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犯罪实质判断论

彭瑞楠  
【摘要】:存在于事实之中的行为与依据刑法规范而得出的全部犯罪构成要件要素相符合便意味着犯罪的成立。但这一认知过程,却应当包含着解释、判断、论证三个前后相依的过程。因此,依据现行刑法规范针对特定行为进行是否为犯罪的判断,是刑事司法实践的核心工作之一。故而,确保犯罪判断的正确进行,应当成为刑法解释学的目标之一。犯罪实质判断论,是从犯罪判断角度对刑法形式解释论与实质解释论之争进行再次解读的理论探索。具体而言,本文所关注的是,犯罪论中有关犯罪实质属性理论在司法实践中的功用模式,即犯罪实质判断的具体功能和体系化运用。犯罪判断所依据的刑法规范以文本形式表现,而需要被判定的行为却存在于事实中。因此,刑法解释成为了犯罪判断的前置程序。笔者认为,可以将犯罪判断解构为两个层面:其一,基于刑法文义针对相关行为(事实)进行的普通逻辑判断,此即构成形式处罚必要性判断。其二,基于相关犯罪实质属性理论对相关行为(事实)进行的价值评判,此即构成实质处罚必要性判断。笔者认为形式法治是实质正义的基础,极端的实质解释论者主张突破普通逻辑形式进行犯罪判断,显然会造成以扩张为名行类推之实的违背法规范之举。刑法解释以及犯罪判断都要做到,即尊重形式法治又兼顾实质正义。因此,在刑法解释环节针对犯罪实质的讨论应当建立在刑法文义解释的基础上,而犯罪判断则应当先进行形式处罚必要性判断,再进行实质处罚必要性判断。本文认为,犯罪实质属性是对应于犯罪规制形式(即违反刑法规范)特征的内容属性,其等同于实质处罚必要性。对于相关概念的理解,需要注意两点。其一,此处的犯罪概念仍被限定在刑法解释学框架下,而在这个框架中违反刑法规范是犯罪的基本特征,也是判定犯罪成立的主要依据,其等同于形式处罚必要性。因而,犯罪实质属性作为针对犯罪概念的法哲学思考,其本身不能否定上述基本特征,并且不能顶替成为犯罪判断的主要依据。其二,形式与实质作为一对相辅相成又相互对立的概念,明确其内涵需要指明其所结合的范畴。显然,我们所说的犯罪实质属性是一种“特指”,而并非犯罪所具有一切内容属性。即犯罪实质属性概念应当有别于犯罪判断所运用到的实质属性概念。而从外延关系上把握,前者被后者所包涵。因此,可以说犯罪实质属性是对应于违反刑法规范的犯罪形式特征,而对犯罪内容属性的进一步思考后的填充,并将此作为犯罪判断的依据之一。由犯罪法定概念可知,犯罪具有应受惩罚性、刑事违法性、社会危害性等属性特征。而依据以上结论可知,其中只有社会危害性被称为犯罪实质属性。社会危害性、法益侵害性以及规范违反性等理论学说均为犯罪实质属性理论。其中,社会危害性理论认为犯罪本质是对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的危害性;而法益侵害性则认为犯罪本质是对刑法所保护的法益侵害性。本文认为社会危害性理论虽然指明了犯罪本质是对客观的、历史的、与人相关的,且受刑法保护的社会关系的危害性。但却缺乏体现进一步进行描述的规范性,且存在内涵空洞的理论瑕疵。而虽然规范违反说体现了犯罪本质的规范性,但不论将规范违反性理论视为,为犯罪形式特征(违反刑法规范)寻求其他社会规范的背书,还是将规范违反性依据视为黑格尔哲学意义上的“不法”的体现,即将犯罪视为对代表绝对精神的“法秩序”的违反。前者并没有对规范本身的意义进行进一步的探讨,因此颇具同义反复的意味,而后者却不可避免的将犯罪实质精神化,甚至可以说是玄幻化。由此可见,以规范违反性对犯罪本质进行解说,具有相应的理论缺陷。而法益侵害性理论指明了犯罪本质是对刑法保护的客观社会存在的侵害性,并且结合相关法规范进行描述而具有规范性。因此,本文认为,法益侵害性理论可作为社会危害性的替代(或者说赋予社会危害性以法益侵害性的内涵)成为主要的犯罪实质属性理论。当然,在具体的运用过程中,法益概念本身也需要进行具体化的填充。对于刑法目的以及刑罚目的的探讨以及刑法规范中本身存在的事实和价值因素(包含对正义价值的追求),都使得针对犯罪实质属性的把握,成为了无可争议的评判标准。但这绝不意味着,诸如行为具有法益侵害性成为了犯罪判断的基准。犯罪判断虽然应当兼顾形式法治与实质正义。但事实上,对于实质正义的追求应当建立在保障形式法治的基础上。形式解释论与实质解释论所争议的真正焦点,在于某行为已被判定具有犯罪实质属性时,是否允许超越刑法用语含义边界的扩大解释,并基于此进行入罪判定。这事实上是对于犯罪实质属性在犯罪判断中的功能所进行探讨产生的争议。这样的争议则源自于对罪刑法定原则的不同理解以及刑法文本形式表达功能优缺点的不同理解。具体而言,前者的争议焦点在于如何处理罪刑法定原则的形式侧面与实质侧面的关系。而后者的争议焦点则在于如何处理刑法文义明确性与模糊性之间的关系。本文认为,遵循罪刑法定原则并不意味着禁止以“解释说明”为内涵的刑法解释,而是要禁止导致罪刑擅断的类推解释。罪刑法定原则的形式侧面与实质侧面对犯罪判断而言,均为指导原则。但罪刑法定原则的形式侧面与实质侧面属于并列且相互独立自洽的两个层面。罪刑法定原则形式侧面指明了刑法解释需要尊重刑法文本文义,而据此进行的犯罪判断还需要尊重普通逻辑。基于我们对犯罪判断进行的解构,可知依据刑法文义作为普通逻辑判断的犯罪判断居于基础地位。