想运用于西医的疑难病症,并取得良好疗效。这是赵绍琴晚年临证最为突出的成就,为中医打开了崭新的临床治疗思路。本文选取了慢性肾脏病、肝硬化、白血病等三种疾病加以具体阐述。 运用中医中药攻克慢性肾脏病是赵绍琴最为世人瞩目的医学成就之一。他通过数十年的临床探索,总结出了从温病营血分证论治慢性肾脏病的治疗方法,取得了显著的临床疗效。他指出,慢性肾脏病的基本病机是热郁血分,治疗大法是凉血化瘀,并率先提出慢性肾病非虚论、慢性肾病忌食蛋白论、慢性肾病宜动不宜静论、慢性肾功能损害可逆论、慢性肾病可遗传论等一系列学术创新之说,合称为“慢性肾病新论”。他的很多观点对中医学传统观念和现代医学都是重大的挑战。 在肝硬化的治疗方面,他提出“郁”、“瘀”、“虚”是肝硬化的主要病理改变,以“郁”为其根本,在治疗上,要以疏肝调郁为主要治法,先治“郁”,再调治“瘀”、“虚”,并配合饮食、运动和情志调理,有步骤、分阶段地进行治疗。 对于白血病,赵绍琴认为该病因胎毒内蕴,病位在髓,呈现一派血分热盛之象,故当从温病论治,并提出“髓分证”一说。针对白血病热结、耗血、动血、停瘀并存的病机,当以凉血散血、泄热解毒、养阴展气三法为白血病的治疗大法,并注意饮食、运动调理。 第四部分,分析与讨论。这一部分是对赵绍琴运用温病理论辨治内伤杂病的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的进一步探讨,阐述笔者的个人理解,是本研究的创新点。笔者认为,赵绍琴之所以能打破传统的辨证体系限制,将温病理法方药运用于内伤杂病的辨证论治,原因在于二者拥有相同的病机,这就是赵绍琴临床上反复提到的“火郁”。而蕴藏在赵绍琴“火郁观”背后的,放之一切证治而皆准的指导思想是赵绍琴对气机通畅的重视,笔者称之为赵绍琴的“血气流通观”,并提出“注重气机宣畅、一切调治手段皆以血气流通为目的是赵绍琴的医学思想内核”的观点。此外,赵绍琴在从温病营血分论治内伤杂病的过程中,还提出了全新的“髓分说”理论,通过温病学思想在内伤杂病中的运用,反过来又发展了温病学理论。 总之,本课题通过对赵绍琴运用温病理论辨治内伤杂病的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的整理研究,展现了一代中医大家的学术风采。更重要的是,赵绍琴的学术思想的产生,是建立在大量的临床实践的基础上的,因此他的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行之有效,用之有验。这些丰富而宝贵的临床经验可为当下的临床诊疗活动提供重要参考,具有重要的实践价值。而通过对这些学术理论和学术思想的梳理和分析,有助于我们理解和传承温病学说的理论和辨证立法组方思路,扩大卫气营血和三焦辨证的使用范围,融会活用中医理论,同时可为久攻不下的疑难杂症、层出不穷的新病变证,拓宽临床思路提供有益参考。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黄子天;刘小斌;;何梦瑶温病学术思想研究[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4年11期
2 杜松;张宇鹏;于峥;郑齐;;论石寿棠治疗温病学术思想[J];中国中医药图书情报杂志;2017年05期
3 施仁潮;;《外感温热篇》“邪留三焦”浅议[J];湖南中医学院学报;1987年02期
4 王新华;;潘兰坪温病学术思想初探[J];广西中医药;1988年01期
5 马冲;刘志梅;肖长国;陈蕾;;冉雪峰温病学术思想管窥[J];中国中医急症;2006年09期
6 何任;试论陆九芝的温病学术思想[J];浙江中医学院学报;2001年05期
7 李刘坤,凌泽奎;论吴鞠通温病学术思想渊源[J];新疆中医药;2000年04期
8 孙超;赵文景;王晖;;浅析袁班《证治心传》温病学术思想[J];安徽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年05期
9 杨进;孟澍江教授的温病学术思想初析[J];中医教育;1997年01期
10 孙晓光;马重阳;翟昌明;彭建中;;赵绍琴教授温病学术思想治疗发热性疾病的应用[J];世界中医药;2017年11期
11 刘林;肖群益;;杨栗山治温病学术思想与用药特色分析[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2年07期
12 马庆余;;从《幼科要略》探叶氏温病学术思想[J];中医杂志;1991年02期
13 丰广魁;;《温热经纬》温病学术思想浅析[J];辽宁中医杂志;2011年12期
14 黄子天;;葛洪《肘后备急方》温病学术思想整理研究[J];中医文献杂志;2017年03期
15 陈超;;吴门医派温病学术思想及其创新[J];中医研究;2010年07期
16 肖化云;刘景超;凌芳;;张锡纯治疗温病学术思想探讨[J];陕西中医;2009年11期
17 刘小斌;岭南名医陈任枚温病学术思想探讨[J];新中医;2001年02期
18 王景宜;;叶天士与薛生白温病学术思想的比较研究[J];广西中医药;1993年01期
