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国家刑事管辖权研究

张兰图  
【摘要】:国家刑事管辖权是国家权力的一个具体体现,简言之就是国家采用立法、司法和行政方法管辖犯罪的权力。在内部构成上,国家刑事管辖权表现为三个方面:1、刑事立法管辖权,即国家制定刑法、刑事诉讼法和刑事执行法的权力;2、刑事司法管辖权,即法院通过判决定罪量刑的权力;3、刑事行政管辖权,主要是行政机关侦查、起诉和执行刑罚的权力。国家刑事管辖权具有天然的秩序性格,由此必然会引起人们的担心:在现代法治国时代,如何实现国家刑事管辖权行使过程中的人权保障诉求。这是本文的终极问题。在行文结构上,文章并没有使用章节结构,而是将内容分为11个部分,约11万字。 前言:对本文的写作目的和研究视角进行了阐述。笔者从刑事一体化的视角出发,目的在于对刑事立法管辖权、刑事司法管辖权和刑事行政管辖权中存在的不利于人权保障的问题进行了广泛透视,并且有针对性地提出解决方案。 第一部分,国家刑事管辖权的历史考察。国家刑事管辖权起源于原始氏族社会对社会机体内部存在的严重侵害氏族社会秩序的纠纷和矛盾解决。文章对专制社会和现代法治国家的行使管辖权特点进行了概括。特别应当强调的是,通过对现代法治国家刑事管辖权遵循正当程序原则、奉行罪刑法定原则、平等原则、权力制衡原则等特点的说明,为纠正我国刑事管辖权存在的不利于人权保障问题指明了方向。 第二部分,国家刑事管辖权的定义。笔者首先对国内学界存在的三 WP=136 种主要观点进行了评说:“实体说”认为刑事管辖权解决的是对某一案件有没有起诉、审判和处罚权力的问题,涉及的是实体问题。与实体意义上的刑事管辖权相对应的是程序意义的刑事管辖权,解决的是行使管辖权的分工问题。实体说认为只有在明确了实体意义的刑事管辖权之后,刑事诉讼法才对刑事管辖权的分工行使做出规定。而“诉讼说”认为刑事管辖权是确定某个或者某类案件应归哪个部门受理、处置的问题。“综合说”则认为刑事管辖权包含刑事实体管辖权和刑事诉讼法管辖权两方面的含义。 “实体说”和“诉讼说”有失片面,而“综合说”实质上还停留在刑事立法管辖权的层面上,刑事实体管辖权和刑事诉讼管辖权的真正的综合要建立在刑事司法管辖权的实现上。国家刑事管辖权应当界定为国家管辖犯罪的权力,它包括刑事立法管辖权、刑事司法管辖权和刑事行政管辖权三方面内容。 第三部分,国家刑事管辖权的性质。概言之,国家行使管辖权的性质就是国家主权在惩罚犯罪领域的具体表现。其主权性质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国家刑事管辖权的平等性,源于 “平等之间无统治权”之原则。2、国家行使刑事管辖权的独立性,国家刑事管辖权应当是排斥附从于另一国家权威的。3、国家刑事管辖权的自卫性,国家有权对侵害本国利益和国民利益的外国人犯罪行使管辖权。4、国家刑事管辖权的不干涉性,也就是说国家刑事管辖权的行使不应干涉他国内政。5、国家刑事管辖权的国际合作性,由于相当部分犯罪的跨国性和国际性特点,国家主权范围的限定实际上为这种犯罪分子逃避刑事追究提供了方便,于是现代国家为惩罚国际犯罪往往致力于国际刑事合作。 第四部分,国家刑事管辖权的作用。法治国家的权力来源于人民,保护人权自然就成为国家刑事管辖权的唯一作用。具体而言,国家应当通过刑事立法权、刑事司法权、刑事行政权实现人权的保护。我国刑事管辖权行使过程中存在的不利于人权保护的主要问题:无罪推定原则不完善、犯罪嫌疑人“如实陈述”义务的弊端、缺乏对强制侦查措施的司 WP=137 法审查制度、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未立法化、辩护权的不当限制、控辩平等难以实现、司法独立难以实行以及诉讼不能及时终结。这些问题的解决是论文目的所在。 第五部分,国家刑事管辖权的行使——分权制衡。在现代法治国家理念之下,分权制衡是国家权力通行的行使方式。分权与制衡是两个不可分割的部分,分权是前提,制衡是基础。为了充分发挥刑事管辖权保护人权的作用,法治国家刑事管辖权的行使应实行分权制衡。依照这一原则,国家刑事管辖权应分为刑事立法管辖权、刑事司法管辖权和刑事行政管辖权三个方面。刑事立法管辖权,即国家制定刑法、刑事诉讼法和刑事执行法的权力;刑事司法管辖权,即法院通过判决定罪量刑的权力;刑事行政管辖权,主要是行政机关侦查、起诉和执行刑罚的权力。过分强调刑事立法权,就会忽视行使刑事司法权和刑事行政权中法官和执法人员的自由裁量,不利于具体案件的处理;如果过分强调刑事司法权,那么就法官的中立属性来讲,他还不具备代表民意和掌握国家暴力的能力;同样,如果过分强调刑事行政权,那么国家将成为“警察国家”,人权保护必然受其所累。由此,实现刑事立法权、刑事司法权和刑事行政权的相互制约是相当重要的。值得强调的是,这种分权制衡应当建立在“法定主义”的基础上。以此原则为基础,文章重点指出了我国刑事管辖权行使中所存在的问题:检警分立所带来的诉讼关系混乱惩罚犯罪不力;检法相互配合所具有的大国家、小公民特点;检察院对法院制约的无限制特点对法院独立和权威的侵害;警法相互隔离使得警察有滥用权力可能等。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春珍;于阜民;;论国际刑事管辖权主体[J];齐鲁学刊;2018年03期
