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食管胃结合部腺癌临床病理特征与预后因素分析

张彦军  
【摘要】:目的:分析食管胃结合部腺癌(adenocarcinoma of the esophagogastricjunction,AEG)患者根治术后临床病理特征、淋巴结转移规律及预后因素,探讨淋巴结转移高危区域、高危因素及根治术后辅助治疗策略,以期为临床实践提供参考。 方法:选择2006年1月至2009年1月于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行根治术且清扫淋巴结≥8个的AEG患者393例。包括Siewert I型26例,SiewertⅡ型139例,SiewertⅢ型228例。病理分期ⅠA期4例,ⅠB期24例,ⅡA期8例,ⅡB期94例,ⅢA期64例,ⅢB期97例,ⅢC期102例。手术共清扫淋巴结5119个,其中阳性淋巴结1492个。149例患者术后行辅助化疗,中位辅助化疗周期为3周期(1~9周期)。分析全组患者的临床病理特征、淋巴结转移规律及淋巴结转移高危区域,探讨性别、年龄、Siewert分型、肿瘤最大径、肿瘤分化程度、脉管癌栓、病理类型、肿瘤浸润深度、淋巴结清扫数、是否发生淋巴结转移、淋巴结转移度、N分期、阴性淋巴结数、辅助化疗因素等对预后的影响,并分析复发转移规律,对AEG根治术后辅助治疗策略及化疗获益人群进行探讨。 结果: 1临床病理特征 (1)本组患者淋巴结转移率为70.0%(275/393),淋巴结转移度为29.1%(1492/5119);纵隔淋巴结转移率为16.4%(24/146),淋巴结转移度为8.3%(40/481);腹腔淋巴结转移率为69.2%(272/393),淋巴结转移度为31.3%(1452/4637)。 (2)纵隔淋巴结转移主要发生在下段食管周围及隆突下;腹腔淋巴结转移主要发生在贲门(包括贲门右和贲门左)、胃小弯、胃左动脉旁、腹腔动脉、脾动脉及脾门旁。 (3)Siewert各分型均可发生纵隔及腹腔淋巴结转移,腹腔淋巴结转移率及转移度均高于纵隔(χ2=13.487,P=0.000;χ2=52.775,P=0.000;χ2=53.214,P=0.000; χ2=3.223,P=0.073; χ2=59.900,P=0.000; χ2=34.107,P=0.000);SiewertⅠ型纵隔淋巴结转移率高于SiewertⅡ型及SiewertⅢ型(χ2=11.963,P=0.003),腹腔淋巴结转移度低于SiewertⅡ型及SiewertⅢ型(χ2=12.998,P=0.002)。 (4)肿瘤最大径≥4cm组淋巴结转移率及转移度均高于肿瘤最大径<4cm组(χ2=13.636,P=0.000;χ2=64.767,P=0.000)。 (5)随肿瘤浸润深度的增加,淋巴结转移率及淋巴结转移均增高,统计学差异有显著意义(χ2=35.305,P=0.000;χ2=134.034,P=0.000)。 (6)低分化组淋巴结转移率及淋巴结转移度高于中高分化组,统计学差异有显著意义(χ2=14.468,P=0.000;χ2=120.099,P=0.000)。 (7)有脉管癌栓组患者淋巴结转移率及淋巴结转移度高于无脉管癌栓组(χ2=7.946,P=0.005;χ2=112.723,P=0.000)。 (8)粘液腺癌及印戒细胞癌患者淋巴结转移率高于腺癌患者(χ2=8.710,P=0.000);两组患者淋巴结转移度无明显差异(χ2=2.714,P=0.099)。 2影响肿瘤肿瘤浸润深度和淋巴结转移的单因素及多因素分析 (1)单因素分析显示AEG的肿瘤浸润深度与肿瘤最大径和肿瘤分化程度有关(P<0.05),多因素分析显示肿瘤最大径是肿瘤浸润深度的独立影响因素(P=0.013)。(2)单因素分析显示AEG的淋巴结转移与性别、肿瘤最大径、脉管癌栓和肿瘤分化程度有关(P<0.05),多因素分析显示脉管癌栓是淋巴结转移的独立影响因素(P=0.002)。 3全组生存情况 截止随访日期,共有215例患者死亡,1、3、5年总生存率(Overallsurvival)分别为81.7%、50.9%、38.7%。 3.1临床病理因素与生存情况 经胸手术入路与经腹手术入路两组患者1、3、5年生存率无统计学差异(χ2=0.572,P=0.450)。