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论文排版

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ISDS)机制转型研究

魏德红  
【摘要】:随着国际经济秩序从新自由主义向内嵌自由主义转型加速,质疑与批评投资仲裁的声音逐步高涨,投资仲裁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为解决危机,2017年11月起,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第三工作组召开专题会议讨论ISDS机制改革,两项建议成为焦点,一是抛弃投资仲裁,构建多边投资法院,让ISDS机制转为司法型;二是沿用投资仲裁,并为其构建上诉机制,让ISDS机制转为准司法型。人类沿用多年的ISDS机制面临转型。投资仲裁遭遇危机是ISDS机制转型的起点。设计于20世纪60年代的投资仲裁是以商事仲裁为模板的ISDS机制,随着新自由主义国际经济秩序的崛起,投资仲裁成为ISDS机制的主流。进入21世纪以来,投资仲裁遭遇危机并逐步深化,表现为:投资仲裁挑战国家管理经济社会事务的权力,仲裁员的独立性标准存在系统性缺陷,裁决不一致加深了投资规则的不可预测。透过表象深入剖析,得出如下判断:学者以司法标准审视投资仲裁,这是危机的起源;面对制定投资实体规则的僵局,《华盛顿公约》选择“先程序后实体”的思路,造成了投资仲裁遭遇的问题持续增多,这是危机的形成;学者、政治人物凭借国内政治理论来评价与指责投资仲裁,这是危机的深化。ISDS机制开启转型之路,是投资仲裁内外因素变化引起的。在投资仲裁的内部:启动基础由国家契约转变为国际投资协定,审查对象从征收或国有化措施扩展到公共政策,功能定位从解决争端延伸到明确规则。在投资仲裁的外部:外国投资者所面临政治风险的类型从征收与国有化风险转为政策风险,人权、环境、法治三因素影响力持续增强。进一步分析,ISDS机制转型是其承载价值变迁的体现,主权价值从过度承诺回归国家主权,秩序价值由突破国内秩序转向构建法律秩序,安全价值从忽视经济安全转向保障经济安全。ISDS机制转型的两个选项,不仅来源于国际专题讨论中的建议案,更来源于欧盟、美国的国家实践。从2015年起,欧盟在新签订的国际经贸协议中,拒绝投资仲裁,以双边投资法庭作为ISDS机制,意在让ISDS机制转为司法型。2002年以后,美国在新签订的BIT、FTA中多约定将就设立投资仲裁上诉机制启动双边谈判,意在让ISDS机制转为准司法型。作为司法型的选项,构建多边投资法院是人类长期存在的设想。阿拉伯投资法院为此积累了经验,集中在两点,一是阿拉伯国家联盟的支持,二是《阿拉伯投资协定》的签订与执行。作为准司法型的选项,为投资仲裁构建上诉机制,这是以WTO上诉机构为参照系构建新机制。WTO上诉机构有着人员固定、规则一致、程序明确三个方面的优势。无论是司法型,还是准司法型,均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缺少多边投资协定和国际投资组织。两选项也存在着共同特征:均延续着投资仲裁的投资者本位与对外交保护的限制,均肯定了卡尔沃主义的局部复活。ISDS机制转型的进展,集中在欧盟与经贸伙伴共同设立的双边投资法庭上。对于欧盟内部的投资仲裁,2018年3月,欧盟法院在对Achmea案的预先裁决中,肯定了欧盟法具有优先地位,否定了投资仲裁的适用。瑞典等国对此有不同意见。在欧盟外部,在与非欧盟成员国签订的经贸协议中,欧盟不再接受投资仲裁作为ISDS机制,以双边投资法庭替代之。双边投资法庭是以欧盟法院为模板设计的,可避免投资仲裁所蕴含的矛盾。2019年4月,欧盟法院明确:双边投资法庭符合欧盟法,解决了比利时等国对双边投资法庭的疑问。虽然ISDS机制有所改变,但双边投资法庭仍坚持投资者本位和岔路口条款,运行仍要依靠ICSID秘书处与投资仲裁规则,对投资仲裁有制度传承。ISDS机制转型的趋势,取决于动力与障碍的博弈。ISDS机制转型的总趋势将是增量进化而非激烈变革。依据法律进化论,投资仲裁是具有过渡性的机制设计,这类似于达尔文进化论中对鸭嘴兽的描述。国际法的碎片化、人本化等理论为转型提供了动力,但国际投资法的现实无法满足构建新机制的条件:缺乏多边投资协定、没有专门的国际投资组织。此外,国际司法机关管辖权有限。国际经济秩序从新自由主义向内嵌自由主义转型,FDI流动方向与流动方式的改变,这些是推动ISDS机制转型的现实动力。但国际社会缺乏构建新机制的政治共识,东道国珍视国家主权,担心“司法造法”、“寒蝉效应”、国家责任,而构建新机制比沿用投资仲裁更需要政治支持。基于对动力与障碍的对比分析,将投资仲裁全面抛弃的可能性不大,但ISDS机制将会呈现双边为主、更加多样的特征。由于缺乏政治共识,构建多边投资法院将仍然是理想。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与100多个国家订立了BIT,分三个阶段逐步接受投资仲裁作为ISDS机制。截至2020年9月,我国(含港澳)居民、企业发起的投资仲裁案件共有10件,其中有4件涉及英美跨国企业凭借香港、澳门地位进行的国籍筹划。我国政府作为被告的投资仲裁案件为5件。在UNCTAD统计到全球投资仲裁案件数量突破1000件的背景下,我国政府与我国投资者遭遇的案件数量很少,但2015年以来,案件数量迅速增长的趋势应引起警惕。