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并联审批促进政府部门间合作研究

于丽春  
【摘要】:在组织活动中,通过合作能够提升组织效率、服务质量,而合作缺失,则会带来服务质效的下降。政府组织亦如此,即政府部门间合作与否会对其服务质量和效率产生重要影响。在中国现代化的过程中,政府部门间合作是其发展的内在要求。首先,社会转型带来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问题,要求通过政府部门间合作提升治理能力加以解决;其次,发展经济的压力,要求通过政府部门间合作提高办事效率;再次,公共服务需求的不断提升,要求通过政府部门间合作满足公众需求;最后,信息化的推进,要求通过政府部门间合作打破传统的“碎片化”运行模式。在具体实践中,我国政府逐步加强对政府部门间合作问题的关注,并通过“大部制”改革、跨部门协调机制等方式促进政府部门间合作,但仍存在着不足之处。“大部制”改革促进了政府部门间关系调整,但没有形成顺畅的政府部门间合作关系;建立协调机制对高效推动特定跨部门事项发挥了积极作用,同时推动了政府部门间合作,但容易带来机构林立,政府部门间合作的长效性、内生性不足等问题。并联审批是伴随着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而产生、发展的一种促进审批效率提升的运行方式,外在形式上,其是探索政府部门间合作的一个微观切口;内在本质上,并联审批通过流程优化促进政府部门间合作,避免了组织机构变动和新的机构设置,有助于形成长效性、内生性的合作机制,是探索政府部门间合作的一个必要切口。所以,基于现实问题与实践考量,本研究聚焦并联审批这一运行方式,对其如何促进政府部门间合作进行分析。那么,并联审批如何促进政府部门间合作?通过何种机制、何种路径促进政府部门间合作?这构成了本文要回答的核心问题。首先,政府部门间合作需求与合作困境共存,对合作困境生成逻辑的探索有助于破解政府部门间合作的难题。在跨部门行政审批事项改革的场域内,政府部门面临着两方面的挑战,一是行政体制改革的持续推进,二是经济、社会对公共服务需求的不断提升,而政府部门间合作是应对以上挑战的必然选择。合作需求是政府部门间合作的逻辑起点,其形成源于两方面的因素,第一,实现更高效率以满足经济社会的公共服务需求,是形成合作需求的直接原因;第二,提升政府整体效能以获得更大效用,是形成合作需求的深层原因。虽然,政府部门间合作具有理论上的基础和实践中的需求,但是跨部门行政审批事项改革中的政府部门间合作常常面临一些问题和挑战,产生合作困境。主要体现在“权责壁垒”使政府部门间整体性价值缺失、增加沟通成本、阻碍公共服务水平提升,导致形成合作难;“分割式”审批使审批流程破碎、审批标准不一,导致合作执行难。那么,政府部门间合作困境的生成逻辑为何?基于目标和行动的维度,目标不一致、行动不一致是政府部门间合作困境的生成机理,前者表现为,政府部门的“自利”导致部门间目标各异、政府部门的“利他”但与经济社会发展要求不一致;后者表现为,分散化审批、流程破碎、信息不畅致使部门间行动不一致。但分化的组织结构是合作困境的深层诱因,其纵向关系瓦解政府部门间合作意愿,横向关系削弱政府部门间合作动力。其次,并联审批作为探索政府部门间合作微观且必要的切口,具有促进政府部门间合作的优势。并联审批经历了萌芽、发展和相对成熟阶段,其发展历程中体现了各政府部门从简单的联合办公逐步转化为相互合作的过程。进一步地,并联审批促进政府部门间合作的优势体现在形成过程和执行过程之中。第一,并联审批的形成过程包含了政府自身改革因素,以及来自群众和企业的经济社会因素,其有利于政府部门间目标一致的形成也体现在政治和经济社会方面。政治方面,并联审批是产生于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一种创新方式,目的在于提升政府的审批效能;经济社会方面,并联审批是相对于串联审批的一种高效运行的审批方式,强调各审批部门的共同推进;基于以上方面,其有利于政府部门间目标一致的形成。第二,并联审批的执行过程,强调一个部门或者窗口向申请人收取申请材料,通过后台并联式运行对跨部门行政审批事项统一受理,各部门在规定时限内提出意见,对符合要求的申请送达审批结果。为达此要求,并联审批基于组织载体进行集中审批、以优化流程为运行前提、以信息科技为技术支撑,从而有利于政府部门间行动一致的生成。从最终效果来看,并联审批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政府部门间合作,表现为促进了政府部门间的联合行动、增进了公共价值。但是,政府组织结构的分化不可避免、政府部门间的利益不会得到根本性的调和,这决定了并联审批促进政府部门间合作的限度。最后,为了化解合作困境,实现跨部门行政审批事项改革中政府部门间合作,需要对政府部门间的目标和行动进行一致性协调。