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不同血液净化方法对百草枯中毒患者血清TNF-α及IL-10的影响

马柳梅  
【摘要】:目的:明确以血液灌流为基础的不同血液净化对百草枯所导致的相关炎症介质TNF-α及IL-10的影响,探讨采不同血液净化对百草枯中毒患者的临床疗效和预后的影响,为建立百草枯中毒标准治疗方式(指南)提供参考。 方法:选取2012年6月至2013年6月份于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急诊科收治百草枯患者30例,男15例,女15例,既往无肺、肝、肾等脏器基础疾病。将以上30例患者随机分为两组:A组(2HP+3HD治疗组)15例;B组(2HP+2HD治疗组)15例。A、B组患者在年龄、服毒量、服毒至首次血液净化时间、入院后首次毒物检测百草枯浓度统计学分析无明显差异。A、B两组均在内科综合治疗基础上分别行2小时HP+3小时HD和2小时HP+2小时HD治疗,患者自服毒至首次血液净化治疗时限不超过12小时,两组血液净化治疗时间均间隔8-10小时1次。HP采用HA330树脂血液灌流器,HD采用聚砜膜血液透析器。A、B两组分别于开始各次血液净化治疗前、后取静脉血5ml,取完后,给予高速离心10分钟,4000r/min,离心后取上层血清置于EP管中标号,并放于-80℃冰箱内保存备用。A、B两组30例患者的标本全部采集完毕后,采用酶联免疫吸附(ELISA)法统一检测TNF-α和IL-10的含量。应用SPSS19.0系统软件分析,计量资料符合正态分布或近似正态分布的以x±s表示,不符合正态分布以中位数/四分位数间距表示;组间计量资料,符合正态分布且方差齐的采用t检验,不符合正态分布或方差不齐者采用Wilcoxon秩和检验,两组血液净化方式治疗PQ中毒患者病死率以χ2检验。P<0.05具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1A组的15例百草枯中毒患者中,在综合治疗的基础上,行2HP+3HD治疗后,患者死亡人数为7人,病死率达46.67%。B组的15例百草枯中毒患者中,在综合治疗的基础上,行2HP+2HD治疗后,患者死亡人数为9人,病死率达60.00%。经比较两组无统计学意义(P>0.05)。 2A组百草枯患者在行每次血液净化治疗前、后血清IL-10含量均有下降,并且具有统计学意义(HA1前28.20/285.11pg/ml VS HA1后26.48/46.32pg/ml, P=0.001; HA2前28.35/40.84pg/ml VS HA2后17.63/11.36pg/ml, P=0.001; HA3前21.97/103.42pg/ml VS HA3后16.93/18.48pg/m, P=0.001; HA4前19.6/1.61pg/ml VS HA4后16.98/1.87pg/ml,P=0.003)。 A组百草枯患者在每次行血液净化治疗前后血清TNF-α的含量均有下降,并且具有统计学意义(HA1前3.41/5.51pg/ml VS HA1后1.95/5.14pg/ml,P=0.023;HA2前5.25/5.21pg/ml VS HA2后3.41/4.40pg/ml,P=0.001;HA3前4.51/3.71pg/ml VS HA3后2.68/2.55pg/ml,P=0.001;HA4前1.95/2.19pg/ml,VS HA4后0.86/1.45pg/ml,P=0.003)。 3B组百草枯患者在行每次次血液净化治疗前后血清IL-10的含量均有下降,并且具有统计学意义(HB1前23.89/324.28pg/ml VS HB1后18.56/199.74pg/ml, P=0.023; HB2前28.05/497.61pg/ml VS HB2后17.4/203.53pg/ml, P=0.001; HB3前27.61/241.38pg/ml VS HB3后16.93/18.48pg/ml, P=0.002; HB4前20.17/4.67pg/ml VS HB4后16.89/2.18pg/ml,P=0.018)。 B组百草枯患者在行每次血液净化治疗前后血清TNF-α的含量均有下降,并且两者具有统计学意义(HB1前4.14/4.03pg/ml VS HB1后2.31/2.55pg/ml,P=0.007;HB2前6.36/11.18pg/ml VS HB2后4.14/6.26pg/ml,P=0.001;HB3前4.51/7.43pg/ml VS HB3后2.31/4.02pg/ml,P=0.001;HB4前3.77/2.55pg/ml VS HB4后1.59/2.53pg/ml,P=0.043)。 4A组百草枯患者在每次血液净化后与下一次血液净化治疗前,血清IL-10的含量均有上升,且二者之间具有统计学意义(HA1后26.48/46.32pg/ml VS HA2前28.35/40.84pg/ml, P=0.041; HA2后17.63/11.36pg/ml VS HA3前21.97/103.42pg/ml, P=0.001; HA3后16.07/1.94pg/ml VS HA4前19.6/1.61pg/ml,P=0.041)。 