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现实题材电视剧艺术真实形态论

陈友军  
【摘要】: 当美学把它的研究对象锁定为中国电视剧艺术的时候,从某种程度上说,便意味着中国美学研究的一次话语转型。电视剧艺术作为一种以影像作为主要话语特征的当代大众艺术形态,其文化角色的当代变迁,使其成为大众情感叙事和娱乐叙事的主要通道。作为本文的研究对象——中国现实题材电视剧,是在当代文化语境和社会剧烈变化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中得到发展、并迅速成长的艺术类型。作为艺术丛林中的速生品种,其短暂而迅速发展的历史虽不能给予其全面、准确的定性,但其艺术构成、运作机制和审美规律已现端倪,需要电视剧研究从具体的审美现象出发,探索这一研究对象所体现的新型的审美关系,把握不同社会文化主体藉此对社会言说的方式、角度、立场、观念的差别及其显现为不同文本类型的独特品质。对于一种艺术样式的审美特征,其个性把握只有扎根于共性认识的基础上,方显其价值和意义。因此,无论有关中国现实题材电视剧这一研究对象的审美研究方式如何展开,它都无法绕开中西传统美学这两条源远流长的大河,“艺术真实”便是其中的一个重要范畴。 中国现实题材电视剧是一种当代大众审美文化,这是本文对这种艺术类型的美学定位。它所体现的作为一种精神活动的品质,仅就艺术真实的不同形态而言,就使得中外美学史上关于这一问题的认定和有关结论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也是艺术真实仍然作为一个重要美学问题存在并需要修正的原因之一。从发生在中国电视剧领域的纪实主义争论、文学名著与红色经典改编的讨论、日常生活美学化及审美日常生活化的争鸣、对娱乐至上和戏说之风的批判等当代艺术思潮来看,都涉及到艺术真实的具体表现问题。层出不穷的电视剧艺术现象不断地颠覆着传统的艺术真实观念,其多元交叉、矛盾互渗的美学现象使得艺术真实问题变得越来越复杂。出现在中国现实题材电视剧中的种种复杂状况已经不能为有关艺术真实的既有理论所涵盖,因为对艺术的当代认识已经越过了传统认识论的基础,在更为广阔的价值视野展开。尽管作为艺术真实的哲学背景仍然存在,但艺术真实问题却不是一个哲学问题,艺术作为一个超越实在的解放过程,它所要解决的问题是艺术作用于人类精神活动的复杂审美关系以及这种关系得以表现的具体途径,电视剧理论在这些领域的研究还比较薄弱,从某种程度上言,它阻扼了电视剧理论对于电视剧创作实践的话语主导。 本文对中国现实题材电视剧艺术真实表现形态的探讨是基于这样一种认识,即以艺术名义呈现的不同形态的电视剧文本都是有别于生活真实的艺术文本,是一种艺术真实。这种艺术真实并不排斥审美活动是一种基于客观物质性的精神活动,也不否认审美活动中包含的各种功能活动,但作为艺术,其目的在于表现当代人的思想和情感。在艺术表现思想和情感的过程中,有时候它与物质现实水乳交融、难分彼此,但有时候艺术表达方式常常要拉开与物质现实的距离,不断超越甚至脱离对物质现实的依附,因而,艺术真实在处理与生活真实的关系上呈现为多姿多彩的样态。各种不同的样态,蕴藏了对艺术真实的不同理解,呈现为不同的艺术风格,由此建立了各种不同的美学关系。从本文对中国现实题材电视剧的初步研究来看,就包括了纪实性电视剧文本的艺术真实,虚构文本的现实主义艺术真实和虚构文本的非现实主义艺术真实等多种形态。 依据中国现实题材电视剧的不同文本类型以及艺术真实呈现的不同面目,本文主要探讨的问题是中国现实题材电视剧的各种形态达于艺术真实的美学途径。即借助艺术形象系统和艺术语言系统的内涵分析来阐释这一问题。电视艺术理论批评与美学的建设,“需要建立自身的尊严和相对独立的品格”(仲呈祥语),作为基本的美学本体研究,本文的研究主要通过具体文本的解读、对不同文本类型的人物形象塑造、艺术特征和叙事方式的分析来探讨问题。从本文对现实题材电视剧所作的基本美学分类来看,纪实性叙事,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表现生活的方式,是艺术家依据现实生活的本来面貌对生活事实的艺术表现,是以反映真实生活为前提,以生活本身发展的时空结构为依据对生活进行叙事的艺术。虚构文本中的现实主义叙事艺术,本身就包含不同层次和不同类型,并不全然是基于对社会进行历史性描述并“把所有的主观意识全都展示为像所描述的人物一样受制于历史局限”的宏大叙事,不同类型的人物形象和叙事方式在虚构文本的现实主义艺术中存在较大的差别。