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唐代“八议”制度新探

李明轩  
【摘要】:“八议”制度是我国古代特有的一项针对贵族、官僚及有大功德、大贡献之人的特殊法律制度,其源似可上溯至周代的“八辟”之法,在汉魏之际乃入于律,但因汉魏律典的佚失,学界至今未能就“八议”入律的具体时间得出定论,但可确定地看到至唐代“八议”已经详载于唐律,而唐代之后的历代王朝几乎皆沿袭唐代“八议”之制,并有所发展。“八议”制度因其绵延千年之久的存续和自身具有的“中国特色”而在中国传统法律制度中占据一席之地,学界已从宏观层面对其进行了诸多探索,既有考证其成制时间者,又有探究其源流者,更多的是对其适用对象、适用条件等进行通识介绍者,而对于“八议”程序和其实施状况的具体、深入的探究却非常少,而程序正是“八议”制度的精髓所在,正如龙大轩教授所说“从程序设置来剖析,八辟重在‘辟’,即偏重刑罚;八议重在‘议’,则偏重程序”。本文旨在探明“八议”的程序和实际实施状况,并进一步阐明“八议”的立法意图及立法原理,同时,简要梳理和介绍“八议”制度的发展轨迹。唐律中载有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写入成文律典的较完备的“八议”制度,且后世对其多有沿袭,选取其为探究之切入点,不但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且能为研究唐代以后的成文“八议”制度提供渊源上的借鉴。因此,本文以唐律中“八议”规定为探究之重点和切入点,首先,基于立法语言上的辨析,阐明“八议”规定中的关键字词含义,进而对“八议”律文作出正确的文理解释;其次,考察隋唐时期的“八议”案例,从中发掘有关“八议”程序、立法意图和立法原理等重要信息;复次,将“八议”的制度规定与“八议”案例中发掘的信息综合考察,以此阐明“八议”的程序和立法意图等各方面的内容;最后,梳理唐代以后历代的“八议”之制,并与唐代的“八议”制度进行对比、分析,以发现历代“八议”制度之异同,进而试对“八议”制度的发展轨迹作出描述。唐律“八议”规定中的关键立法字词为“奏”“请”“议”三字及其组合而成的词组,通过对诸多传世文献进行梳理和考察可知,“奏”在律中专指下级对皇帝上书进言,“请”则有两种含义,一为告知、告诉,二为申请、请求,“议”字则在唐律律注与疏中有明确解读。从法律程序的视角来看,“请”字的不同含义决定了“议罪”的启动方式和相关权限的划分,一为有关部门可径行“议罪”,二为“议罪”的开启须得皇帝同意。细梳唐律中的“请”字可知,“请”字于律中要么专指与“皇太子妃”条相关的内容,要么表示请求,并未有单纯表告诉、告知的情况。同时,考察相关的“八议”案件记载可知,“八议”案件皆是在皇帝的授权或准许下开启,正与“请”表请求之意相契合,因此“八议”律文中的“请”当为请求、申请之意。再综合相关唐律与唐令规定可还原出较完整的“八议”程序:“八议”案件要先由有关部门上报刑部,再由刑部整理相关文状上奏皇帝,经皇帝同意,方可开启“议罪”程序,“议罪”由刑部召集尚书省诸司七品以上官员于都堂集议,其审议内容包括案件事实、适用的律条和是否符合死罪,但不能作出处具体刑罚的拟判,然后将这些审议结果上报皇帝,由其作最终裁决。综合唐律中“八议”律文的疏解和“八议”案件中“八议”制度所起之作用及古代“法官”的相关权威解读可知,“八议”制度作为实施宽宥的法律依据,发挥着对犯死罪的“八议者”宽缓科刑的作用,蕴含着通过“议”宽缓科刑,以此来笼络、团结“八议”之人和鼓励、引导“亲亲”“贤贤”“笃宾旧”“劝功勤”的立法意图。而从立法目的论的视角出发,“八议”的立法原理清晰可见,立法者为了实现对“八议者”宽缓科刑的目的,设计了一套将原属于司法机关的审议启动权、裁决权收归皇帝所有,并特置一个仅有审议权而无拟判权的“都堂集议”以示遵循法律的“议罪”程序,这套程序看似化解了“八议”律条的立法意图与遵循成文法的立法精神之间的矛盾与争议,但其只是通过不断扭曲“正常司法程序”和阻止“依律科刑”来保护“八议者”。唐后的历代王朝基本传承了唐代的“八议”制度,宋代可谓照搬唐之“八议”规定,仅做编排体例和个别字词的调整;明代在继承唐“八议”制度主体内容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包括调整“八议者”的排序,扩大“八议”适用范围和重定集议参与部门与开启方式;清律则是在全盘继承明律的基础上,因时制宜,通过律注进一步完善“八议”规定,包括进一步扩大皇帝权力和增添清代特有的“八固山额真”等参加集议。总而言之,由唐至清,“八议”制度在文本上呈现出完备化和细致化趋势;在适用范围上,呈现出扩大化趋势;在权限划分上,呈现出君主权力逐渐扩大化和明确化趋势。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吴德正;;“八议”制度探析[J];今古文创;2020年13期
