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蒙古语朗读话语韵律层级单元及其边界处的声学和语言学线索

格根塔娜  
【摘要】: 本文以近几年有关汉语韵律特征的基础研究作为参考,结合蒙古语语音和韵律特点,用声学分析和听辨实验相结合的方法,探讨了蒙古语朗读话语韵律层级单元(韵律词、韵律短语和语调短语)及其边界处的声学相关物(朗读话语韵律信息的声学表现,即音高、音长和无声段等)和语言学线索问题(韵律词与语法词之间的关系和韵律层级单元边界与句法结构之间的关系,即朗读话语韵律信息与文本信息之间的关系),企图寻找朗读话语韵律切分的声学和语言学线索,为蒙古语朗读话语韵律层级单元的切分和标注提供可行的规则。 本文的初步结论为:1)朗读话语韵律信息的声学表现。韵律词边界处:音高曲线呈不连续性,边界处前音节被延长,没有无声段;韵律短语边界处:音高曲线出现重置,边界处前音节明显被延长,边界处有时会出现明显的无声段;语调短语边界处:音高曲线出现明显的重置,边界处前音节的延长比较明显,一般情况下出现较长的无声段。2)朗读话语韵律信息与文本信息之间的关系问题。(a)韵律词与语法词之间的关系:蒙古语名词(包括复数、格、领属的附加成分)、形容词、数词、时位词、代词、动词(助动词除外)、副词、情态词、摹拟词、连接词、感叹词等,能够独立承担韵律词任务,而后置词、语气词、量词等一般不能独立承担韵律词的任务。在朗读话语中,一个长的固定词组常常被分成若干个韵律词;(b)韵律层级单元边界与句法结构之间的关系:韵律词边界一般与定体关系和宾述关系相对应,即韵律词边界一般出现在定体关系或宾述关系之间;而韵律短语边界一般与体述关系(主谓关系)和状述关系相对应,即韵律短语边界一般出现在主谓关系或状述关系之间。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格根塔娜;蒙古语朗读话语韵律层级单元及其边界处的声学和语言学线索[D];内蒙古大学;2008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