对此,本文从三大板块,几种不同艺术表达范式对此作了探讨。首先,重大社会问题剧的现实主义叙事继承和发扬了宏大的历史叙事,强调人物形象的活动与发展同社会历史语境的密切关系,努力引导观众从社会历史的视野理解其艺术形象,这类文本表现先进人物形象的成功范例,使得当代大众审美文化研究不能不重新看待艺术中的政治,寻求主旋律的审美化途径;其次,世俗生活剧“平民叙事”并不必然排斥将人放在社会历史的背景中考察,但作为一种以平民叙事为视角的叙事方式,它有意冲淡着人物与社会、政治、历史的因果关系。平民叙事看待事件和问题的视角倾向于从平凡的个体解读社会历史,寻求的是与宏大叙事相对的路径,表现出对日常生活和普通人生的关注。一些极少进入历史叙事的百姓日常生活,在这一新的叙事观念的引领下,成为了电视剧叙事的中心,这一方面弥补了重大历史事件描述的政治中心、事件中心的偏颇,让平民百姓生活的社会意义浮出水面。另一方面,普通人在社会历史变革中的际遇,他们的思想和情感变化,成为意义的载体。第三,具有诗意化特征的现实主义作品是偏重揭示主体心理真实的另一种叙事,努力在电视剧中营建一种写意性的象征空间。这种空间与现实空间的区别在于它是一个意义层深的表意空间,突出了艺术的超越精神,是以现实生活为基础偏重于内在真实表现的一种叙事策略。由此看来,中国现实题材电视剧虚构叙事文本的现实主义叙事,并不是一味的宏大叙事,而是包孕了多种叙事风格和叙事策略,从而达于多种艺术真实的叙事。从人物形象的塑造考察,现实题材电视剧对不同类型人物的创造也拓展了现实主义的表现领域,其中较为突出的是作为主导文化象征的先进人物的审美化上,融进了许多时代的内容,成为接近生活的理想人物,并在平凡美学趣味的开拓上,打开了一片广阔的空间。当然,除了纪实性叙事、虚构文本中的现实主义叙事,现实题材电视剧虚构叙事文本中的非现实主义审美形态也值得关注,它体现的是当代文化的多样性特征。一些被忽略的情感特征,一些忙忙碌碌的日常生活细节,一些视而不见、熟视无睹的社会现象一旦作为与生活距离较远的艺术变形的符码呈现时,也就具有了特别的含义。在非现实主义审美中,本文主要探讨了四种表现形态:第一,偏重于对生活原生态展示、倾向自然主义乃至消解生活理想的电视剧;第二,以世俗生活浪漫传奇姿态出现的电视剧;第三,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先锋性或拼贴与戏仿的电视剧。这些非现实主义审美形态体现了全球化语境中异质文化对电视剧艺术的影响和当代新兴的审美精神。 本文认为,中国现实题材电视剧体现了中国当代大众审美文化的多种艺术真实,诸种不同的艺术真实在美学上呈现为文化立场、艺术观念、人物塑造、叙事方式、艺术风格等的差别,丰富多彩的艺术表现方式也拓展了电视剧艺术表现的时空领域。改革开放至今,中国现实题材电视剧在发展和开拓现实主义艺术上取得了卓越的成就,实现了主旋律的审美化,艺术表达方式的多样化,为今后我国电视剧艺术创作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美学经验。纪实与虚构这两种表现类型在这一题材领域也得到了发展和体现,丰富了大众的精神生活,在实现艺术的娱乐功能上也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使得电视剧艺术的价值视野得到了更为全面的展示。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彭文祥;颜胤盛;;新时期中国现实题材电视剧的“冲突-解决”模式及其文体升华[J];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01期
2 ;[J];;年期
3 ;[J];;年期
4 ;[J];;年期
5 ;[J];;年期
6 ;[J];;年期
7 ;[J];;年期
8 ;[J];;年期
9 ;[J];;年期
10 ;[J];;年期
11 ;[J];;年期
12 ;[J];;年期
13 ;[J];;年期
14 ;[J];;年期
15 ;[J];;年期
16 ;[J];;年期
17 ;[J];;年期
18 ;[J];;年期
19 ;[J];;年期
20 ;[J];;年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陈友军;现实题材电视剧艺术真实形态论[D];中国传媒大学;2007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