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晚期巴蜀文化出土兵器研究

李冬楠  
【摘要】:晚期巴蜀文化的发现以墓葬为主,墓葬的随葬器物中,包含有大量 的青铜兵器,这些兵器具有区别于其它周边文化的典型特色。以往对巴 蜀兵器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形制的划分、纹饰的分析等方面,而对于巴蜀 兵器在墓葬中随葬的作用多不提及。近年来,随着什邡城关等几座大型 墓地材料的丰富,巴蜀兵器大量的出土,使得对巴蜀兵器进行综合研究 成为可能。 本文研究的对象是战国、秦到汉初巴蜀墓葬出土的兵器。共分六部 分。 第一部分:搜集历年已发表的战国到汉初的巴蜀墓葬作为原始材料, 以洪梅对晚期巴蜀文化的分期作为基础,在对一些墓葬的分期进行了校 正以及没有涉及的墓葬进行了分期的前提下,将晚期巴蜀文化的墓葬分 为战国早期、战国中期、战国晚期、秦到西汉四个时期。 第二部分:根据葬具的差异和有无将晚期巴蜀文化的墓葬分为船棺 墓、木棺墓、木椁墓、木板墓和土坑墓五大类,主要对船棺葬进行分类, 分为典型船棺和非典型船棺,而且在不考虑葬具情况下,分析得出战国 中、晚期的巴蜀墓葬仅从墓坑大小上可以分为两个级别。 第三部分:详细论述了巴蜀墓葬中剑、戈、矛、钺四种兵器在不同 时期的特点和变化。柳叶形剑和铜矛在整个战国时期,多样的纹饰组合 是其最有特色的部分,因此本文从剑身和矛骹部刻画的纹饰入手,对其 不同时期的纹饰组合进行了归纳。同时剑、戈这两种兵器在形制上的变 化,反映其功能是向着实战功能增强的方向发展。铜戈划分为三角援无 胡戈、短胡戈、长胡戈三种。三角援戈、短胡戈主要存在与战国早、中 期,且由宽援三角援戈发展而成的圭首形戈到战国晚期作为明器使用。 长胡戈中的虎纹戈因其华丽的虎纹而成为一种重要的兵器。凡是出土虎 纹戈的墓葬其随葬品都较为丰富,而且以兵器为主要的随葬器物,兵器 的数量和种类都较多。战国晚期,单独虎头细致夸张的刻画,这些都说 明巴蜀墓葬的虎纹戈具有区别于不同兵器的地位。非虎纹戈到晚期出现 雕刻古蜀文字的现象,西汉初年已经完全成为被中原式的长胡三穿戈取 代。铜钺从战国早期到战国晚期,空銎越来越深,钺体也越加轻薄,以 其形制和大小,作为一种实战的兵器显然也是不合适,单独随葬铜钺的 墓葬等级较低。可见,铜钺发展到战国晚期,很大可能也是作为明器出 现在巴蜀墓葬中。  第四部分:详细论述了兵器在晚期巴蜀文化中的作用。在晚期巴蜀 文化的不同时期,随葬兵器的种类数量多少与葬具有无、墓坑大小及伴 36 WP=43 出器物多少呈正比。以百花潭为代表的兵器种类齐全,又随葬中原文化 和楚文化青铜礼器的一类墓葬等级最高,墓主人应该是上层统治者;其 它出土三、四种兵器的墓葬等级较之相比地位稍低,从出土铜器较多, 且兵器丰富的情况看,墓主人应该是军队的中上层军官;随葬一、二种 兵器的墓葬等级较低,墓主人应该是军队下层军官或士兵。  铜剑是最常单独随葬用的兵器,其次是铜矛、铜钺,铜戈基本上不 会单独出现在墓葬中。剑、戈、矛的组合是最常见的三种兵器组合,且 出土剑、戈、矛组合的墓葬等级高于其它组合的墓葬。  在晚期巴蜀文化的墓葬中,等级较高的墓葬中使用船棺作为葬具的 较多,且都为典型的船棺或未分类的船棺,墓坑长宽比都在 5:1 以上; 等级较低的墓葬使用船棺作为葬具时多为非典型船棺或未分类的船棺, 墓坑长宽比接近 3:1。这说明两头上翘的典型船棺墓的等级高于两头截 齐的非典型船棺。  第五部分:对不出土巴蜀兵器的墓葬进行了分类。在不出土兵器的 巴蜀墓葬中,去除女性墓葬和外来因素为主的墓葬后,不出土兵器的巴蜀 墓葬基本不见随葬品或仅有陶器随葬,因此可以说这些不见兵器的巴蜀 墓葬等级很低,墓主人可能是处于社会最低层的巴蜀居民。 第六部分:结语, 对前文的论述进行概括和总结。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明斌;;巴蜀铜兵器上虎纹与巴族[J];四川文物;1992年02期
2 李晓鸥;巴家云;雷雨;;四川荥经同心村巴蜀墓发掘简报[J];考古;1988年01期
3 傅征;关于“巴蜀文化”的命名[J];文史杂志;1993年06期
4 王有鹏;;犍为巴蜀墓的发掘与蜀人的南迁[J];考古;1984年12期
5 彭适凡;刘诗中;梁德光;;记江西遂川出土的几件秦代铜兵器[J];考古;1978年01期
6 黄大路;;金戈传奇——商代战场的主战兵器[J];新知客;2006年10期
7 黄展岳;;近年出土的战国两汉铁器[J];考古学报;1957年03期
8 王步毅;;安徽霍山县出土吴蔡兵器和车马器[J];文物;1986年03期
9 石应平;;源远流长的巴蜀文化[J];文史知识;2001年07期
10 段渝;;“巴蜀文化”研究发韧[J];史学史研究;2007年04期
11 幸晓峰;廖韧;;论移民对巴蜀文化的影响[J];四川戏剧;2009年06期
12 刘明琴;;蜀学与巴蜀文化[J];青年文学家;2009年23期
13 刘丽萍;;金代兵器浅谈[J];东北史地;2011年05期
14 周群华;从考古和文献资料看巴蜀文化与周边区域文化的交流[J];社会科学研究;1992年06期
15 唐晓燕;河北商代青铜兵器初探[J];文物春秋;2003年05期
16 刘茂才;谭继和;;沿流光溢彩的历史长河前行——四川历史文化透视[J];四川党的建设(城市版);2007年08期
