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中日韩《孟子》学研究

王岩  
【摘要】:作为“四书”之一,儒学经典《孟子》在中国宋朝、日本江户时代、韩国朝鲜朝都具有重要影响,其仁说、性善说、“不动心”说、仁政说等深刻影响着中日韩三国的社会思潮走向、社会制度建设乃至民族文化心理的形成。中日韩三国大儒均带着经世致用的济世情怀和历史使命感进入了注释《孟子》的领域,以注释儒学经典的方式表达着对天道、人性和社会等问题的看法,引领着时代思潮的走向。其中,尤以朱熹(1130-1200)、伊藤仁斋(1627-1705)和丁若镛(1762-1836)的注释最具代表性。在中国宋朝,在汉学向宋学转移的大势下,朱熹《孟子集注》以赵岐注为底本,上承韩愈、周敦颐、程颐、张载,下采张栻、杨时、范祖禹、吕希哲、尹焞、吕大临、游酢、谢良佐、侯仲良、周孚先等人,荟萃条疏,辨同别异,将经学研究的重点转向了对心性之微的探索、宇宙之理的追索,建立起以理学精神为主的新孟子学,影响元明清七百余年的中国历史。并且,伴随着朱子学在汉文化圈的流播,《孟子》在日本及朝鲜均产生了重要影响。日本镰仓时代(1192-1333)末期即已出现汉学与宋学的分野。进入江户时代后,朱子学在幕府支持下获得了官学地位。十八世纪,反朱子学的力量壮大了起来,古学派开创者伊藤仁斋建立起以《论语》《孟子》为核心的古学思想体系,恢复人伦日用的古学之道,开启了儒学日本化进程。作为仁斋思想成熟时期的著作,《孟子古义》既是仁斋古学思想的代表,又是江户时代日本儒学试图摆脱朱子学影响、实现本土化的反映,鲜明体现了儒学在异域文化背景下的变化形态。儒学传入韩国的最早记载是公元640年唐太宗设立崇文馆,新罗、高句丽、百济将子弟送到唐朝学习,关于《孟子》可查证的最早记载是罗末丽初(约为公元十世纪)崔致远(857-?)在《无染和尚碑铭》中的六处征引。而《孟子》的正式接受是在朝鲜朝时期。作为实学派集大成者,茶山丁若镛认为《孟子》所体现的经世致用的实学思想、积极践行的实践精神,最能体现洙泗之学的真谛。茶山倾浸心血注释的《孟子要义》,既继承了朝鲜朝前期儒学的成果,又吸取了西学的内容,成为能够体现性理学、阳明学、北学和西学的思想载体,体现了十九世纪韩国儒学界尝试以儒学世界观来理解西方思想体系的努力。然而,朱熹、伊藤仁斋与丁若镛的《孟子》诠释并非孤立存在,而是建立在其对“道”不同角度的理解之上。朱熹将宇宙起源、万物化生、飞禽动植、山川河流等自然现象融入对“道”的理解,进而为传统儒学中将自然秩序与人伦道德联结起来的“天人一体”思想提供了形而上的宇宙论根据。伊藤仁斋与丁若镛都反对从形而上的“天理”来理解“道”的视角,转而将“道”的视角拉回到人伦日用之间,强调了自然秩序与人伦道德之间的分离,构成了其《孟子》阐释的思想基础。如果说对“道”的理解体现了朱熹、伊藤仁斋与丁若镛对人与世界关系的不同理解,那么,对“理”的不同阐释则凸显出朱子学东传日韩之后所引起的种种反映。伊藤仁斋与丁若镛都以条理、腠理、文理之义来重新理解“理”,从而完成了对朱熹“天理”之义的解构。故对“道”、“理”的不同理解构成三家对《孟子》阐释不同的深层原因,但伊藤仁斋与丁若镛又并非决然相同,而是存在着若干具体差异。具体来说,朱熹以理气一体宇宙观为基础,以心性之学为核心,视《孟子》为阐释仁义礼智本然之性的儒学经典,进而使儒家在心性之说上超越佛家,巩固了社会价值观引领的地位。仁斋提出一元之气为天道之全体,反对朱熹以“心性”解《孟子》的作法,将《孟子》视为体现仁义之德、王道之要的儒学经典,最终以“仁义之德”表达了对君臣、父子人伦秩序的尊崇。与仁斋相似,丁若镛亦在反对理气一体宇宙观的基础之上,形成了以“孝弟慈”为核心的人伦之道。然而,丁若镛更为强调“心”的实践意义,认为“天命之性”的贵重当体现于“行事”之间尽己之心的意愿之上。但是,朱熹、伊藤仁斋与丁若镛对《孟子》主旨的不同把握并非临空蹈虚,而是在对《孟子》具体学说的阐释之中充分展开。《孟子》开篇即提出“仁”字,对“仁”一字之阐释凸显出朱熹、伊藤仁斋与丁若镛对《孟子》的不同把握。《孟子集注》“仁者,心之德,爱之理”实际上分宇宙界与人生界两个层次来说仁。