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美国联邦政府拨款制度研究

刁大明  
【摘要】:拨款是美国联邦政府公共财政支出决策的重要环节,关乎联邦政府各个行政部门能否获得维持基本运行和实施政策的充分财政支持。美国联邦政府财政拨款的参与者众多,包括总统及其管理与预算办公室等白宫办事机构、国会及其拨款委员会等各委员会等等,其中以国会在拨款决策中发挥的作用最为关键。国会掌握的控制联邦政府收入与支出的“钱袋权”,是其权力的来源与基础。而本文所讨论的拨款,被称为“钱袋的拉链” 美国联邦政府拨款过程中的核心机构是国会两院的拨款委员会。这种制度安排在大多数国家的代议机构中可谓罕见。事实上,专门的拨款委员会并非始于首届国会,而是随着国家财政规模的扩大,国会必须更为专业而严格地控制支出,又加之府会关系、党派利益等政治因素的交互影响,拨款委员会才应运而生。在美国相对稳定发展的时期,国会及其拨款委员会量入为出,保证了联邦财政的平稳;而一旦国家面临战乱或经济危机,国会及其拨款委员会则无力有效管理支出,致使赤字频现。自19世纪末期成立以来,因财政状况变化和党争政治等因素影响,拨款委员会的管辖权几经拆分与整合,并曾与授权委员会分享拨款权力。这种混乱造成了严重的财政后果,支出过度致使在稳定发展期间出现赤字。本文指出,这一历史时期内,拨款委员会往往通过削减授权委员会的拨款要求来维持其权势,倾向于“守财”。随着20世纪40、50年代冷战军备和社会福利项目等引发的大量支出,联邦财政状况堪忧,赤字常态化。1974年,国会两院设立预算委员会以对财政收支实现整体管理。由于预算委员会的建立,以及强制性项目交由授权委员会管辖等变化,拨款委员会失去了原有的影响力,被要求在预算委员会制定的预算决议案框架下展开立法。为维持权势,拨款委员会出现改变甚至增加支出、塞入专项拨款项目等倾向,形成“散财”动机。基于历史梳理,本文认为拨款委员会在制度安排与立法风格上的变迁具有明显的历史路径依赖。同时,拨款委员会的变化也折射出200多年来美国府会间的宪政关系、国会内部党团、委员会等权力结构的变迁。 从政府过程的角度看,当今美国联邦拨款过程充分诠释着分权与制衡的精神。宪政层次上,总统与国会之间存在着明显的权力分享与制约关系。立法权力结构上,国会内部各委员会之间也呈现出分权化趋势。两院中的预算委员会确定各个政策项目的支出限制,为拨款委员会划定拨款立法的范围;授权委员会与拨款委员会之间形成“先授权后拨款”规则的同时,还掌握着大量强制性项目的拨款权。拨款委员会领导将支出限制再次细化分配到各分委员会,限制着各分委员会的拨款范围。本文认为,这些参与者拨款目标之间的差异性是分权制衡得以形成的必要条件,但分立的府会关系、对峙的两院、极化的国会党团等可能在这种分权制衡的某一层次上制造僵局,降低拨款立法的效率,甚至最终导致拨款立法的夭折。 通过对第108至110届国会两院拨款委员会构成的量化统计分析,本文验证了拨款委员会已失去了“守财者”的合作角色。就众议院而言,在基本尊重区域分布平衡的同时,党团基本控制了拨款委员会成员组成,议员与本党党团领袖的政治立场一致度、领袖对议员的信任度、议员与领袖具有共同利益甚至私人关系等,都是普通议员能否成为拨款委员会成员的影响因素,资历几乎不起作用。在参议院中,虽然党团控制加强,但资历仍旧最为关键。与此同时,国会两院拨款委员会及其分委员会的领导人选仍旧以资历为前提。 本文指出,从财政效果的整体上看,联邦政府拨款保持相对审慎的决策风格。国会的拨款立法既稳定地满足行政部门的财政需要,又在前一财年的拨款水平上略有增幅。从财政效果的细节上看,合同项目分布较为广泛但数额较小与国会政治基本无关;援助项目数额更大但分布相对有限,更多倾向于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援助项目的分布与其选区议员是否为国会多数党有关,与拨款委员会成员无关。作为一种特殊拨款的专项拨款项目,与拨款委员会明显相关。具体而言,参议院拨款委员会成员更多来自经济落后州,更容易给本州实现更多专项拨款。当参议员以诉求和资历而进入拨款委员会后,通过专项拨款形成一个“自我强化”的循环,一定程度上促进着财政资源均等化。与此同时,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普通成员并非以选区专项拨款为首要目标,而是遵循党团领导,推动符合本党团立场的拨款,以实现更大的政策影响。众议院拨款委员会及其各分委员会领导的专项拨款行为空间较大。由于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成员与其选区的经济情况没有关联,拨款委员会及其分委员会领导的专项拨款行为往往无助于财政资源的均等化,更多为私人利益服务,导致财政的浪费和腐败的滋生。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国祥;美国联邦政府农业发展与改革新政策[J];世界农业;1997年01期
2 汪建丰;试评20世纪美国联邦政府的铁路政策[J];湖州师范学院学报;2002年05期
3 ;国外抑制房价措施面面观[J];中华建设;2005年03期
4 周篁;;美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和节能现状[J];中外能源;2007年01期
5 何金祥;;对美国联邦政府矿产资源管理新政策的思考[J];国土资源情报;2008年01期
6 Samuel Zimmerman;;美国联邦政府在城市交通发展中的角色[J];城市交通;2010年05期
7 郑灵;;美国健康保险系统对针灸的给付现状[J];环球中医药;2011年03期
8 薛凤蕊;王余丁;赵邦宏;米振杰;彭超;;美国饲料产业的发展对中国的启示[J];饲料工业;2011年13期
9 武夷山;;美国联邦政府支持以商业化为目标的技术创新[J];全球科技经济瞭望;1989年01期
10 郭佩英;阎向东;;对美国失业保险制度的考察[J];工会理论研究(上海工会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0年02期
11 党庆兰;大开发的真正动力——关于中美两国西部开发主体的考察[J];青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6期
12 潘朋;方茂东;;美国汽车排放缺陷召回制度探析[J];城市车辆;2007年07期
13 刘文军;杨云峰;王鹏;于军;董凤宇;郭莉;;美国得克萨斯州可再生能源市场发展状况[J];中国电力;2007年06期
14 羽毛;;朴素的怀念[J];饲料博览(企业管理版);2007年10期
