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研究

郜爽  
【摘要】:关于正义论题,人类走过了漫长而悠久的探索过程。随着20世纪70年代西方政治哲学的复兴,马克思的正义观以其独特的理论研究视角走入了人们的视野。如何理解和把握马克思的正义观俨然已经成为了当前政治哲学研究中的一个重要议题。关于马克思正义理论的合理内核的争论,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加澄明,反而因为愈加复杂的世界形势以及马克思文本中表现出来的前后“矛盾”而持续至今,并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因此,如何为马克思的道德和正义维度寻找到合法的理论辩护,既关涉到如何有效回应“马克思与正义”之争,同时也是新时期开显马克思正义理论乃至是整个政治哲学独特的理论叙事的关键所在。长久以来,马克思正义观面临着一个前提性的挑战——事实与价值的对立。从早于休谟的帕斯卡尔认为理性的作用仅仅在于数学计算,而不能洞察行为的目的开始,到大卫·休谟对事实与价值之间何以联结提出疑问,再到康德通过引入现象界与“物自体”的紧张关系,以确证事实与价值无涉。这样的一种二元对立的认知模式逐渐开显出来——人的理性根本没有办法去察觉和理解客观世界的本质和目的,以致后来的一些哲学家们言之凿凿地否认从事实判断推断出道德规范的任何可能性。至此,事实与价值的两极对立局面俨然形成。但同时也有一些国内外学者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在对两者关系进行深入的反思和澄清的基础上,尝试通过直接或间接的“中介”在事实与价值之间寻找对话和会通的可能,以此表明这样的一种共同倾向——事实与价值之间的关系不是分疏而是统一,而且这一倾向在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之中,依然保留着十足的理论空间。在传统视域中,马克思的思想来源主要是局限于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经济学和法国社会主义这三个组成部分,然而事实上,这是对马克思理论作出的一种简化。尤其是涉及到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的理论探源时,我们会发现马克思理论内部潜藏着的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渊源以及德国古典哲学中黑格尔思想的合理内核。马克思将汲取而来的思想养料淋淋尽致地运用到了他的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的表达之中。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开始了以政治自由和人道主义为核心的正义呐喊,自此,他从未停止过对如何超越资本主义非正义社会的哲学探索。《德意志意识形态》在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形成过程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标志着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最终确立的同时,也体现着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的真正诞生。此后,马克思对正义的理解不再仅仅是哲学的表达,更多的是转向正义的实践;不再是抽象地谈论什么是正义,而是以批判非正义彰显正义的实践内涵。这些都为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集中而深刻地阐释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作出了强有力的铺垫。众所周知,在马克思的文本中出现了看似前后矛盾的论述和表达,之所以如此,根本原因在于,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实现了正义理论研究范式的哲学转向。而一组内在的规定彰显了这一正义观的崭新形象:第一,历史唯物主义是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的解释依据,它指引着我们在思考正义的来源以及作出某一评价时应当依据的要素是什么;第二,否定的辩证法是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的方法论基础。在对待某一事物时,正确的做法不是静态观察,而是将其最为本质和核心的部分看作是动态的,因为“矛盾”才是它们的根本属性,这一方法同样适用于资本主义及其价值规范;第三,理想与信念是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的价值旨向。