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世界历史观念的变革

陈洁彤  
【摘要】:人们总是希望去认识其所处的世界,追寻其生存的意义。正是对世界的认识、对意义的追寻,折射出了人们对历史的思考。古希腊时期,人们所追寻的是自然界背后的永恒,且由于当时活动地域的狭小,因此,历史既无普遍性也无世界性。而当基督教以人类整体作为出发点去观照世界时,历史开始具有普遍性与世界性。但此时的世界历史只是神学意义上的救赎历史。到了近代,对世界的解释权掌握在了人自己手中。由此,维科肯定了人在世界历史中的主体地位。当康德将世界划分为现象界与物自体时,其试图引入判断力以弥合二者之间的鸿沟,并以目的论的观念构造历史观念。世界历史便成为了目的论视角下的普遍历史。面对康德所造成的分裂,黑格尔重新赋予世界以总体性,并通过引入辩证法使康德的抽象的普遍历史变为具体的世界历史。在黑格尔看来,世界历史是由理性与激情共同交织而成的。二者之间的关系并非是外在的、对立的,而是世界历史发展过程的两个方面。而世界历史的发展过程,就其实质来说,是精神的自我发展。精神发展的每一阶段都是对前一阶段的扬弃。正是在这种否定性的过程中,精神不断地得到实现,最终回复到自身之中,实现自由。而这种自由的实现则具体地表现在国家之中。只有在国家之中,个人与国家实现了绝对的统一,“全体的自由性”才得到具体的实现。黑格尔对世界历史的思辨式的哲学考察臻于完美,但当其以精神的发展作为世界历史发展的实质时,又不免造成了对历史的非人的、非历史的理解,并遮蔽了真正的自由。而马克思正是在对上述问题的回应中,以世界历史科学超越了黑格尔的世界历史哲学。首先,对于黑格尔世界历史的非人的理解,马克思强调,现实的人是历史的逻辑起点,而且历史并不是在最初就是世界历史,唯有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后,人们在世界范围内形成普遍交往时,历史才成为世界历史。其次,对于黑格尔对世界历史的非历史的理解,马克思认为,世界历史的发展是人与环境双向互动的结果,而其根源则在于生产力与交往方式的矛盾运动。因此,资本主义并不是世界历史的永恒形态。最后,对于黑格尔对自由的遮蔽,马克思指出,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条件下,分工对人来说是一种异己的力量,唯有通过现实的共产主义运动,消灭分工,消灭私有制,人们才能实现真正的自由。而世界历史的形成,恰恰为自由的真正实现奠定了基础。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托马斯·麦卡锡;陈常燊;;对康德以来普遍历史观念的评论[J];哲学分析;2010年04期
2 骆扬;;《历史观念大学读本》读后[J];湖北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02期
3 贾英健;;实践、历史与人的统一:马克思历史观念的变革[J];学术交流;2007年08期
4 李淑梅;哲学的历史观念及其变革[J];教学与研究;2000年03期
5 李飞;;西方历史观念的变迁及其历史唯物主义的意义[J];理论界;2010年10期
6 叶险明;近代西方“世界历史观念”的形成与哲学和历史学关系的演变[J];史学理论研究;1999年04期
7 王春杰;;浅谈初中历史课程中历史观念的培养[J];中华少年;2017年33期
8 韩雷;历史观念的精英化——读《西方的历史观念》[J];博览群书;2004年02期
9 陈宇光;试论历史观念的发展(下)——兼析柯林武德历史观念的理论渊源[J];苏州教育学院学报;1999年03期
10 刘雅军;;明治时代日本人的世界历史观念[J];历史教学;2005年12期
11 罗炳良;;历史观念与20世纪中国史学[J];史学理论与史学史学刊;2003年00期
12 张旗;尊重历史与诠释历史[J];华夏文化;1998年04期
13 税光华;;理解试题应具备基本的历史观念——以两道高考试题中的“中国国家观”为例[J];历史教学问题;2017年05期
14 陈宇光;试论历史观念的发展(上)——兼析柯林武德历史观念的理论渊源[J];苏州教育学院学报;1999年Z1期
15 黄海琴;徜徉在思与诗之间——试论新历史小说的历史观念与艺术策略[J];新疆石油教育学院学报;2003年03期
16 徐松巍;从古代变易史观向近代进化史观的转变──关于19世纪历史观念的考察[J];史学理论研究;1999年02期
17 王严;;构建中国历史哲学话语体系的尝试——读李杰的《历史观念——实践历史哲学的建构》[J];成都师范学院学报;2014年12期
18 李秋零;从康德的“自然意图”到黑格尔的“理性狡计”——德国古典历史哲学发展的一条重要线索[J];中国人民大学学报;1991年05期
19 高旭;;论葛亮小说创作中的历史观念[J];芒种;2017年23期
20 刘成友;略论《白鹿原》、《百年孤独》的历史观念和文化视野[J];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4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新;;20世纪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家的历史观念——以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家为讨论中心[A];史学批评与史学文化研究[C];2009年