A组百草枯患者在每次血液净化治疗后与下一次血液净化治疗前,血清TNF-α的含量均有上升,二者之间具有统计学意义(HA1后1.95/5.14pg/mlVS HA2前5.25/5.21pg/ml,P=0.002;HA2后3.41/4.40pg/ml VS HA3前4.51/3.71pg/ml, P=0.007; HA3后2.31/1.82pg/ml VS HA4前1.95/2.19pg/ml,P=0.014)。 5B组百草枯患者在每次血液净化治疗后与下一次血液净化治疗前血清IL-10含量均有升高,且二者具有统计学意义(HB1后18.56/199.74pg/mlVS HB2前28.05/497.61pg/ml,P=0.012;HB2后17.4/203.53pg/ml VS HB3前27.61/241.38pg/ml, P=0.009; HB3后18.34/2.84pg/ml VS HB4前20.17/4.67pg/ml,P=0.018)。 B组百草枯患者在每次血液净化治疗后与下一次血液净化治疗前血清TNF-α的含量具有升高,且二者具有统计学意义(HB1后2.31/2.55pg/ml VSHB2前6.36/11.18pg/ml, P=0.001; HB2后4.14/6.26pg/ml VS HB3前4.51/7.43pg/ml,P=0.016;HB3后1.59/2.91pg/ml VS HB4前3.77/2.55pg/ml,P=0.018)。 6A组百草枯患者每次血液净化前后IL-10的下降值与B组百草枯患者每次血液净化前后IL-10的下降值相比较二者无统计学意义(HA13.48/97.28pg/ml VS HB13.22/52.91pg/ml,P=1.0;HA212.76/42.67pg/mlVS HB212.38/183.72pg/ml, P=0.72; HA36.1/86.31pg/ml VSHB39.05/198.8pg/ml,P=0.69; HA42.73/2.59pg/ml VS HB42.1/1.4pg/ml,P=0.39)。 7A组百草枯患者每次血液净化TNF-α的下降值与B组百草枯患者每次血液净化前后TNF-α的下降值相比较二者无统计学意义(HA11.09/2.56pg/ml VS HB11.11/3.18pg/ml,P=0.55;HA22.92/3.09pg/ml VSHB22.20/4.48pg/ml,P=0.55;HA32.91/3.71pg/ml VS HB31.85/2.92pg/ml,P=0.77;HA41.08/1.46pg/ml VS HB41.08/1.45pg/ml,P=0.75)。 结论: 1血液灌流和血液透析能降低百草枯中毒患者血清中MODS相关炎症介质IL-10及TNF-α的含量,有利于减轻全身炎症反应。 2急性百草枯中毒患者机体内存在持续性炎症反应,间断血液净化治疗能一过性清除毒物和炎性介质,其间隔时间应进一步探讨。 3血液灌流联合血液透析救治急性百草枯中毒时,加强血液透析在清除炎性介质方面未显示明显优势,血液净化的方式、方法有待完善。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张钰;百草枯中毒的护理体会[J];四川医学;2000年01期
2 李建薇,余廷龙,严冰,李洁;43例百草枯中毒临床分析[J];华西医学;2001年04期
3 薛海龙;百草枯中毒一例报告[J];青海医药杂志;2001年10期
4 王孝明,钟洪智,冯登福,向朝会;百草枯中毒26例临床分析[J];四川医学;2001年05期
5 马行一,杨立川,向兵,钟慧,刘福兴,许国章,白汉林;抢救口服百草枯中毒27例[J];职业卫生与病伤;2001年02期
6 丁青松 ,周云飞,韩爱云 ,南华;百草枯中毒4例救治体会[J];医学文选;2002年01期
7 季杰;百草枯中毒治疗的现状与展望[J];华西医学;2003年04期
8 张金霞,宫临征,郭彤,孟庆义;百草枯中毒41例临床分析[J];中国自然医学杂志;2003年03期
9 王大庆,崔朝勃;百草枯中毒救治体会[J];临床肺科杂志;2004年03期
10 谢磊;百草枯中毒基础与临床新探[J];职业卫生与病伤;2004年02期
11 刘淑红;百草枯中毒40例临床分析[J];临床肺科杂志;2004年04期
12 李晓光 ,蓝远强;百草枯中毒31例诊治体会[J];医学文选;2004年06期
13 曾凤英,宋宇;百草枯中毒1例临床分析[J];职业卫生与病伤;2004年04期
14 龙金荣,杜玉枝;百草枯中毒1例报告[J];济宁医学院学报;2005年02期
15 ;百草枯中毒诊断、急救和处理[J];中国临床医生;2005年07期
16 林兴盛 ,戴木森;百草枯中毒机理和治疗的研究现状[J];福建医药杂志;2005年03期
17 邵春风,周志俊;百草枯中毒治疗研究进展[J];实用医学杂志;2005年13期
18 王瑞兰,熊申生,许建宁,赵小燕;成功抢救百草枯中毒1例[J];毒理学杂志;2005年S1期
19 潘戈英;百草枯中毒致高大U波及猝死1例[J];心电学杂志;2005年03期