作为人类的理想目标,马克思提供了未来共产主义及其实现途径的最初图景。此外,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展示了它不同于以往传统正义的三个理论特性,即整体性、批判性和实践性。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包含着事实性的正义批判与规范性的正义建构双重含义,前者构成了马克思正义观的“显性形象”,而后者则是潜藏着的“隐性形象”。具体而言,从事实层面讲,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认为正义是一个社会历史范畴,任何为永恒正义辩护的人及其理论终将面临失败的结局。马克思通过对剥削与剩余价值、资本与资本逻辑的批判,揭示了资本主义形式正义掩饰下的实质非正义。就规范意义而言,马克思作出了三个方面的建构:第一,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最为突出的贡献是它对正义的来源及评价作出了足够清晰的回答;第二,马克思对未来共产主义社会中人的本质的复归、市场与政治体制以及按需分配的正义图景作出了初步的“规划”;第三,对于正义的实现途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马克思提供了必要的阐释和理论证明。马克思的正义观自诞生伊始便一直面临着诸多学者的质疑和挑战,西方自由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约翰·罗尔斯以及被评价为对马克思主义信念构成重要威胁的哲学家卡尔·波普尔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其中,罗尔斯的质疑主要集中在马克思的“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分配原则以及共产主义社会中正义的空场等问题上。然而,从根本意义上而言,这样的批判是站不住脚的,罗尔斯并没有意识到,马克思的正义并非以权利为最终依据,而是将历史唯物主义作为最终的解释原则。退一步讲,罗尔斯的两个正义原则本身也是矛盾重重,自由主义正义论终究会在历史的涤荡中显露出它的脆弱性。而波普尔则是依据“证伪”原则对马克思的历史决定论展开了激烈的批判,他虽然相信历史具有一定的发展趋势,但拒绝承认历史的规律性和必然性,更是在宽泛意义上将无产阶级革命与暴力等同起来。整体而言,波普尔扩大了证伪原则的使用范畴,机械而片面地强调马克思的历史决定论不过是还没被证伪的教条式的科学,而没有充分认识到,历史既是人类发挥主观能动性创造的结果,同时也暗含着新旧社会形态更迭的必然。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高景柱;;罗尔斯的代际正义论:一种融贯解释的尝试[J];学海;2020年01期
2 王幸华;;罗尔斯的自尊论证及其卢梭主义遗产[J];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2019年04期
3 邵晓光;张爽;;罗尔斯平等视野下的善理论[J];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5期
4 徐龙;杜时忠;;教育学情境中罗尔斯思想的“误用”及其辨正[J];现代大学教育;2016年06期
5 佚名;;信念是一面旗帜[J];人才资源开发;2017年12期
6 高景柱;;差别原则能够在全球层面上适用吗?——评约翰·罗尔斯与查尔斯·贝兹的国际正义之争[J];世界哲学;2014年04期
7 王天楠;;解读平等的两个悖论——以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为焦点[J];党政干部学刊;2015年04期
8 王立;;罗尔斯的“反应得”及其理论困境[J];社会科学研究;2014年04期
9 张国清;;罗尔斯难题:正义原则的误读与批评[J];中国社会科学;2013年10期
10 陈伟;;罗尔斯思想实验之语境——评《罗尔斯:生平与正义理论》[J];中国图书评论;2011年01期
11 卫春燕;;罗尔斯自由平等思想的启示[J];科技信息;2011年12期
12 何怀宏;;青年罗尔斯论共同体及对“自我中心主义”的批判[J];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1年05期
13 卫格;;把阳光加入想象[J];思维与智慧;2010年03期
14 ;把阳光加入想象[J];农村财务会计;2010年10期
15 叶茜;;理性的善——论罗尔斯正当与善的一致性[J];中山大学研究生学刊(社会科学版);2010年02期
16 刘娟;;对罗尔斯关键概念的理解和翻译[J];哲学动态;2009年10期
17 杨建兵;;从罗尔斯的“无知之幕”看中国“新医改”[J];中国医学伦理学;2009年06期