第一,基于政治、经济和社会三个维度,并联审批促进政府部门间目标一致的形成。具体表现为,在行政体制改革持续推进、优化营商环境建设、不断提升的公共服务需求的宏观背景下,跨部门行政审批中的政府部门需要进行合作,并联审批在不改变原有制度设置和职能划分的基础上,以审批事项为中心,促进了政府部门间目标一致的形成。第二,通过组织、流程和技术三个方面,并联审批促进政府部门间行动一致的生成。组织方面,政务服务中心和行政审批局是并联审批促进政府部门间行动一致的组织载体;流程方面,审批流程的整体化建设和标准化建设,是并联审批促进政府部门间行动一致的运行前提;技术方面,电子政务建设和“互联网+政务服务”建设,是并联审批促进政府部门间行动一致的技术支撑;以此为基础,并联审批促进了传统上以政府部门为核心的“职能驱动型”服务模式向以审批流程为核心的“流程驱动型”服务模式的转变,促进了政府部门间行动一致的生成。通过目标一致、行动一致,并联审批促进了跨部门行政审批事项改革中政府部门间合作的实现。本文最后一章,以J省不动产登记改革为例对前文的理论分析部分进行验证。第一,从合作需求来看,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行政体制改革的推进,引发不动产登记改革中政府部门间合作的需求;但是,不动产登记改革中存在政府部门间合作困境,即“权责壁垒”导致形成合作难、“分割式”审批导致合作执行难;而合作困境的生成机理在于相关部门间的目标不一致、行动不一致,分化的组织结构则是合作困境的深层诱因。第二,不动产登记改革中并联审批的发展历程,体现了不动产登记已经从简单的部门联合办公转化为部门间的相互合作,与此同时,从其形成过程和执行过程来看,具有促进政府部门间目标一致形成、行动一致生成的优势;并且,不动产登记改革中并联审批促进政府部门间合作取得了积极效果,但也因分化的组织结构使其具有一定的限度。第三,不动产登记改革中,并联审批促进政府部门间合作的实现主要体现在,促进政府部门间目标一致的形成,具体包括政治、经济和社会维度;以及促进政府部门间行动一致的生成,具体包括组织载体、运行前提和技术支撑。综上,本研究的主要结论包括,第一,政府部门间合作困境的生成逻辑包括生成机理和深层诱因两个层面;第二,并联审批促进了政府部门间合作,但面对合作困境生成逻辑的不同层面,其有效性与有限性并存;第三,基于目标一致和行动一致构建的分析框架,能够对并联审批如何促进政府部门间合作进行解释,而目标一致、行动一致是促进政府部门间合作的有效路径。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打造部门间“最多跑一次”改革样板[J];中国机关后勤;2020年02期
2 王志强;何松涛;樊雪君;;义乌市大力推进部门间办事“最多跑一次”改革[J];中国机构改革与管理;2020年01期
3 于峰;;部门间办事流程再造的高青实践[J];机构与行政;2020年08期
4 毛彩菊;;政府治理模式与部门间协调机制研究[J];行政与法;2017年10期
5 王轩;;政府部门间协调机制研究——对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跨部门协调小组的考察与反思[J];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9期
6 ;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建立自治区解决企业拖欠工资问题联席会议制度的通知[J];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公报;2016年10期
7 陈国权;张中鑫;郑晓明;;企业部门间关系对组织学习能力和绩效影响的实证研究[J];科研管理;2014年04期
8 杨兴凯;王延章;;面向信息共享的政府部门间信任研究综述[J];情报科学;2010年08期
9 杨廷钫;凌文辁;;部门间考评的组织与实施[J];中国人力资源开发;2009年03期
10 胡曙光;现代企业部门间的有效沟通与协调[J];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00年06期
11 郑士贵;地区部门间的平衡[J];管理科学文摘;1996年03期
12 郑士贵;国家计算制度中部门间的平衡研究问题[J];管理科学文摘;1996年03期
13 许道宝;别让规范性文件“打架”[J];江淮法治;2004年03期
14 ;加强国民经济各部门间的配合和协作[J];山西政报;1954年02期
15 张天萌;;政府部门间协作机制建构研究[J];管理观察;2016年29期
16 向彩虹;;合作意愿模型下的部门间合作困境与提升途径:以食品安全监管为例[J];科技视界;2018年28期
17 万方;赵国钦;;社交网络中政府部门间关系及其行动逻辑——基于广州政务微博的研究[J];华东经济管理;2017年04期
