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韩国语词类学的历时研究

崔惠玲  
【摘要】:现代韩国语的词类划分始于俞吉溶(1897),在过去的一百年,出现了各种不同的划分体系。朝鲜半岛分裂之前,韩国语词类学是语法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当时,词类划分还没得到认识的一致,词类体系从5类体系到13类体系不等,词类设置也呈现出各种不同的见解。 朝鲜半岛一分为二后,1963年韩国发布了“学校语法统一案”,一直到70年代,大部分语法书遵循着该统一案的词类划分,维持9类体系。朝鲜则受到唯物主义语言哲学的影响,致力于建设规范语法,建国初期8类体系和9类体系并存,进入60年代后词类统一为8类体系,延续至今。中国的韩国语语法界至70年代末遵循了朝鲜的语法体系,进入80年代,中国与国外的学术交流日益紧密,很多语法家纷纷建立自己的语法体系,学术氛围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活跃景象。 本文将过去的一百年分为五个阶段,研究1897年俞吉溶的《朝鲜文典》至今在中朝韩三国出版的150余本韩国语法书,考察每阶段的词类体系特征、具体词类的概念及下类划分的发展过程,分析目前韩国语词类存在的难点问题。可以说,统筹一百年的韩国语词类研究史是本文最大的意义所在。 第二章探讨韩国语词类研究的意义、词类的概念、词类划分标准、每阶段词类体系的特征、单词的概念及界定等问题。本文统筹中朝韩三国的词类研究,从历时角度描写了百年韩国语词类研究发展过程,整理出了一套纵向的语法家派系。这对掌握韩国语词类研究史有着重要的意义。对词的界定问题上,本文认为词分为“语音单词、词汇单词、语法单词”三类,词类学的研究对象为“词汇单词”,故将助词与词尾排除在研究对象之外。 第三章探讨体词,即名词、代词和数词的名称、概念、下类划分的发展过程,分析了依赖名词、分类词、反身代词、第三人称代词、疑问代词和数冠词等难点问题。本文认为韩国语没有必要设置分类词和第三人称代词,反身代词和疑问代词有其独特的功能意义特点,应设置为代词的下类,数冠词应划归为数词。 第四章探讨谓词,即动词和形容词的名称、概念、下类划分的发展过程,分析了存在词和指定词的设置与否,同时还对被动词与使动词的设置问题、能格动词的设置问题、“(?)”等部分形容词的自动词现象进行了分析。本文认为谓词的下类划分以意义为主要标准,存在词的意义特征与动词和形容词有明显的差异,故应设存在词为独立范畴。指定词如果划归为谓词、助词或接词均存在无法解释的盲点,故划归为转成词尾。被动词和使动词考虑到其数量有限,两者形态容易混淆等原因,划归为形态学的研究对象,不建议另设为动词的小类。能格动词在类型学研究中是一个较为重要的概念,本文认为在类型学的角度可以考虑设置为动词的小类。“(?)”等部分形容词的自动词现象,本文提议从认知语言学的模糊划分概念去研究,但本文只给出方法论,没有做到具体的分析。 第五章探讨冠词、副词和叹词的名称、概念、下类划分的发展过程,分析了冠词与接头词的区分问题、象征副词、连接副词、数量副词、助词与词尾结合形态的词类划分问题。本文认为象征副词没必要另设为象征词这一独立范畴,连接副词因其连接功能,应从副词独立出来。数量副词大部分都隶属于名词,助词与词尾的结合形态不能一一设置成副词,在形态学的角度去解释更为妥当。 第六章为结论,根据全文的描写与分析,本文提出了一个符合韩国语语言特点的词类体系。该体系根据形态、功能和意义等三种划分标准,按层次进行词类划分,得出9词类体系,即名词、代词、数词、动词、形容词、存在词、冠词、副词和叹词。 词类研究在传统语法中占据了至关重要的地位,随着结构主义和生成语法的发展,其重要性逐渐变淡。但词类依然是语法体系中最基本的范畴,不仅在建设规范语法等理论层面,在词典编纂和语法教育等实际操作上也起着无足轻重的作用。希望本文的百年韩国语词类研究史综述对推动词类学的发展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卢仲逖;英语词类划分溯源[J];湖北函授大学学报;2002年04期
2 史冠新;;现代汉语语气词界说[J];山东社会科学;2008年10期
3 吴新民;顾超美;杨战胜;;词类范畴研究述评[J];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2008年11期
4 吕志;古代汉语教材词类划分分歧现象探讨[J];荆州师范学院学报;2002年04期
5 吕莹凯;词类划分在语法教学中的作用[J];语文学刊;2005年09期
6 高航;;认知语法视角下的汉语兼类问题考察[J];汉语学习;2009年02期
7 黄明亮;;原型范畴理论与汉语词类划分初论[J];语文学刊;2009年17期
8 刘卫宁;;象声词词类问题再探[J];社会科学论坛(学术研究卷);2007年11期
9 李丹丹;;《助字辨略》虚字再分类[J];绥化学院学报;2009年06期
10 成善祯;传统词类划分的弊端[J];江苏大学学报(高教研究版);1988年03期
11 张艳杰;俄语词类划分原则的层级性及其系统[J];外语学刊;1998年03期
12 任翠菊;;浅析汉英词汇对比[J];科技信息(学术版);2006年04期
13 袁毓林;;对“词类是表述功能类”的质疑[J];汉语学报;2006年03期
14 张海涛;;不同理论指导下的汉语词类划分标准[J];语言与翻译;2007年04期
15 仲崇山;;汉语词类划分的功能标准述评[J];韩山师范学院学报;2007年05期
