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战后日本修宪运动研究

陈阵  
【摘要】:二战结束后,日本在美国的占领下,进行了一系列民主化改革,其中《日本国宪法》的制定也是民主化改革的重要一环。《日本国宪法》作为日本近代立宪主义的延续,既对《大日本帝国宪法》中的“封建专制”、“军国主义”赖以滋生的制度进行了剔除;又确立了“国民主权”、“和平主义”、“民主主义”三大原则。《日本国宪法》的“和平主义”的主旨是日本彻底杜绝“由政府的行为发动战争”,决意“放弃战争”、“不保持战力”,最终实现“恒久和平”。《日本国宪法》第9条“放弃战争”、“不保持战力”的规定是“和平主义”最具实质意义的制度设计,也是“和平主义”的制度保障,因此也被称为“绝对和平主义”、“非武装和平主义”。战后,日本在《日本国宪法》第9条的荫庇下,日本能重新被国际社会所接受,而又以“轻武装、经济优先”的国家发展模式踏上战后复兴和经济高速发展之路,经济总量曾一度跃居世界第二。日本长期以来,因“和平主义”的荫庇,而实现经济高度发展的同时,又在政治上形成与宪法相脱离的趋势。日本的修宪政治势力以《日本国宪法》是“强加宪法”,宪法第9条使日本国家主权不完整,《日本国宪法》的“和平主义”不足以保障日本的国家安全,第9条不适应当下的国际环境等借口,主张修改《日本国宪法》第9条,鼓噪和推动了此起彼伏的修宪运动浪潮。战后日本的修宪围绕着两条主线展开:一是“明文修宪”。明文修宪是以宪法所规定的程序,启动“修宪权”,对宪法第9条进行修改。但由于修宪程序的严格限制,在不具有多数日本国民支持的情况下,“明文修宪”非常困难。二是“解释修宪”。“解释修宪”在宪法学上是伪命题,却是日本的现实政治中存在的宪政实态。日本政府正是在无法达到明文修改宪法目的的情况下,通过对宪法第9条的“解释”,来证明拥有自卫权、自卫队的存在、海外派遣自卫队、行使集体自卫权等不违反宪法第9条,进而通过立法来架空宪法第9条。从整个战后日本修宪运动的历史来看,“明文修宪”与“解释修宪”相互交叉与转换深受国际环境变化和日本国家战略调整的影响。冷战时期,在美苏两极格局对峙的国际环境下,美国要求日本承担本国的防卫责任,要求日本政府重新武装。日本政府在这一要求下对宪法第9条的解释也从“否定自卫权”到“不否定自卫权”,再到防卫政策的“最低限度的防卫”、“专守防卫”,以“有限度的武装”迎合日本政治主流的“以经济为中心”的国家战略。虽然出现日本政治支流的鸠山一郎、岸信介修宪内阁,试图修改宪法重新武装日本,但在日本国民的反对声中宣告失败。20世纪80年代,日本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强,日本对“政治大国”的诉求愈来愈强烈,中曾根康弘内阁提出日本要进行“战后日本总决算”,把“以经济为中心”的国家战略调整为“政治大国”的国家战略。军事正常化是政治大国化的前提,而限制日本重新武装的宪法第9条成为政治大国化的障碍。中曾根试图对宪法第9条进行修改,但在日本国内舆论的压力下宣告流产,而事实上突破了防卫预算GNP百分之一的限制。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加之中国的崛起,日本为在国际社会中减少对抗和对自身的重新评估,将“政治大国化”国家战略调整为“正常国家”战略,但“正常国家”战略其实质还是追求政治大国化。“军事正常化”是“正常国家”应具有“战争权”之意,日本政府为实现“军事正常化”,修宪被提上政治日程,实现自卫队海外派遣的合法性、推进和制定“有事法制”,特别安倍晋三上台以来,试图从明文修改宪法着手,为修改宪法做准备,制定《国民投票法》,主张修改宪法第96条“修宪程序”,将修改程序“软化”,但也面临诸多困难,日本修宪的未来走向尚存诸多变数。关于日本修宪运动的趋势,从宪法保障制度体系来看,即存在修改程序上保障,也存在救济制度上的保障——违宪审查制度。宪法第96条为宪法设置修改程序上的保障是修宪无法逾越的限制,是最为严格的制度保障。日本违宪审查制度缺位造成违宪的案例屡屡发生。严格恪守修宪程序,完善违宪审查制度,才能确保日本宪法在民主主义原则下,进行变革。《日本国宪法》规定修宪权由主权者国民行使,国民通过国民投票的方式决定是否修改宪法。《日本国宪法》自1947年实施至2014年,修宪派政党在国会一直未能占有“各议院的三分之二以上”的议席。2014年众议院选举中所谓的“修宪势力”政党,其所属国会议员占有众议院的三分之二以上议席;2016年参议院选举中,修宪宪势力占据参议院三分之二以上的议席。但是,所谓“修宪势力”政党所属的国会议员对修改第9条的具体方案未必能形成一致的意见,故此,未能启动修宪程序。战后,日本主流民意经历从“护宪”到“论宪”的转变,虽然在某一时期,支持修宪的国民比例高于“护宪”国民的比例,但长期以来日本主流民意仍是反对修宪。日本修宪如能在民主主义原则下进行,日本主流民意是未来修宪运动趋势的决定性因素。在整体的和平国际环境下,日本主流民意是维护和平宪法的中坚力量。和平的国际环境是《日本国宪法》第9条存续下去的重要外部条件。当今的国际环境中,地区冲突此起彼伏,存在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威胁,而东亚地区的朝核问题,美国远东战略部署使远东地缘政治趋于紧张,尤其是日本政府极力渲染的“朝鲜威胁论”、“中国威胁论”,对日本修宪运动的趋势给予重要的影响。美国对日本与其“亚太战略”及“全球战略”的同步性要求,使日本修宪运动具有显著的“从美”特征。但是,从日本的国家发展战略来看,必然与美国的国际战略同步性要求存在矛盾。故而,日本修宪运动的趋势显现出日本在政治上摆脱美国操控的动向。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