仁之理为天地生物之心,仁之气是天地温和之气,一“仁”字实际上绾合了理与气,接通了宇宙界与人生界。朱熹以天地之理、阴阳之气来说仁,既继承了孔孟儒学,又将仁字上升至宇宙界,使“仁”具有贯通天人的特色,真正体现了中国儒学特有的精神传统和认识世界的方式。伊藤仁斋从人伦之道的古学观点出发,认为仁只是爱,不是“爱之理”;仁是忠信之爱,是实德,是实实在在的人伦情感;仁不是个人的私情、私爱,而是遍施于他人的公共之爱。而其思想基础则是天道与人道分立、道德法则与自然秩序分离的天人分立思想。可见,对中国儒学中对于天人关系的舍弃,透露出仁斋及德川儒学在吸收中国儒学时所持有的标准:即以是否具有指导社会生活和制度建设的实用性为标尺。这种以实用性选择文化的态度,不仅在江户时代迅速将儒学转化为推动社会兴盛的工具,也是明治维新以后,日本民族能够迅速从传统中转型,吸取西方文化中的有用部分,从而实现经济腾飞和社会转型的文化心理基础。茶山将“仁”看作现实社会中孝弟慈等人伦关系,尤其注意分辨心与仁义礼智之间的差别。茶山认为,仁义礼智与心并非是一段,仁义礼智只是在外之德行,能够真正地实现这一德行的根本在于“心”的权衡抉择,从而突出了“心”自主抉择的重要性,体现了韩国儒学注重实践性的特征。进而,茶山接受利玛窦西学的影响,将“天”理解为人格神意义的上帝,从而在天人关系的把握上区别于朱熹,形成了韩国儒学的特质。经由朱熹之解,性善说既成为《孟子》的核心思想,又成为日韩儒者绕不开的话题。朱熹“性即理”继承了汉儒以“天人宇宙图式”论性的传统,其“理一分殊”性学体系解决了儒家悬而未决的“性与天道”形而上根据的问题;天命之性与气质之性不离不即的关系,又最终将性善说挽回到人生义上来。仁斋“性好恶说”分离了“性”与仁义礼智大德之间的关系,认为气质之性天然有好仁义的倾向,顺性则可行仁义,顺人情可知性善,甚至将情提高到了“道”的位置,体现了德川儒者重“情”的普遍特点,为教化说、王道说打下了基础。丁若镛“性嗜好说”沿袭先秦儒学“以心见性”的模式,注重从心的好恶判断等直观感受上来认识性,既为心的自主之权留下广阔的空间,又使性善说能从朱熹天理的框架中脱离开来,具有指导人生实践和社会治理的实际意义。要言之,对“性善”的不同理解实根源于三家对天人关系的不同把握。《孟子·公孙丑上·不动心》章因提出了“不动心”、“知言”、“善养吾浩然之气”、“集义”等重要论断历来备受关注,是理解三家《孟子》阐释异同的绝佳样本。朱熹重视“未尝必其不动而自然不动”的圣贤心态以及俯仰无愧怍的浩然之气,集中阐述了“集义”的日用功夫,表现了理学沟通天地正气与人之精神气魄、推崇以“义”为核心的日常践履功夫的品格。仁斋以朱子学为继承和批评的对象,批驳朱熹对“不动心”和“浩然之气”的重视,集中阐发了以“仁义”为核心的思想,表现了古学派不谈性与天道、注重人伦日用之道的实学特色。丁若镛集中阐发了对“心”为神形妙合之主的推崇,“不动心”只是志士仁人在伦理世界的世俗心态,完成了对朱熹所言“天理”与“不动心”关系的分离。仁政是孟子提出的治世理想,为中日韩儒者描摹了一幅理想社会的图景。朱熹认为仁政之大要在于人君一心之间的天理人欲之别,君子尽本性之善,由一心上溯至天理;圣人笃恭而天下平,修一己之德而天下从之。仁斋认为王道说是《孟子》乃至“四书”的主旨,其“生生之德”既继承了朱熹天地生生之意发畅不已的生命观,又将之限定在人世间的范围之内,具有了瞩目于人伦日用之道的古学特色。仁斋认为,仁政之本在于人君能与民偕乐,与天下同情,将“好货”、“好色”等合理情感欲望推己及人,形成了别具特色的“与民偕乐”(“同民之好恶”)之说。丁若镛认为,治国当以用人、理财为要务,合理的田制是社会经济制度、政治制度的基础,经界之法、井田之制为礼乐兵刑等制度的根本,并重视以天命启迪道心的教化说,尝试为朝鲜朝的变革描绘出现实路径。结言之,朱熹、伊藤仁斋与丁若镛都以儒学经典《孟子》的重新诠释来表达对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世界关系的认识,这种经典的学问生产方法奠定了以经书为核心的东亚精神传统、思想传统,维护了儒家精神在东亚文化圈内的主导地位。但是,由于三国对以“天人关系”为主的儒学核心价值理解不同,形成了三国儒学的不同特色,影响到三国的近代化进程。