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内蒙古地区蒙元城镇研究

张文平  
【摘要】: 古代城镇的研究,是考古学、历史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城市制度往往反映的是一个王朝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等各个方面的缩影。 内蒙古地区的大部分处于历史学界所惯称的“中国北方长城地带”或者“中国北方长城文化带”之中。这一条形文化分布带在中国历史上有着特殊的意义,是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的分界带。 内蒙古地区汉代以来修筑的城址,以中原王朝抵御北方民族的军事性边城为主。到蒙元时期,内蒙古由以前的边疆地区演变为连接漠北边疆与汉地之间的交通要地,是大元大蒙古国夏都所在地,城镇迅速崛起,为以前历朝历代所罕见,最终出现了一个以上都为中心、以各路级治所和诸王王府为主要依托、辅以府州县治所和各级投下城镇的草原城镇网络。据统计,在今内蒙古境内,蒙元时期的城镇遗址计有85座之多,具有鲜明的地理特征、时代特征和民族特点。 前人对内蒙古地区蒙元城镇的研究,多集中于一些个体,如元上都、应昌路、亦集乃路和鄂伦苏木古城等,对它们作综合性研究的著作尚未有见到。因此,在目前考古学资料积累较为充分的情况下,对内蒙古地区的蒙元城镇作一次全面系统的梳理,已是十分必要。 本文对内蒙古地区蒙元城镇的研究,主要包括了城镇行政建制考证、分类研究和与城镇相关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功用探讨以及城镇居民的社会生活与礼俗等数个方面。 蒙元时期的内蒙古地区,分别隶属于中书省、陕西行省、甘肃行省和辽阳行省管辖,东部一带为东道诸王的封地。结合内蒙古地区蒙元城镇的分布,运用历史地理学的方法,对这些城镇的历史沿革、行政建制等一一作了详尽的考证。 对于内蒙古地区蒙元城镇的分类研究方面,主要运用了考古类型学的方法,将内蒙古地区的蒙元城镇分为6大类,分别为都城、路府州县设治城镇、投下城镇、屯田城镇、驿站城镇和其他城镇等。部分大类之下还可以细分为若干小类,如路府州县设治城镇下可再分为路级、府级和县级三类治所城镇。对于这些不同类别的城镇,从其规模、布局和保留下来的遗存等方面作了综合研究介绍。 对于城镇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状况的研究以及对城镇居民社会生活与礼俗的探讨,则采用了考古学资料与历史学史料相结合的方法,即前人所谓的“二重证据法”。 在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等方面,内蒙古地区的蒙元城镇可以概括出五点显著的特征:①一些投下城镇虽列入国家的统一行政建制,但其本质无异于贵族的私家财产,城市的功能也主要是为贵族家族设置的。②路府州县设治城镇以沿袭金代和西夏的同级城池为主,它们的布局受制于前代的规模,和辽金、西夏有文化上的传承性。这些城镇与其北部的投下城镇相互辉映,体现了蒙元王朝“内蒙外汉”的二元政治体制特点。③发现的大量中、小型城镇,有的行政建制虽无法确认,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大多为军事屯田所或驿站,军事性是其第一特征。政治性和军事性是中国历代城镇的主要特点,在内蒙古地区的蒙元城镇中亦有着明显的体现。④漠南是世祖忽必烈的发迹之地,与漠北一样受到优待,汉地的财富被大量地运到这一地区,供诸王贵族挥霍享用,城市经济一度繁荣。农民起义军讨元檄文中“贫极江南,富称塞北”的说法,并非不实夸张之辞。⑤宗教信仰具有多元性,对各类宗教和神祗兼收并蓄。 蒙元城镇居民的社会生活与礼俗方面,从考古学上观察,分布于城镇周边的墓葬是最为直观的内容。生居死葬,在这些城镇的周边,往往会保留下来成片的同时期居民墓地,有蒙古贵族与平民的墓葬,有汉人贵族官僚与平民的墓葬,也有汪古部族和回回民族的墓葬。这些不同民族、不同阶层居民的墓葬,在埋葬结构、随葬品内容等方面各不相同,除切实地展示出他们五花八门的丧葬习俗外,还隐藏着许多反映当时社会生活的内容。城镇居民的衣食住行是社会生活与习俗方面探讨的重要内容,经考古发掘的元上都、集宁路和燕家梁遗址等,出土的大量遗迹遗物,与史料记载互相印证、补充,呈现出一幅幅鲜活的城镇居民社会生活画面。 对于内蒙古地区蒙元城镇的研究,有助于进一步理解蒙元帝国的形成、发展与北遁的历史进程,对于今天内蒙古自治区的城镇建设也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张文平;;内蒙古地区蒙元城镇的分类研究[J];东方考古;2012年00期
2 荒川慎太郎;;内蒙古文物考古所收藏的西夏文陀罗尼残片考[J];西夏学;2011年02期
3 张文平;;弘吉剌部投下城镇探考[J];内蒙古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06期
4 石鑫;;蒙元文化在高等美术教学中的渗透[J];内蒙古教育(职教版);2011年04期
5 张楠;贾陈亮;;蒙元后妃宴礼探析[J];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4期
6 李修生;元杂剧与蒙元文化[J];雁北师院学报;1995年01期
7 杨润先;;内蒙古文物总店收集到两件古玉器[J];内蒙古文物考古;1991年01期
