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和平演变”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博弈

何春龙  
【摘要】:随着二战的结束,世界格局被划分成为两部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东方阵营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美国在一战和二战中战火远离本土轻重工业保存完整,参战前期仅依靠贩卖军事物资积累了大量的罪恶财富,而老牌资本主义强国战争创伤难愈一蹶不振,战后的美国自然而然的成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领导者。苏维埃政权虽然在二战期间受损极为严重,但在斯大林的领导下苏联迅速崛起,社会主义制度彰显出极大的魅力。二战后在苏联的影响下,红色政权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这让西方世界极为恐慌。如何遏制红色政权对西方世界的侵蚀,如何遏制红色政权快速崛起的发展势头,一个个严峻的问题摆在西方首脑面前。在不可能再次发动一场东西阵营世界大战的情况下,发动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更加“理智”。围绕着这场战争两个阵营展开了角力,结果是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人类共产主义事业陷入低谷。全世界无产者开始反思,西方的左翼学者开始发问,问题出现在哪里?我们应该如何反制?苏东剧变无疑是人类共产主义事业的大挫折,但我们也应当看到由此为后来者所积累下的宝贵经验。社会主义中国开始高举人类共产主义事业的旗帜,坚定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创新、制度创新、道路创新,以及经济高速发展再一次向世界证明社会主义制度是有生命力的,苏联的失败不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失败,而是苏联模式的失败,人类共产主义事业的希望在中国露出曙光。 本文力图通过冷战期间美国对苏联和后冷战时代美国对中国,以苏东剧变为分界对美国的“和平演变”战略进行梳理。对于冷战期间的“和平演变”研究很多前辈学者都进行了大量的细致的研究,而缺少对后冷战时代特别是奥巴马执政美国时期的对华政策没有以“和平演变”为基础进行顺延,因此在本文第二部分对后冷战时代美国的“和平演变”战略进行整合研究,梳理出较为全面的美国“和平演变”战略的基本框架。本文第三章以“和平演变”为背景对苏联解体进行了总结,这对社会主义国家特别是中国意义重大。俄罗斯人民对苏联的感情是复杂的,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是苏共内部的问题,俄罗斯人民对那个曾经的超级大国也只是一少部分人持有消积态度。基于种种原因,本文对社会主义制度在俄罗斯复兴的可能性进行了分析,当然也应当认识到重返社会主义面临的障碍,笔者从俄罗斯国内及国外几个角度进行了分析,其中涉及到俄罗斯国内混乱的党派,国外势力的压力,本国内部反动寡头势力和社会转型期形成的黑手党集团所带来的阻碍等等。最后通过对俄罗斯社会主义复兴可能性同普京执政新思维进行分析对比研究,笔者突然产生了一种新奇的联想,俄罗斯总统普京执政思维在某种程度上是否正在为俄罗斯重返社会主义道路扫清障碍,而普京似乎正在暗自去完成某一艰巨任务,也许是个不成熟的想法,有待于读者的批评和指正。 本文第四部分对美国对华“和平演变”战略的嬗变进行了论述,首先同样以冷战为轴对中美两国在“和平演变”背景下的博弈进行论述,研讨在这个背景下中国能否走上苏联的老路,同时提出新形势下中国反“和平演变”的核心要素,借用习主席的“打铁还需自身硬”以此为延伸指出唯有国家实力才是反“和平演变”的基础和重心,并就弗朗西斯·福山在其《历史的未来》的一文中提出的对中国的批评给予正面的回应,指出我们应当直面存在的不足,进行深入的自我反省,也只有这样才能够作得更好,批评与自我批评一直是我们自我觉醒的重要手段,也是一种反“和平演变”的思想手段。 本文最后一部分从若干角度对“和平演变”大背景下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进行了研究,并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关于反“和平演变”理论,特别是中国的理论成果进行了总结。纵观全文以“和平演变”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博弈为轴,其中有苏联模式的失败的研究,也有中国模式的成功原因的思考,并探究了俄罗斯社会主义复兴的可能性、以中国的和平发展为契机掀起新一轮人类共产主义运动高潮的未来前景,最终取得反“和平演变”的胜利。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