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中美行政解释模式之比较研究

孙超然  
【摘要】:一般而言,行政解释是指行政机关对广义的法律文本做出的解释或说明。在现代国家中,行政解释同时涉及立法、行政、司法等多种国家机关,处于国家权力的交叉地带。因此,一国的行政解释模式,即行政解释及其合法性控制的制度和实践,集中体现了该国不同国家机关之间的权力关系,也体现了一国法律制度的重要特性。我国行政解释模式可以概括为职权模式,这一模式深受我国法律制度及实践的影响,鲜明地体现出我国行政机关的强势地位。我国法律解释制度建立时,原本以立法者解释为重;但行政机关的解释权获得法律认可之后,却凭借其强大的行政职权逐渐从制度和实践两个方面侵蚀立法机关的解释权。以1981年《关于加强法律解释工作的决议》为基础,我国构建了独特的法律解释制度。为了尽快地解决改革开放初期行政机关在执行少数基本法律和地方性法规的实践中遇到的问题,同时尽可能地限制行政机关对法律的任意解释,避免行政解释突破法律文本,当时的立法者基于苏联式的“立法者解释至上”的法律解释观念,对不同法律解释问题的解释权进行了分配,把法律中的冲突漏洞和空白漏洞问题的解释权保留在立法机关手中,只允许行政机关解释除此之外的一般法律解释问题,希望借此控制行政解释内容的合法性。这一制度中的行政解释,以行政机关的行政职权为基础,以实践中的问题为中心、以主动和依申请制定规范性文件或公文为主要方式,是一种部门内的法律解释制度。然而这样严格和晦涩的分权规定,却没有同样严格的合法性控制机制,几乎只靠规定本身的权威性以及行政机关主动与立法机关进行互动来维持,立法机关并没有能力对行政解释的内容进行主动的控制,行政机关内部的程序则是封闭而偏颇的,司法机关的审查也一直相当乏力。因此,这一制度便迅速被行政机关的法律解释制度和实践所突破。在制度方面,行政机关对行政解释制度的规定,常常与立法者对行政解释制度的规定相矛盾。而在实践方面,行政机关一方面大量制作行政解释,其中有不少行政解释的内容都超出了立法机关规定的解释权限,对冲突漏洞和空白漏洞进行了解释,形成了解释权侵占现象;另一方面,行政机关大量制定解释或重复上位法的行政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并将这些文件的解释权归于其制定者,使上位法的解释权层层下沉,形成了解释权下沉现象。而且,我国行政机关经常在行政法规、行政规章和规范性文件中解释法律文本,这也是我国行政解释制度所不能解决的问题。我国行政解释制度之所以未能维持,并最终被行政解释制度和实践所突破,由立法者设计的立法者解释制度变为职权解释模式,主要有两个层面的原因:表面上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我国的行政解释制度过度以实践中的问题为导向,只重视行政问题的解决,而不重视行政解释的合法性;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国行政解释制度中的分权方式较为简陋,可操作性较差,使得行政解释很容易越界。其深层的原因则在于立法者解释观念与职权解释模式之间的冲突,以及行政解释合法性控制机制的普遍无力。此外,陈旧的“立法者解释至上”观念,也是导致我国行政解释制度长期滞后的重要因素。为此,我们有必要学习外国的先进经验,参考域外较为成功的行政解释模式,为我国行政解释制度的革新提供有益的借鉴。美国行政解释可以为我国行政解释制度的革新提供大量的经验和教训。美国行政解释模式可以概括为授权模式。因为其行政解释制度建立在国会立法授予行政机关的权力之上,其合法性得到立法、行政和司法机关全面和动态的控制,在外部和内部、事前和事后、实体和程序的多种控制之下,行政解释得以在法律的框架内进行而不至于溢出其边界。其中,立法机关和行政机关对行政解释的合法性控制主要是事前和事中的控制,而事后的司法控制则是行政解释合法性的重要保障。因此,我们也可以将美国行政解释的合法性控制总结为“以司法控制为主的全面控制”。美国行政解释合法性控制中独特的“司法尊重”,鲜明地体现出国会的授权在行政解释问题上的极端重要性。“司法尊重”包含三种不同的行为模式,其一是法院对行政解释独特优势的承认,这种优势就来自于国会授予行政机关的职权;其二是法院审查范围受宪法或国会成文法限制的情况,它意味着法院对国会授予行政机关裁量权的维护;其三是法院基于对自身审查权限或能力的考虑而主动放松行政解释的审查标准,而法院这样做前提条件则是对国会是否授权行政机关解释特定法律文本的判断。