由此可见,罪刑法定原则形式侧面居于相关概念的基础地位,而实质侧面对相关问题的深入探讨,必须建立在尊重此基础之上。因此,罪刑法定原则实质侧面并不能修正其形式侧面。而刑法文本文义明确性与模糊性具有相对性。因此,承认刑法文义的模糊性也并不意味着否定刑法文义的明确性,事实上刑法文义具有边框般的限制作用。基于上述论据以及对于实质正义的追求应当建立在保障形式法治的基础上的理念。我们得出结论:实质处罚必要性判断对于形式处罚必要性判断结论仅具有验证功能,且仅具有出罪功能。犯罪判断需借助成熟的犯罪论体系,毕竟法学体系对法律适用者约束可以起到排除恣意的作用。对于犯罪论体系的选择,决定了构成完整犯罪判断所有之“子证明”的排列组合。针对具体犯罪构成要件要素的审查,即为犯罪判断具体“子证明”的展开。以构成要件理论看待犯罪,犯罪的成立对于每个构成要件要素的需要是缺一不可的,同理以犯罪判断的角度看待,行为被判定为犯罪,则意味着其通过了所有应被证明的“子证明”。当然,缺一不可并不意味着不分主次和没有先后。通过批判实质二阶层犯罪论体系,以及客观评价犯罪构成——四要件体系,最终确立了犯罪实质判断论体系将依据古典“三阶层”犯罪论体系。其主要原因便在于其含有狭义构成要件。构成要件概念与构成要件该当性概念不同,本文认为前者为指导形象,而后者为犯罪类型。因此,狭义构成要件可承接单纯的依据刑法文义以及普通逻辑的犯罪判断,譬如对行为人要素的判断审核便是狭义构成要件要素判断。本文认为,构成要件该当性阶层由客观构成要件要素与主观构成要件要素分别构成。而“先客观后主观”的判断思路,要求我们优先判断以行为要素为核心的客观构成要件要素。而对相关要素该当性的判断又应当遵循“先形式处罚必要性再实质处罚必要性”的顺序。譬如判断某一特定行为是否符合某具体罪名下故意作为犯罪。我们首先,应当先对该行为要素进行形式处罚必要性判断,再对该行为要素进行实质处罚必要性判断。其次,同样依照上述顺序对故意要素进行判断。具体而言,先进行故意要素认知层面形式处罚必要性判断,再进行故意要素认知层面实质处罚必要性判断;当通过以上故意认知层面判断之后,再先进行故意要素意志层面形式处罚必要性判断,又再进行故意要素意志层面实质处罚必要性判断。笔者认为在这个判断过程中,犯罪实质判断作为相关独立评判(程序),通过对形式处罚必要性判断结论进行验证发挥了相关出罪之功能。犯罪实质判断在违法性阶层中的功用,主要针对违法性排除事由“必要限度”的量化判定而言。以正当防卫为例,遵循“正对不正”、实属“情况紧急”的判断属于形式处罚必要性判断的管辖,而针对维持“必要限度”的判断则属于实质处罚必要性判断的管辖。罪责是针对行为人本身的评价标准,而犯罪实质处罚必要性则是针对行为本身的评价标准,这就决定了犯罪实质判断在有责性阶层中的功用只能间接进行。此即需要结合主观构成要件要素的实质性审查而发挥,譬如主观构成要件故意要素是否具有实质处罚必要性,便可以作为罪责要素的违法性认识要素的重要依据。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周伟兴;;科学判断 合法合规[J];现代职业安全;2018年01期
2 路?;如何由sinα+cosα的值判断α的范围[J];甘肃教育;2005年Z1期
3 马无疑;;判断的性质、结构和种类[J];语文学习;1954年07期
4 冯桂莲;判断整除的几种方法[J];青海教育;2004年06期
5 郝绍万;;判断互质数的六种方法[J];小学教学研究;1984年01期
6 陈宏;爱的判断[J];北方音乐;1989年02期
7 王雨春;培养学生判断能力[J];小学教学参考;1997年Z1期
8 ;影响判断的颜色[J];中国科技信息;2016年23期
9 汤晟;;基于职业判断的预计会计对预期信息的处理研究[J];国际商务财会;2017年05期
10 ;双传学:从历史经验看科学判断形势[J];红旗文稿;2017年19期
11 高蒋依;;理性判断,保持独立[J];作文;2020年04期
12 白莲花;花鹿水;;如何一眼判断南北方人[J];意林;2018年01期
13 ;判断有据[J];喜剧世界(下半月);2017年12期
14 ;判断正误[J];小雪花(初中高分作文);2018年05期
15 木心;;《即兴判断》[J];意林;2018年23期
16 ;最重要的是有一双会判断的慧眼[J];同学少年;2014年05期
17 左手戒指;;一招判断自己是否在对方QQ好友中[J];电脑迷;2011年06期
18 郭涛;刘增平;;判断电路反馈类型的常用方法的等效性[J];湘潭大学自然科学学报;2011年02期
19 程新;;如何判断一个项目能否赚钱[J];农家参谋;2011年10期
20 胡月秋;;新时期财务人员职业判断的应用[J];现代经济信息;2010年17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帕斯卡尔;;有定点才好作判断[A];外国哲学(第8辑)[C];1986年
2 王伟;史燕伟;徐富明;佘壮;LUO Hanbing;;参照点和决策框架对公平判断的影响[A];第十八届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摘要集——心理学与社会发展[C];2015年