然而,中日韩同属汉文化圈,整体上存在不同于西方的精神传统:即都不以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作为社会发展的根基和目标,而是注重群体合作、人际和谐。这既是儒学带给中日韩文化共同的基本要义,也是三国的历史传统和民族文化心理,是三国面临西方文化之时所共同拥有的思想底色,对我们今日理解人与社会的关系亦具有深刻影响。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黄俊杰;东亚近世儒者对“公”“私”领域分际的思考——从孟子与桃应的对话出发[J];江海学刊;2005年04期
2 张晓明;;山鹿素行对孟子思想的诠释研究——以《孟子句读大全》为例[J];日语学习与研究;2020年03期
3 金春峰;;朱熹《孟子集注》所反映的哲学思想[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01期
4 王治伟;;论朱熹以“性即理”解释《孟子》的思想体现[J];克拉玛依学刊;2014年01期
5 王治伟;;朱熹《孟子》学的解释学考察[J];江苏开放大学学报;2014年03期
6 郭矩铭;;朱熹视野中的道统传承——以《孟子集注》为中心[J];衡水学院学报;2019年06期
7 王治伟;;朱熹对《孟子》“不动心”的诠释[J];集美大学学报(哲社版);2017年03期
8 孟志倩;;《孟子》注释辨析[J];名作欣赏;2016年08期
9 钱倩;;《孟子集注》注音探究[J];萍乡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4年02期
10 宁登国;《孟子》的历代诠释研究概观[J];管子学刊;1999年04期
11 吕涛;《孟子》的作者[J];孔子研究;1986年03期
12 聂磊;;论孟子“浩然之气”的内化及其“德性”显现[J];广西科技师范学院学报;2020年01期
13 匡钊;;论孟子的精神修炼[J];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6年05期
14 李辉;;《孟子》句读考异[J];古籍整理研究学刊;2015年01期
15 于芝涵;;《孟子集注》的注音特色——和《孟子音義》比較為中心[J];汉语史研究集刊;2019年02期
16 李锐;;郭店简与《孟子》“天下之言性”章的“故”字[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3期
17 夏心灵;;《孟子》研究所见录[J];兰台世界;2006年01期
18 肖雁;;论孟子的道德形上学思想[J];理论学刊;2006年06期
19 朱松美;经典诠释与体系建构——朱熹《孟子集注》的诠释特色及其时代性分析[J];孔子研究;2005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金真喆;;李退溪《孟子释义》之阐释特征[A];历史文献研究(总第30辑)[C];2011年
2 赵庆伟;;孟学研究的历史考察[A];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第26届年会论文集[C];2005年
3 从艳玲;周兵;;从德治角度读《孟子·尽心》的几点体会[A];孔学研究(第二十一辑)——云南孔子学术研究会成立二十一周年暨第二十一次孔子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4年
4 从艳玲;周兵;;从德治角度读《孟子·尽心》的几点体会[A];孔学研究(第二十一辑)——云南孔子学术研究会第二十一次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4年
5 江文思;梁溪;;国际文化视野中的孟子心性之学[A];国际儒学研究(第十二辑)[C];2002年
6 杜维明;;孟子:士的自觉[A];国际儒学研究(第一辑)[C];1995年
7 刘文英;;孟子的良知说与道德潜意识[A];国际儒学研究(第十辑)[C];2000年