18 乔小明;;大部制改革中政府部门间协调机制的研究[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0年04期
19 杨廷钫;凌文辁;;部门间考评的组织与实施[J];企业管理;2009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李海峰;;政府部门间协调机制的逻辑结构和具体制度刍议[A];中国行政管理学会2010年会暨“政府管理创新”研讨会论文集[C];2010年
2 周雪光;练宏;;政府内部上下级部门间谈判的一个分析模型——以环境政策实施为例[A];变迁中的中国城市治理[C];2013年
3 于鹏;;社会资本视阈下政府部门间知识共享的影响因素研究[A];第四届(2009)中国管理学年会——公共管理分会场论文集[C];2009年
4 杨勇;;略议广西电子政务之现状和对策[A];科技、工程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中国科协第五届青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4年
5 修长昆;;我国城市饮用水统一协调管理制度构建[A];2015年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学术年会论文集(第一卷)[C];2015年
6 董灵龙;葛新成;武明献;;浅谈BOM在企业部门间应用上的问题及解决办法[A];第九届河南省汽车工程技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2年
7 桓德铭;熊绍东;张欣;;标准化推进山东省电子政务资源共享建设[A];2012年度标准化学术研究论文集[C];2012年
8 邱莉丽;;优化地方大部制改革中的部门协调机制[A];湖北行政管理论坛(2014)——地方大部门制改革与城市科学管理研究[C];2013年
9 ;本届会议概述 2008中国突发公共事件防范与快速处置研讨会[A];中国突发公共事件防范与快速处置2008优秀成果选编[C];2008年
10 金国坤;;论服务型政府部门间的协调配合机制[A];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2008年年会论文集(上册)[C];2008年
11 何艳玲;汪广龙;;不可退出的谈判——对中国科层组织“有效治理”现象的一种解释[A];变迁中的中国城市治理[C];2013年
12 谢炜;;中国公共政策执行过程中的政府部门间利益博弈[A];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第五届学术年会文集(2007年度)(青年学者文集)[C];2007年
13 王资峰;;职能部门变革的基础论析[A];“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政管理体制”研讨会暨中国行政管理学会第20届年会论文集[C];2010年
14 Bee Lee,ONG;;建立人兽类患病部门间合作[A];第二届全国人畜共患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15 邱群生;;转向与协同:优化政府职能的现实选择[A];“构建和谐社会与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研讨会暨中国行政管理学会2007年年会论文集[C];2007年
16 霍韵樱;;省直议事协调机构在政府职能转变中的作用研究[A];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的回顾与前瞻——第三届中国行政改革论坛论文集[C];2012年
17 杨安华;;构建和谐社会多元参与主体的权责机制分析[A];中国行政管理学会2005年年会暨“政府行政能力建设与构建和谐社会”研讨会论文集[C];2005年
18 陈晓景;;论流域水污染防治中的监督管理机制[A];水污染防治立法和循环经济立法研究——2005年全国环境资源法学研讨会论文集(第一册)[C];2005年
19 郑勇;;关于构建我市“大食品”安全监管体制的思考[A];湖北省行政管理学会2007年年会论文集[C];2007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8条
1 于丽春;并联审批促进政府部门间合作研究[D];吉林大学;2020年
2 郑拓;突发性公共事件与政府部门间的协作及其制度困境[D];复旦大学;2013年
3 张翔;中国政府部门间协调机制研究[D];南开大学;2013年
4 刘新萍;政府横向部门间合作的逻辑研究[D];复旦大学;2013年
5 高轩;当代中国政府组织协同问题研究[D];中共中央党校;2011年
