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国际法正义功能之困境与改进路径研究

王艺曌  
【摘要】:当今国际局势纷繁复杂,区域冲突与对抗不断,整个国际社会都面临着来自公共卫生、环境治理、人权保护、经济衰退等多个领域的挑战。国际社会迫切需要一套能反映当前现状,且能满足国际法社会发展需求的正义规范。这套国际法律规范不仅要能够避免国家权力斗争场景的出现,而且要能在制度框架下提升国家间的相互信任与合作,并且能推进彼此在文化观念上的互相理解与融合,最终实现国际社会的长久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然而,国际法整体而言仍属于较为薄弱的规范体系,法律的遵守主要依靠国家的允诺与自觉,而国家违反国际法的代价也十分低廉,尤其对那些掌握着国际法话语权的超级大国而言更是如此。从理论上看,现行国际法缺乏平等对待所有国际法主体的正义价值观,难以指引构建正义的国际法规则体系。从实践层面来看,提升国际法约束国家行为的正义性,促进国际法推动国际关系的公正化运行,不仅有助于国际社会秩序的和平稳定,而且也有利于提升国际法自身的价值体系。创建并维护一个正义的国际社会秩序是国际法的一项重要功能,但纵观国际法的发展进程,其在各个时期都或多或少地表现出与这个目标在某种程度上的偏离。国际法在应对实践中国家之间的冲突与分歧时,常常表现得差强人意甚至有时连最基本的定分止争都很难实现。究其根源不难发现,国际法在处理国际事务时,很少讨论或有意回避探讨造成这些立场或观念对峙背后的正义价值。在全球性危机和挑战与日俱增的今天,国际法在约束像军事打击、外交实践这些最为基本的国家行为时,仍然因为存在着各种局限而无法实现对正义价值的维护。正义战争概念的演化和分歧,军事打击的范围和目标界定模糊,以及随着人道主义和保护的责任等原则对主权原则的挑战,使得国际法在规制国家非正义军事行为方面表现得力不从心。面对国际关系实践中,一些实力大国在自由民主和保护人权这些问题适用上的双重标准,无论是现行的自然国际法还是实证国际法都无法有效地解决这一困境。国际法中司法和执行机制的分散性,同样造成了许多国际制度都仅仅是国际事务中的伦理或行为准则,而难以在实践中发挥切实有效的作用。从管辖、裁判到执行,整个国际司法的运行机制中同样存在着不成体系性的问题,阻碍着国际法维护公平与正义的功能。由此可见,无论是实质上还是形式上,国际法在维护正义价值、实现正义功能方面,至今依然存在着诸多的局限与阻碍。从理论层面而言,现行国际法理论在正义认知和理解方面存在着偏差,并且其中非西方正义价值理论的不足,也进一步地导致了国际法中缺乏与实践互动的正义理论。西方法哲学是影响国际法理论形成的规则外因素,对国际法实现正义功能问题的探究有着重要意义。自然法学派常常将法律与人的理性联系在一起,但该学派有关自然法自身的概念、自然法与正义的关系,长久以来都无统一的界定,进而导致了国际法中正义原则的模糊性,如善意原则(good faith)至今没有统一的界定。实证法学派将法律与道德完全割裂开来的做法,在提高国家主权地位的同时,也降低了国际法在强调正义价值与实现正义功能方面的作用。除了自然法学派和实证法学派,女权主义法学派和马克思主义法学派对国际法的发展也具有一定影响。但女性主义法学理论作为一种分析方法,在对法律进行观察和解释的视角上都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关于法律消亡的语言,也被西方法哲学界认为是缺乏经验性的。因此,这两个学派在对国际法正义价值的理解与认知中,都具有一定的偏颇与不切实际。从实践层面而言,大国政治始终制约着国际法运行过程中的正义功能实现。不可否认的是,大国政治作为一种以权力为基础和导向的国际秩序,在当前世界具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与客观现实性,但也对当今的世界格局造成了负面影响。国际法在国家权力的角逐中被工具化,为实力大国代言。作为一种初级的法律体系,国际法的实施机制和司法体系都不发达,很多国际制度都没有配备相应的司法和执行程序予以保障。面对国家不遵守国际法的行为,尽管也出现过联合国安理会采取集体行动的实践,但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权常常会导致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权毫无用武之地。世界的资源是有限的,国家间彼此的安全利益也可能互不相同甚至相互对立,而这些国家间的利益冲突也往往表现为在正义价值上的差异,进而导致国家在国际法规则的设立过程中难以达成共识,国际法也就不可避免地会与实现正义价值这一目标相偏离。纵观国际法的整个发展史,几乎每一时期都存在着大国利用国际法去维护本国利益的情形。无论是“一战”前相继崛起的欧洲诸国,还是在“二战”后称霸世界的美国,这些大国在其崛起的进程中,都曾借助过国际法来实现自身的利益诉求。国家对权力的渴望,使其将国际法的服务目的解读成是为国家攫取利益。国家将本国利益的最大化作为国际关系中唯一的行事标准,突出了国际关系中国家对自身利益优先的主张,进而忽视了国际法中的正义价值实现。国家利益优先将会进一步削弱国际法的正义功能,降低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道德感。国家应该考虑自身行为对人类整体的可预见后果,而不是仅仅局限在对自身利益的优先追求上。