2 崔秋锁;;马克思的人本历史观念之理论性质探析[A];“以人为本与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学术研讨会暨中国人学学会第12届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0年
3 章雪富;;论奥古斯丁历史观念的自我根源[A];基督教思想评论(总第二十一辑)[C];2016年
4 张树杉;;康德、黑格尔文艺观比较[A];中国当代教育文集(十二卷)[C];2003年
5 原海成;;黑格尔论历史与信仰[A];基督教思想评论(总第二十一辑)[C];2016年
6 章自承;;评黑格尔关于客观性的论述[A];外国哲学(第4辑)[C];1983年
7 俞吾金;;黑格尔论理性[A];外国哲学(第10辑)[C];1989年
8 储昭华;;黑格尔主体性思想初探[A];外国哲学(第12辑)[C];1993年
9 王树人;;黑格尔《逻辑学》“有论”中的“有”与“无”[A];外国哲学(第1辑)[C];1981年
10 ;《黑格尔全集》编译委员会成立[A];外国哲学(第2辑)[C];1982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白利鹏;历史复杂性的观念[D];吉林大学;2006年
2 姜佑福;论马克思与黑格尔“历史观念”的基本差别[D];复旦大学;2006年
3 郭艳君;历史与人的生成[D];黑龙江大学;2002年
4 庄振华;黑格尔的历史观[D];复旦大学;2010年
5 刘雄伟;历史的客观性研究[D];吉林大学;2012年
6 魏月;理性自由:论黑格尔历史哲学的解释原则[D];吉林大学;2017年
7 孙晓喜;观念的历史与历史的观念[D];吉林大学;2007年
8 张宗艳;黑格尔思辨概念研究[D];吉林大学;2013年
9 程宇驰;黑格尔自由观[D];吉林大学;2012年
10 王福生;从思辨到革命——马克思对黑格尔辩证法的颠倒[D];吉林大学;200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洁彤;世界历史观念的变革[D];吉林大学;2020年
2 包岩;历史:自由的逻辑[D];吉林大学;2012年
3 赵岩;黑格尔美学中的真理与艺术终结问题[D];复旦大学;2008年
4 陈宁;黑格尔《历史哲学》的审美维度研究[D];黑龙江大学;2007年
5 崔凯;马克思与黑格尔历史观比较[D];山东大学;2005年
6 汤善峰;黑格尔对“自在之物”的批评[D];上海师范大学;2014年
7 陈波;黑格尔的无限性思想[D];华中科技大学;2010年
8 李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D];华中科技大学;2015年
9 王晓永;改革开放以来的黑格尔哲学研究[D];西北大学;2014年
10 程鹏;黑格尔历史哲学中的自由问题探讨[D];辽宁大学;2013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罗炳良;“历史观念”与“致用观念”琐议[N];光明日报;2001年
2 彭树智 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名誉所长;人类文明交往的历史观念[N];人民日报;2015年
3 张汝伦;黑格尔的《历史哲学》[N];中华读书报;2001年
4 刘大先;小说的历史观念问题[N];文艺报;2014年
5 本报记者 王琳 编译;没有历史观念道德标准指导的学科发展毫无意义[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年
6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张文涛;历史哲学的时间尺度[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
7 南开大学哲学院 齐艳红;黑格尔的思辨哲学与历史主义方法[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
8 华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甄龙;在康德与黑格尔间阅读马克思[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
9 中共浙江省委党校 张红岭;康德与黑格尔“意识内在性”之争[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
10 杨云飞;对黑格尔历史观的重构与评判[N];中华读书报;2014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