17 冯汉骥;;关于“楚公■”戈的真伪并略论四川“巴蜀”时期的兵器[J];文物;1961年11期
18 彭适凡;刘诗中;;遂川出土一批秦始皇时兵器[J];南方文物;1976年05期
19 张正明;蔡靖泉;;巴蜀文化新论与夜郎族属考述[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6年04期
20 孙华;;巴蜀符号初论[J];四川文物;1984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建国;吴大林;储云;;苏南周墓的一组报告[A];1981年江苏省考古学会第二次年会暨吴文化学术讨论会论文集(第三册)[C];1981年
2 张莉;;宁夏固原北周墓葬画保护工作小结[A];文物保护技术(1981~1991)[C];2010年
3 罗平;孟繁峰;;赵秦墓葬的“共祖”现象刍议[A];赵国历史文化论丛[C];1987年
4 程义;;唐代长安城周围墓葬区的分布[A];唐史论丛(第十三辑)[C];2011年
5 杨孝鸿;;汉代墓葬画像中“假门”现象之探讨——兼论灵魂升天还是回归[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二届年会论文集[C];2010年
6 索秀芬;;长城研究中的几个问题[A];《中国长城博物馆》2007年第3期[C];2007年
7 何德亮;;西公桥大汶口文化墓葬初探[A];中国史前考古学研究——祝贺石兴邦先生考古半世纪暨八秩华诞文集[C];2004年
8 于纲;;谈兵器馆的陈列与教育[A];北京博物馆学会首届学术讨论会文集[C];1987年
9 李飞;;贵州夜郎时期青铜兵器综述[A];2004乌蒙论坛论文集(三)[C];2004年
10 何周德;;有关半坡遗址墓葬的几个问题[A];中国史前考古学研究——祝贺石兴邦先生考古半世纪暨八秩华诞文集[C];2004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谢尧亭;晋南地区西周墓葬研究[D];吉林大学;2010年
2 宋江宁;区域社会的形成与发展[D];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11年
3 陈畅;岱海地区战国时期墓地研究[D];吉林大学;2008年
4 叶成勇;黔西滇东地区战国秦汉时期考古遗存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09年
5 顧莉丹;《考工记》兵器疏證[D];复旦大学;2011年
6 井中伟;先秦时期青铜戈·戟研究[D];吉林大学;2006年
7 张玉莲;墓葬与古小说[D];南开大学;2009年
8 苟安经;巴蜀地区农村文化建设研究[D];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11年
9 石荣传;三代至两汉玉器分期及用玉制度研究[D];山东大学;2005年
10 韩金秋;夏商西周时期中原文化中的北方文化因素研究[D];吉林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冬楠;晚期巴蜀文化出土兵器研究[D];吉林大学;2004年
2 安立环;激进政治经济学派述评[D];吉林大学;2004年
3 崔钧平;余家河东周墓葬分期及相关问题探讨[D];西北大学;2011年
4 金君利;两河流域欧贝德文化时期墓葬研究[D];吉林大学;2004年
5 赵明星;宋代仿木构墓葬形制研究[D];吉林大学;2004年
6 杨涛;隋唐两京地区墓葬出土瓷器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10年
7 李蜀蕾;十国墓葬初步研究[D];吉林大学;2004年
8 张晓辉;北方地区隋唐墓葬的分区与分期[D];吉林大学;2004年
9 盛之翰;关中地区西汉中小型墓葬研究[D];吉林大学;2004年
10 叶成勇;金沙江中游石构墓葬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05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本报记者 罗兰;让世界读懂巴蜀文化[N];四川政协报;2011年
2 刘秀君;邯郸发现古村落遗址和九座墓葬[N];河北日报;2003年
3 ;巴蜀文化的魅力[N];四川日报;2003年
4 记者紫燕;我州6处文物将编制保护规划[N];伊犁日报(汉);2010年
5 本报记者 王昭;台湾文化人走进巴蜀[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1年
6 四川社科院 李庆;在巴蜀文化领域耕耘不辍[N];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2004年
7 向勤;四川蒲江再现战国船棺[N];西部时报;2006年
8 本报记者 张逸潇;保护江城文物 珍惜历史厚赠[N];芜湖日报;2010年
9 宋贵生 张粉兰;河南内黄发现南北朝墓葬[N];中国文物报;2002年
10 记者杨磊;涪陵出土墓葬疑为巴国王陵[N];人民日报;2003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