与此同时,单一的国际治理模式和西方中心主义观念之主导,同样致使国际法在国际治理格局中面临着正义危机。全球化进程是现代经济和现代化社会运行的必然产物,也是当代社会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特征。全球化视角对世界政治格局的研究提出了新思路的同时,也为国际社会的和平发展带来了新的挑战。世界文化和发展路径的多元化是不可争辩的客观事实,应对不同的问题应该提出具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多元的世界需要多元的正义制度予以应对,治理世界的合理模式也不应该只有一种,而应该是包含单边、双边和多边在内的多层级、多元化的治理模式,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构建全球性正义制度,并保障正义制度在国际社会的运行中得到完好实施。此外,西方中心主义的观点同样制约着正义的国际法规范之形成。虽然西方文明曾大放异彩,也在推动人类文明进程中做出过卓越贡献,西方许多国家也在这套文明的指引下,在军事和科技等领域都位居世界的领先地位;然而,西方也只是世界中的一隅并非世界中心,西方的政治体系和价值文明也不能代表人类的共同诉求。因而,在西方中心主义影响下设立起的国际法律体系就难免无法形成正义的制度规范。正义内涵复杂且丰富,正义理念深受文化传统与个人主观意念所影响,进而表现为在类型上的多样性与在时代中的演变性。在文化多元的现实社会中,企图追求构建一种普世性的正义衡量标准,无论是论证之初的经验唯心色调,还是整个论证过程都建立在理想化的假设中,这种一定程度上与客观现实脱离的正义理念,致使其无法在现实社会中有效的发挥正义作用。国际法的功能不仅仅在于它为国际关系提供了一种值得长期追求的理性模式,也在于它能在实践中指引各国从事正确的行为。推进国际法正义功能实现的关键是要厘清国际法应该追求和维护怎样的正义价值。囿于正义内涵的复杂性,我们无法单纯地给正义下一个普遍认可和接受的定义,但是我们可以从正义的几个关键性要素着手,为判断某件事或某项行为是否正义提出衡量标尺。首先,正义的核心要素应为承认正义价值多元和保障各个正义理论之间的地位平等。其次,正义应遵循的基本原则是国际关系中各国互相伤害的最小化和相互利益的最大化。最后,衡量正义与否的重要标尺是遵循个案原则,要综合全面地考虑事件中的各种情形和因素。国际法的功能和价值,不仅仅在于其能为国际社会提供一种值得长期追求的理性模式,也在于其在现实中能够指引国际行为体的行为,推动国际社会朝着更加正义和文明的方向发展。解决国际法正义功能困境的有效路径,应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予以应对。在理论层面上,需要构建东西方文明相结合的正义理念,进而指导构建能够平等地体现多元主体不同需求的国际法规则,有助于为世界提供多层级、多维度的治理模式和治理理念。在实践层面上,要积极推动国际关系的法治化发展进程,要主要通过国际法而不是国际政治的方式来规制大国霸权和达成国家之间的合作。此外,还有必要构建多元正义理念指引下的国际法实施机制,要保障国际法不仅能够体现国际社会中的正义价值,以及裁判国际行为体行为的正义性;而且还能够保证国际法能够在实践中切实地推进正义的行为、实现正义的价值,进而使整个世界逐渐发展成为一个道德有序的社会。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7条
1 赵宏;;处于十字路口的国际法:国际法治的理想与现实[J];国际贸易;2020年02期
2 车丕照;;国际法何以重要专题絮语[J];清华法学;2018年01期
3 窦戈翔;;结合国际关系学研究国际法的缘起[J];理论与当代;2016年01期
4 高婧;;国家利益与国际法的互动[J];法制与社会;2010年17期
5 车丕照;;国际秩序的国际法支撑[J];清华法学;2009年01期
6 何德廷;胡文琦;;国际法视野下的世界现代史教学[J];咸宁学院学报;2007年02期
7 柳磊;王琼;;浅谈“国际关系与国际法”理论的实践意义[J];中共郑州市委党校学报;2006年01期
8 赖文斌;欧阳升;温湘频;;大国关系与国际法[J];商丘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6年04期
9 喻锋,黄德明;国际关系与国际法的关联性剖析[J];现代国际关系;2004年08期
10 金克胜;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袭击我驻南使馆事件所引发的有关国际法的思考[J];当代司法;1999年07期
11 江河;玄涛;;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理念的国际法建构功能[J];江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2年01期
12 金成华;;对疫情所引发之歧视行为的国际法回应[J];医学与法学;2021年06期
13 ;《国际法学刊》稿约[J];国际法学刊;2021年04期
14 ;《武大国际法评论》2021年总目录[J];武大国际法评论;2021年06期
15 何志鹏;魏晓旭;;历史变革与国际法形式变革的螺旋推进[J];探索与争鸣;2022年01期
16 费赫夫;;后福岛时代核安全领域国际法的发展与改进路径研究[J];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年06期
