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清代张家口经贸与商帮研究

王飞  
【摘要】:本文对清代张家口经贸发展与商帮情况进行了研究,具体描述了张家口的历史沿革,清代张家口商业、张家口手工业、张家口交通运输业、张家口金融业的发展情况以及清代张家口商人主体的构成情况。最早张家口是北部边塞一座因军事目的而修建的小城镇,随着对蒙、对俄贸易的发展,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逐渐成为北部“转口贸易”的中心城市,著名的“张库商道”的起点城市。张家口的名称始于明代,在明宣德四年(1429年),指挥张文始筑城堡,名张家堡(下堡)。明成化十六年(1480年)增筑关厢。明成化二十一年(1485年),兵部尚书余子俊筑边墙,即外长城,大境门为要隘。明嘉庆八年(1529年),守备张珍开筑下堡小北门,俗称张家口。内地出口俄罗斯和蒙古的货物,俄罗斯和蒙古进口的货物,都是先运到张家口集中,然后再发往各地。为了管理商务以及处理民族事务,清政府在上下二堡设置了很多衙署机构。张家口的对蒙贸易、对俄贸易的商品种类经历了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过程。由俄、蒙输入张家口的商品以毛皮、纺织品、牲畜、土碱为大宗。由俄国输入商品种类繁多,其中输入毛皮数量最多。熊皮、狼皮、海獭皮、狐皮是较为贵重的毛皮。数量居第二位的商品是纺织品。在19世纪20年代以前,各类贸易货物中所占比例最高的是毛皮类产品。从1820年开始,毛皮类产品所占的份额才开始下降,纺织品所占比例逐渐增多。由旅蒙山西商人在牧区市场收购并贩运内地的牲畜是蒙古输入内地的大宗商品。每年由蒙古经张家口运往内地的马、牛、羊数量达数百万头。土碱也是从蒙区输入的大宗商品,张家口碱商在察哈尔正蓝旗和镶白旗的牧地收购土碱,运回张家口进行再加工,清除杂质,制成碱砖,运销京、津,再转售各地。经张家口流转输出的主要是对俄贸易货物,货物的种类主要是:棉织品、丝绸、茶叶等。最初,中国向俄国出口的主要是棉织品和丝绸商品。从1802年开始,棉织品输出比例不断下降,茶叶输出比例不断增加。茶叶输出额最终超过棉布、丝绸输出额,占据中俄商品贸易的主体。张家口的手工业经济主要包括皮毛业、制碱业、制革业、蒙靴业等几个行业。明清时期,张家口是全国有名的皮毛集散地,仅经营毛皮的商号就有几千家。大境门外的西沟街,是繁华的皮毛交易市场,街道两旁商号林立。张家口皮毛加工系统主要向纵横两方面延伸、扩展。横向是各种毛制品和皮制品的生产,纵向是从皮子鞣制到下脚料综合利用。张家口的制碱业属于民办官商性质,须经官府授权,才允许民间经营。鸦片战争以后,随着洋碱逐渐充斥国内市场,张家口口碱业便开始走下坡路。张家口的制革业主要分为三类:白皮行、黑皮行和皮鞍业。白皮行以生产各种皮条和车马挽具为主,张家口的皮条铺主要集中在边路街。北起玉带桥南至深沟口。车马店和骆驼店都在西沙河、三合店巷、元台子、长胜街、福兴里一带。张家口黑皮行的数量比较多,产品主要是:黑熟底皮、白熟底皮等,主要集中在元台子、沙院、通兴巷、福兴里、宋家大院、隆昌巷一带开设手工作坊。张家口的皮鞍业,以生产皮马鞍为主。所生产的皮鞍通过旅蒙商运销到蒙古牧区以及内地官衙骑兵和商贾各界,供马鞍上装配使用。蒙民需要蒙靴数量比较多,在清代时张家口的蒙靴生产达到兴盛。靴铺机构,有的是自财独资经营,有的是合资合伙经营。大境门内外的几十户大旅蒙商京外馆,在外蒙地区都有座庄外号,每年运往库伦的蒙靴约有二十多万双。张家口的交通运输起源比较早,商周时期商王朝经常出兵征伐鬼方,这就说明当时坝上张北至商王朝都邑殷(今河南省安阳市)就有了道路。清代在前代的基础上进一步健全了全国的道路网。康熙帝曾选派台官治理驿务,并从张家口至库伦间整修了驿道,沿途设立了台站。张家口地区在清代的邮驿,基本上可分两大部分:一大部分是宣化府范围所属驿站和暖铺,归属于直隶省。另一大部分是口北三厅,除张家口和独石口各有一个汉驿外,都是通往蒙古的军用台站。张库商道是指张家口到蒙古高原库伦城(今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的贸易运销路线,这一贸易路线还延伸到俄国的边境城市恰克图,是我国北方连接蒙、俄的一条国际商品运输线。恰克图的开埠,商业互市的发展,使张库商道继续向北延伸,这条国际运输线随着国际贸易的发展,逐步繁盛起来。西伯利亚铁路建成通车,中俄商品运销经海参崴转口,这对张库商道运输是致命的打击。随着外蒙的独立,张库大道路断人稀,商品运销趋于绝迹。张家口的金融业主要包括典当业、账局、票号、钱庄、银行业等。典当是一种以互利为目的的金融活动,这种活动俱有一定的商业属性,其根本功能在于以这种临时融资形式调剂资金的缓急余缺。到了清代,典当业的发展势头是空前的,典当服务于商品流通,典商的繁荣,促进了工商业的发展。账局,是雍乾之际在北京、张家口等北方商业城市产生的以存放款业务为主的金融机构。账局的主要业务对象是私营商业。从清雍正、乾隆之际到咸丰年间,是账局发生及不断发展的时期,从咸丰末年到民国初年,是账局由鼎盛到衰败的时期。