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醒世姻缘传》研究

李弘历  
【摘要】: 《醒世姻缘传》是17世纪中叶介于《金瓶梅》和《红楼梦》之间又一部百回世情小说,它对我国现实主义白话小说的发展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从《醒世姻缘传》的版本流传上看,它自诞生之日起曾拥有大量的读者,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被胡适、徐志摩称为说部中“五名内的大小说。”诗人徐志摩说,《醒世姻缘传》“是一个时代(那个时代至少有几百年)的社会写生”;张爱玲则强调:“《醒世姻缘传》和《海上花》,一个写得浓,一个写得淡,但是同样是最好的写实作品。我常常替它不平,总觉得他们是世界名著。”思想史、文学史家胡适说,“《醒世姻缘传》真是一部最有价值的社会史料”,“是一部最丰富又最详细的文化史料”。但由于评点家、文学史家和评论家们有意无意的疏忽,这座碑碣已被历史的尘埃遮蔽。二十世纪80年代初,山东齐鲁书社、上海古籍出版社、河南中州书画社相继出版此书,才打破半个多世纪沉寂的状况,同时受到我国史学界研究方法的影响,“研究对象已扩展到社会的各个角落,而不是仅限于重大政治事件、精英人物。”从《醒世姻缘传》现存的研究资料来看,除段江丽博士的《〈醒世姻缘传〉研究》是综合性的研究外,其他均为单一性研究,主要集中在考证学、语言学、果报观和婚姻关系的研究。我们的研究与《醒世姻缘传》在中国小说史乃至文化史上的地位相比,还是很不相称,至于从文学性、文化史、风俗史等多学科、多角度的研究、还没有充分展开。 《〈醒世姻缘传〉研究》分四章。 第一章关于作者、成书年代和版本源流。关于《醒世姻缘传》的作者,学术界目前有六种说法,主要由淄博蒲松龄说、诸城丁耀亢说、兖州贾凫西说、陕西人士说、章丘人士说和河南人士说。从现存的文献资料分析上来论证,这六种说法只能是一种推测,并无确凿证据,只能暂时存疑。关于《醒世姻缘传》成书年代的说法主要有三种,有“崇祯说”、“顺治说”和“康熙中后期说”,由于作者无生平可考,成书年代的考证只能立足于文本,本文从七个方面查找内证,认为“顺治十八年说”更有说服力。同时在曹大为先生、李国庆先生、杨春宇先生和段江丽女士研究的基础上对辛丑十行本、同德堂刻本、省轩锓藏本、同治庚午本和戊子十二行本进行简单梳理,并记录下各大图书馆有关《醒世姻缘传》版本的特征。 第二章主要探讨《醒世姻缘传》神道教化思想的深层意蕴——儒家思想的折射。《醒世姻缘传》中神道教化始终遵循着儒家的伦理化的思想传统,晁夫人的善行义举是儒家博施济众、仁爱为本的儒家理想的昭示。晁梁以孝义纯儒的生存方式,显示出儒家伦理道德在作者心中的崇高地位。晁源两世两地的孽姻缘则表明,《醒世姻缘传》消化吸收佛教因果轮回观念,强调儒家仁义纲常为本的伦理道德设置不容践踏。在神道设教中作者自主弘扬儒家道德的主观愿望,自觉地对佛、道二教采取理性的批判态度,揭示出在世风浇漓、人情淡薄的社会风气中,神圣的佛、道二教的法事,物欲横流,释放出浓郁的铜臭味;神道人员总体上道德堕落,抹去其头上的灵光圈。由于作者思想的局限,作者在弘扬神道教化的同时却偏离了儒家仁者“不忍之心”的传统轨迹,竟以神道毁灭的名义惩罚“作孽众生”,导致神道毁灭众生的思想悖谬,在神道毁灭中将人性质变为兽性,反映出西周生无视人性,违背人道教化倾向。在救荒的描写中,作者美化循吏,袒护见死不救的乡宦举人,谴责劫后余生的饥民,表现出作者十分明显的阶级偏见。 第三章薛素姐悍泼人格的透视。明清时期的文学作品中出现了大量的悍妇形象。就其悍泼程度而言,薛素姐是最有光彩的代表。她的悍泼就细节而言,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她悍而不妒,她虐待和报复的目标仅仅是狄希陈,她的悍泼至死不悔,至死不改。就其心理学层面而言,她的悍泼是对传统妇道的叛逆,拒绝作传统女性角色,对家长权威的践踏,体现了畸形的男性化倾向。就行为上而言,素姐并非蛮不讲理,她的发威每一次都有理由,她的悍泼主要出于自我的防御保护意识,寻找和维护自己的生存空间。探究素姐的婚姻和人格悲剧,主要来自于先天无爱、缺乏两情相悦及其婚前父亲对素姐的“闺训”的恫吓,造成其人格的扭曲。在《醒世姻缘传》中,西周生自觉教化的意图,阴差阳错的促成了薛素姐自觉的个性追求,在个人欲望驱使下,薛素姐违背文化专制下的禁欲伦理与贞节道德,破坏伦理社会的价值观念和等级秩序,对当时进步的人本思潮发出一声微弱的回响。 第四章《醒世姻缘传》的叙事艺术。中国古典小说都有一个明显的义理结构,《醒世姻缘传》也不例外。善恶之谈构建了小说的义理结构,文本围绕扬善惩恶的叙事机制,分别从扬善惩恶的维度、整合和高潮建构小说义理结构的叙事策略。小说从人物、时间、空间和理念上构建了情节结构的双坐标体系。由人物的连琐反应建立双坐标的交点,由空间的频繁转换构建双坐标的横面,由时间的推移构建双坐标的纵面。双坐标体系有主有次,有繁有简,即互相独立,又交错进行,在双坐标体系中包含着广阔的社会内容,表现了作者愤世的情绪。文本从写实性、喜剧性和反讽性上表述了小说讽刺叙事的美学品位。写实性讽刺使作品对人性丑恶的揭示与批判,获得一种现实的厚重感与美学穿透力;喜剧性讽刺不但使丑恶现出原形,可怜可笑,而且更有利增加了作品道德批判中的摧毁力量;作品中的反讽艺术,不但表现了讽刺手法曲折性和立体性,更显示出作者文以载道上的理性深度。因此,《醒世姻缘传》在世情小说乃至整个中国古代小说史上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和意义。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伟峰;;《醒世姻缘传》与泰山香社[J];民俗研究;2005年04期