不过,在司法尊重之外,法院还可能会对行政解释进行一般的高强度司法审查,甚至预设某种反对行政解释的态度。而且司法尊重并不是最高法院一时兴起,将控制行政解释合法性的职责拱手让出,而是深深地植根于其法律制度和传统之中,并以行政解释的全面和动态控制为基础:法院对行政解释放松审查或审查受限,往往与立法机关和行政机关内部对行政解释的控制互为因果。因此,即使法院采取尊重态度,也并不意味着行政解释就可以为所欲为。由此可见,行政解释的合法性控制不能仅依靠司法机关来完成,立法机关和行政机关同样需要通过事前和事后的监督和控制手段,确保行政解释的合法性。而在其他控制手段乏力的情况下支持司法尊重的做法,将导致法律制度的毁灭。比较中美行政解释模式,我们会发现宪法制度和宪政实践、法律概念观和法律解释观念,以及对行政解释本身的认识程度,对一国的行政解释模式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而美国行政解释制度和实践的经验还向我们显示出,在民主立法、明确授权的制度基础上,如果行政解释能够得到全面和动态的控制,那么法律的含义就能够以较为健康的方式得到更新,以适应社会生活的变化。因此,理想的行政解释制度应当在激活立法机关活力和根本控制力的基础之上,以司法控制为基础全面盘活各种国家机关对行政解释含义的控制力,让行政解释能够更好地发挥在各国家机关之间传递信息的作用,以服务于法律含义的探究与更新。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刘良;;美国行政解释及其司法审查标准初探[J];长江丛刊;2018年12期
2 黑川哲志;肖军;;从判例看行政解释的司法审查[J];行政法学研究;2014年03期
3 覃俊翔;;论具体行政解释的审查基准[J];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0年03期
4 彭霞;;走向司法审查:行政解释的困境与出路[J];政治与法律;2018年10期
5 张弘;张刚;;行政解释的重新解读[J];法律方法;2007年00期
6 钱宁峰,周刚志;论行政解释行为[J];行政与法(吉林省行政学院学报);2001年03期
7 鲁夫;行政解释的法律地位与溯及力[J];工商行政管理;1997年17期
8 朵志红;浅议税法的行政解释及其规范化[J];税务研究;1994年09期
9 张志越;论司法解释和行政解释的规范化[J];甘肃政法学院学报;1995年03期
10 柴瑞;;对税法行政解释的探讨[J];中国税务;2018年05期
11 郝志斌;高颖;;税法行政解释的法理省思、实践检视与完善进路[J];地方财政研究;2018年10期
12 滕祥志;;税法行政解释的中国实践与法律规制——开放税收司法的逻辑证成[J];北方法学;2017年06期
13 雅各布·斯科特;吕玉赞;;解释的普通法及其法典化规范(中)[J];法律方法;2016年02期
14 黄琳;;后谢弗林时代的美国行政解释司法审查——基于若干判例的审视[J];东南法学;2016年01期
15 徐志嵩;;税法的行政解释辨析[J];中共乐山市委党校学报;2012年05期
16 方世荣;;我国行政解释的几个新问题初探[J];中南政法学院学报;1989年01期
17 马怀德;;难以规制的行政解释权[J];法律方法与法律思维;2002年00期
18 顾海燕;;行政解释对法院的拘束力——以美国最高法院的实践为线索[J];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2012年05期
19 刘群;;对税法行政解释问题的若干思考与建议[J];天津经济;2019年02期
20 黄荣国;;当前税法行政解释问题探析[J];经济研究参考;2017年53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李姗姗;;浅谈美国法院对行政解释的司法尊重制度[A];“决策论坛——创新思维与领导决策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上)[C];2017年
2 谢丽丽;;行政解释的司法审查问题研究[A];“决策论坛——公共政策的创新与分析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下)[C];2016年
