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青少年恐惧情绪及调节发展的fMRI和EEG研究

马庆霞  
【摘要】:青少年恐惧情绪及调节发展的研究,是当今情绪领域研究的前沿和热点课题。本研究样本选择中国青少年为被试,使用功能磁共振成像技术(fMRI)和脑电成像技术(EEG),将实验法和主观报告相结合,探讨了10—17岁青少年恐惧情绪及其调节发展的脑机制特点。青少年恐惧情绪的fMRI研究中,被试是30名10-17岁右利手青少年(15名男生,15名女生),观看10张恐惧面孔,10张中性面孔,重复4遍,每次重复中,面孔的顺序随机排列,被试判断面孔的性别。然后观看40张恐惧图片,40张中性图片。恐惧图片和中性图片间隔呈现,每组10张。青少年恐惧情绪调节的EEG研究中,被试是46名12-16岁青少年,观看20张中性图片(不调节);对恐惧图片,其中20张进行再评价调节情绪,20张仅观看,不进行情绪调节。 研究首先通过问卷调查发现,10-17岁青少年随着年龄增加,报告的感情强度降低。在fMRI的研究中发现,青少年在知觉恐惧面孔和恐惧图片时,边缘叶、右杏仁核、枕叶都有激活。知觉恐惧图片时,左杏仁核、颞叶和右额叶也有显著的激活。对恐惧面孔的知觉更多是一种习惯化的反应,可能不需要左杏仁核的参与:而对恐惧图片的知觉更多是一种评价性的反应,可能需要左杏仁核的参与。其次,在对恐惧面孔和恐惧图片的反应中,10至15岁青少年杏仁核都有激活,而15至17岁青少年杏仁核都没有激活。随着年龄增加,左额叶和枕叶的激活也随着增加。这表明随着年龄增长,青少年左额叶的发展是其恐惧情绪发展的生理基础。这一结果与问卷调查的结果是一致的,并为其提供了生理依据。第三,女生在知觉情绪刺激时,额叶和边缘系统及大脑后部的激活都高于男生,因而产生更强的情绪体验。说明男女生的情绪体验差异是有大脑生理基础的。在EEG的研究中发现,12-14岁初中生知觉恐惧图片时,左前额叶(FP1)位置11.72Hzα2波提高,右顶叶(P8、P4、CP4、PZ、CPZ)9.77Hzα1波降低。15-16岁高中生知觉恐惧图片时,前额叶(FCZ、FZ、F4、F8、F3、F7、FP1)位置11.72Hzα2波、右额叶(F8、FT8、FC4)10.74Hzα1波、前额叶位置(FZ、F7、F8)8.79Hzα1波提高,中线额(FZ)、左半球(FC3、C3、TP7、CP3、P7、P3)、顶叶(CZ、Pz、CPZ、CP4)9.77Hzα1波降低。额叶的发展是青少年恐惧情绪发展的大脑生理基础,也就是说,在青少年时期,大脑仍处于发展阶段,具有一定的可塑性。这些结果与Davidson等人的研究结果是一致的。 特别是本研究首次使用EEG研究情绪调节,结果发现,青少年前额叶和左颞叶θ波与恐惧情绪调节有关。对于12-14岁初中生来说,对恐惧情绪进行调节时,左额叶(FP1,F7,FT7)和左颞叶(T7)6.84Hz θ波,以及中线额(FZ,CZ)和右中额(FC4,F4)5.86Hz θ波降低。对于15-16岁高中生来说,对恐惧情绪进行调节时,额叶(FP1、F7、F3、F4)和左颞叶(FT7、T7)4.88Hz θ波,以及右侧额(FT8,F8)和左侧额(FT7)、右顶叶(CP4,P4,CPZ,PZ)5.86Hz θ波降低。同时还形成了EEG研究情绪调节脑机制的新模式。结果表明,可以用EEG探讨情绪调节的脑机制。这些都是本研究的创新之处。本研究用实验证实了情绪神经心理学的理论观点,即大脑额叶调节、控制情绪反应。前额皮层的发展是情绪和情绪调节发展的大脑生理基础。 总之,本研究采用中国青少年被试和中国人的面部表情图片,使用fMRI和EEG等先进技术,研究恐惧情绪和情绪调节发展的脑机制,获得了与国际上已有研究一致的结果。同时,创新性的使用EEG研究恐惧情绪的调节,获得了有意义的结果,并且形成了新的EEG研究模式。这些研究结果为我国青少年恐惧情绪和情绪调节发展的研究积累了脑机制的的资料,也为青少年恐惧情绪和恐惧情绪调节发展的特点,提供一定的生理依据,为揭示青少年情绪和情绪调节发展的规律提供了实验依据。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袁锦芳,牛秀奎;如何调节考场情绪[J];沧州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4年02期
2 闫荣双;儿童情绪调节研究方法初探[J];临沂师范学院学报;2004年02期