15 左天觉;美国联邦政府农业研究政策及战略计划[J];世界农业;1983年05期
16 张伟;;由美国西部开发看我国西部大开发[J];西部财会;2002年05期
17 ;美国应急反应体系在卡特里娜飓风中暴露出的问题及启示[J];中国经贸导刊;2005年19期
18 冯继康;;美国农业补贴政策:历史演变与发展走势[J];中国农村经济;2007年03期
19 詹姆斯·L.陈;白彦锋;;论美国重大的联邦预算法[J];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08年01期
20 李丹阳;;美国食品药品管制政策的问题和发展趋势[J];广东社会科学;2008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翟巧相;;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美国联邦政府对印第安人的教育政策[A];纪念《教育史研究》创刊二十周年论文集(17)——外国教育政策与制度改革史研究[C];2009年
2 杨克瑞;;美国《高等教育法》探析[A];纪念《教育史研究》创刊二十周年论文集(18)——外国高等教育史研究[C];2009年
3 王顺义;;美国科学技术政策历史变迁的若干特征[A];上海市科学技术史学会2005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5年
4 王谷;;美国行政体制改革对中国的借鉴和启示[A];湖北省行政管理学会2007年年会论文集[C];2007年
5 王志华;苏祖勤;;新公共管理运动时期美国政府职能调整及其启示——以美国联邦政府为例[A];“构建和谐社会与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研讨会暨中国行政管理学会2007年年会论文集[C];2007年
6 中国铁路噪声控制考察团;;美国铁路噪声控制管理现状[A];中国铁道学会环保委员会噪声振动学组年会学术交流论文集[C];2008年
7 闫新甫;罗安娜;;美国烟叶分级标准体系中类、型和组的划分[A];中国烟草学会2009年年会论文集[C];2009年
8 续润华;;几个重大法令对美国职业教育发展进程的影响[A];纪念《教育史研究》创刊二十周年论文集(17)——外国教育政策与制度改革史研究[C];2009年
9 严亮;;美国科技计划对企业开放管理经验及对中国启示[A];全球化视阈中的科技与社会——全国科技与社会(STS)学术年会(2007)论文集[C];2007年
10 张彬;吴苏云;;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产生原因、经济影响及走势分析[A];美国新经济周期与中美经贸关系——全国美国经济学会第七届年会论文集[C];2003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温静;美国联邦政府研究生资助政策研究[D];西南大学;2012年
2 张宇;美国联邦政府干预学前教育的历史演进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0年
3 刘旭东;美国联邦政府高等教育财政资助发展研究[D];河北大学;2013年
4 武学超;美国研究型大学技术转移政策研究[D];西南大学;2009年
5 李莉;美国公共住房政策的演变[D];厦门大学;2008年
6 张玉;战后美国联邦高等教育弱势扶助政策发展研究[D];西南大学;2007年
7 刁大明;美国联邦政府拨款制度研究[D];南开大学;2010年
8 余承海;美国州立大学治理结构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11年
9 文选才;乔治·W·布什政府公共行政管理改革模式分析[D];复旦大学;2006年
10 蒋云芳;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联邦政府以促进公平为核心的基础教育改革研究[D];西南大学;2012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马晓玲;美国联邦政府研究生资助研究[D];湖南大学;2011年
2 楚琳;美国联邦政府应对当前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育对策研究[D];西南大学;2010年
3 李静;美国联邦政府教育角色变化分析[D];华东师范大学;2012年
4 李晶;美国联邦政府信息资源管理体制研究[D];安徽大学;2010年
5 刘懿敏;浅析美国联邦政府的教育角色[D];上海外国语大学;2008年
6 杨爱英;试论美国政府对印第安人的重新安置计划[D];山东大学;2009年
7 程雅茹;美国高等教育多样性特征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07年
8 范拓源;美国联邦教育项目管理模式研究[D];河北大学;2005年
9 宋晓洁;美国高等教育政策影响下的大学课程设置[D];湖南师范大学;2007年
10 李涛;试析美国成人教育的分权制管理[D];四川师范大学;2007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贾国文刘奕奕;从“二房”救助再看美国次贷危机[N];中国证券报;2008年
2 胡芳刘洪;美国联邦政府接管两大住房抵押贷款机构[N];中国贸易报;2008年
3 记者 汪时锋;美国如何防止经济数据泄露[N];第一财经日报;2011年
4 竺乾威 刘杰;国外大部门体制推进方法和特点[N];中国改革报;2008年
5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胡颖廉;美国“大部门制”的动因和特征[N];中国财经报;2008年
6 本报记者 李琦;亨特兄弟覆灭记[N];第一财经日报;2006年
7 谈云;美国:乡村医生也短缺[N];医药经济报;2006年
8 谢冬兰;对森林火灾顺其自“燃”[N];中国社会报;2008年
9 丛玫;布什4900亿美元赤字“馈赠”继任者[N];第一财经日报;2008年
10 本报记者 张红;美国联邦政府的关门之争[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1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