在投资仲裁遭遇危机的情况下,我国政府、我国投资者深受其害,要求ISDS机制转型的愿望强烈。主要原因有:第一,裁决的不一致困扰着我国投资者;第二,投资仲裁影响着我国政府行使国家规制权;第三,无论是绿地投资,还是跨国并购,投资仲裁均无法保障中国投资者权益。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我国是ISDS机制转型的参与者而非旁观者。中国积极参加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的专题讨论并提交支持设立上诉机制的建议案,在《中国—澳大利亚FTA》中约定将启动设立上诉机制的谈判;有内地商事仲裁管理机构可以受理投资仲裁案件,我国正在为完善投资仲裁的相关法律而努力。在ISDS机制转型中,中国有着独特的需求,一是需要融合双重法律文化:现代法律文化与传统法律文化;二是需要平衡双重国家身份:资本输入国与资本输出国;三是需要协调两种豁免主张:绝对豁免主义与相对豁免主义。为了在ISDS机制转型中维护国家利益,中国应坚持如下立场,一是遵循增量进化的总趋势,避免激烈变革;二是不支持构建多边投资法院,避免中欧投资协定将双边投资法庭作为ISDS机制;三是以行业化的ISDS机制解决“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双重身份问题。我国尤其要补上本国投资者权益无法保障的短板,有三个方面的建议,第一,适当运用外交保护,第二,我国跨国企业应提前做好国籍筹划,第三,在BIT、FTA以及国家契约中为我国的投资仲裁机构设置选项。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8条
1 孙珺;吴风雨;;全球治理体制变革中欧盟ISDS机制革新评析[J];西部法学评论;2019年05期
2 黄洁琼;;论欧盟应对国际投资仲裁不一致问题——以欧盟加拿大自贸协定ISDS草案为视角[J];法制与社会;2017年12期
3 王春婕;;《中日韩投资协定》ISDS机制研究:现状、问题及前瞻[J];东岳论丛;2017年07期
4 朱岩;关于中国参加国际连续出版物数据系统(ISDS)与实现我国期刊编目计算机化[J];现代图书情报技术;1985年02期
5 刘亚军;魏德红;;阿拉伯投资法院作为ISDS机制的经验与启示[J];西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年06期
6 李镇铭;;在我国推行与实施国际连续出版物数据系统(ISDS)与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编号(ISSN)工作[J];图书馆学通讯;1986年04期
7 张庆麟;黄春怡;;简评欧盟TTIP投资章节草案的ISDS机制[J];时代法学;2016年02期
8 黄德明;杨帆;;试析欧盟各机构对ISDS机制的态度及对中欧投资谈判的影响[J];东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3期
9 齐静;;海外知识产权保护的ISDS机制适用问题[J];知识产权;2016年11期
10 申启慧;;欧盟提议设立国际投资法庭代替ISDS机制[J];法制与社会;2018年27期
11 黄政超;;浅谈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ISDS)改革措施——以中国和澳大利亚对外投资协定为视角[J];发展研究;2020年08期
12 王琳;;中欧BIT谈判中ISDS问题及中国的立场和应对[J];法制与社会;2016年26期
13 梁洋;肖灵敏;;论中国与欧盟BIT谈判中的ISDS机制[J];经济研究导刊;2018年28期
14 朱明新;;国际投资仲裁平行程序的根源、风险以及预防——以国际投资协定相关条款为中心[J];当代法学;2012年02期
15 马吉;;国际投资仲裁对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影响[J];法制与社会;2015年27期
16 韩书立;;论ISDS机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J];学术研究;2018年09期
17 于文婕;;“一带一路”倡议下中西亚ISDS机制解析:二元困境与现实选择[J];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2期
18 叶楠;;透明度义务在国际投资仲裁中的可诉性问题研究[J];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张晓通;;国际投资仲裁中条约挑选合法性的实证研究[A];《上海法学研究》集刊(2020年第22卷 总第46卷)——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文集[C];2020年
2 吴青曜;;国际投资仲裁中东道国援引不可抗力抗辩研究[A];《上海法学研究》集刊(2020年第22卷 总第46卷)——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文集[C];202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5条