16 向梅;;胡、黄、张三套《现代汉语》教材词类划分标准的比较[J];青年文学家;2011年11期
17 马萍;张松;;从《语言学纲要》与《语言学引论》的对比看语言学的发展[J];理论界;2006年S2期
18 熊作余;;认知范畴与汉语词类评议[J];齐齐哈尔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9年06期
19 袁毓林;;现代汉语虚词模糊划分的隶属度量表[J];汉语学报;2005年04期
20 徐旸;;小议汉语词类“虚实二分”[J];语文学刊;2008年18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关于汉语词类系统历史演变的思考·提纲[A];高名凯先生学术思想研讨会——纪念高名凯先生诞辰100周年论文集[C];2011年
2 柳明月;;谈原型范畴理论中对词类划分的问题——对“受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英译文中“fish”词性问题的讨论[A];第四届全国认知语言学研讨会论文摘要汇编[C];2006年
3 郭文燕;;区别词新探[A];江西省语言学会第五届会员大会暨2002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2年
4 扎西加;多拉;大罗桑朗杰;欧珠;;《信息处理用藏文词类及标记集规范》的理论说明[A];民族语言文字信息技术研究——第十一届全国民族语言文字信息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7年
5 多拉;扎西加;欧珠;大罗桑朗杰;;信息处理用藏文词类及标记集规范(征求意见稿)[A];民族语言文字信息技术研究——第十一届全国民族语言文字信息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7年
6 杨正超;;现代汉语时量词研究概述[A];2007年福建省辞书学会第18届年会论文提要集[C];2007年
7 陈保亚;;词和词组的分布特征分析——纪念高名凯先生诞辰100周年[A];高名凯先生学术思想研讨会——纪念高名凯先生诞辰100周年论文集[C];2011年
8 张亚军;;语用功能词及其词类归属问题[A];2006年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界学术大会论文集(下)[C];2006年
9 靳光瑾;肖航;富丽;;信息处理用现代汉语词类标记规范(修订)[A];第四届全国语言文字应用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5年
10 张泉宝;;《汉英大辞典》的宏观结构与微观设计[A];第二届全国双语词典学术研讨会暨福建省辞书学会第九届年会论文集[C];199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崔惠玲;韩国语词类学的历时研究[D];复旦大学;2011年
2 吴晓芳;张斌语法思想研究[D];福建师范大学;2009年
3 李春风;邦朵拉祜语参考语法[D];中央民族大学;2012年
4 马晓红;陈望道对中国语法修辞研究的历史贡献[D];复旦大学;2005年
5 吴怀成;现代汉语动词指称化的层级分布及其类型学思考[D];上海师范大学;2012年
6 夏全胜;汉语名词、动词和动名兼类词语义加工的ERP研究[D];南开大学;2012年
7 徐阳春;关于虚词“的”及其相关问题研究[D];复旦大学;2003年
8 赵金灿;云南鹤庆白语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10年
9 步连增;语言类型学视野下的汉语量词研究[D];山东大学;2011年
10 王美雨;车王府藏子弟书方言词语及满语词研究[D];山东大学;2012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许红花;HSK甲级词中的兼类词研究[D];延边大学;2004年
2 梁玥;有关汉日形容词句法方面的比较研究[D];大连外国语学院;2008年
3 袁伟;现代汉语词典标注词性之比较与批评[D];苏州大学;2006年
4 林莉;“广义形态”说在汉语语法史上的地位和作用[D];新疆大学;2008年
5 邝立宾;皆川秀孝《清语会话》(《シソゴカイワ》)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12年
6 王雨玮;词类直接转换的认知研究[D];湖南大学;2013年
7 许艳辉;现代汉语名词的形容词用法研究[D];四川大学;2006年
8 李秀梅;马礼逊《通用汉言之法》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13年
9 丘雅;《说苑》实词转类研究[D];广西师范大学;2008年
10 刘名彰;《新著国语文法》与《汉语语法学》比较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09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记者 晓白 实习记者 何馨;继承发扬《现汉》精神 永葆原创性辞书精品本色[N];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2005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