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基于“英国实践”的马克思现代性社会批判思想研究

毛振阳  
【摘要】:长久以来,关于马克思现代性思想的研究始终拘泥于德国古典哲学之中,然而仅仅从对黑格尔、费尔巴哈的批判与超越来解读马克思现代性思想显然是片面的。这种研究路径的缺陷就在于,基于德国古典哲学的马克思现代性批判只是社会意识领域的批判而忽视了社会存在领域的批判。德国古典哲学只是为马克思现代性批判提供了方法论启示而无法成为马克思现代性批判提供现实依据。本文以“英国实践”作为切入点,将现代性问题置于马克思社会批判理论之中加以审视,旨在还原马克思现代性思想形成的历史过程,克服基于德国古典哲学研究马克思现代性思想的片面性,实现社会意识批判与社会存在批判的有机结合,进一步拓展马克思现代性思想的研究视域,彰显马克思现代性社会批判的整体性、科学性、实践性。在马克思的语境中,现代性社会批判既是对包括政治法律意识、道德、哲学等社会意识批判,也是对基于社会生产方式的社会存在批判。就马克思现代性社会批判的逻辑进路而言,其现代性社会批判经历了一个由社会意识批判到社会存在批判的逻辑转向,而“物质利益”是激发这一转向的内在根源。马克思的现代性社会批判始于黑格尔的法哲学批判,聚焦于法、人、国家之间的相互关系。而德国落后的社会现实并不能作为马克思法哲学批判的现实依据,“物质利益”的困惑最终促使马克思跳出德国古典哲学的藩篱,到“英国实践”中探寻问题的答案。“英国实践”清晰的展现了现代性社会的历史生成、内在危机及其历史走向,客观的反映了现代性社会是一个由自我肯定走向自我否定最终实现自我超越的历史发展过程。基于“英国实践”的马克思现代性社会批判不仅揭示了剩余价值的真正来源,而且奠定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唯物史观基调。本文旨在通过马克思对“英国实践”的批判性分析,揭示现代性社会异化的物质根源,阐明现代性社会发展的一般性规律,实现对现代性社会的重建。基于“英国实践”的马克思现代性社会批判主要由以下四个方面构成:社会动力机制批判、社会运行机制批判、社会意识形态批判、新现代性社会的建构。工业文明与人的对立、以资本增殖为目的的社会运行机制、自由主义的阶级意识都是现代性社会异化的集中体现。而基于“英国实践”的马克思现代性社会批判就是要通过对机器大工业、社会组织结构、自由主义的本质揭露,寻求克服现代性社会异化的现实途径,最终实现以社会主义现代性社会取缔资本主义现代性社会。具体来说:首先,现代性社会的动力机制批判旨在通过对“英国实践”的剖析揭露现代性社会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性,即工业文明抑制人的发展。英国工业革命在创造出空前的物质文明成果的同时也造就了一个异化的时代。而最先对工业文明进行反思与批判的是英国启蒙学者。但是,英国启蒙学者对工业文明的反思仅仅停留于经验层面,未能揭示工业社会异化的本质。而在马克思看来,机器大工业之所以造成工人阶级的生存危机、道德危机、家庭危机其主要根源不在于机器本身而在于机器的资本主义运用。因此,变革社会制度是机器大工业回归人的本质力量的必由之路。其次,现代性社会的运行机制批判旨在从法律、民主、市场、殖民、资本五个方面深度剖析现代性社会的内在组织模式,全面揭露了现代性社会的一切制度设计都以实现资产阶级利益为根本目的。法律机制是英国资产阶级实行阶级压迫的政治武器,其首要职责就在于保障资产阶级自由剥削工人阶级的合法性。民主机制在“英国实践”中表现为少数人对多数人的专政,是建立在钱权交易基础上的资产阶级特权,其实质就是反民主。市场为资本的无限增殖提供了必要的生存空间,而市场机制导致资本集中使得现代性社会生产越发具有社会化生产的倾向,从而否定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殖民机制贯穿于整个现代性社会之中,是英国资产阶级进行资本原始积累的重要手段。资本机制是现代性社会运行的主导机制,实现资本的无限增殖是现代性社会运行的终极目标,而资本的内在矛盾性也将否定现代性社会自身。再次,现代性社会的意识形态批判旨在通过对个人意识、国家意识、道德意识的批判揭示自由主义阶级意识的本质,阐明自由主义形成的社会物质根源。个人主义是自由主义个人意识的本质体现,人不再作为现实的人而存在而是被异化为抽象的“原子化个人”,其根源于资本主义私有制。自由主义的国家意识集中表现为市民社会与国家的二元对立,旨在弱化甚至消除国家作为公共管理机构的社会性职能而凸显国家作为阶级统治工具的阶级性职能,其实质就是为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保驾护航。马克思的国家消亡理论指出,国家的社会性复归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所谓消灭国家只是消灭国家的阶级性而保留国家提供公共服务与公共产品的职能。自由平等的悖论是自由主义侵蚀社会道德的后果,而拜物教作为现代性社会文化的特质,充分暴露了现代性社会受物支配,以物为本的社会物化现实。最后,基于对技术、社会运行机制、意识形态的三重批判,马克思开出了根治现代性社会弊病的药方,即以建构社会主义现代性社会来实现对旧现代性社会的本质超越。就理论渊源而言,英国社会主义先驱的理论探索与实践尝试是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的直接来源,不仅借鉴了英国空想社会主义的有益成果,而且还批判性的吸收了英国工人运动的实践经验。关于现代性社会的超越,马克思认为,超越现代性社会的本质力量来自于现代性社会内部,根源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性,而非外力作用。因此,超越现代性社会旨在超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而不是对现代性本身的否定。而超越的现实路径就在于构建社会主义现代性社会,即实现科学社会主义与现代性的有机统一。马克思对德国古典哲学的借鉴,尤其是批判性的吸收了黑格尔的辩证法,为现代性社会批判奠定了方法论基础。但马克思的现代性社会批判并不局限于社会意识批判,而是将关注的焦点转向社会现实,转向最具现代性特征的“英国实践”。唯有“英国实践”能为马克思的“物质利益”难题解惑,唯有“英国实践”能够全景展示现代性社会的历史生成与历史走向,唯有“英国实践”能为马克思现代性社会批判提供现实依据。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