20 陈碧涛;百草枯中毒一例[J];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05年09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孙刚;陈登国;菅向东;;少见途径百草枯中毒3例报告[A];中华预防医学会第十八次全国职业病学术交流大会论文汇编[C];2009年
2 朱红;;百草枯中毒机理及救治进展[A];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第十三次全国急诊医学学术年会大会论文集[C];2010年
3 王力;王永进;;百草枯中毒抢救成功一例[A];全国门急诊护理学术交流暨专题讲座会议论文汇编[C];2004年
4 孙裕强;;1例重度百草枯中毒合并少见并发症存活病例报道并文献复习[A];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第十六次全国急诊医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3年
5 解敏;许燕;;百草枯中毒的急救与护理体会[A];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第十六次全国急诊医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3年
6 黄昌保;江云;张锡刚;李光;王浩春;田若辰;王全立;;连续性静脉-静脉血液滤过对急性口服百草枯中毒的疗效评价[A];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第十六次全国急诊医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3年
7 苏秀芬;;百草枯中毒的救治体会[A];玉溪市第十二届内科学术年会讲义[C];2008年
8 高桂丽;沈音;何维丽;缪红英;章茶琴;;1例百草枯中毒的成功抢救及护理体会[A];2009年浙江省急诊医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9年
9 姜晓明;孙明莉;李海峰;刘晓亮;;综合治疗成功救治百草枯中毒1例报告[A];2010全国中西医结合危重病、急救医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0年
10 顾彬;叶记录;;肌注百草枯中毒死亡1例(个案报道)[A];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第十三次全国急诊医学学术年会大会论文集[C];201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黄昌保;百草枯中毒的综合治疗方案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2013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晓凡;百草枯中毒患者血清炎症标志物的水平变化及应用价值研究[D];郑州大学;2015年
2 刘泽岩;血必净与血液灌流早期联合应用对百草枯中毒患者肺纤维化的治疗效果观察[D];安徽医科大学;2015年
3 杨智宏;血清视黄醇结合蛋白及胱抑素C在百草枯中毒所致急性肾功能损伤中的早期诊断意义[D];河南科技大学;2015年
4 龚晓亮;阿托伐他汀钙缓解百草枯中毒所致肺纤维化机制的研究[D];第四军医大学;2015年
5 王彦军;辅助性T细胞17(Th17)在百草枯中毒中的作用及机制研究[D];第四军医大学;2014年
6 赵祥宇;百草枯中毒救治药物与措施的探索性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2016年
7 郭楠楠;miR-21-5p和miR-155-5p在百草枯中毒患者血清中的表达及临床意义[D];郑州大学;2016年
8 田黎黎;百草枯中毒致急性肾损伤48例临床分析[D];广西医科大学;2017年
9 邹鑫森;27例百草枯中毒的临床分析[D];广西医科大学;2011年
10 刘颖;百草枯中毒的预后因素分析[D];中国医科大学;2005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6条
1 赵占周;预防救治百草枯中毒[N];农资导报;2012年
2 蔡建华;农药百草枯是夺命无常[N];保健时报;2009年
3 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中毒控制中心 张寿林 周晓蓉;百草枯中毒救治必须快[N];健康报;2000年
4 水清;误服百草枯应及早救治[N];江苏农业科技报;2009年
5 龚陆丹;除草剂——百草枯中毒的急救[N];农村医药报(汉);2008年
6 石萱;百草枯上演最后的疯狂[N];中国化工报;2013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