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动因研究

杨杰  
【摘要】:伴随改革开放深化、分工模式演进和“走出去”战略实施,中国融入全球生产网络的广度和深度日益提升,参与方式趋于多元化,业已形成涵盖对外贸易、利用外资和对外投资的立体化参与格局。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至2000年“走出去”战略被提升到“关系我国发展全局和前途的重大战略之举”的高度以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发展迅速。尽管国际直接投资动因理论日臻完善,传统经典投资理论从不同视角阐述了对外直接投资行为背后的原因。但在产品内分工逐步深化,全球价值链进行分解与重构及全球生产网络对国际生产分工格局与贸易利益分配格局影响日益深远的新形势下,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现阶段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动因。本文结合对外直接投资动因理论、全球生产网络理论的经典文献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发展的现状与特点,首先尝试构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新动因的理论分析框架。进而分别基于国家和行业层面数据,立足东道国和母国双视角,借助价值链长度与上游度测算方法、社会网络分析法、动态面板数据模型等来验证中国现阶段对外直接投资主要缘于哪些动因的驱使。最后,结合理论分析、实证检验与案例探讨的结论,提出进一步推进“走出去”战略实施,提升我国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地位、强化我国企业在全球生产网络中网络权力的政策建议。遵循上文所述研究思路,全文共由七个部分构成。第一章是引言。该部分主要阐述研究背景与研究意义,介绍研究主体思路与篇章结构,总结所使用的方法,指出本文的创新点所在与研究不足之处。第二章是国内外相关文献综述。该部分首先对国内外现有对外直接投资动因相关理论进行系统梳理,熟悉具有代表性的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外直接投资的经典动因理论。对相关理论贡献与不足进行评价,明确本文理论分析框架构建的切入点。其次对全球生产网络相关文献进行评述,夯实理论分析基础。最后对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动因实证检验文献进行述评,了解现有对外直接投资动因实证分析所采用的主流方法与模型,以期在现有模型的基础上进行适当的拓展研究。第三章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发展现状与特点。该章主要基于两种不同的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口径对中国现有对外直接投资格局、海外投资行业分布、区域分布特点、投资主体和范围的动态变化进行系统探讨,对现阶段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分布与特点进行正确解读。第四章是全球生产网络视阈下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动因新探。一是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基于全球生产网络视角对现有海外投资的动因进行补偿性研究,尝试构建“网络权力驱动论”分析框架,基于关系视角界定“网络权力”的相关概念,分析中国企业网络权力提升对海外投资的影响及借助对外直接投资来进一步提升网络权力的必要性。二是尝试构建“价值链延伸和升级论”分析框架,分析中国企业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所处地位的改变对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影响,探讨中国企业通过对外直接投资来规避价值链低端锁定风险,实现进一步向价值链高端挺进的可行性。第五章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动因的实证检验。该部分主要包括:基于“网络权力驱动论”的国家层面的实证检验(主要基于东道国的视角)与基于“价值链延伸与升级论”的行业层面的实证检验(主要基于母国视角),明确相关理论在中国的适用性及各种动因(既包括传统动因,又包括新动因)对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诱发程度与受限因素。第六章是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动因的案例分析。该部分通过对海尔集团、联想集团、华为公司、中国石化等企业具体投资动因的分析,针对性地探讨了企业层面对外直接投资的动因。同时,对企业对外投资动因与上文分析是否吻合进行评价。第七章是研究结论、启示与展望。此部分主要概括总结全文所得主要结论,得出相应现实启迪与政策建议。最后,对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动因未来的研究方向进行展望。通过以上问题的研究,本文得出以下主要结论:第一,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基准无论选取第一目的地,还是最终目的地,均可以得出:近十年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和存量增长迅猛、对外直接投资主体趋于多元化、对外直接投资流向的行业日益广泛、对外直接投资地理分布集聚与分散并存(局部地区集聚,总体分布扩散)。但就对外直接投资地理分布和流向行业而言,两种统计方式所得结果有较大出入。不同点一:按照境外第一目的地进行统计,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主要流向亚洲。如果遵循境外最终目的地的统计原则,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则主要流向欧洲和北美。不同点二:据境外第一目的地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第三产业备受青睐。而按照最终目的地进行统计,结果则截然不同,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主要流向工业。第二,在国家层面,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兼具以下特征,特征一:具有路径依赖和自我强化的特征,即中国更倾向于对先前投资过的国家开展海外直接投资行为。特征二:具有资源寻求和市场巩固与扩大的特征。即东道国自然资源越丰裕、中国向东道国出口额越大时,中国对该国投资的倾向越明显。特征三:具有较强的制度规避与风险规避性特征。前者表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尤其是资源寻求型的对外直接投资制度规避特征明显。后者表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并非如国外学者所言,具有较强的风险容忍度,乐于投资到高风险的国家或地区。第三,在行业层面,驱动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内生动力日益强劲。总体上看,现阶段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动因大致可以归结为以下几点。动因一:中国各行业网络权力的强化。中国各行业所拥有网络权力的提升,助推有实力的中国企业加快“走出去”步伐,积极营建自己主导的全球生产网络,以进一步强化自身网络权力、赢取更多话语权、提升增值能力。动因二:全球价值链分工地位的提升。我国企业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地位已悄然发生改变,不再单纯从事接近最终消费者的加工和组装等价值链低端环节,逐步实现由微笑曲线底部向两端的攀升,并且全球价值链分工地位的改变现已成为驱动我国企业“走出去”的强劲力量。动因三:行业全球价值链国外部分长度的提升。行业全球价值链国外部分长度的提升意味着我国融入全球生产网络的程度日渐加强,国内生产对国外中间投入品的需求有所增加。为了确保上游原材料的供应及下游销售渠道的畅通,我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势必有所增加。动因四:行业劳动生产率的提升。行业劳动生产率的提升,使得相关企业已不再仅限于出口获利,而是通过对外直接投资来拓展利润空间,这在一定程度上加速我国企业“走出去”步伐。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