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沼液对土壤改良作用研究

李文涛  
【摘要】:近年来我国大中型沼气工程发展迅速,在新能源发展和农村环境改善等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然而厌氧发酵剩余物(沼液)存在量大、集中的特点,其无害化消纳已成为制约沼气工程正常运行的瓶颈问题。沼液中含有多种作物所需的水溶性营养成分,速效营养能力强,养分可利用率高,进行田间施用时不仅能提高作物的产量和品质,还可以起到防病抗逆的作用,并且可以改善土壤结构,是一种理想的绿色有机肥料。但是目前沼液防病抑菌的机理和沼液施肥方式对其有效利用的影响都尚不能完全明确,为此本论文对沼液抑菌的机理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同时利用沼液暗灌施肥,研究了其对土壤肥力特性和土壤微生物群落结构的影响,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沼液暗灌施肥机的总体设计方案,对关键部件分配器进行了设计。获得的研究成果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沼液抑菌机理试验研究 1)沼液和沼液的离心上清液均随着浓度的增加,对5种病原菌(立枯丝核菌、雪腐镰刀菌、尖孢镰刀菌、茄腐镰刀菌和核盘菌)的抑制率也逐渐提高,且表现为浓度100%的处理抑制效果最好,但随时间延长抑制率有所下降。100%沼液对立枯丝核菌、雪腐镰刀菌、尖孢菌、茄腐镰刀菌的抑制作用显著,抑制率分别为70%、40%、68%、70%,对核盘菌的抑制效果较差,抑制率为25%;经过灭菌处理100%沼液的抑制作用较小,最高抑制率分别为30%、15%、35%、25%和10%;100%沼液离心上清液的抑制率较100%沼液略小,分别为48%、35%、47%、55%和18%,而100%沼液离心上清液灭菌处理后的抑制率远小于灭菌前,分别为23%、14%、22%、20%和13%。 2)为确定沼液中起抑制作用的因子,将沼液进行了5种处理即原沼液、沼液灭菌、离心上清液、无菌膜滤液和菌体溶液,并进行了抑菌试验。抑制效果表现为:菌体溶液最好,其它依次为原沼液、离心上清液、无菌膜滤液和沼液灭菌,菌体溶液的抑制率分别为74%、45%、68%、64%和24%,且抑制作用时间较原沼液长,说明对病原菌起主要抑制作用的是沼液中的微生物。 3)对沼液中微生物进行了筛选和纯化,最终获得到了48株细菌、8株真菌和3株放线菌,对其进行了编号,并分别与作物5种病原菌进行了对峙试验,在真菌与病原菌对峙试验中筛选出了2株具有强抑制作用的菌株nfd-9和nfd-16。电镜扫描结果表明:nfd-9的菌丝主要表现为牢牢的缠绕在供试的5种作物病原菌的菌丝上,有些菌丝则是穿过病原菌的菌丝,从空间上限制了病原菌的生长,同时还通过与病原菌竞争生长必需的营养物质,从而达到抑制作用的目的,说明重寄生、竞争作用是nfd-9菌具有抑制作用的一个重要机制。nfd-16的抑菌机制为不断覆盖、侵入各病原真菌的菌落,侵占各病原真菌的生长空间,形成包围圈,阻止其接触到植物根系和叶片表面,从而达到抑制的目的。细菌对立枯丝核菌、核盘菌的抑制效果最好,抑制率在90%以上,对茄腐镰刀菌、尖孢和雪腐镰刀菌的抑制率在70%~80%之间。 4)对具有抑制作用的菌株进行分子生物学鉴定,确定菌株nfd-9和nfd-16分别为米根霉(Rhizopus oryzae)和哈茨木霉(Trichoderma harzianum)。拮抗性细菌主要属于芽孢杆菌(Bacillus),其中对5种病原菌均有抑制作用的细菌有6株,沼液中的细菌中以芽孢杆菌(Bacillus)为主。 (2)沼液暗灌施肥对土壤肥力特性和土壤微生物多样性的影响 1).沼液可不同程度提高土壤的pH、铵态氮、速效钾、有机质的含量。T3处理能够使土壤的pH由初始的7.3提高到7.6左右,提高了4.11%;T2处理次之,可提高3.91%;T1处理最差,仅提高2.61%。3组清水对照组C1、C2、C3的pH基本没有变化;随着沼液施肥量的增加,铵态氮含量也相应提高,T3处理的土壤铵态氮含量最高,为34.52mg/kg,对照处理铵态氮的含量几乎没有变化;而沼液对速效磷的影响小于沼液对土壤氮的影响;T3处理对土壤速效钾的含量提高幅度最大,含量最高时可达到364.42mg/kg,与种植前相比提高了32.55%,其次为T2处理和T4处理,与种植前相比分别提高了26.98%和36.7%;沼液对提高土壤有机质的作用优于复合肥,T3处理的土壤有机质含量达到23.48g/kg,T2处理的土壤有机质含量达到23.13g/kg,T1处理的土壤有机质含量达到22.84g/kg,影响显著。 