18 葛四友;;论罗尔斯的无知之幕与反应得理论[J];甘肃行政学院学报;2008年03期
19 毛丽英;;致富阳光[J];生意通;2007年1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童世骏;;罗尔斯哲学中的“规则”概念[A];外国哲学(第16辑)[C];2004年
2 包利民;;《罗尔斯篇》——试论斯特劳斯派对现代性学问的挑战[A];全国“当代西方哲学的新进展”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8年
3 陈实;;对少数民族地区政策倾斜的正当性探讨——以罗尔斯正义观为视角[A];科学发展观与民族地区建设实践研究[C];2008年
4 吕晓明;;罗尔斯正义论与公平正义价值观的确立[A];价值哲学发展论[C];2008年
5 涛慕思·W.博格;谢世民;吴瑞媛;;论罗尔斯两种正义论之间的不融贯[A];外国哲学(第18辑)[C];2005年
6 李建森;;价值预设与叙述技术:罗尔斯“一般正义观”解读[A];价值哲学发展论[C];2008年
7 刘俊;;罗尔斯正义第二原则的法理辨析[A];当代法学论坛(2010年第4辑)[C];2010年
8 叶国平;;罗尔斯程序正义思想研究——以《正义论》为中心[A];“第二届中国伦理学青年论坛”暨“首届中国伦理学十大杰出青年学者颁奖大会”论文集[C];2012年
9 李建森;;价值预设与叙述技术:罗尔斯“一般正义观”解读[A];改革开放三十年与价值哲学发展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10 李彧可;;真实性、承认与无支配:一种黑格尔的进路[A];外国哲学(第21辑)[C];2012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郜爽;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正义观研究[D];吉林大学;2020年
2 王峰;契约式谋划:关于罗尔斯万民法的分析[D];吉林大学;2007年
3 钟英法;罗尔斯公共理性思想研究[D];复旦大学;2007年
4 贾中海;社会价值的分配正义[D];吉林大学;2004年
5 曹瑞涛;多元时代的“正义方舟”[D];浙江大学;2005年
6 孙莹;罗尔斯“重叠共识”理念研究[D];吉林大学;2015年
7 李丹;作为政治建构的公共理性[D];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
8 魏月;理性自由:论黑格尔历史哲学的解释原则[D];吉林大学;2017年
9 田伟松;黑格尔青年时期逻辑学与形而上学思想发展研究[D];吉林大学;2016年
10 刘聪;现代政治哲学视域下的浪漫派、黑格尔与马克思[D];吉林大学;2011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伟伟;罗尔斯“公共理性”的建构路径研究[D];南开大学;2016年
2 付超凡;罗尔斯差别原则的可实现性研究[D];西南交通大学;2016年
3 刘颖;罗尔斯论正当与善[D];西南大学;2014年
4 李晓敬;罗尔斯的差别原则研究[D];太原理工大学;2014年
5 杨可;约翰·罗尔斯社会公正理论下我国的教育公正问题研究[D];西南大学;2012年
6 周晶;正当与善:罗尔斯的义务论思想研究[D];吉林大学;2014年
7 赵双剑;论罗尔斯的正义原则[D];吉林师范大学;2012年
8 王明强;马克思与罗尔斯正义观的比较研究[D];燕山大学;2010年
9 张鹏;罗尔斯公共理性观研究[D];辽宁大学;2011年
10 彭剑春;约翰·罗尔斯分配正义思想研究[D];西南大学;2012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本报记者 张敏;罗尔斯·罗伊斯 为中国发展提供原动力[N];国际商报;2018年
2 南京大学哲学系 顾肃;帕腾:罗尔斯提供了可能的答案[N];社会科学报;2012年
3 张国清;打造中国的罗尔斯产业[N];中国图书商报;2007年
4 韦森 ;罗尔斯的最后遗产[N];21世纪经济报道;2003年
5 梁捷;罗尔斯:正义的温情维度[N];第一财经日报;2011年
6 童世骏 任重道;“正义”的罗尔斯走了[N];社会科学报;2002年
7 马永翔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罗尔斯技术主义政治哲学的迷误[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
8 廖申白;解读罗尔斯“公平的正义”[N];学习时报;2003年
9 范仄(书评人);“主体”权利化之后……[N];中国图书商报;2003年
10 何包钢;正义:乌有之情与现实之域[N];中国社会科学院报;2009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