8 张俊;;蒙元驿站与军事信息传播[J];辽宁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5期
9 杨洁;;陕西地区出土蒙元陶俑类型分析[J];文博;2013年05期
10 苏日娜;;蒙元服饰研究综述[J];黑龙江民族丛刊;2007年03期
11 赵尔斯;;蒙元建筑文化表皮的研究[J];四川建筑;2012年01期
12 俞慈韵;;开创蒙元史籍整理的新时期——读田虎的《元史译文证补校注》[J];社会科学战线;1991年03期
13 程嘉静;;蒙元时代斡耳朵的管理及其职能[J];廊坊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01期
14 王毅承;潘冬梅;;用蒙元文化丰富现代园林的人文内涵[J];北方园艺;2011年22期
15 ;《内蒙古文物考古》总第36期—43期[J];草原文物;2011年02期
16 赵辉;;蒙元初期探马赤军族属考辨[J];甘肃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7年01期
17 王大方;张海斌;穆勒;苗润华;;内蒙古文物考古界前辈郑隆先生逝世[J];草原文物;2016年02期
18 赵尔斯;;蒙元文化符号的时代变异——精神文化符号的导出实践[J];艺术与设计(理论);2011年05期
19 ;关于重新组建《内蒙古文物考古》期刊编委会及主编人员的建议[J];内蒙古文物考古;2002年02期
20 李力;发展中的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J];内蒙古文物考古;1997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學勤;;[A];额济纳汉简[C];2005年
2 李申德;;蒙元廉政文化之我见[A];成吉思汗廉政文化论文集[C];2013年
3 舩田善之;;蒙元时代公文制度初探——以蒙文直译体的形成与石刻上的公文为中心[A];蒙古史研究(第七辑)[C];2003年
4 李申德;;蒙元廉政文化之我见[A];成吉思汗廉政思想研究论文集[C];2014年
5 刘中玉;;蒙元等级体制下高丽待遇之争[A];朝鲜·韩国历史研究(第十一辑)——中国朝鲜史研究会会刊[C];2009年
6 特木勒;;蒙元汗庭东迁之地考述[A];论草原文化(第九辑)[C];2012年
7 方铁;;蒙元对贵州、广西与海南地区的统治和经营[A];蒙古史研究(第七辑)[C];2003年
8 ;张功平同志在蒙元货币研讨会暨草原丝绸之路货币研讨碰头会开幕式上的讲话[A];《内蒙古金融研究》钱币文集(第三辑)[C];2003年
9 ;作者简介[A];元上都(下)[C];2008年
10 王大方;;蒙元著名人物系列(四篇)[A];中国长城博物馆(2015年合订本)[C];2015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张文平;内蒙古地区蒙元城镇研究[D];内蒙古大学;2009年
2 李喜波;元代儒学、儒士、儒风若干问题研究[D];内蒙古大学;2016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乌英嘎;内蒙古地区元代城镇布局研究[D];内蒙古大学;2016年
2 车玲;以图像为主要材料的蒙元服饰研究[D];东华大学;2012年
3 关春明;蒙元驿站信息传播研究[D];内蒙古大学;2007年
4 商双娇;蒙元文化在通辽市综合性公园中的应用研究[D];东北林业大学;2018年
5 周小娟;蒙元时期山西人才地理研究[D];西北师范大学;2012年
6 江帆鸿;蒙元地区城镇景观绿地设计研究[D];武汉理工大学;2009年
7 张宏瑜;穹庐一曲本天成[D];陕西师范大学;2016年
8 程嘉静;蒙元时代的斡耳朵[D];吉林大学;2006年
9 吴彦勤;十三世纪中叶蒙元与南宋在襄樊的军事斗争研究[D];云南师范大学;2000年
10 白如斌;鄂尔多斯城市公园蒙元文化景观分析研究[D];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17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驻内蒙古记者 阿勒得尔图;内蒙古文物学会成立[N];中国文化报;2015年
2 记者 许晓岚 通讯员 志伟;我区完成散落蒙元碑铭的整理与研究[N];内蒙古日报(汉);2008年
3 特约通讯员 王大方 马晓丽;内蒙古完成境内蒙元时代碑铭整理与研究[N];中国文物报;2008年
4 本报见习记者 林荣天 记者 章建潮;保护内蒙古文物刻不容缓[N];人民政协报;2003年
5 孙一帆李霞;锡盟投资3亿建设蒙元文化苑[N];内蒙古日报(汉);2007年
6 秦榛;2011年内蒙古文物考古再创佳绩[N];中国文物报;2012年
7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陈晓伟;“马负文豹”与豹猎的文化史[N];文汇报;2017年
8 本报记者 常娜 张涛;蒙古源流文化产业园:打造“旅游+影视”生态圈[N];鄂尔多斯日报;2016年
9 李治安;通俗演绎蒙元历史[N];文艺报;2017年
10 本报记者 纪娟丽 徐金玉;触摸蒙元文化 感受草原生活[N];人民政协报;2017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