2)随着沼液施用量的增加,土壤中细菌的数量也相应增加,施肥后第一次进行土壤细菌计数时T3处理的细菌数量最多,由32×105CFU/g增加到59.97×105CFU/g,T2增加到53.13×105CFU/g,T1处理的细菌数量达到49.00×105CFU/g,而C1、C2、C3的细菌数量没有显著性变化;土壤真菌数量的变化规律与土壤细菌具有类似性,但增加程度较低。T3处理土壤真菌数量最大时约为31×104CFU/g,提高约40.91%,而T2处理和T1处理分别提高了36.36%和31.81%。复合肥处理的真菌数量略有下降。放线菌的初始数量平均值为23.67×104CFU/g,施肥后最大可达27×104CFU/g左右,与初始值相比增加了26.09%,对照处理和复合肥处理的放线菌数量变化较小,基本在22~24×104CFU/g范围内,且低于沼液处理的数量。 3)对土壤细菌的DGGE图谱分析得出细菌主要由27类菌种构成,多样性指数(Dsh)为4.16。沼液施肥后DGGE图谱的条带清晰、明亮,但条带数有所减少,说明沼液施肥降低了土壤中细菌的种类;土壤真菌DGGE图谱中主要的条带共计13条,较清晰明亮,且多数属于共同条带,特异性条带较少,沼液对土壤真菌的影响较细菌影响小。 (3)沼液施肥机的设计 提出沼液施肥机总体方案为拖拉机牵引沼液罐车提供前进和转弯动力,施肥机具悬挂在沼液罐车后面进行施肥和其他作业。并针对沼液黏度大、易堵塞等问题,设计了转子防堵型分配器,对其原理和结构进行了分析。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袁炳富;饲料添加沼液喂猪增重的机理及方法[J];农村能源;2001年02期
2 龙大友;;沼液稻田养鱼大面积推广获得成功[J];可再生能源;1992年02期
3 熊小龙;;“三沼”在畜禽养殖业中的应用[J];中国沼气;2007年04期
4 张德林;;三沼综合利用技术[J];吉林农业;2007年12期
5 温耀洲;王忠会;;一种沼液冲厕装置[J];中国沼气;2008年04期
6 汤法林;祁桂招;;便于取沼液的水压间盖板[J];可再生能源;1990年05期
7 王永彬;;沼液 沼渣用作蔬菜肥料效果好[J];现代农村科技;2011年13期
8 徐英华;;沼液浸麦种 发芽长势好[J];可再生能源;1991年03期
9 杨长波;;大力开发农村能源,发展沼气综合利用事业——南县农村农民利用沼液养猪的调查[J];大众用电;1991年03期
10 尹芳;张无敌;刘士清;陈丽琼;官会林;夏朝凤;;沼液抑制三七镰刀菌的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沼气;2006年02期
11 胡觉;谢建;董锦艳;宋洪川;;小桐子在不同浓度沼液中发芽的研究[J];可再生能源;2007年03期
12 李金怀;马奎;魏世清;;种畜场沼气工程综合利用分析[J];广西林业科学;2007年04期
13 ;沼肥与沼气应用综述(二)[J];农村新技术;2009年15期
14 陶林富;黄炳荣;;养猪场沼液果园循环利用模式[J];杭州农业与科技;2009年06期
15 张学良;陈素萍;席国珍;雷丽萍;;沼气在设施蔬菜上的应用[J];农业技术与装备;2011年04期
16 李大意;;柑桔树施用沼液可起防冻作用[J];可再生能源;1992年04期
17 王树仁;孙波;;不同浓度沼液对反季大叶芹产量和质量的影响[J];可再生能源;2007年03期
18 杨晓铭;王树仁;李国栋;丛春波;李维尧;仇东;;不同浓度沼液对反季刺五加产量和质量的影响试验[J];可再生能源;2008年03期
19 李投桃;胡友南;高华博;;添加沼液喂猪肥育效果试验报告[J];可再生能源;1991年02期
20 朱日清;高松林;方萍;项彩花;李丽萍;;秀洲区沼液的农田生态循环利用研究[J];农业科技通讯;2010年06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于飞;高殿义;王研超;关颖;郝伟;马力;夏平彦;;关于不同浓度沼液对反季刺五加产量和质量影响的探讨[A];辽宁省昆虫学会2009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0年
2 陈竞翱;晏水平;艾平;张衍林;;沼液的潜在环境威胁与削减技术分析[A];2011年中国沼气学会学术年会暨第八届理事会第二次会议论文集[C];2011年
3 姚明辉;马丽红;李树才;李桂珍;;沼液对苹果病虫控制效果的探讨[A];植保科技创新与病虫防控专业化——中国植物保护学会2011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1年
4 张邦龙;;温室辣椒浇施沼液效果显著[A];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5 樊文华;刘晋峰;王志伟;单江艳;;施用沼肥对温室土壤养分和重金属含量的影响[A];土壤资源持续利用和生态环境安全——中国土壤学会第十一届二次理事扩大会议暨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9年