3 聂胜昀;马惠霞;;表象与情绪及表象的情绪调节作用的研究[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9年07期
4 汤冬玲;董妍;俞国良;文书锋;;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一个新的研究主题[J];心理科学进展;2010年04期
5 田宝,陈艳玲,周鸿兵,邢淑琴;情绪调节教学模式在中学英语教学中的实验研究[J];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年03期
6 ;挫败后的情绪调节[J];父母必读;2009年10期
7 陈友庆;叶玉红;;幼儿负性情绪的特点及其调节[J];教育导刊(下半月);2011年01期
8 刘杰,张蓉;浅谈高职院校学生心理素质教育[J];天津成人高等学校联合学报;2002年04期
9 王家鹤;;情绪调节:国外理论和实证研究的新视角[J];社会心理科学;2005年04期
10 姬建民;;少一点抱怨 多一点宁静[J];思想政治工作研究;2010年11期
11 张爱菊;;在积极心理学视角下调节情绪健康[J];教育教学论坛;2010年09期
12 刘启刚;;儒道情欲调节传统探析[J];医学与哲学(人文社会医学版);2007年11期
13 梁勋;;如何引导学生发展情绪智力[J];湖南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01期
14 姜媛;林崇德;;情绪自我控制发展的影响因素[J];心理发展与教育;2010年06期
15 胡萍;;学困生学业情绪的调节与培养[J];社会心理科学;2010年Z2期
16 王江慧;;复读生情绪调节与学习[J];青春岁月;2011年10期
17 孙玲;汤效禹;;试论情绪弹性的提高[J];知识经济;2011年14期
18 王振宏,郭德俊;情感风格及其神经基础[J];心理科学;2005年03期
19 沃建中,刘彩梅,曹凌雁;中学生情绪调节能力的发展特点(英文)[J];中国临床康复;2005年20期
20 陈继红;;天气炎热,谨防“情绪中暑”[J];健康之路;2006年08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唐鹤菡;刘荣波;王存玖;幸浩洋;龚启勇;;Analysis on DQA Protocol of fMRI[A];2010中华医学会影像技术分会第十八次全国学术大会论文集[C];2010年
2 林尔坚;;Passive-movement in BOLD fMRI[A];2010中华医学会影像技术分会第十八次全国学术大会论文集[C];2010年
3 林尔坚;;DTT combine fMRI by 3.0T in patients with brain tumors[A];2010中华医学会影像技术分会第十八次全国学术大会论文集[C];2010年
4 Jeffrey RobertPetrella;;Clinical Applications of fMRI/fcMRI:Are We Ready for Prime Time?[A];中华医学会第十八次全国放射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1年
5 刘波;;针刺中枢效应的fMRI功能定位到神经网络学研究[A];第十一次全国中西医结合影像学术研讨会暨全国中西医结合影像学研究进展学习班资料汇编[C];2010年
6 ;Targets for propofol action on the central nervous system studied using 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fMRI) in healthy volunteers[A];全国第一次麻醉药理学术会议暨中国药理学会麻醉药理专业委员会筹备会论文汇编[C];2010年
7 王文远;覃小兰;郑欣杰;刘波;王晓辉;龙亚秋;;平衡针针刺高血压患者降压穴的脑fMRI研究[A];第四次全国民间传统诊疗技术与验方整理研究学术会论文集[C];2011年
8 胡昔权;郑雅丹;康庄;李奎;陈颖蓓;;双侧上肢训练对脑梗死患者脑功能重组影响的纵向fMRI研究[A];中国康复医学会运动疗法分会第十一届全国康复学术大会学术会议论文摘要汇编[C];2011年
9 王晓东;夏鹤春;马辉;黄耀武;朱凯;;利手、非利手简单运动模式在手运动区fMRI研究[A];第六届西部介入放射学术会议宁夏医学会放射学分会第四届年会介入放射学新技术继续教育学习班论文汇编[C];2009年