3 李宝悦;;部门批复的行政解释权于行政审判中的效力问题研究[A];全国法院系统第二十二届学术讨论会论文集[C];201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孙超然;中美行政解释模式之比较研究[D];吉林大学;2020年
2 祖燕;行政解释论[D];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谢松谷;税法行政解释有效性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9年
2 卓赛;税法行政解释权之限制研究[D];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19年
3 黄美茹;“行政解释权”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9年
4 黄琴国;论我国税收法律规范的行政解释[D];云南大学;2018年
5 刘心宇;论行政解释的形式[D];厦门大学;2018年
6 肖琳;我国税务行政解释法律问题研究[D];湖南大学;2018年
7 刘良;美国行政解释的司法审查标准[D];郑州大学;2018年
8 李岱云;论我国税法行政解释制度的构建[D];首都经济贸易大学;2007年
9 夏俊;税法行政解释规范化研究[D];湘潭大学;2016年
10 姚琳;论税法行政解释[D];吉林大学;2008年
11 李姗姗;美国法院对行政解释的司法尊重之研究[D];郑州大学;2017年
12 孔蓉;论我国法律解释体系的重构[D];安徽大学;2006年
13 王一;税法行政解释论[D];中国政法大学;2007年
14 庄广彦;司法解释权研究[D];武汉大学;2005年
15 孙超然;中国行政解释及其在行政诉讼中的适用[D];吉林大学;2014年
16 严婷;“闯黄灯”受罚案的行政法分析[D];东北师范大学;2013年
17 宋江帆;行政规定研究[D];浙江工商大学;2010年
18 齐立霞;论我国法官解释机制的建构[D];黑龙江大学;2011年
19 刘东霞;论行政规范对民法的规范效应[D];吉林大学;2012年
20 李汉一;论我国的行政解释[D];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4条
1 侯卓 北京大学;税收行政解释:非常必要 尚需规范[N];中国税务报;2012年
2 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曾哲 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李轩;美国行政解释的司法审查特点[N];人民法院报;2020年
3 安徽省东至县食品药品监管局 章会;刍议行政解释的正确适用[N];中国医药报;2010年
4 王 波;试论行政解释存在的必要性及其监督[N];人民法院报;2003年
5 滕祥志;完善税法行政解释监督制度[N];学习时报;2020年
6 肖擎;无智慧的行政解释催生房市寻租空间[N];中国经济时报;2006年
7 北京市工商局 麦晓萌;创新行政解释机制 破解互联网不正当竞争行为法律规制难题[N];中国工商报;2018年
8 何中臣 施宏伟;“素食荤标”引出的执法思考[N];健康报;2006年
9 贺卫方;制度变形原因探[N];法制日报;2003年
10 河北环境工程学院 河北渤海明达律师事务所 曹晓凡;用新法还是旧法?没那么简单[N];中国环境报;2019年
11 刘玉海;滕祥志:从“税收法定”到“财政法定”[N];经济观察报;2020年
12 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 凌维慈;收集利用大数据政府也需“讲法”[N];解放日报;2018年
13 何兵;谁为“盲流”谋幸福?[N];21世纪经济报道;2003年
14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 滕祥志;开放税收司法与事先裁定制度须同步推进[N];经济参考报;2018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