Siewert分型中Ⅱ型预后最好,其次为SiewertⅢ型,SiewertⅠ型预后最差(χ2=7.186,P=0.028)。腺癌患者1、3、5年生存率明显优于粘液腺癌及印戒细胞癌组(χ2=5.329,P=0.021)。肿瘤最大径≥4cm组患者1、3、5年生存率分别为80.1%、48.8%、36.1%,明显低于肿瘤最大径<4cm组患者的93.6%、66.0%、57.4%(χ2=8.694,P=0.003)。肿瘤低分化者、有脉管癌栓患者1、3、5年生存率均低于中高分化者、无脉管癌栓患者(χ2=5.244,P=0.022;χ2=6.622,P=0.010)。随肿瘤浸润深度增加,患者的1、3、5年生存率下降(χ2=32.974,P=0.000)。无淋巴结转移患者1、3、5年生存率优于发生淋巴结转移患者(χ2=43.206,P=0.000)并随淋巴结转移数目的增加1、3、5年生存率逐渐下降(χ2=90.155,P=0.000)。将阴性淋巴结数分为>15个,≤15且>9个及≤9个3组,三组患者的1、3、5年生存率随阴性淋巴结数的减少生存率降低(χ2=7.455,P=0.024);将淋巴结转移度分为0%、≤50%及>50%三组,三组患者的1、3、5年生存率随淋巴结转移度的增加生存率下降(χ2=94.281,P=0.000)。 4治疗模式 (1)全组共有149例患者行术后辅助化疗,术后辅助化疗组1、3、5年生存率分别为87.9%、54.4%、44.5%,均高于单纯手术组的77.9%、48.8%、35.2%(χ2=3.930,P=0.047)。(2)辅助化疗≥6周期组1、3、5年生存率分别为97.2%、66.7%、57.7%,均高于辅助化疗<6周期组患者的85.0%、50.4%、40.3%(χ2=4.060,P=0.044)。(3)采用FOLFOX方案化疗者与FLP方案者1、3、5年生存率未见统计学意义(χ2=2.016,P=0.156)。(4)分层分析显示:无淋巴结转移、淋巴结转移度≤50%、肿瘤浸润深度为T1-T2期患者及中高分化癌患者,术后化疗与否生存率差异不显著(χ2=1.650,P=0.199;χ2=1.241,P=0.265;χ2=0.102,P=0.750;χ2=0.420,P=0.517)。有淋巴结转移患者、淋巴结转移度≥50%者、肿瘤浸润深度为T3-T4期患者及低分化癌患者,术后化疗与单纯手术比较1、3、5年生存率均有所提高(χ2=4.081,P=0.03;χ2=6.794,P=0.000;χ2=7.192,P=0.007;χ2=4.836,P=0.028)。 5预后因素分析 (1)单因素结果显示Siewert分型、病理类型、肿瘤最大径、肿瘤分化程度、脉管癌栓、T分期、是否淋巴结转移、N分期、阴性淋巴结数、淋巴结转移度、辅助化疗为生存的主要影响因素(P<0.05)。 (2)COX回归模型多因素结果显示肿瘤浸润深度、淋巴结转移度、辅助化疗为本组患者生存的独立影响因素(P<0.05)。 6复发分析 本组可随访到复发转移详细资料患者共92例。平均复发时间为17.3士1.8月,中位复发时间为12个月;复发发生部位依次为腹腔淋巴结61.8%(34/55)、吻合口38.2%(21/55)、纵隔淋巴结12.7%(7/55)、残胃3.6%(2/55);腹腔内脏器转移发生率为30.4%(28/92),其中肝转移为28.3%(26/92)、其次为肾上腺3.3%(3/92);腹腔外转移率为29.3%(27/92),其中锁上淋巴结10.9%(10/92)、肺脏9.8%(9/92)、脑转移6.5%(6/92)、骨转移5.4%(5/92);腹膜种植率为6.5%(6/92)。 6.1复发转移组淋巴结转移与总体比较 92例复发转移患者淋巴结转移率及转移度分别为88.0%和39.0%,均高于总体淋巴结转移率的70.0%和29.1%,统计学差异有显著意义(χ2=12.467,P=0.000;χ2=45.667,P=0.000)。 6.2根治术后复发转移组腹腔及纵隔淋巴结转移与分布 (1)92例复发转移患者腹腔淋巴结转移率及转移度分别为88.0%和44.6%,均明显高于总体腹腔淋巴结转移率及转移度的69.0%和31.3%,统计学差异显著(χ2=13.347,P=0.000;χ2=66.886,P=0.000)。 (2)复发转移患者纵隔淋巴结转移率及转移度分别为14.3%和10.0%,与全组患者纵隔淋巴结转移率及转移度的16.4%和8.3%比较,统计学无明显差异(χ2=0.097,P=0.760;χ2=0.336,P=0.562)。 (3)复发转移组患者贲门(包括贲门左和贲门右)、胃左动脉旁组淋巴结转移率均高于总体相应各组淋巴结转移率(P<0.05);贲门、胃小弯、幽门、胃左动脉、肝总动脉组淋巴结转移度明显高于总体相应各组淋巴结转移度(P<0.05);下段食管旁淋巴结转移度及转移率分别为16.7%和19.2%,与总体相应组的淋巴结转移度及转移率的14.0%和18.4%比较,统计学无明显差异(P>0.05)。 结论: 1食管胃结合部腺癌淋巴结转移率高,腹腔淋巴结转移率及转移度均高于纵隔;腹腔淋巴高危淋巴引流区包括贲门旁(贲门左和贲门右)、胃小弯侧、胃左动脉旁、肝总动脉旁、脾门及脾动脉旁,纵隔淋巴结高危淋巴引流区包括下段食管周围及隆突下;SiewertⅠ型纵隔淋巴结转移率高于SiewertⅡ型及SiewertⅢ型,腹腔淋巴结转移度低于SiewertⅡ型及SiewertⅢ型;建议放疗应依据不同Siewert分型转移特点及高危区域分布进行靶区设计。Siewert各分型放疗重点淋巴引流区为下段食管周围、胃周、肝总动脉旁及腹腔动脉淋巴引流区。SiewertⅠ还应包括中纵隔、SiewertⅡ型及SiewertⅢ型还应包括脾门及脾动脉淋巴引流区,但胃大弯不必考虑在内;淋巴结转移度较高的患者更应是术后放疗的重点人群。 2局部区域复发以吻合口、腹腔淋巴结多见,建议术后放疗范围应重视复发高危区。 3肿瘤最大径是T分期的独立影响因素;脉管癌栓是淋巴结转移的独立影响因素。 4经胸手术入路与经腹手术入路在生存率方面比较无明显差异。 5肿瘤浸润深度、淋巴结转移度、辅助化疗为AEG根治术后生存的独立影响因素。 6根治术后辅助化疗生存率明显优于单纯手术组,术后获益人群为有淋巴结转移者、淋巴结转移度>50%、肿瘤浸润深度为T3-T4期及低分化癌患者,建议术后行辅助化疗。 7辅助化疗≥6周期患者较<6周期患者生存优势明显。 8FOLFOX方案与FLP方案在生存率方面无明显差异。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查勇;寸英丽;马春笋;陈真;杨步荣;黄云超;;胃癌根治术后淋巴结转移率与患者预后的关系[J];肿瘤防治研究;2011年07期
2 靳明林,詹新恩,石彦;结直肠癌淋巴结转移规律的临床研究[J];肿瘤防治研究;2001年03期
3 董芳莉,王瑾,郭梅,赵卫江;食管癌淋巴结转移的临床病理因素[J];中国肿瘤临床与康复;2003年04期
4 蒋会勇,卿三华,齐德林,周正端,黄祥成,张福明,盛权根;结直肠癌淋巴结转移多因素分析[J];中国胃肠外科杂志;2000年02期
5 范增慧;赵俊华;赵玉霞;门桐林;曹丽艳;苏洪新;;按第七版肺癌T分期和新分级与淋巴结转移关系分析[J];现代肿瘤医学;2012年01期
6 李晨;杜晓辉;陈凛;;胃癌淋巴结转移率分期的研究现状[J];解放军医学院学报;2014年06期
7 伊斯刊达尔,帕丽达,王海峰,阿合力,张瑾熔,许素玲;食管癌淋巴结转移的临床病理因素分析[J];中国肿瘤临床;2004年10期
8 覃新干;林进令;黄源;陈俊强;曾健;陆云飞;廖清华;林坚;;进展期胃癌淋巴结转移影响因素的分析[J];中国现代医生;2008年31期
9 高菁菁;赵娟;杨明;马志刚;陆海波;;淋巴结转移率对胃癌预后价值的评价[J];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12年18期
10 刘杰;杨昆;陈心足;张波;陈志新;陈佳平;胡建昆;;胃癌第6组及其亚组淋巴结转移率和转移度的初步研究[J];中国普外基础与临床杂志;2011年03期
11 陈涛;任波;应青山;;淋巴结转移率在淋巴结转移乳腺癌患者预后中的作用[J];中国肿瘤;2013年02期
12 许罡;汪栋;张传生;张剑锋;;非小细胞肺癌淋巴结转移规律的研究[J];临床肿瘤学杂志;2009年10期
13 汪成;季福;徐明;包家林;;乳腺浸润性微乳头状癌的病理特征及其与转移的关系[J];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医学版);2011年01期