19 安潇;浅谈赵绍琴卫气营血辨治观点[J];陕西中医函授;2000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冯吉中;;从《伤寒论》之温病讨论看张仲景温病学术思想[A];全国张仲景学术思想及医方应用研讨会论文集[C];2001年
2 程平荣;梁嵘;;内伤杂病分形辨证新探[A];全国中医药科研与教学改革研讨会论文集[C];2002年
3 李士懋;;关于温病若干理论问题的探讨[A];中医药优秀论文选(上)[C];2009年
4 车念聪;;温病辨治体系的临床运用思考[A];第三次全国温病学论坛暨温病学辨治思路临床拓展应用高级研修班论文集[C];2016年
5 岳冬辉;;新安名医程门雪论治温病特色探析[A];第三次全国温病学论坛暨温病学辨治思路临床拓展应用高级研修班论文集[C];2016年
6 刘亚敏;;论“温病下不嫌早”与“温病在下其郁热”[A];第七次全国中西医结合传染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6年
7 聂惠民;;经方论治温病的心悟[A];第二次全国温病学论坛——暨辩治思路临床拓展应用高级研修班论文集[C];2014年
8 王修锋;;“温病忌汗”论探讨[A];2007’纪念温病学家吴鞠通诞辰250周年高层学术论坛资料汇编[C];2007年
9 伍映芳;;浅谈《温病条辩》之咳嗽论治——《温病条辩》读后感[A];世界中联耳鼻喉口腔专业委员会换届大会及第三次学术年会暨中华中医药学会耳鼻喉科分会第十七次学术交流会暨广东省中医及中西医结合学会耳鼻喉科学术交流会论文汇编[C];2011年
10 叶峥嵘;杜卫星;;刘国强教授温病学术研究思想初探[A];全国温病论坛暨温病临床应用高级研修班论文集[C];2012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黄丹卉;赵绍琴温病学术思想在内伤杂病中的运用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3年
2 张艺平;清热解毒、凉血化瘀治疗温病湿热证的实验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0年
3 祁明明;温病透泄热郁法的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6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曾楚华;刘云鹏教授温病学术思想、临证经验整理研究[D];湖北中医学院;2008年
2 李昆;宋代三焦辨证学说的研究——兼论三焦辨证发展史[D];山东中医药大学;2004年
3 张安琪;从痰热致病因素研究龙江地区常见内伤杂病的机理与治法[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8年
4 刘石;中气学说论治内伤杂病经验撷英[D];辽宁中医药大学;2017年
5 周志兴;透邪法在温病中的应用[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9年
6 邓杨春;以方测证探《伤寒论》方在温病中的临床运用[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4年
7 文生;利尿法在温热类温病中运用的探讨[D];成都中医药大学;2010年
8 佟琳;基于温病古籍数据挖掘的四时温病辨治规律研究[D];中国中医科学院;2012年
9 王重;温病“透法”理论在病毒性心肌炎治疗中的运用[D];辽宁中医药大学;2012年
10 周叔英;温病痰证用药规律初步探讨[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9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河南省镇平县中医院 肖化云 刘景超等;张锡纯治疗温病学术思想之——伤寒温病,始异终同[N];民族医药报;2010年
2 沈仕伟 刘文科 于晓彤 周毅德 整理;论“火郁”辨治[N];中国中医药报;2015年
3 河北省易县中医院 李福海;发散火郁治痤疮[N];中国中医药报;2010年
4 陈国华;“救阴不在血,而在津与汗”[N];中国中医药报;2006年
5 李士懋 河北医科大学中医学院;温病下不嫌早[N];中国中医药报;2009年
6 河北中医学院 杨牧祥;温病百治 不离护阴[N];中国中医药报;2013年
7 李士懋 河北医科大学中医学院;温病的本质是郁热[N];中国中医药报;2009年
8 李士懋 河北医科大学中医学院;温病忌汗但喜汗解[N];中国中医药报;2009年
9 杨相国;中医的温病是怎么回事[N];民族医药报;2009年
10 武汉中医医院小儿科 叶冬兰;春天防温病[N];保健时报;2006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