票号是19世纪20年代初期产生的一种金融机构,它的产生是商品经济发展的产物,票号从道光年间兴起,同治年间,票号发展进入新的发展时期,到光绪年间,票号发展达到鼎盛阶段。张家口的钱庄前身是钱铺,钱铺是我国实行银、两与制钱并行的货币制度的产物。钱庄开始大部为商号兼营,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变为专营性质。钱庄本身靠信用吸收存款,再向具有信用的商号发放贷款。张家口历史上设立最早的一家国家银行是大清户部银行张家口分行。清末民初张家口当地银行机构大小合计有二十二个。主要的银行机构有中国银行张家口分行,交通银行张家口分行、边业银行张家口分行和察哈尔兴业银行四家。这些银行都经办汇兑、存款、贷款业务。张家口外国银行方面主要有华俄道胜银行、远东银行、日本正金银行等。张家口的商人群体主要有晋商、京帮、口商。张家口的晋商是商人的主体,晋商经营的行业主要有盐业、粮食、棉布、棉花、丝绸、茶叶等。张家口的晋商使当地人有了商品经济的观念,他们重信誉,以诚信取胜,晋商经商有道使得张家口人学到了经营之道。张家口的京帮主要是拿着国家俸禄的旗人组成的商帮。张家口京帮从事的贸易主要是自北京、张家口输往蒙古牧区砖茶、面粉、丝绸、布匹等商品,自蒙古牧区输往张家口、北京地区羊毛、驼毛、羊皮、狼皮等商品。张家口的口商主要是指张家口本地的阳原、蔚县、怀安人组成的本地商帮。张家口晋商所组成的商业行社或把持的商业行社在清后期成为张家口工商业行社的主要力量。从清嘉庆至民国时期张家口商业行社多数是商贸业、手工业的组织,也有地方乡谊性质的组织。总之,在清代张家口是我国北部边境重要的贸易城市。张家口最初只是因军事目的修建的一座小城镇,随着对蒙、对俄贸易的发展逐渐发展成为北方贸易中心城市之一。张家口的对外贸易主要是对蒙贸易、对俄贸易。张家口最初的道路也是因战争而修建,清政府为了维护其统治在张家口、库伦等地修建了几条官方驿道。随着贸易的发展,张家口地区的商道逐渐发展完善。张家口商贸的发展、交通运输业的发展进一步带动了张家口金融业和商品经济的发展,同时金融业的发展又进一步促进了其商业和外贸的发展。这种良性的互动效应使得明清时期张家口城市的人口不断增加,城市的功能不断丰富。张家口的手工业经济的产生就是因为城市人口的增加使得对商品的需求数量的增加而引起的。张家口的手工业经济在北部边境城市中是比较发达的。张家口的商人主体主要是晋商、京帮和口商,其中以晋商居多,并且晋商主要从事贸易和票号的经营。这其中有地缘文化上影响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晋商具有勇于开拓、善于创新的传统,具有敏锐的商业嗅觉,经营上讲究经营谋略,这使其能够在商业竞争中不断壮大自己,进而占据张家口商人群体的主体地位。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晓林;;《商帮兴起——晋商》[J];美术;2017年01期
2 梁小民;;中国式诚信的利与弊[J];新财经;2008年05期
3 黄冬霞;李刚;;明清陕晋商帮地位变迁探微[J];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2期
4 陈云霓;;潮商演变的文化根源[J];潮商;2010年03期
5 郎咸平;;四大商帮不是经营楷模[J];商周刊;2009年13期
6 丁苏霞;;中国古代的商帮[J];新高考(高三政史地);2013年10期
7 本刊编辑部;阎文水;李沿;;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两大商帮对话平遥[J];山西青年(新晋商);2007年04期
8 杨轶清;;文化是因还是果——从浙商演变看商帮文化[J];金融管理与研究;2007年06期
9 刘奕;中国商帮[J];金融信息参考;2004年03期
10 侯文正;;晋中商帮兴衰史略(连载一)[J];文史月刊;2006年01期
11 卞疆;;传统商帮商业文化的和谐发展[J];商业文化;2017年11期
12 何伟;李永福;;商帮时代晋商成因新探[J];山西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2014年04期
13 余传明;杨莹;;明清时期商帮治理比较研究——以晋商和徽商为例[J];经济视角(上);2013年02期
14 张益赫;葛扬;;文化信仰与商帮治理:明清时期晋商、徽商比较制度分析[J];河南社会科学;2012年06期
15 宋丽莉;;晋商发展模式的历史思考[J];沧桑;2008年04期
16 石帮;;中国古代十大商帮[J];协商论坛;2007年08期
17 仲志远;;“红顶”商帮的结局[J];资本市场;2005年11期
18 米子川;;晋商遗产之商帮传奇 行商天下 兄弟江湖[J];新晋商;2009年12期
19 陈润;郑怀文;;商帮700年的野蛮生长[J];创新时代;2013年01期