17 柳华文;;“双碳”目标及其实施的国际法解读[J];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2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谢小庆;;论国际法的历史类型[A];2008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国际法)论文集——国际公法、国际私法分册[C];2008年
2 黄伟;;也论国际法的等级[A];2008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国际法)论文集——国际公法、国际私法分册[C];2008年
3 李杰豪;;国际和谐与国际法的“系统平衡论”——权力、利益与道德的范畴[A];2008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国际法)论文集——国际公法、国际私法分册[C];2008年
4 白中红;;论海上能源通道安全的国际法基础[A];2008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国际法)论文集——国际公法、国际私法分册[C];2008年
5 刘衡;;中国和平发展中的不和谐音符——有关“拉萨事件”的若干国际法思考[A];2008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国际法)论文集——国际公法、国际私法分册[C];2008年
6 贺鉴;;共进国际法与和谐世界的建构——以建构主义为研究路径[A];2008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国际法)论文集——国际公法、国际私法分册[C];2008年
7 蔡高强;;《里斯本条约》对国际法的发展[A];中国欧洲学会欧洲法律研究会2008年年会论文集[C];2008年
8 刘继勇;;国际法与国际关系论[A];当代法学论坛(二○○九年第2辑)[C];2009年
9 王超杰;;西方传教士与国际法初入中国[A];中外关系史论丛第19辑——多元宗教文化视野下的中外关系史[C];2010年
10 杨紫翔;;民国时期“先秦国际法”研究述评——兼论当代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的构建[A];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的建设:借鉴与创新——2011年博士论坛[C];2011年
11 王开玺;;英军焚毁圆明园事件与“国际法”[A];《圆明园》学刊第十二期[C];2012年
12 孟昭容;;全球化与国际法[A];全国外国法制史研究会学术丛书——20世纪外国经济法的前沿[C];2001年
13 马德才;;格老秀斯及其对国际法的贡献[A];2006年中国青年国际法学者暨博士生论坛论文集(国际公法卷)[C];2006年
14 温树斌;;关于国际法“法律性”的辩证思考——理论和实践的视角[A];2006年中国青年国际法学者暨博士生论坛论文集(国际公法卷)[C];2006年
15 高宁;;国际法与构建和谐世界[A];2006年中国青年国际法学者暨博士生论坛论文集(国际公法卷)[C];2006年
16 孙章季;;国际法与和谐世界的构建[A];2006年中国青年国际法学者暨博士生论坛论文集(国际公法卷)[C];2006年
17 徐鹏;;海军参与海上执法的国际法基础与实践[A];中国太平洋学会海洋维权与执法研究分会2016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7年
18 崔炜;;国际法视阈下的钓鱼岛主权归属分析[A];“决策论坛——区域发展与公共政策研究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上)[C];2016年
19 杨泽伟;ZHANG Zhiyun;;防扩散安全倡议:国际法的挑战与影响[A];中国海洋法学评论(2008年卷第2期 总第8期)[C];2014年
20 杨凡;董跃;;国际法视野下的北极环境法律问题研究[A];2008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国际法)论文集——国际经济法、国际环境法分册[C];2008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王艺曌;国际法正义功能之困境与改进路径研究[D];吉林大学;2022年
2 张宁芳;民国法政学人的国际法视野[D];华东政法大学;2021年
3 郑实;国际法价值体系的重塑[D];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19年
4 潘德勇;论国际法的拘束力[D];武汉大学;2011年
5 张弛;国际法遵守理论与实践的新发展[D];武汉大学;2012年
6 张卫明;晚清中国对国际法的运用[D];复旦大学;2011年
7 吴锦标;国际法与国际秩序[D];山东大学;2006年
8 罗国强;论新世纪国际法之本体[D];复旦大学;2006年
9 秦倩;国际法与宗教非政府组织[D];复旦大学;2007年
10 蔺运珍;论马克思恩格斯的国际法思想[D];山东师范大学;2008年
11 贾少学;全球化时代的国际法与国内法关系研究[D];吉林大学;2008年
