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论我国侵权法中医疗告知义务的例外

迟浩峰  
【摘要】:医学治疗在古希腊时期成为了一种专业技能。此后的很长时间内,“医师父权主义”为医患关系的模式,医务人员对患者的治疗享有决定性的裁量权。但是随着权利意识的发展,医师父权主义的弊端开始显露,患者的自主性不断提升。医疗告知义务随之兴起,并成为一项重要的医学伦理制度。然而,医疗告知义务作为义务性规定在特殊情形下可能导致医务人员为规避责任延误甚至放弃对患者的救治。这不仅与医学伦理相悖,更是对患者生命健康权的侵犯。医疗告知义务是否存在例外情形逐渐引起了讨论。我国目前法律规定的告知义务将风险和责任更多地划分给了医务人员。但是在现实的医疗实践中,医患利益需要再平衡,双方的责任需要再明确。外国尤其是英美法系国家对于医疗告知义务例外情形的立法例和讨论已经较为充分,而我国法对此的法律规定和学术探讨则十分有限。我国侵权法中明晰医疗损害责任内部边界的需要也要求我们对例外情形进行充分讨论和明确。因此,医疗告知义务的例外情形应当得到重视和讨论。从患方的角度出发,例外情形可能有两种:患者客观不能接受告知和患者主观不愿接受告知。患者客观不能接受告知主要是指患者因自身存在的一般因素或者紧急因素导致医务人员履行告知义务无意义或者无法履行告知义务。其中,当患者因紧急因素不能接受告知且无法取得近亲属的明确同意时,医务人员应当按照我国法中对于医疗紧急情况的规定对患者进行治疗。这种对于紧急情况的规定实际是紧急避险在医疗告知制度中的体现,应为一种违法性阻却事由。患者主观不愿接受告知是指患者自愿放弃知情同意权。医务人员在无法取得其近亲属的明确同意时,可以对患者直接实施治疗。医务人员因不存在过错而不成立侵权责任。从医方的角度出发,由于告知义务的强制性,例外情形的考量应当在医学治疗和医学伦理两个客观层面进行。在医学治疗的层面,发生可能性极低的医疗风险是指普通治疗措施中涉及基本生活常识的轻微医疗风险和特殊治疗中与具体病情无关的发生可能性极低的医疗风险,两者均不属于告知义务的范围。在医学伦理的层面,保护性医疗措施是指医务人员依据患者的具体情况,在其认为履行告知义务会对患者产生重大不利时,可以出于对患者健康的考虑,采取的不告知或者部分告知的措施。此时,医务人员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履行告知义务。保护性医疗措施并不构成我国法中医疗告知义务的例外情形从医患之外的其他角度出发,无论是强制戒毒、对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还是对传染病病人的强制隔离治疗,医务人员都需要对患者履行告知义务。公权力或者其他因素的介入很难构成我国侵权法中医疗告知义务的例外情形。因此,我国侵权法中医疗告知义务的例外情形应当包括:患者因紧急因素导致的紧急情况,其实质是违法性阻却事由的一种具体表现;患者自愿放弃知情权,医务人员因患者的主动放弃而不存在过错,不构成侵权责任;发生可能性极低的医疗风险,相关的风险不属于医疗告知义务的涵摄范围,医务人员无需告知。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陈玲;刘珺;刘延;孙玮;;我国医疗告知义务履行中存在的问题与对策[J];中国病案;2013年07期
2 翟方明;张跃铭;;侵权责任法背景下的医疗告知义务与法律风险防控[J];湖北社会科学;2011年04期
3 刘丹,蒋素琼;新形势下医疗服务活动中履行告知义务的思考[J];中国基层医药;2004年10期
4 高刻;;履行医疗告知义务中存在的缺陷及对策[J];中国社区医师;2019年31期
5 马齐林;;论医疗告知义务——以经济学和法学为视角[J];当代法学;2008年01期
6 贾秋香;;医疗活动中如何有效履行告知义务[J];中国实用医药;2008年31期
7 曹艳春;违反医疗告知义务之侵权责任[J];法学杂志;2005年06期
8 孙雪山;马辉;;以“激素治疗”案为例谈医师告知义务履行的合理边界[J];医学教育管理;2019年06期
9 李源;;浅析医疗机构违反告知义务的侵权责任[J];法制与社会;2017年09期
10 田胜男;刘爱和;王晓路;邵福忠;;医疗机构履行告知义务刍议[J];中国卫生人才;2017年04期
11 刘平;王晓;何斐;李凯彦;;对353名临床医生医疗告知义务的认知调查[J];卫生软科学;2016年03期
12 刘萍;李林;;医疗告知义务例外的法律问题研究——以医疗裁量权和重大疾病的告知为例[J];云南开放大学学报;2015年02期
13 夏正芳;马绍恒;高洪;林海权;吴艳;;违反医疗告知义务的损害赔偿责任[J];法律适用;2008年08期
14 苑柏;潘勇;孙永军;;履行有效的医疗告知义务[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06年21期
15 王晓宏;;护士在履行告知义务时应正确认识的几点问题[J];现代医药卫生;2006年16期
16 张小丽;李雪;;被放大的医疗告知义务[J];医学与社会;2006年12期
17 江梦榕,亓培冰;论医生的告知义务[J];人民司法;2000年11期
18 王友发;;求证与完善:我国保险法告知义务制度的考察[J];财经政法资讯;2007年03期
19 王东方;;经营者未履行告知义务之审判路径研究[J];潍坊工程职业学院学报;2019年06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铁伟;王精;;浅谈告知义务在临床护理工作中的应用[A];河南省精神科康复护理培训班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9年