2 唐静;宋彦熠;;网络犯罪管辖理论研究[J];法制博览;2018年24期
3 梁嘉俊;;论网络犯罪刑事管辖权[J];法制与社会;2014年06期
4 孟传香;;关于网络犯罪国际刑事管辖权的思考[J];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5期
5 赵婧;陈阳军;周大峰;;浅谈国际刑法的发展及对国家刑事管辖权的挑战[J];法制与社会;2010年03期
6 石奎;;浅析网络犯罪刑事管辖权[J];法制与社会;2009年26期
7 朱志玲;;“涉外刑事管辖权”与“域外刑事管辖权”概念辨析[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09年06期
8 张兰图;刘竹君;;国家刑事管辖权法定论[J];当代法学;2006年05期
9 于志刚;关于网络空间中刑事管辖权的思考[J];中国法学;2003年06期
10 谢望原;域外刑事管辖权及其实现[J];法学论坛;2000年01期
11 王新清;;论港澳特别行政区与内地刑事管辖权的冲突与协调[J];法学家;2000年06期
12 李海东;论刑事普遍管辖原则[J];中国人民大学学报;1988年02期
13 李海东;;试论我国的刑事管辖权[J];法律学习与研究;1988年02期
14 李晓明;李文吉;;跨国网络犯罪刑事管辖权解析[J];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1期
15 刘润泽;;网络犯罪刑事管辖权的困境与探索[J];法制与社会;2018年27期
16 谭婷;乐乐;李先民;;涉外网络犯罪刑事管辖权的确定[J];人民检察;2018年07期
17 刘晨昕;;论香港法院对域外刑事管辖权的行使[J];法制与社会;2015年05期
18 庞云霞;张有林;;困境与解构:网络犯罪刑事管辖权问题研究[J];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01期
19 李海文;论涉外刑事管辖权的原则与实践[J];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3年03期
20 林欣;;国际法中的刑事管辖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J];中国社会科学;1982年06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陈仕菊;;大陆与港澳特别行政区刑事管辖权冲突及解决——以法益受损的程度为视角[A];当代法学论坛(2010年第4辑)[C];201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张兰图;国家刑事管辖权研究[D];吉林大学;200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杨平;跨国网络犯罪刑事管辖权冲突及其解决[D];暨南大学;2017年
2 李艳峥;网络犯罪中刑事管辖权的确定及其行使[D];山东大学;2018年
3 李亚彦;沿海国专属经济区内刑事管辖权研究[D];海南大学;2018年
4 李婉;论网络犯罪的刑事管辖权[D];苏州大学;2013年
5 乔小会;论网络犯罪刑事管辖权的确定[D];湖南师范大学;2010年
6 朴哲雄;海事犯罪及其刑事管辖权问题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03年
7 高娜;恐怖主义犯罪相关问题研究[D];贵州大学;2009年
8 陈姝彤;论刑事判决承认[D];西南政法大学;2015年
9 杨艳红;网络犯罪刑事管辖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1年
10 盛蓉;索马里海盗刑事管辖权问题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7条
1 邵旻;如何确定网络犯罪刑事管辖权[N];检察日报;2002年
2 赵秉志;内地与港澳特区刑事管辖权划分之若干情形[N];法制日报;2003年
3 本报记者 涂露芳 童沛;中国舰船集中搜索海域超20万平方公里[N];北京日报;2014年
4 武汉大学 湖南省衡阳市人民检察院 曾炜 彭生宝;管辖权竞合在引渡上的适用三原则[N];检察日报;2010年
5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 刘宪权;糯康落网开启执法合作里程碑[N];法制日报;2012年
6 中国海洋大学法政学院教授 于阜民;反海盗国际行动与刑事管辖权问题[N];检察日报;2009年
7 黄任泉;应尽快明确涉及港澳台刑案管辖[N];检察日报;2006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