2 王光福;;《醒世姻缘传》“凡例”与《红楼梦》“凡例”[J];蒲松龄研究;2014年03期
3 张春贺;;《醒世姻缘传》中的子弟教育问题[J];北方文学(下半月);2011年02期
4 蒲泽;;《醒世姻缘传》非一人著考辨——《醒世姻缘传》作者及成书年代考辨之一[J];蒲松龄研究;2010年01期
5 蒲泽;;《醒世姻缘传》作者西周生考——《醒世姻缘传》作者及成书年代考辨之二[J];蒲松龄研究;2010年03期
6 邹宗良;;首届全国《醒世姻缘传》学术研讨会综述[J];淄博师专学报;2010年04期
7 傅丽;背叛妇道的悍妇人格——二论《醒世姻缘传》中的薛素姐[J];北方论丛;2002年03期
8 严云受;《醒世姻缘传》作者问题续考[J];蒲松龄研究;2000年Z1期
9 杨剑影;卑微而琐碎的人生──谈《醒世姻缘传》中的龙氏形象[J];萍乡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9年03期
10 罗福腾;《醒世姻缘传》的反复问句[J];语文研究;1996年01期
11 周树德;《醒世姻缘传》的作者与版本[J];河南图书馆学刊;1994年02期
12 赵俊,李淑琴;浅论《醒世姻缘传》中的悍妇形象[J];社科纵横;1995年03期
13 魏文哲;果报思想与《醒世姻缘传》的主题[J];徐州师范学院学报;1995年01期
14 姜云;;论《醒世姻缘传》的喜剧色调和喜剧手法[J];明清小说研究;1991年04期
15 张赣生;考订《醒世姻缘传》作者的一条线索[J];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2年02期
16 陈苏梅;;《醒世姻缘传》创作思想之再分析[J];语文学刊;2006年14期
17 刘蕾;;《醒世姻缘传》中总括副词“皆”与“都”简析[J];语文学刊;2009年17期
18 郑子运;;《醒世姻缘传》作者为蒲松龄补证[J];蒲松龄研究;2017年01期
19 王祖霞;;《醒世姻缘传》“鸭子”新解[J];语文建设;2017年24期
20 侯玉贵;;《醒世姻缘传》词语拾诂[J];蒲松龄研究;2017年03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7条
1 夏薇;《醒世姻缘传》研究[D];山东大学;2005年
2 岳立静;《醒世姻缘传》助词研究[D];北京语言大学;2006年
3 晁瑞;《醒世姻缘传》方言词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06年
4 吴晓龙;《醒世姻缘传》与明代世俗生活[D];上海师范大学;2006年
5 贾娇燕;《醒世姻缘传》社会称谓研究[D];山东大学;2008年
6 常瑛华;《醒世姻缘传》语序类型研究[D];山东大学;2009年
7 罗主宾;明清时期语气副词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13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弘历;《醒世姻缘传》研究[D];辽宁大学;2007年
2 刘东晓;《醒世姻缘传》中的服饰文化研究[D];山东大学;2015年
3 刘佼;《醒世姻缘传》探析[D];复旦大学;2009年
4 李果丽;《醒世姻缘传》的思想价值[D];内蒙古大学;2008年
5 刘珂;服饰文化视角下的《醒世姻缘传》女性形象研究[D];曲阜师范大学;2018年
6 陈诗赓;《醒世姻缘传》中的意象研究[D];长春师范大学;2017年
7 龙周莉;《醒世姻缘传》人称代词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10年
8 李映忠;《醒世姻缘传》语气词研究[D];西北师范大学;2005年
9 王爱香;《醒世姻缘传》语气词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03年
10 郑东珍;《醒世姻缘传》“给”字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04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梅莉;从《醒世姻缘传》看明清妇女的朝山进香[N];光明日报;2006年
2 史有为;“老板”试考(上)[N];语言文字周报;2019年
3 张泰;近代汉语词汇研究的又一部力作[N];中华读书报;2019年
4 本报记者 李世杰;“毛毛匠”:巧手“缝制”新生活[N];河北科技报;2015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