3 李凤;;实质性相似的判断及其存在的问题[A];“决策论坛——管理决策模式应用与分析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下)[C];2016年
4 盖地;罗斌元;;会计确认的再认识及应用——基于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的认知论释义[A];中国会计学会会计基础理论专业委员会2011年专题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1年
5 葛茜;蒋京川;;公正的主观性:“社会人”的公正判断[A];第十五届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C];2012年
6 张旭;;从创造性在美国的发展历程看其判断标准的客观化[A];2014年中华全国专利代理人协会年会第五届知识产权论坛论文集(第一部分)[C];2014年
7 王磊;梁建平;曾理;;运动表现判断的社会认知研究进展[A];第十九届全国高校田径科研论文报告会论文专辑[C];2009年
8 张银娜;程小青;陈会昌;;不同情境下中学生承诺判断的发展[A];中国心理学会发展心理学专业委员会、中国心理学会教育心理学专业委员会二〇〇六年度学术年会论文摘要集[C];2006年
9 蔡颖;;个人相关性对社会公平判断的影响[A];增强心理学服务社会的意识和功能——中国心理学会成立90周年纪念大会暨第十四届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C];2011年
10 陈建胜;;城市化进程中的撤村建居:积极判断与消极判断——以杭州为例[A];“秩序与进步:浙江社会发展60年研究”理论研讨会暨2009浙江省社会学年会论文集[C];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彭瑞楠;犯罪实质判断论[D];中国政法大学;2019年
2 董辉;教师专业判断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5年
3 石必胜;专利创造性判断比较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11年
4 张东锋;判断与存在:海德格尔判断学说研究[D];复旦大学;2013年
5 代利;基于判断聚合逻辑的群体理性条件研究[D];西南大学;2012年
6 郑煦平;IT环境下的审计风险判断[D];厦门大学;2009年
7 王青春;“多少”概念判断标准的影响因素研究[D];天津师范大学;2012年
8 姜淑梅;材料数量和人格特质对学习判断的影响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6年
9 李典典;管理判断中锚定效应的生成机制[D];浙江大学;2015年
10 王延松;符号空间位置对音高判断的影响[D];陕西师范大学;2016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常雪婷;不同材料难度下框架效应对学习判断的影响[D];内蒙古师范大学;2015年
2 苗永;我国董事勤勉义务判断标准研究[D];河北经贸大学;2015年
3 黄宾王;不作为侵权中作为义务判断标准探究[D];中国政法大学;2015年
4 王敬云;小学生记忆方式对学习判断的影响研究[D];辽宁师范大学;2013年
5 周游;考试判断余地问题研究[D];安徽大学;2007年
6 常艳;危险的判断[D];清华大学;2005年
7 魏聪;“专利创造性判断主体”能力的比较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13年
8 李鹏;合作信息查寻与检索的相关性判断研究[D];西南大学;2013年
9 钟月容;罪数判断新探[D];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
10 李明明;从语气的视角看判断表达方式[D];黑龙江大学;2009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章;高个子更善于判断距离[N];中国科学报;2016年
2 管弦士;是否强制收费,应该如何判断[N];广西日报;2019年
3 汪青;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中“组织领导”行为的具体判断[N];江苏法制报;2017年
4 黎耕 整理 本报记者 徐蓓;古人是怎样判断时间的[N];解放日报;2018年
5 邓清波;用倾听民声正确判断“社会的可承受度”[N];中国青年报;2008年
6 记者 何德功;日本发明通过声音判断司机疲劳的系统[N];光明日报;2003年
7 ;四问:如何判断西式火腿的质量?[N];中国质量报;2003年
8 副研究员 蒲昭和;压力过重怎样判断[N];医药养生保健报;2007年
9 ;怎样判断短装所致的货物短少[N];国际商报;2000年
10 刘忠恩;提高科学判断形势的能力[N];人民武警;2004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