1 魏德红;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ISDS)机制转型研究[D];吉林大学;2020年
2 余海鸥;全球行政法视野下投资仲裁机制(ISDS)的合法性研究[D];武汉大学;2015年
3 刘京莲;阿根廷国际投资仲裁危机的法理与实践研究[D];厦门大学;2008年
4 沈奕灵;国际投资仲裁中事实上遵循先例的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20年
5 董暖;国际投资仲裁中的第三方资助问题研究[D];对外经济贸易大学;202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邢鲁佳;ISDS机制改革之欧盟投资法庭制度的研究[D];北京外国语大学;2020年
2 王飘;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ISDS)机制发展研究[D];南昌大学;2019年
3 陈怡;ISDS机制运用的发展变化及我国的应对[D];华东政法大学;2017年
4 干燕嫣;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ISDS)改革历史中的投资法庭构建及其对中国的启示[D];浙江大学;2018年
5 付迪;海外PPP项目适用ISDS机制的研究[D];河北经贸大学;2020年
6 吴淑娟;国际投资仲裁在减缓气候变化中的作用[D];山东大学;2017年
7 余小凤;我国双边投资保护协定中ISDS机制问题研究[D];上海大学;2017年
8 刘畅;论ISDS程序中费用担保制度对第三方资助的规制[D];苏州大学;2019年
9 及小同;国际投资仲裁中条约选购行为的规制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7年
10 高雁;国际投资仲裁上诉机制法律问题研究[D];上海大学;2016年
11 唐川;国际投资仲裁上诉机制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3年
12 刘蓓蓓;论国际投资仲裁的透明度规则[D];郑州大学;2015年
13 尹莉;构建国际投资仲裁上诉机制法律问题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14年
14 任聪颖;国际投资仲裁上诉机制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11年
15 刘竞予;ISDS机制对东道国规制权的限制与应对[D];首都经济贸易大学;2018年
16 赵佳;国际投资仲裁上诉机制研究[D];云南财经大学;2016年
17 刘文博;“一带一路”视角下国际投资仲裁上诉机制研究[D];昆明理工大学;2019年
18 陈政;国际投资仲裁中的“挑选条约”问题研究[D];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15年
19 郭婧芳;国际投资仲裁的正当性危机及中国应对措施[D];北方工业大学;2014年
20 李凌;跨国商业腐败治理之国际投资仲裁可仲裁性研究—兼谈仲裁证明标准[D];华东政法大学;2016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6条
1 本报记者 张维;首届贸仲杯国际投资仲裁赛结果揭晓[N];法制日报;2019年
2 本报记者 张维;中国国际投资仲裁常设论坛落户西安[N];法制日报;2019年
3 本报记者 刘禹松 实习记者 刘若然;中国贸促会打造投资仲裁案例数据库[N];中国贸易报;2020年
4 记者 董芳芳;国际模拟投资仲裁赛首次进中国[N];深圳商报;2020年
5 记者 田语壮 通讯员 姜婧姝;首届国际模拟投资仲裁深圳杯举办[N];深圳特区报;2020年
6 本报记者 张维;五大热点勾勒出商事及投资仲裁发展趋势[N];法制日报;2019年
7 本报记者 张维;二○一七年度中国商事及投资仲裁五大热点回顾[N];法制日报;2018年
8 本报记者 张维 本报实习生 元昱文;今年四大投资仲裁案件值得关注[N];法制日报;2018年
9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 傅攀峰;国际投资仲裁的中国参与[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
10 记者 范丽敏;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举办独立运营揭牌仪式[N];中国贸易报;2017年
11 本报记者 游春亮;中国企业怎样有效化解海外投资风险[N];法制日报;2017年
12 深圳国际仲裁院 刘晓春 杨涛 陈睿;建设国际投资仲裁的深圳主场[N];深圳特区报;2017年
13 本报记者 刘旭颖;国际仲裁为“一带一路”助力[N];国际商报;2017年
14 记者 郭丽琴;中国力量加速融入国际投资仲裁[N];第一财经日报;2017年
15 复旦大学法学院院长 孙南申;外商投资仲裁中实体争议的法律适用问题[N];人民法院报;2006年
16 撰稿 本报记者 何芬兰;投资仲裁 另辟PPP项目争议解决路径[N];国际商报;2018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