2 马桂菊;;浅谈“八议”制度[J];黑龙江史志;2009年05期
3 余龙生;;浅谈“八议”制度的历史演变[J];兰台世界;2007年14期
4 李振华;;“八议制度”对中国司法审判的负面影响[J];中国科技信息;2004年24期
5 张天禄;从“八议”制度谈中国封建特权[J];河北法学;1990年02期
6 苏亦工;;清代八议制度存废考析[J];法学研究;1992年04期
7 赵晓耕;;八议制度与职官犯罪案[J];法律与生活;2006年15期
8 谷景志;;魏晋南北朝时期八议制度的规定及应用[J];兰台世界;2013年19期
9 徐才明;;“阅读”八议[J];山东图书馆季刊;2008年04期
10 ;唐朝“八议”的含义[J];同学少年;2011年10期
11 张潇;;浅析魏晋时期“八议”制度的特点[J];法制博览;2015年06期
12 张龙平;法制生活中的“官当”“八议”及防治——从隋唐“官当”“八议”制度说起[J];北京社会科学;1996年03期
13 魏桥;新县志纲目八议[J];浙江学刊;1985年04期
14 曾炳钧;;中国封建刑律中的八议[J];法学研究;1981年02期
15 刘海年 ,杨一凡;中国封建法律中的“八议”和“十恶”[J];人民司法;1983年06期
16 高兆明;;“规则意识”八议[J];浙江社会科学;2017年07期
17 郭伟,魏向红;八议信贷员的行为规范[J];中国城市金融;1991年02期
18 温慧辉;;《周礼》“八议之辟”考论[J];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03期
19 ;八议[J];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0年01期
20 陈璟;;浅析我国古代法制史的法礼融合趋势——以“八议”入律为例[J];法制博览;2017年06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宋宇宁;;从“八议”到“六议”:论日本身份制度的历史差异[A];外国法制史研究(第21卷):法律文明的起源和变迁——以五大古文明为中心[C];2018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梁健;曹魏法制综考[D];西南政法大学;2012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1条
1 李明轩;唐代“八议”制度新探[D];吉林大学;2021年
2 马桂菊;《唐律》中的“礼”[D];青海师范大学;2009年
3 刘希烈;唐律实施论析[D];吉林大学;2006年
4 薛静;略论魏晋至北魏“八议”的应用[D];山西大学;2015年
5 杨勇;传统法文化视域下的功与罪[D];南昌大学;2013年
6 康秋岩;明代恤囚制度研究[D];西北师范大学;2011年
7 宋鑫鑫;宋代赦宥制度研究[D];山东大学;2009年
8 虞春玉;中国古代法律对官吏权利的限制[D];苏州大学;2012年
9 沈蕾;“准五服以制罪”在两晋司法中的应用[D];西南政法大学;2011年
10 李北楠;唐律除名制度探析[D];吉林大学;2021年
11 孙韬;略论魏晋南北朝“八议”制度[D];西南政法大学;2011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诚信建设八议[N];人民政协报;2014年
2 本社记者 薛应军;《锦绣南歌》中的魏晋南北朝法治[N];民主与法制时报;2020年
3 仪征市地方税务局党组书记 局长 钱立斌;发挥先进典型示范作用 推进干部能力作风建设[N];江苏经济报;2008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