14 胡荣剑,薛敏娜,张旻,肖刚,乔旭柏;胃癌淋巴结大小与转移的探讨[J];中国医学影像技术;2002年05期
15 ;妇科[J];中国癌症防治杂志;1988年04期
16 关远祥,陈映波,徐大志,詹友庆,李威,孙晓卫,李元方;胃中部癌157例临床研究[J];现代临床医学生物工程学杂志;2004年05期
17 伊斯刊达尔;张建庆;王海峰;张瑾熔;阿合力;;胸段食管癌淋巴结转移率及转移方向[J];肿瘤防治研究;2007年02期
18 吴巨钢;俞继卫;倪晓春;李小强;卞邦健;张彪;高友福;姜波健;;胃腺癌淋巴结转移率的影响因素及其临床意义[J];中国普通外科杂志;2009年04期
19 Nelson;楼洪坤;;晚期宫颈癌主动脉旁淋巴结转移率及其意义[J];浙江肿瘤通讯;1976年01期
20 沈德义;俞杞泉;;非小细胞肺癌淋巴结转移规律的临床分析[J];华中医学杂志;2006年05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8条
1 陈涛;任波;应青山;;淋巴结转移率在淋巴结转移乳腺癌患者预后中的作用[A];2013华东胸部肿瘤论坛暨第六届浙江省胸部肿瘤论坛论文集[C];2013年
2 陈涛;任波;应青山;;淋巴结转移率在淋巴结转移乳腺癌患者预后中的作用[A];2013年浙江省外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3年
3 刘德贵;;中心型非小细胞肺癌侵及深度与淋巴结转移的关系[A];第四届中国肿瘤学术大会暨第五届海峡两岸肿瘤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6年
4 王军;韩春;祝淑钗;高超;李晓宁;;胸段食管癌淋巴结转移规律及其影响因素[A];中国第九届全国食管癌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9年
5 陈健;吴育连;;淋巴结转移率评估T_3期胃癌病人预后的价值[A];2005年浙江省外科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5年
6 崔兆清;章阳;孙善平;鲁庆阳;解磐磐;周长鑫;;乳腺浸润性微乳头状癌的临床病理特征及治疗体会[A];中国肿瘤内科进展 中国肿瘤医师教育(2014)[C];2014年
7 薛恒川;吴昌荣;张振斌;朱宗海;马祯凯;;一个值得重视的食管癌淋巴结清扫区域—右气管旁三角[A];2000全国肿瘤学术大会论文集[C];2000年
8 谢小平;揭志刚;刘逸;李正荣;;胃癌淋巴转移相关临床病理因素对胃癌手术方式选择的作用[A];江西省第二届胃肠外科学术会议暨江西省第十二次中西医结合普通外科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2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武优优;淋巴结转移率评估T4期胃癌患者预后的价值研究[D];山西医科大学;2015年
2 孙庆贺;2073例甲状腺乳头状癌淋巴结转移危险因素的分析[D];山西医科大学;2016年
3 刘永宁;淋巴结转移率在进展期胃癌患者中的预后价值[D];山东大学;2016年
4 陈健;T1期非小细胞肺癌清扫肺内淋巴结的临床意义[D];大连医科大学;2016年
5 王晓伟;淋巴结转移率与老年胃癌患者临床病理特征的关系[D];福建医科大学;2014年
6 丁瑞;结直肠癌淋巴结转移的相关因素分析[D];河北医科大学;2009年
7 林浩;淋巴结转移率在胃癌N分期中的应用[D];吉林大学;2013年
8 张建庆;胸段食管癌淋巴结转移率及转移方向的研究[D];新疆医科大学;2007年
9 张树亮;肺癌T分期肿瘤大小第七版新分级与淋巴结转移关系分析[D];福建医科大学;2013年
10 耿宏智;影响进展期胃癌淋巴结转移率和转移数量分期的病理因素[D];新疆医科大学;2013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