6 黄红英;常志州;靳红梅;曹金留;;猪粪沼液施用对稻麦轮作系统土壤氧化亚氮排放的影响[A];十一五农业环境研究回顾与展望——第四届全国农业环境科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1年
7 包武;卢济事;包巍;林代炎;;利用沼液进行无土栽培生产无公害蔬菜[A];福建省农业工程学会2004年学术年会纪念学会建会20周年论文汇编[C];2004年
8 吴飞龙;叶美锋;林代炎;翁伯琦;;不同沼液施用量下象草养分利用效率和土壤养分含量的变化研究[A];第三届全国农业环境科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9年
9 李东鸿;赵政阳;赵惠燕;雷延明;尚东东;;沼液在苹果上的应用效果研究[A];科技创新与绿色植保——中国植物保护学会2006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6年
10 官雪芳;徐庆贤;林斌;钱午巧;钱蕾;;几种蔬菜在施用沼液后Fe元素的含量变化及食用价值分析[A];福建省农业工程学会2008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8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文涛;沼液对土壤改良作用研究[D];东北农业大学;2013年
2 陈永杏;猪场沼液农用生态环境效应研究[D];中国农业科学院;2012年
3 邢赜;沼液营养物的沸石吸附回收与利用[D];西南大学;2013年
4 史一鸣;稻田生态系统消解沼液的潜力及风险评估[D];浙江大学;2010年
5 周新刚;连作黄瓜土壤生态环境特征及对黄瓜生长的影响[D];东北农业大学;2011年
6 范丙全;不同农业措施影响下土壤微生物多样性演化规律研究[D];中国农业科学院;2003年
7 阎冰;红树林土壤细菌和古菌的16S rDNA多样性研究[D];华中农业大学;2007年
8 何成华;脱氧雪腐镰刀菌烯醇毒性和生物转化的研究[D];南京农业大学;2007年
9 闵红;大棚蔬菜连作障碍机理研究[D];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10年
10 王金凤;控制性根系分区交替灌溉对作物生长及其根区微生物的影响[D];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月霞;沼液农田消解利用技术及其土壤环境效应研究[D];浙江师范大学;2010年
2 赵丽莉;养猪场沼液农业模式消纳技术研究[D];河南农业大学;2010年
3 吴冬青;沼液营养液在蔬菜无土栽培上的应用研究[D];河北农业大学;2012年
4 张馨蔚;沼液还田对植物及其水土环境的影响研究[D];西南大学;2012年
5 李艳;粮—油—粮种植模式下沼液连续施用对土壤质量和稻米品质的影响[D];四川农业大学;2012年
6 赵金华;沼液、化肥配施对基质性质及西瓜生长、产量和品质的影响[D];中国农业科学院;2010年
7 吴佳;沼液对美国香豌豆生长发育、抗旱性及土壤肥力的影响[D];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12年
8 骆林平;沼液浓缩液与化肥配施对水稻和油菜产量及品质的影响[D];浙江农林大学;2010年
9 李松林;大量施灌沼液稻田氮素动态特征及其对环境的影响[D];浙江大学;2011年
10 杨怀;养猪场沼液转化液体有机肥及应用研究[D];海南大学;2011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欣 刘爱萍;沼液的综合利用[N];新疆科技报(汉);2009年
2 本报记者 孙吉晶 通讯员 齐琳;沼液利用大有可为[N];宁波日报;2011年
3 本报记者 杨德凡 陈道明;沼液上山岗,猪儿睡在发酵床[N];广元日报;2010年
4 记者 孙涛 通讯员 谭永双 黄怡;沼液“喷”出蔬菜高品质高效益[N];恩施日报;2011年
5 本报记者 罗臻 实习生 唐述儒;废沼液成了农作物的宝[N];黄石日报;2010年
6 山东省农业环境保护总站 山东省农业厅生态农业处 山东省农业科学院土壤肥料研究所 浦碧雯 刘培军;沼渣沼液综合利用价值大[N];山东科技报;2011年
7 能源站 供稿;沼渣沼液综合利用取得新进展[N];巴彦淖尔日报(汉);2010年
8 ;沼液养鸡好[N];中国畜牧兽医报;2009年
9 YMG记者 沈文婷 通讯员 邢玉静 张玉英;沼液“喂”田[N];烟台日报;2011年
10 李海波 张庆国;临漳:沼渣沼液综合利用助推循环农业发展[N];农民日报;2011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