10 常时新;陈瑶;周蕾;鲍红;田芳;薛峰;周自明;陈笛;朱乐群;倪肖卫;陈亮;阮方;;多穴位联合电针刺激fMRI对卒中恢复期皮层功能变化的监测[A];第十一次全国中西医结合影像学术研讨会暨全国中西医结合影像学研究进展学习班资料汇编[C];201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马庆霞;青少年恐惧情绪及调节发展的fMRI和EEG研究[D];首都师范大学;2004年
2 张文海;青少年情绪调节的ERP和fMRI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11年
3 相洁;启发式问题解决认知神经机制及fMRI数据分析方法研究[D];太原理工大学;2010年
4 胡正珲;脑的生理基态的fMRI图像分析及计算机辅助诊断研究[D];浙江大学;2004年
5 蒋元文;正常人与精神分裂症患者空间工作记忆的fMRI研究[D];天津医科大学;2010年
6 刘学政;内侧颞叶癫痫患者认知功能及语言功能磁共振(fMRI)网络连接的研究[D];福建医科大学;2012年
7 张江;脑功能磁共振成像数据处理算法及应用研究[D];电子科技大学;2010年
8 包大鹏;运动性疲劳脑功能变化的fMRI研究[D];北京体育大学;2012年
9 赵凌;基于fMRI技术研究循经取穴针刺效应的脑功能连接网络响应特征[D];成都中医药大学;2011年
10 王云玲;新疆维吾尔族多语者语言功能区的fMRI研究[D];新疆医科大学;2012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黄伟;BOLD-fMRI在语言及邻近功能区脑肿瘤外科治疗中的应用研究[D];宁夏医科大学;2011年
2 高瑞玲;基于生理噪声建模的大鼠BOLD fMRI研究[D];中南大学;2012年
3 雷蕾;基于fMRI的大鼠脑功能网络连接研究[D];电子科技大学;2010年
4 郑金海;普通高校体育教育专业体操教学中学生恐惧情绪的形成与调节[D];山东师范大学;2006年
5 王泽静;静息态fMRI显示DMD脑异常功能区及其与认知障碍的相关关系[D];河北医科大学;2010年
6 黄敏;应用fMRI探索网络游戏成瘾青少年脑内相关奖赏系统的研究[D];安徽医科大学;2011年
7 朱连云;独立成分分析在fMRI数据处理中的应用[D];浙江大学;2008年
8 李墨花;轻度脑外伤患者伪装记忆损害诈病的fMRI识别研究[D];汕头大学;2011年
9 王丹辉;数学归纳推理和双手运动协作的fMRI研究[D];电子科技大学;2011年
10 廖玲敏;轻微型肝性脑病空间工作记忆损伤的行为学与BOLD-fMRI研究[D];汕头大学;2011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赵鑫 周仁来 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扫描国际主要情绪调节研究中心(上)[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
2 赵鑫 周仁来 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扫描国际主要情绪调节研究中心(下)[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
3 刘霞;科学家找到测量痛苦的方法[N];科技日报;2009年
4 杨利昆;疲劳发生与情绪调节[N];中国中医药报;2000年
5 本报特约记者 朱丽丽;看球太激动 当心看出病[N];健康时报;2004年
6 徐述湘;探讨针灸作用机制新武器——fMRI[N];中国医药报;2004年
7 丁卫红(作者单位:芜湖市体委业余体校);网球比赛重在情绪调节[N];安徽经济报;2005年
8 中国人民大学心理研究所 俞国良;寻找青少年情绪变化的“阀门”[N];中国教育报;2007年
9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心理学研究所博士生导师 沙莲香;非典时节谈恐惧[N];健康时报;2003年
10 本报记者 张羽;贵阳心理咨询存四大误区[N];法制生活报;2007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