2 姚利平;王雪芬;;切实履行告知义务 有效降低护理风险[A];第15届全国老年护理学术交流会议论文汇编[C];2012年
3 姚利平;;切实履行告知义务 有效降低护理风险[A];全国精神科护理学术交流暨专题讲座会议论文汇编[C];2008年
4 胡海涛;高银品;;从医学鉴定实践,浅析医疗告知义务的重要性[A];2011年浙江省医学会医学伦理学与卫生法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1年
5 杜延俊;;论公证实务中的告知义务[A];科技与企业——企业科技创新与管理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下)[C];2016年
6 孙桂芳;;告知义务的免除[A];2004年上海市保险学会年会论文集——暨上海市保险学会成立20周年和《上海保险》创刊20周年纪念[C];2004年
7 薛丽丽;徐平;;未尽告知义务致早产儿双目失明医疗纠纷1例[A];法医临床学专业理论与实践——中国法医学会·全国第十八届法医临床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5年
8 赵海燕;陈晓阳;曹永福;;论我国医师告知义务免除的法律规定的缺陷及其完善[A];山东省医学伦理学学会第六届学术年会文集[C];2008年
9 陈歆;;论海上保险法中的告知义务[A];第三届中国律师论坛论文集(实务卷)[C];2003年
10 杨铁军;;消费者合同中信息均衡性实现研究——以民法为视角[A];繁荣学术 服务龙江——黑龙江省第二届社会科学学术年会优秀论文集(上册)[C];201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金玉;海上保险告知义务矫正论[D];大连海事大学;2012年
2 王雪杉;保险法告知义务研究[D];吉林大学;2007年
3 张静;中医视域下患者知情同意权研究[D];吉林大学;2014年
4 曹兴权;保险缔约信息义务制度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03年
5 邹卫强;器官捐献与移植私法研究[D];山东大学;2015年
6 鹿一民;网络缔约中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比较研究[D];复旦大学;2014年
7 林虹;保险契约信息不对称问题研究[D];吉林大学;2009年
8 葛延珉;海上保险法最大诚信原则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05年
9 卢春荣;消费者撤回权制度比较研究[D];复旦大学;2012年
10 邾立军;器官移植民法基本问题研究[D];复旦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迟浩峰;论我国侵权法中医疗告知义务的例外[D];吉林大学;2020年
2 胡庆;论违反医疗告知义务的侵权责任[D];苏州大学;2015年
3 高美玲;论医疗告知义务[D];吉林大学;2012年
4 李丹;论我国医疗告知义务[D];河北经贸大学;2011年
5 施晓莉;论医方告知义务[D];复旦大学;2010年
6 吴蓓;医生说明告知义务[D];中国政法大学;2011年
7 龙涛;论医生的告知义务[D];西南政法大学;2008年
8 马晓;论医疗合同中的医生告知义务[D];对外经济贸易大学;2007年
9 黄丹;沉默型欺诈的民法规制[D];西南政法大学;2019年
10 何飞娴;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经营者告知义务实证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9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山东省肥城市人民医院 李栋;违反告知义务担责应区别三种情况[N];健康报;2008年
2 张承霞;患者的知情权与医方的告知义务[N];人民法院报;2004年
3 晏扬;履行告知义务亦需灵活处理[N];健康报;2005年
4 李自庆;告知义务:医患双方须重视[N];江苏法制报;2005年
5 程文华;医生对患者必须履行告知义务[N];人民代表报;2004年
6 四川华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学丹;医责险理赔:告知义务不可缺位[N];健康报;2019年
7 甘肃保监局 李霞;“带病投保”告知义务实践对健康保险的启示[N];中国保险报;2018年
8 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 黄恢月;旅游行程中履行告知义务应注意四方面[N];中国旅游报;2018年
9 辽宁省锦州市人民检察院高级检察官 杨学友;尸检与否 医方别忘告知[N];健康报;2017年
10 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 潘园园;无转机地签证登机被拒 航空公司为何不担责[N];北京日报;2017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