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生产性服务业FDI对我国制造业效率的影响研究

郭帅  
【摘要】: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截止到2017年,我国制造业总产值约为4.5万亿美元,已经占全世界的33%左右,正好是美国制造业产值的两倍。产值庞大的制造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因此,制造业升级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与源泉。然而,近年来随着外部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全球经济发展环境恶化,以及内部人口红利下行、劳动力成本攀升等一系列问题使得制造业发展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曾经依靠低成本的“全球代工厂”模式已经不再适合当下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产能过剩问题倒逼中国制造业由劳动密集型向知识密集型转变,产业升级迫在眉睫。制造业升级的关键在于效率提升,而众多的学者研究发现,生产性服务业发展对制造业升级的促进作用十分明显。因此,本文从FDI技术溢出的视角探讨生产性服务业外商投资对制造业效率的影响作用。从我国生产性服务业FDI与制造业效率的现状出发,逐步深入地探索二者之间的影响机制以及影响二者关系的核心因素,并提出相应的理论模型,从而丰富了FDI在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协同发展方面的理论研究,并为我国制造业效率提升提出了新的思路和优化的方法。本文以产业关联理论和FDI技术溢出理论为基础,运用灰色关联分析、面板回归、中介效应检验、面板门槛回归等方法,对生产性服务业FDI与制造业效率的关系进行了实证分析。核心内容分为以下6个部分:1.对我国生产性服务业FDI和制造业效率的发展现状进行了分析。测量了我国在2006-2015年间生产性服务业FDI的总体发展水平、各细分生产性服务业FDI的变化情况以及区域差异;分析了制造业效率的发展现状、区域发展差异和行业分布特征。研究发现,服务业以及生产性服务业FDI从数量上看呈逐年上升趋势,FDI增长幅度在各年存在一定波动,生产性服务业FDI在2014至2015年增长较快。5类细分生产性服务业FDI除个别年份波动外,整体上基本呈现上升趋势。其中,租赁和商务服务业FDI的数额较大,在2015年之前一直保持领先地位。由于我国近年来才逐步降低对金融业外资的限制,金融业FDI在2006年-2013年之间数额虽然也呈上升趋势,但增长幅度较小,2014年与2015年增长速度提高。尤其是2015年,金融业FDI总额超过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其他三个行业FDI基本呈稳步上升趋势。同时发现,生产性服务业FDI在区域之间存在明显差异,东部地区FDI明显高于中、西部地区,间接说明区域发展水平对FDI的引入起到了重要作用。此外,制造业在2006-2015年期间规模增长迅猛,远超欧美发达国家,制造业效率总体上呈上升趋势。区域效率方面,我国东部地区略高于中部地区,而西部地区相对较多的低于东、中部地区,这与生产性服务业FDI的区域分布趋势相一致;行业效率方面,我国29个制造业行业的劳动生产率水平存在较大差异,大多数细分行业呈现出效率平稳增长的趋势。但个别行业的效率增长率波动较大,各制造业效率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仍具有巨大的提升空间。2.分析了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的影响机制,并通过数理模型对影响机制进行了相应的探讨。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的提升作用主要来自于FDI的技术溢出效应。具体来说,生产性服务业FDI通过两个途径对制造业效率产生作用。首先是FDI的水平技术溢出,通过示范、竞争、人员流动等效应促进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由于自身产业产品种类的增加降低了制造业生产成本,所以直接提高了制造业产出效率。其次,生产性服务业FDI对产业链上下游制造业企业形成垂直技术溢出,通过对下游制造业前向关联效应引起制造业新产品种类数的增加;通过与上游制造业供应商建立长期合作关系,通过技术溢出提高了制造业企业学习意愿,进而促进了上下游制造业企业的创新能力,最终达到提高制造业效率的结果。3.检验了生产性服务业FDI与制造业效率之间的关联关系。文章基于灰色关联分析,从行业和区域两个层面对生产性服务业FDI与制造业效率的关系进行了检验。从行业层面来说,生产性服务业FDI与细分制造业效率之间的平均灰色关联度为0.81。生产性服务业FDI与三大类制造业效率的关联度排序依次为技术密集型、资本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表明生产性服务业FDI的技术溢出更倾向于资本雄厚和技术创新的公司。从区域层面看,生产性服务业FDI与制造业效率之间的灰色关联度除甘肃外均大于0.6,平均值为0.79。同时,二者的关联度存在区域差异,总体上东部地区的关联度高于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4.研究了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的直接影响作用。基于混合效应模型、固定效应模型与随机效应模型的面板回归方法,发现生产性服务业FDI对我国制造业效率具有较强的促进作用。从行业角度,针对细分制造业29个行业2006-2015年的面板数据,本文得到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具有正向促进作用的结论。在细分行业的研究中发现,5个细分行业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的影响程度差异较大,按从小到大的顺序排列依次为:金融业,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除了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对制造业效率的影响程度高于生产性服务业整体水平外,其余各行业FDI对制造业效率的影响程度均明显低于生产性服务业的总体水平。从区域的角度来看,全国各地区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中部地区和东部地区的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的影响程度高于全国水平,西部地区的影响程度低于全国水平。5.研究了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的影响路径。根据温忠麟的中介效应模型,检验了生产成本与创新能力在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影响过程中起到的中介作用。结果表明,制造业生产成本和制造业创新能力这两个变量的中介效应均显著,呈不完全中介作用。通过比较两个中介变量的中介效应占总效应的比重发现,创新能力的中介效应强于生产成本。说明提高制造业创新能力比降低制造业生产成本能够更多的解释生产性服务业FDI带动制造业效率提升的作用机制。从细分生产性服务业来看,生产成本的中介效应占比在5个细分行业中类似,都处于3%到6%的水平。创新能力的中介效应在5个不同生产性服务行业的占比差异较大,区间跨度从8%到38%,除了金融业以外,其余4个行业的中介效应占比都高于整体生产性服务业中介效应占比。其中,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这3大类行业的创新能力中介效应最为明显,占总效应的37.09%、32.63%和31.70%,意味着这三类行业的FDI对制造业效率的影响主要依托于提高制造业创新能力。6.基于我国2006-2015年21个省级单位的数据,研究发现交通基础设施水平对生产性服务业FDI影响制造业效率存在显著的门槛效应。全国总体来看,交通基础设施水平对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效率关系的影响存在显著的双门槛,门槛值分别为5.824和7.767。在两个门槛值前后,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的影响系数分别为0.051、0.070和0.089。进一步运用区域数据估计得出,东、中、西部地区的交通基础设施水平都仅存在单一门槛,门槛值分别为5.871、6.566和7.767。对比门槛值前后的系数发现,随着区域交通基础设施水平提高,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的影响作用呈门槛式递增趋势。意味着加强区域交通基础设施水平能够有效的促进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提高的带动作用。但我国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的影响程度在不同区域存在较大差异,一些经济发达地区的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的影响水平反而低于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大多数省级地区的交通基础设施水平都处在中游水平,即表现出生产性服务业FDI对制造业效率的影响程度已经摆脱了低水平交通基础设施带来的制约,但仍有一定的提高生产性服务业FDI技术溢出的空间。综上所述,本文在理论模型的基础上,着重对生产性服务业FDI影响制造业效率的路径与影响因素进行考察,得出的结论进一步丰富了FDI技术溢出的相关研究成果,并为我国制造业效率增长、产业升级提供了具有一定操作和借鉴意义的思路与方法。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