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论文排版

大数据背景下的个人信息分类保护制度研究

袁泉  
【摘要】:大数据技术的发展给个人信息保护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基于路径依赖等原因,传统个人信息保护立足于“一刀切”模式,并将其视为一项独立、完整的权利加以保护,造成了现实和理论上的双重困境。本文立足于信息生命周期理论,结合个人信息的多元法益和双向利益主体,提出了一条全新的个人信息分类标准,为个人信息保护提供了新的路径。本文围绕如下层层递进的问题展开:(1)大数据技术给个人信息保护带来了哪些挑战?(2)个人信息分类保护的必要性是什么?(3)个人信息分类保护的制度构建是怎样的?(4)不同类别的个人信息的具体保护机制是怎样的?除导论和结论外,本文正文共分为七章。第二章主要回答问题(1)。首先分析了大数据技术给个人信息保护带来的挑战,并就个人信息的界定、分类,以及“个人信息”与“个人数据”的关系等问题做出辨析,认为在法律语境下不应严格区分“个人信息”和“个人数据”的使用,梳理了欧盟、美国和中国的个人信息保护现状。第三章和第四章主要回答了问题(2)。第三章以个人信息分类保护的现实基础为研究目的,以个人信息保护的现实困境为论述核心。指出传统个人信息保护多遵循“一刀切”模式,导致了利益失衡和“通知-同意”机制失灵的现实问题,认为造成上述原因的主要问题是,传统个人信息保护仅站在单向利益保护层面。此外,本章梳理了国内外关于个人信息财产化理论的主要观点,并就立足于信息财产权衍生的新型权利模式进行了分析,认为单纯通过财产权制度无法满足个人信息保护的现实需要。第四章以个人信息分类保护的理论基础为研究目的,以个人信息的非权利性为论述核心。首先对个人信息保护与隐私权进行梳理,强调二者的界分。其次,就个人信息保护的目的进行讨论,指出个人信息保护的目的并不是对个人信息利益的单向保护,而是妥善处理好信息之上的各项利益关系之前提下,实现个人信息的自由流转与使用。最后,个人信息不符合归属效能、排除效能、社会典型公开性等民事权利的基本特征,呈现出非权利性。因此,个人信息无法作为一项完整的权利加以保护。第五章主要回答了问题(3)。本章首先指出个人信息在个人端和企业端呈现出不同的利益形态,其法益具有双边性特点。此外,通过对传统信息分类保护路径的梳理和反思,指出个人信息分类不得以单一维度为标准,必须通过多维度统合方能准确界定信息之间的根本差异。最后,提出了以个人信息生命周期为基础,综合考量信息法益形态与利益主体等因素为分类标准,以个人私密信息、个人事实信息、数据产品为划分类型的新型分类体系。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主要回答了问题(4)。第六章以“第一类个人信息——数据产品”的具体保护机制为研究目的,以数据产品的财产权保护为论述核心。本章分别讨论了数据产品财产权的必要性、可行性等因素,论证了数据产品具备财产化的正当性。提出了两条数据产品赋权路经,分别是以“匿名化信息”为处理对象和“个人授权许可”两种方式。第七章以“第二类个人信息——个人私密信息”的具体保护机制为研究目的,以个人私密信息的隐私权保护为论述核心。本章对个人私密信息的内涵和法律性质进行了讨论,指出此类信息应当遵循隐私权的保护路经。提出在个人私密信息的授权许可过程中,应严格限制“通知-同意”机制的适用边界,并强化默认机制和成本策略机制的应用。第八章以“第三类个人信息——个人事实信息”的具体保护机制为研究目的,以个人事实信息的利益配置保护为论述核心。本章对个人事实信息的内涵和法律性质进行了讨论,指出此类信息应当遵循利益配置的保护路径。一方面,针对信息滥用造成的生活安宁权侵害和个人自由权受损,应采取人格权保护路经予以救济。另一方面,个人拥有此类信息的财产性权利,企业欲就信息进行商业利用或处理,需以个人授权许可为前提。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