12 贺富永;马克思主义国际法思想研究[D];南京航空航天大学;2014年
13 李春林;国际法上的贸易与人权关系论[D];华东政法学院;2004年
14 陈淑芬;国际法视角下的清洁发展机制研究[D];武汉大学;2010年
15 金钟勋;古代中华国际法的历史和发展[D];华东政法大学;2013年
16 黎海波;国际法的人本化与中国的领事保护[D];暨南大学;2009年
17 张毅;琉球法律地位之国际法分析[D];中国政法大学;2014年
18 朱路;私营军事安保公司国际法研究[D];武汉大学;2011年
19 李响;国际法视野下的中国海事行政执法问题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12年
20 赵建文;国际法上的国家责任[D];中国政法大学;200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牟亭静;《国际法原理》(节选)汉译实践报告[D];广西师范大学;2020年
2 胡亚迪;论全球化背景下国际法与国内法的融合[D];河北经贸大学;2021年
3 吴朔桦;世界文化遗产的国际法保护[D];中国政法大学;2017年
4 陈娟;儿童权利的国际法保护机制研究[D];河北经贸大学;2016年
5 谢侃侃;国际法中关于“少数人”权利保护的政治学分析[D];中央民族大学;2015年
6 黄小超;论个人在国际法中的主体地位[D];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14年
7 徐霖潇;国际宪政语境下的国际法自足制度[D];华东政法大学;2014年
8 王淼;论和谐世界理论与国际法[D];浙江理工大学;2014年
9 李熙丞;国际法历史发展中的基督教因素[D];深圳大学;2013年
10 殷婷婷;论个人在国际法上的地位[D];华东政法大学;2013年
11 刘浩;国际法在南非国内适用的历史考察[D];湘潭大学;2013年
12 马文杰;论国际法不成体系[D];外交学院;2012年
13 王丽;论国际法中的软规范[D];河北经贸大学;2011年
14 郭鹏;中印领土争端解决方法的国际法研究[D];中国海洋大学;2011年
15 于婷婷;梁启超与国际法[D];天津师范大学;2012年
16 解莹;晚清运用国际法维护宗藩体制的理念与实践[D];山东师范大学;2011年
17 王麒锟;国际法中的民族自决权若干问题探析[D];西北大学;2011年
18 杨波;晚清政府接受和运用国际法过程中的失误研究[D];曲阜师范大学;2011年
19 李晶;国际法视野下的近代不平等条约效力及影响分析[D];吉林大学;2011年
20 王秀霞;论生态环境的国际法保护[D];中国海洋大学;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 特约撰稿 黄文旭;“走开放融通之路”的国际法基础与法治保障[N];民主与法制时报;2021年
2 广西师范大学法学院 张鹏飞 刘训智;国际法对日本核废水排海行为的规制及完善[N];中国社会科学报;2022年
3 北京大学法学院 陈一峰;开展国际法跨学科研究正当其时[N];中国社会科学报;2022年
4 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 徐崇利;中国国际法立场的演进:以国家角色变化为视角[N];中国社会科学报;2022年
5 记者 段丹洁;推动国际法事业迈上新台阶[N];中国社会科学报;2020年
6 记者 孙航 通讯员 马晓旭;最高法民四庭举办国际法“法官讲堂”[N];人民法院报;2020年
7 记者 韩冰;美国插手香港事务严重践踏国际法[N];新华每日电讯;2019年
8 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杨泽伟;国际法发展的历史分期[N];中国社会科学报;2021年
9 法治报记者 徐慧;在国际法领域深耕细作37年[N];上海法治报;2021年
10 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法学研究所研究员 支振锋;中国法的世界时刻 国际法的中国时刻[N];中国社会科学报;2021年
11 记者 刘子阳;加强国际法研究和适用 服务更高水平对外开放[N];法治日报;2020年
12 记者 李伟红 杨迅;改革开放40周年国际法工作座谈会举行[N];人民日报;2018年
13 本报记者 吴琼 陈润泽;中方采取反制措施符合国际法精神原则[N];法制日报;2019年
14 本报记者 汪闽燕 陈润泽;专家呼吁各国应遵守国际法[N];法制日报;2019年
15 本报记者 钱颜;“科技发展对国际法有着广泛而深刻的影响”[N];中国贸易报;2019年
16 本报记者 许婷;美将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N];金融时报;2017年
17 本报记者 徐霄桐 实习生 孙悦;国际法专家:我国舰船如何在境外开展营救行动[N];中国青年报;2014年
18 记者 朱宁宁;司法部:立法目的是让国际法义务落地[N];法制日报;2018年
19 记者 顾震球;日本别拿国际法自欺欺人[N];新华每日电讯;2012年
20 本报记者 江玮 叶慧珏;联大辩论会前瞻:国际法站在中国这边[N];21世纪经济报道;2012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