20 梁小民;;明代10大商帮[J];商界(城乡致富);2006年08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贾秀慧;;近代新疆汉族商帮与少数民族商民的族际交往述论[A];华西边疆评论(第五辑)[C];2017年
2 陈立立;;略谈传统商帮文化对现代社会的启示[A];浙商研究 2010[C];2011年
3 刘静;;京商与其他商帮文化特征的比较[A];北京学研究文集2006[C];2006年
4 韩永学;;龙游商帮崛起原因的再认识与当代借鉴[A];浙商研究 2010[C];2011年
5 甘满堂;;明清时期福建商帮的地缘文化特色[A];五缘文化力研究——福建省五缘文化研究会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2年
6 林枫;松丹龄;;山海互动——明清福建商人之经营取向[A];海洋文化与福建发展[C];2011年
7 徐井岗;;婺商企业生命力研究报告——浙商商帮之“婺商企业”长寿基因调查分析[A];浙商崛起与危机应对[C];2010年
8 曹春婷;;抗战后上海传统行业中的地缘文化因素——以国药业资方群体为考察中心[A];都市文化研究(第12辑)——城市史与城市研究[C];2015年
9 何威;;明清时期河州穆斯林商帮兴起初探[A];首届中国宁夏回商大会文化论坛论文汇编[C];2008年
10 杨国才;;中国云南白族近代商帮道德文化研究[A];回顾与创新:多元文化视野下的中国少数民族哲学——中国少数民族哲学及社会思想史学会成立30年纪念暨2011年年会论文集[C];201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8条
1 王飞;清代张家口经贸与商帮研究[D];山西大学;2020年
2 贺三宝;江右商帮兴衰对区域经济社会影响研究[D];武汉大学;2014年
3 张守广;从传统商帮到江浙团的支柱[D];南京大学;1994年
4 高兴玺;明清时期山西商帮聚落形态研究[D];山西大学;2016年
5 张小健;江右商帮兴衰研究(1368-1911)[D];华中师范大学;2015年
6 吴彩容;基于文化视角的农村劳动力转移创业选择研究[D];福建农林大学;2012年
7 殷俊玲;盛世繁华[D];山西大学;2005年
8 钟毅锋;烟草的流动——永定烟草历史及其文化[D];厦门大学;200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福保;晋商、徽商与江右商帮的商帮治理模式比较:治理效能视角[D];江西财经大学;2019年
2 周怡芳;清末民初滇商与浙商之比较研究[D];云南财经大学;2019年
3 赵嘉依;太行山南部商帮合院住居形态及现代适应性研究[D];大连理工大学;2017年
4 吴赛;中国商帮题材电视剧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18年
5 王林林;明清晋豫商路兴衰探析[D];郑州大学;2018年
6 阮乐乐;明清时期陕商会馆的地域分布及兴衰嬗变[D];西安工业大学;2017年
7 汤庆慧;冀州商帮文化的当代价值研究[D];河北工业大学;2015年
8 周鑫;云南商帮及其在云南与东南亚交往中的地位和作用[D];云南大学;2010年
9 支雅惠;陕西商帮在近代解体的原因探析[D];西北大学;2008年
10 吕祎茜;滇西商帮会计文化研究[D];云南财经大学;2015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陈云霓;刍谈商帮历史演变的文化根源[N];潮州日报;2010年
2 本报记者 张华钰;十大商帮聚首龙城[N];中华工商时报;2010年
3 记者 王菲菲 王学涛;中国“现代商帮”正在崛起[N];新华每日电讯;2012年
4 北京工商大学教授 梁小民;“中国商帮式”诚信的缺陷[N];北京日报;2010年
5 ;中国历史上的商帮与商人精神[N];北京日报;2004年
6 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会长 保育钧 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 徐康宁 中国商业史学会名誉会长 孔祥毅 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 严介和 本刊见习记者 庄媛 江苏远东集团董事长 蒋锡培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金碚;在商帮复兴中大放异彩[N];江苏经济报;2004年
7 北京工商大学教授 梁小民;“中国商帮式”诚信困惑[N];经理日报;2010年
8 本报记者 沈勇吴德群;传统商帮各领风骚[N];深圳特区报;2007年
9 清华大学EMBA特聘教授、北京工商大学教授 梁小民;商帮只能产生封建商人[N];经济观察报;2010年
10 叶中华;蒙商 中国商帮战略“助产婆”[N];经理日报;2010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