8 张燕婴;;孟子“仁”论的两面性与终极旨归[A];儒学与二十一世纪文化建设:首善文化的价值阐释与世界传播[C];2007年
9 赵敏;;试论孟子的经济思想[A];孔学研究(第十七辑)——云南孔子学术研究会第十七次学术研讨会暨第四届理事会换届大会论文集[C];2010年
10 王苇柳;;孟子的恒产思想及其启示[A];孔学研究(第十七辑)——云南孔子学术研究会第十七次学术研讨会暨第四届理事会换届大会论文集[C];201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岩;中日韩《孟子》学研究[D];山西大学;2020年
2 季红琴;基于读者接受的《孟子》英译与传播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16年
3 屈博;《孟子》教本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6年
4 李华;孟子与汉代《诗经》学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11年
5 刘单平;《孟子》三种英译本比较研究[D];山东大学;2011年
6 李世平;孟子良心思想研究[D];复旦大学;2012年
7 兰翠;唐代孟学探赜[D];山东大学;2012年
8 朱小明;关系视域下的儒耶对话及其现代阐释[D];武汉大学;2014年
9 王建军;朱熹孟学研究[D];扬州大学;2019年
10 周淑萍;两宋孟学研究[D];西北大学;200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彩;朱熹《孟子集注》训诂研究[D];闽南师范大学;2013年
2 姚丽;元代《孟子》考据学研究[D];扬州大学;2011年
3 唐诗龙;孟子仁政之哲学透视[D];云南师范大学;2006年
4 胥广斌;晚清《孟子》学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20年
5 陈甜;民国《孟子》学专书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20年
6 叶静;《孟子集注考证》研究与整理[D];浙江师范大学;2016年
7 王静;《孟子》判断句研究[D];西北大学;2016年
8 李莹;《孟子》助动词研究[D];辽宁师范大学;2016年
9 周冰冰;明代《孟子》义理学研究[D];扬州大学;2015年
10 余月秋;《孟子》散文论辩特性探析[D];浙江大学;2014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阿信;历史长河中的孟子[N];中华读书报;2018年
2 天津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张大为;心性的飞跃与孟子诗教[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
3 陈卫平 上海社科创新基地华东师大文化观念与核心价值课题组;《孟子》与核心价值观[N];解放日报;2014年
4 牛志奇;孟子论水[N];学习时报;2020年
5 孙庆峰;孟子的三类读书法[N];学习时报;2020年
6 龚彦成;《孟子》的理想人格之美[N];学习时报;2019年
7 济南日报融媒报道组 刘阳 赵晓明;孟子后人打造筑梦党建品牌[N];济南日报;2019年
8 宜宾学院四川思想家研究中心 郭继民;孟子岂能不知《易》[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
9 中国孟子研究院泰山学者 杨海文;为《孟子》首章鼓与呼[N];中华读书报;2018年
10 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研究员 曹应旺;《孟子》的三大思想方法论[N];北京日报;2018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