6 徐贵宏;非政府组织与中国政府部门间的信任与合作关系实证研究[D];西南交通大学;2008年
7 唐震;劳动力再配置效应对中国经济增长和地区差距的影响研究[D];南京农业大学;2009年
8 刘桂花;城镇居民与政府部门间的信任及其对公民参与的影响研究[D];西南交通大学;201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尉维萍;兰州市铁路口岸管理中部门间协作研究[D];兰州大学;2020年
2 郭少云;医养结合的部门协同[D];华北电力大学;2019年
3 王玉;医养结合服务中政府部门间利益协同影响因素研究[D];大连理工大学;2019年
4 王骁;政府部门间协调研究[D];苏州大学;2018年
5 乐昀;特大镇行政部门间协同问题及对策研究[D];福建师范大学;2017年
6 李利霞;企业部门间知识转移研究[D];南华大学;2005年
7 徐荣开;府际关系视角下政府部门间协调合作研究[D];南昌大学;2016年
8 白雪;食品安全监管中的部门间关系研究[D];暨南大学;2011年
9 李琳;政府部门职能合理界定与健全部门间协调配合机制研究[D];湘潭大学;2011年
10 伍美玉;政府部门间协调与合作的困境及选择[D];广西师范大学;2013年
11 李嵩;建筑工程劳资纠纷处置中政府部门间协调研究[D];华南理工大学;2015年
12 宋思扬;地方党政部门间协调机制[D];浙江工商大学;2015年
13 范莉莉;资源依赖视角下政府部门间资源配置对流程绩效的影响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12年
14 周姝;政府部门间信息资源共享的微观模式与机制研究[D];上海社会科学院;2012年
15 仇赟;大部制前景下我国中央政府部门间行政协调机制展望[D];吉林大学;2008年
16 陈镔镔;大部制改革后部门间执法合作研究[D];华南理工大学;2020年
17 薛鹏;政府部门间信息资源共享的模式及其应用研究[D];上海社会科学院;2010年
18 王书伟;大数据时代政府部门间信息资源共享策略研究[D];吉林大学;2013年
19 张帅;我国部门间收入流量表的编制与分析[D];山西财经大学;2007年
20 吴迪;地方政府职能部门间信息共享运行机制研究[D];苏州大学;2013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本报记者 周晓东;改革,政府部门间也要“少跑路”[N];江淮时报;2020年
2 记者 程璐;安徽 加强部门间政策有效衔接[N];中国应急管理报;2020年
3 记者 李倩;实现部门间“最多跑一次”改革落地见效示范引领[N];丽水日报;2019年
4 通讯员 丽仁宣;部门间办事“最多跑一次”[N];中国组织人事报;2019年
5 记者 史舒频;人力社保领域完成部门间“最多跑一次”改革试点[N];湖州日报;2019年
6 刘剑书;加强部门间协作 做实做细农村“三留守”关爱服务[N];中国社会报;2019年
7 记者 徐晶锦;我市全面实施部门间办事“最多跑一次”[N];绍兴日报;2019年
8 绍兴市委改革办 邵兴改;全力推进部门间办事“最多跑一次”[N];绍兴日报;2019年
9 记者 朱文达;实现抽查结果部门间互认互用[N];中国质量报;2019年
10 记者 黄合 通讯员 潘海洋;部门间高频事项78.1%“最多跑一次”[N];宁波日报;2019年
11 记者 郭曲太;强化部门间协作配合 提升反腐败实际成效[N];柴达木日报;2018年
12 记者 李倩 通讯员 高竞婷;我市在全省率先破题部门间办事“最多跑一次”[N];丽水日报;2018年
13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荆文娜;企业看“互联网+政务”:部门间信息壁垒仍是难题[N];中国经济导报;2016年
14 记者 王国明;北京积极推动部门间失信联合惩戒[N];中国工商报;2017年
15 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工商局局长 韦锋;加快推进部门间信息共享和联合惩戒[N];中国工商报;2017年
16 本报记者 齐志明;企业将“一照一码走天下”[N];人民日报;2017年
17 陈婧;加强水质管理应畅通部门间信息共享机制[N];中国经济时报;2017年
18 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 金雪军;深化政府改革的新动力[N];浙江日报;2017年
19 倪宏 付晓伟;加强规范化建设 促进部门间协调[N];中国劳动保障报;2017年
20 记者 侯天仪;加强部门间协调与衔接 确保按标准完成阶段任务[N];石家庄日报;2014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